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人才、企业、资本生态圈,发掘新时代全球创投机遇

2019-06-27 17:52 · 投资界     
   
生态圈里很重要的元素是来自于文化,来自于政策,是南京市政府能够给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投资人一片沃土去创业去投资。

近年,在中国经济创新发展过程中,中国股权投资市场进入快车道,已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最重要的资产配置所在地。6月27日举办的创投主题活动“T20国际创投企业家高峰论坛”,在南京市人民政府支持下,由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紫金投资集团主办,清科集团承办,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南京市创投协会协办,以及众多创投行业协会鼎力支持。论坛通过主题发言、高端对话、项目推介及园区考察等形式,邀请政府机构领导、国内外创新发展界大咖、国际创投组织代表、知名投资机构等齐聚南京,推动创新思想交汇碰撞,实现“共创、共享、共赢”。

会上,美国知名风投企业家、作家Andrew Romans,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兼固资本创始合伙人桂昭宇,KIP管理合伙人扈景植,毅达资本总裁、创始合伙人尤劲柏围绕《新时代的全球创新投资》进行了对话,由创新工场总裁兼合伙人陶宁主持,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构建人才、企业、资本生态圈,发掘新时代全球创投机遇

陶宁:在前面的时间里面我们听到了关于南京和江苏的发展,经济发展的人才政策,也听到了来自于以色列的创新之父对于未来的展望和我们今天遇到的挑战。我们今天还有幸听到制度创新科创板的代表的看法,更有幸听到了基石董事长对于哲理、哲学和法律对于华为的解读。在有了这么多制度、经济、制度的背景之后,我们这些正在从业的投资人,无论是怎么想,怎么做,最后还要落到实践上。

今天有幸请到了几位嘉宾参与上午最后一场讨论,讨论我们作为股权投资者怎么样支持创新和创业。我是来自于创新工场的陶宁,下面请各位嘉宾用一句话来介绍一下自己的企业和机构,同时再加一个问题,你们的机构跟江苏和南京有什么联系,给国外嘉宾的问题是,你的机构跟中国有什么联系。

Andrew Romans大家下午好,我叫Andrew Romans,我是加州硅谷风险资本投资家,目前我经营着两家VC的资金,主要投资一些技术初创企业的技术,包括加拿大、英国、美国、欧洲等,还有以色列的。我们现在正在开发一些全新的资金,这种全新资金和中国有关系,有一些合资企业。

我们愿景目标就是能够来到中国,希望和一些中国企业能够合作,并且和他们建立战略性的合作关系,我们也可以把美国初创企业带来江苏来,和中国VC一起来做生意。

陶宁:这是跟中国的联系。

桂昭宇:各位上午好,我是桂昭宇,来自兼固资本。兼固资本创立于2017年,是一家专注于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创立兼固资本之前,我在凯雷亚洲并购基金担任董事总经理。我们对投资阶段没有限制,但原则是不投“0-1",也就是不投商业模式不清晰的项目。表现在投资阶段上,主要集中在成长期和成熟期,也可以灵活扩展到初创期或上市后的资本运作阶段。我们聚焦的行业主要是科技制造、消费和医疗。

刚才听冉华市长讲了,南京经济发展非常迅猛,我们觉得通常在一个经济非常活跃的地方存在更多创新的机会。创新出现是发展与现状之间产生矛盾,解决矛盾必然引起变化,这个变化就是一种创新,领导这个变化的人就是领导者,也可能是企业家。我们努力在南京寻找好的企业,好的企业家,我觉得南京是引领创新的一片沃土。我们得到了南京紫金投资集团的大力支持,我们在南京也在看一些项目,今天开完这个会我也会去企业里进行一些条款商议,期待尽快在南京投出我们的第一个项目,谢谢。

陶宁:谢谢桂昭宇。

扈景植:大家上午好,我叫扈景植,我来自韩国,是KIP(Korea Investment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我们基金成立于1986年,但在中国的起步比较晚,我2008年来到中国开始用韩国的美元基金投了一些国内项目,2014年才正式开始募集我们的人民币基金,可以说2014年是我们本地化的开始。现在,我们国内基金规模累计约是30亿元人民币左右,此外,韩国总部的资管规模约为30亿美元,其中也会有一部分投资于中国市场。

我们主要的投资领域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个版块是消费互联网。这个投资方向和大家是一致的,但我们不会只投风口,更倾向于一些具有科技含量,且有用户壁垒的企业,往往它们能从消费者角度考虑模式上的创新,并取得长期发展。

第二个版块是高精技术类,包括半导体、物联网拥有最底层的设计及最核心领域的应用。在这块上,我们是从全世界角度出发,在韩国和欧美都有不少项目,我们也会根据项目的情况来规划投资方向,从海外、韩国引进一些资金到中国设立基金或者共同发展。

第三个板块就是生物医药,生物医药几乎占了我们整个投资40%以上的份额。我们会挑选一些规模不大,但有一些研发成果,技术含量很高的初创企业。其中不乏大量优秀的海外经验团队来国内创业,我们非常乐意跟他们一起共同成长,并且投入资金上的支持。

我们在江苏投的项目并不多,就三家公司,包括南京一家,苏州两家。但是我今天过来是想考察下南京的整个投资创新的环境,想看下南京发展的势头,为我们下一步投入更多资源做准备,期待和南京和江苏一起发展,谢谢。

陶宁:谢谢来自韩国的投资人。

尤劲柏:大家上午好,我是毅达资本尤劲柏。毅达资本脱胎于国内老牌的创投——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由高投集团内部混合所有制改革组建。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累计的管理资金规模已经突破1000亿元,累计投资了800多家企业,其中有168家实现了国内外资本市场的上市。我们投资的行业主要聚焦于战略新兴产业、文化产业和服务业,重点覆盖中小企业从天使期到VC期到PE并购阶段的全生命周期的投资。

公司在国内沿江、沿海发达地区,以及在江苏省所有地级市都建立了我们区域团队。江苏是我们根据地,南京是我们大本营,我们投资的项目中,江苏占了三分之一强,南京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今年我们在南京又设立了10个亿的基金,接下来,我们非常希望跟南京市开展更加深度的合作。南京应该说是我们的福地,我们希望在南京这个市场跟地方企业,跟政府有更多更好的合作,助推更多的企业成长起来,走向包括科创板在内的各类资本市场。

陶宁:刚才通过几位嘉宾介绍,大家可以看到在台上有国际投资人比如美国和韩国的,也有来自于不同阶段的投资人,有关注中早期的创新工场、源码资本还有韩国的KIP,也有关注于后期的投资人像我们的兼固资本,毅达资本则是我们本地的创投机构,从天使一直到后期的PE。

那么作为我们投资人来讲,会关注什么样的领域?关注什么样的机会?同时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这次倒过来,请毅达资本尤总先回答。

尤劲柏:从去年开始整个经济环境出现一些新的情况,比如今年开始发放5G牌照。整个投资环境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一个变化就是科技进步,科技的迭代,尤其是硬科技,如果说过去一二十年中国的VC投资聚焦于互联网的发展,那么从去年开始我们围绕着5G工业领域其他领域应用,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的一些机会在不断地涌现。所以我觉得5G+这样一个投资机会成为我们各家投资机构关注的重点。

另外过去投资的一些科技公司,他们想跟华为这样一些大的厂商合作,确实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进入供应链,但是从去年开始,由于受到贸易战影响,大的厂商在加速培育国内自主可控的供应链,所以这一块我觉得贸易战可能对我们自主创新方面的投资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对我们投资机构来说尤其做VC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投资机会。

陶宁:所以挑战就意味着机遇。

扈景植:我是考虑过去20年,我们韩国发展的一些重大变化中有一些技术性的突破点,然后结合起来反应到市场上,中国也是往这个方向在走,所以有些困境出来的时候,肯定是一些最核心的企业和企业家走出来,解决最核心最底层的问题。现在的话,我觉得国内还是企业服务来主导整个行业的发展,因为现有行业也有些还没发展起来,通过一个技术性的改革,尤其是通过企业服务的大数据分析,进行改进、改善,这个发展空间是非常大的。刚刚说的5G发展也是其中之一,怎么提升效率也占很大比重,所以我们现在重点关注这些,以应对经济环境变化。第二个也是来自于韩国的一些经验,每个经济都有周期,韩国过去30年,一直有着经济上的波动、变化,但是都克服了,抗周期性是非常重要的事,针对这个抗周期性,我觉得生物医药或者大健康是很好一个领域,比如我们韩国团队也是在20年前就开始关注生物医药技术性和服务性的项目,并取得了很好的回报。

最近发现国内推出科创板,通过科创板或者港股可以让没有盈利的生物企业成功IPO,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变化,我们大约在10年前,因为当时在韩国投资的一些生物科学类的企业上市,推动了整个行业进入飞速发展阶段。我觉得将来中国也是一样道理,国内非常优秀的生命科学公司的可以上市,这个是一个良性周期,我们可以再一次投资。

陶宁:谢谢,您说到的是人工智能对大企业服务、生物医药带来的机会,更重要是科创板给了这些高科技企业一个融资的通道

桂昭宇:过去和未来投资两个维度,过去经济发展是全球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当中中国企业大量借鉴国外的企业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成就,比如刚才张维总提到阿里腾讯对标国外公司;另外一个维度就是创新,我觉得下一步创新将是中国综合实力、真正国力的体现,也是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必经之路。

看我们投资的情况,兼固资本过去一年半的时间投了6个项目,投资总额达11.5亿元,其中三个科技制造类的项目,还有三个消费类的项目。这些项目背后都有很强的技术创新在推动。所以实际上从2017年到现在来看,我们的投资项目已经处于这两种模式的一个交差点,就是既有模式的发展,这个模式的创新背后实际上是技术在推动,我们现在的pipeline里面大量的项目包括工业互联网,包括5G的设备、芯片、物联网,这些东西背后大量的还是在朝着一个科技和创新的方向在发展,所以我觉得这是未来的方向。

今天非常荣幸来南京参加创新论坛,未来很多事情都是围绕着创新在做,从项目端就是模式的创新和技术的创新,从我们做PE或者VC投资机构本身的角度,我们也有技术创新和金融模式的创新,我觉得我们整个投资都是围绕着创新在开展的。谢谢。

陶宁:一句话,所有创新背后都得是技术,所以科技创新还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另外特别要提到2B,在南京我们有非常好的工业基础和制造基础,同时有大量人才,但在原来是一个并不太受关注的机会,因为投期长,成本门槛高,而在现在情况下反而是一个好机会。在过去10年之中很多人关注了2C的项目,今天在2B新的业态下我觉得是南京创业的一个好机会。

在过去的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先输出的是衣服、鞋子、轻工业;后期是基础设施,建大坝、高速公路,今天到了另外一个输出也就是智力输出。随着我们互联网技术和通信发达,有大量中国工程师人才通过虚拟数字化产品的输出,可以直接服务全球,可以把电商、支付、社区等等这方面的产品服务于全世界,这也是新时代新时期下,中国对外的另外一个产品输出出口。

Andrew Romans是的,我也非常高兴讨论技术这个话题,我们现在投资是技术,但是我想更为重要的就是把投资策略和产品组合在一起,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您所投资产品和投资阶段这一点非常重要。

如果说你投资30%,其中5家追加10%,然后你这样形成了一种多元化,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你就能盈利,而不是说把50%投入到一家公司中,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组合。如果你投资生物科技的话,需要花很长投资周期,而且有很多阶段的风险,第一、二、三阶段的临床测试,经过监督管理局的审批,你可能前期成功了但是可能还是会失败在最后,隔两到三年也很难获得持续资金。

我们投资策略就是希望能够尽快收回一些收益,所以我们是投资一些比较好的企业, 比如投资一些先进的科技企。我们主要有三个关注点,人工智能就是其中一个,同时还关注自动化,比方说什么工作可能会被取代,什么工作会因为人工智能成为一个全球工作,这样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影响。这样可以有更多远见,也能够解放一些人力,能够节省很大一笔钱,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最后一个区块链也是我们关注的一方面。比方说你所做的API如果放在区块链上面,放在非中心化的区块链上面,我们可以在几次见面就说,把技术放在区块链上面组建一个合资企业,会创造很多就业机会。

对于我们而言,区块链是一个超级透明的情况,会不断促进科技、健康医疗的发展,甚至比比互联网产生更大的一些效用,所以说可以看到有哪些不同的应用以及有哪些不同的区域块链公司,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陶宁:新的行业第一个是fintech,对于金钱管理大家都很在意,技术对于我们钱流管理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说在这个领域创业应该说最值得关注的,而且是资本回收最快的。第二个他特别提到了区块链技术,这样的技术对于是政府、个人、教育、交通等等都会有非常重大的影响。

最后一个问题,我接着Andrew Romans特别提到的关于VC或者投资人的一个逻辑,如果你关注的是早期项目你就会投很多很多,因为你要用很多项目把整个资金回收,如果你投的后期项目投入比较少,资金额会比较大。

刚才清科倪总也说到了,我们现在遇到很多挑战,但是整个从创新领域来讲股权投资是创新里面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我想最后问问大家在这样一个生态圈的建立之中,你们作为VC大佬也是头部企业,会给南京带来什么建议?怎么建好这个生态圈?你们作为顶级VC和投资人怎么在这个生态圈里面发挥作用。

桂昭宇:谈到创新其实兼固资本本身也在创新,我本人是从国际的投资机构出来的,我一直致力于把国际通行的价值投资方法跟中国的投资机会相结合。所以在我们公司有两类人,一类是包括凯雷、老虎、TPG、KKR这些大基金出来的专业投资人士,另一类是产业背景的专家,我们在北京和深圳设有两个办公室,深圳办公室的同事中有在华为和中兴工作十二年的产业人士和深圳孔雀计划专家。我们是由这样两类人组合在一起的,这个创新当中就会有碰撞。

我们致力于在投资过程当中,不断的去调整,从而为我们的投资人和被投企业带来最大的价值。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首先作为中后期基金我们要保证资金的安全性,所以首先我们要看企业自身的价值,看它的现金流是不是能够长期存活,我们要给目标公司合理的估值范围,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也会考虑科创板来临对科技类企业估值的推动。我们的投资团队和投后团队基本上已经摸索出了这样一个模式,这也是我今天想跟各位同仁一起分享的。

市场从单纯增长变成一种波动性的发展,这个时候我们的投资策略、人员背景、组织架构也要作出相应调整。我们的投资是靠团队作战,而不是靠个体拍脑袋决策,尤其对于中后期的项目,我们的投资必须基于大量的研究分析和审慎决策。我们给自己总结这么几个特点,第一个是全球视野、本土决策,第二个非常注重行业研究,第三个强调投后管理,包括风险控制和对企业的赋能,最后一个是灵活、多元化的退出渠道,我们做到即便没有科创板,即便被投企业不上市,我们也能够基于价值创造,基于被投企业的良好业绩实现平稳退出,从而为我们的投资人取得一个很好的回报。

说到南京我们怎么配合,首先我们要投出最好的企业,我们希望做被投企业的“significant minority ”,也就是“二股东”的角色,在企业里面有董事会席位,对企业发展有一定影响力,而且帮忙不添乱。我们会把这些最好的企业跟南京的经济发展相结合,不一定把公司引进来,但至少可以在很多的业务上开展合作。

比如我们要投的一个工业互联网的项目,它是工信部的试点单位,它的技术可以跟市里相结合,如果我们的工业园区里面有很多自动化程度很高的企业想再提高效率,就需要用到这些技术,这些我们都可以带过来。我们可以通过我们广泛的渠道,无论是LP资源,还是我们自身资源,还是被投企业的资源,来跟南京的发展和创新相结合,助力南京生态圈的发展。

扈景植:我们KIP成立过60多支基金,其中20多支基金已经清算了,没有一个基金是亏钱的,年化都超过18%的收益率,都为LP赚到了钱,我觉得这也是对我们投资逻辑最好的验证。想要培育市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们会去看环境,因为环境的变化会反应在市场上,通过这样的摸索,就能预测三年以后、五年以后的一个变化,只有自己摸索了,才能判断怎么做是最好的。从这个角度看南京的投资环境,我觉得还是两个字,人和钱,这是最核心的两个地方。

人的话就是聚集人才,包括名校毕业的团队或者龙头企业出来的核心团队,不能是一个人在创新,而是整个团队一起,不然的话,如果只有一个人太聪明,而周边员工都是马马虎虎一般般,企业发展也有一些限制,我很看好南京有着强大的团队人才聚合资源,共同发展肯定有很大的机会。

钱的话,南京市场上已经有了不少基金,从早期到中期、后期或者各种各样专项基金,这些形式都能趋于完善的话,那么就能够从早期到后期上市或并购,自己做成一个生态圈,这也是很大的机会,我就这两个字。

陶宁:谢谢,人的生态,钱的生态。

Andrew Romans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随着地方经济发展,绝大多数企业可能都没有相应的资源来雇佣到他们合适的人才,并且朝着自己努力的方向去走,对我来说和南京合作并且设立一个合资企业,能够解决人才的问题,能够开始让技术传播更快,能够在南京创造很多的就业机会,能够推动中国国内市场。我们也可以利用南京这个中心不断辐射,甚至辐射到东南亚地区。

最后我们可以每年引入100家企业,其中有些企业可能会雇佣1000个员工,总而言之会带来人的增长,并且带来人口的红利,能够让人和技术结合在一起,能够创造当地的就业机会。在每一个阶段都有风控资金,有人,有整体,能够挣钱贡献自己的智慧力量,律师具有更多投行来工作,他们了解每一个人。这样就构成了一个生态系统,有了这个生态系统一切都有可能,这种理念可能是南京没有的,这就是我的提议。

陶宁:第一合作伙伴能带来人才,第二能带来行销的渠道,这就是国际友人对我们的帮助。最后我们要交给“地头蛇”机构,毅达资本。

尤劲柏:南京正在努力打造一个创投的集聚地,创投的高地,应当说市委市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主要举措一个是创投机构、创投基金落户,本身很有吸引力。我们在全国有这么多地方的布局,南京市的政策确实是全国最好的城市之一,尽管现在各个城市越来越接近。

第二个方面,目前人民币基金募集比较难,但是南京在政府引导基金这一块也做了很多的工作。当然,这都是锦上添花,想吸引更多创投机构来,我们觉得还是要一个非常良好的创新创业的氛围,不断有大量的优秀的科技型的中小企业涌现出来,自然而然就会吸引更多的投资机构,到南京来投资落户。

这两年,南京的半导体、软件、新能源汽车产业都在异军突起,成为南京重点打造的产业名片。但我觉得还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尤其对小微企业、中小企业的孵化方面我觉得还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举个例子,目前在报科创板企业全省最多的是苏州,而其中80%的报板企业都是在苏州工业园区,尤其是苏州国际科技园、纳米园等孵化园区。南京需要借鉴苏州经验,加强对科技型企业特别是早期企业的孵化,项目源头活水,引来资本相辅相成,共同提升南京的创新环境。

陶宁:谢谢各位嘉宾,之所以最后落脚到生态圈,是因为想要做成一个创新城市实际上需要的创新元素是非常多的,不能说仅仅是创投很重要,天使基金很重要。这样的生态圈里面很重要的元素是来自于文化,来自于政策,是我们南京市政府能够给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投资人一片沃土去创业去投资。南京提出了创新投资,创新的投资,创新的创业,这个创新首先来自于人的思想创新,包括从政府到投资机构和创业者。谢谢大家,我们今天的论坛就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