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加速出海:我在印度投什么?

2019-05-06 17:17 · 投资界  Rica   
   
如今,出海大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2019年资本出海有哪些新机会,又有哪些新挑战?VC如何避开海外投资的那些“坑”?

随着大批创业者掘金海外,中国VC出海投资也在加速。

其中,以印度、东南亚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成为了资本关注的重点。一份来自安永的报告显示,与2017年相比,2018年印度VC/PE总投资额增长35%至351亿美元,交易量增长28%至761宗,已成为第三大独角兽诞生地。

如今,出海大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2019年资本出海有哪些新机会,又有哪些新挑战?VC如何避开海外投资的那些“坑”?

去印度,VC的“冒险之旅”

在中国人口红利挖掘殆尽之时,企业界与资本圈都在焦虑:“下一个中国”在哪里?印度之热,某种程度上给出了答案。

经济方面,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7 年,印度的 GDP 为 2.6 万亿美元,超过了法国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2021 年之前,GDP 年均增速为 7.5%,人均GDP增速 5.386%,高于全球 1.957%。

人口方面,印度最新人口达13.53亿人,35 岁以下人口占比 62.8%,总计 8.43 亿,年龄中位数仅 29.8 岁,消费市场十分庞大。

资本在这里火速集聚。根据CB insights统计的数据,2018 年,印度创企共完成超 70 亿美元 融资。截止2019 年初,印度独角兽公司数量有 20 家,在2018年更是极大跃升。

然而,当中国的VC们踏上印度土地时,最先袭来的却是一种撕裂感,然后才是对这一近14亿人口市场的饥渴。

2018年,因为兴趣和项目,创新工场高级投资经理阮飞去了两次印度。到印度的第一天,独自一人走在新老德里边界附近的康诺特广场,整齐的马路、林立的政府办公楼、富人的别墅构成了广场南面繁华的新德里的象征,但越往老德里的方向走,破烂的街道、没有门的路边厕所、随意放养的牛马、路边穿着传统服装且无所事事的路人们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行人,这让阮飞感觉极为不适。

清科创投投资总监陈政翰最初对印度印象也不太好,但去过之后有所改观。“全球超过十亿人口的国家只有中国和印度,你很难找到另外一个类似印度的市场,有相当年轻的人口结构,经济也比较有活力,而且印度除了咖喱以外还有挺多美食。”

在KIP资本副总裁宋梓业看来,无论从人口结构、政策走向还是经济增长来看,印度已经具备成为腾飞经济体的前提。

人口和经济水平,是企业和资本在进入一个市场时会首先考量的两个基本指标,对标到移动互联网领域,代表了用户量级和用户收入潜力。“它很像移动互联网刚起步时的中国,每一个新产品的到来,都将伴随着用户量的暴增。中国资本在这个时间段去印度投资是比较难得的历史机遇。” 

宋梓业提到,“2000年西方资本进入中国市场,当时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在奋力学习硅谷的模式,试图将之快速复刻到中国,与之相似的是,当前的印度也正在模拟此前的中国模式,而来自中国的经验和资本,则能够帮助印度加速发展和转型。但近似并非意味着相同,完全套用中国的逻辑显然是不适应印度国情的。从宏观上看,中国速度是人口红利、富余劳动力转移以及出口贸易红利三股力量叠加,而印度的未来将如何充分释放人口红利,采取何种发展道路依然未知,值得探讨和期待。”

那么多方向,投什么?

梅花创投2014年就开始关注出海,最早投一些工具类的产品,之后在印度、印尼、中东、日韩布局约10个项目。梅花创投副总裁岳祥提出三个关键词——出海、下乡和消费下沉。

从投资逻辑来讲,梅花创投会对标国内成功的公司来投海外。“比如我们在国内投了趣店,在印度就投了一个类似模式的公司,而在印尼投了一个类似国内融360模式的公司。”

投资方向上,2019年梅花创投重点看消费品的出海,寻找能把中国优质产能输送到全世界的出海项目。

创新工场主要投A-C轮的项目,之前主要关注中国投美国的市场,但是2018年下半年开始也积极出海。

创新工场高级投资经理阮飞介绍,出海赛道有两个线,第一条线是流量线,就是空降兵的打法,重点关注针对印度和中东人群的视频和社交项目。第二条线是中国制造输出到海外,改变过去以传统贸易的方法,如今电商平台、品牌输出、跨境物流、2B供应链改造等形式多种多样。

KIP是韩国最大的一家VC机构,1986年成立至今已经成功投资了800多家公司,其中200多家已实现上市,当前在管基金规模约30亿美金。KIP从2016年起已密切关注印度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至今先后投资了十多家当地企业,覆盖了大消费、移动互联网及金融科技等相关领域。

说到投资逻辑,KIP资本副总裁宋梓业坦言,很简单就是看增长。“在这样早期的市场,其实想太多反而会放慢投资的节奏,也会产生很多投资判断的噪音。在增速很快、空间很大,市场又相对早期的情况下,企业不断向前跑,数据不断增长,就是值得投资的优秀标的。”

而清科创投投资总监陈政翰来说,目前关注OTA更多一些,从OTA之后延伸到支付和电商。他坦言,虽然印度当前有流量红利,但目前最适合去抓取有付费能力的流量,凭借机票和酒店这个天然漏斗。电商是一个很大市场,但印度基建比较差,所以印度电商的退货率很高。同时,他提到,中国低附加值、靠高密度劳动力的产业都在往印度转移,由此带来的机会也在增加。

创业者出海,警惕这些“坑”

印度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1652种语言和方言,200多个民族,现实情况比投资人们预估的还要复杂。在投资上,有时风俗文化和政治经济环境的差异,往往会成为一道很难迈过的沟壑。

而对于中国创业者而言,如何适应出海当地政府监管、文化环境、基础设施,本地化运营落地,也成为主要难题之一。

陈政翰建议,对创业者来说,首先要看好你瞄准的这个市场处于什么阶段,大概是怎样的体量,各项经济数据如何,然后再考虑你要去做什么,产品如何能被市场所接受,如何落地本土化运营。“很多互联网产品是随着基建升级不断催生出来的,不要被概念迷惑。”

岳祥认为,机会对于中国创业者和当地创业者来说是均等的,要看中国的团队能不能把中国现有的产品和技术带过去。他强调,回归本质,这个项目还是要想办法去赚钱。

在宋梓业看来,选择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创业者是最重要的,并且他需要深入了解市场,得到足够多的信息以了解这个市场。他坦陈,很多时候创业者做的错误、鲁莽的决定是因为初期获得的信息不够多,比如前人遇到过哪些坑,市场历经哪些变故,政府态度的导向如何等等,当创业者足够了解了行业,并且下定决心义无反顾地投身其中,那就可以试着去all in这个市场。 

阮飞也持有相同看法。他认为,想做出海项目,真的要去当地深入尽调很长时间。他同时提到创业者容易进入的误区:第一,把自己的需求当做目标用户的需求;第二,把自己想象的目标用户的需求当做目标用户的需求。把这两点放到出海中亦然,如何抓住当地人的需求特别重要。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