豪赌100亿美金,孙正义收割第二个阿里?

2019-04-30 16:20 · 投资界  王晓   
   
软银是WeWork的最大金主,这家公司也被称为孙正义投的“第二个阿里”。

全球最大的众创空间正悄悄奔赴IPO。

4月29日,据外媒报道,众创空间WeWork透露,正在筹备上市,已经向SEC秘密提交IPO文件。

“我们在去年12月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一份S-1注册声明草案。” WeWork创始人 Neumann在给员工的信中写道。

值得一提的是,软银是WeWork的最大金主,这家公司也被称为孙正义投的“第二个阿里”。在今年1月与软银的巨额“缩水”交易后,WeWork的估值仍达到了470亿美元,这令其有望成为今年美股市场继Uber之后的第二大IPO。

470亿美元估值:怎么算出来的?

2010年创立于纽约的共享办公品牌WeWork,主要为企业家、自由职业者、小型企业及大公司员工提供共享办公的空间。9年来,WeWork迅速崛起,目前业务覆盖32个国家和地区,会员共计27万名,几乎成为全球共享办公行业的代名词。

据外媒报道,WeWork并没有在提交的文件中披露财务信息。此前该公司表示,2018年营收为18亿美元,净亏损19亿美元;2017年营收为8.86亿美元,净亏损9.33亿美元。

营收始终抵消不了亏损。在联合办公行业的资本热潮下,WeWork一直没有真正实现盈利,这让很多人质疑WeWork估值过高。“明明就是一家物业公司,却有着科技公司的估值。”有质疑称。

依靠单一的工位收入不是联合办公行业的长久发展之道,也撑不起WeWork 470亿美元的估值。事实上,在行业人士看来,WeWork已经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共享办公服务商,而是一个“轻资产运营+资产证券化”的投资公司。

为了增加收入来源,WeWork会投资入驻WeWork的创业企业,以及那些为入驻企业提供服务的小公司。据了解,WeWork先后投资了92家这样的公司,每家的投资比例一般在5%到10%之间,92家公司当中,有21家现在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

除了传统租借关系,WeWork也在不断寻求地产投资方面的机会。2019年,WeWork推出多样化地产战略新模式,包括轻资产模式、管理协议模式、参与租赁模式、收入分成模式等一系列创新模式,进一步加强与地产企业合作。据悉,目前WeWork有四分之一房产是自有房产。

WeWork甚至与罗纳集团合作成立了一家名为WeWork Property Advisors的房地产投资基金。此前有媒体报道,该基金以8.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纽约市的Lord&Taylor大楼,并协议从Blackstone集团全面购买伦敦德文郡广场的12栋建筑,报价为8.26亿美元。

软银的最大豪赌:

孙正义的下一个“阿里巴巴”?

“现在头部的几家企业,除了刚拿到融资的WeWork之外,其他几家都没钱了。”一位联合办公人员此前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曾表示。

自2010年诞生以来,WeWork已经募集了12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多数资金来自软银。

软银对WeWork投资力度之大,态度之坚决,被业内认为是一场豪赌。统计显示,软银在WeWork上的投资总额约为104亿美元。其中2017年为44亿美元,2018年和2019年为60亿美元。

软银集团的创始人兼CEO孙正义曾公开表示,WeWork就是他的下一个“阿里巴巴”。2000年,他向马云投资了2000万美元。今天,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4000亿美元。

对于WeWork的亏损质疑, CEO孙正义此前在接受美国媒体CNBC采访时也做出了回应。他认为,WeWork 的业务模式就像是杂志、报纸或者Neflix的付费订阅任务,拥有强大的吸引新订阅客户的能力,前期投资只代表前期投资,一旦开始盈利,其盈利能力都会呈现爆炸式增长。而前期投入以及创新成本,都会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

不过,WeWork这个最大的金主似乎正在变得谨慎。今年1月8日,软银资本原本计划投向WeWork的160亿美元突然下调至20亿美元。当时媒体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词描述这次交易——膝斩。

WeWork的融资“失利”,被认为是联合办公行业入冬的一个先兆。

此外,据彭博社报道,Wework的融资请求还遭到了荷兰国际集团的拒绝,荷兰国际集团称,Wework以烧钱模式的不断扩张让很多银行家都望而却步。

进军中国市场,

联合办公面临残酷厮杀

2016年,Wework以共享办公行业“鼻祖”的名头杀入中国。

进入中国两年半以来,财大气粗的Wework给中国共享办公市场格局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其今年1月对外公布的数据,WeWork在北京、上海、香港、杭州、成都、深圳等8个城市开有74个办公地点,会员总数逾85000个(包括正式会员和闪座会员),其中大企业会员的整体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Wework把2017年拿到的软银44亿美元融资中的很大一部分用于WeWork中国,同时为了克服水土不服的难题,也引入了中国资本力量。

2018年,WeWork宣布WeWork中国获得由挚信资本、淡马锡控股、软银集团(“软银”)、软银愿景基金(“愿景基金”)及弘毅投资领投的共计五亿美元B轮融资,最新估值50亿美元。而在2017年,WeWork 中国就已经筹集过5亿美元,当时估值仅为1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弘毅投资、软银中国和高盛。

孙正义被称为是最懂中国的外国投资人,在他的撮合下,WeWork与中国的资本一拍即合。此后,为了更快地争夺中国市场份额,Wework不惜以中介佣金,大打价格补贴战。

2018年,Wework在全球推出1000%返佣的高佣金政策,WeWork中国将国内中介佣金比例从15%一举提升到25%,同时对于租用联合办公的用户,WeWork中国也在部分新社区推出“租一年赠一年”的优惠,相当于五折促销。

面对如此大力度的割肉式补贴,Wework在中国遇到的本土竞争对手也毫不示弱。2018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氪空间推出“感恩节·暖冬”活动,宣布旗下分布在6个城市的12个联合办公社区,最低可至五折,这是国内联合办公行业首次出现如此大力度的补贴。

与Wework一样,国内联合办公企业的吸金能力也不容小觑。成立3年时间,优客工场目前已经完成十余轮融资,估值达百亿元人民币。截止目前,优客工场、氪空间、SOHO3Q都先后传出上市消息。

不过,需要警惕的是,中国联合办公行业的补贴后遗症正在显现。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联合办公行业开始“发烧”了,裁员、关项目、资金链断裂等负面的声音笼罩整个行业。毛大庆撰文写道——联合办公正在闯关,身在中国的WeWork同样不能例外。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