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基金眼中2019年的关键词:谨慎乐观、长期向好

2019-07-11 17:29 · 投资界     
   
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将在上海隆重举行。

2019年7月9-11日,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将在上海隆重举行,现场汇集200+优质LP和万亿级可投资本,共探新经济下的股权投资之路。

在11日上午的人民币基金专场中,在紫荆资本董事总经理钱进先生的主持下,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总经理范源、上海科创基金总裁康鸣、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茂树资本总经理及董事总经理许庆、硅谷银行资本董事总经理余跃以“人民币母基金预见2019”为主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母基金眼中2019年的关键词:谨慎乐观、长期向好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

钱进:在座的这六家母基金,另外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全都是市场化的。但是出于出资人和投资方向的不同,还是有所差别的,请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投资策略。

许庆:如果说我们跟其他的母基金有什么区别,首先我们自有资本比较多。可能很多人觉得不管GP还是母基金在募资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困境,但我们有一个比较强大的股东是相应比其他人稍微一点点优势。

第二,虽然我们有产业资本的支持,但是策略是追求财务回报。不是说我们只投资专注于先进制造的GP,而是完全按照一个国际水准的母基金来运作的,非常重视投资的配置。但反过来说,如果投资了偏先进制造的GP,我们确实能够提供很多的增值服务。

第三,我们用数据驱动投资。我们很重视研究,自己做了一个内部数据库,把所有的在行业中所得存到数据库里面。

从2018年开始到今年,我们的节奏变缓慢了。不是因为资金不够充裕,主要是考虑到整个行业中很多人对于退出的不确定性。还有就是资管新规让很多GP募资出现了压力。这个也会对我们造成影响,比如我们投GP,会担心出现其他的LP不付钱的问题。尽管比较谨慎,2018年还是投资了7、8个GP,也算同行中比较多的了吧。

钱进:那你对19年下半年整个私募股权行业有什么看法?你对GP有什么样的具体指标要求?

许庆:第一个问题,首先我不是一个经济学家,不可能非常全面或者权威的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一些个人的观点。目前来看,2019年整个的世界的形势不是很清晰,我们看到国内国外的很多投资人都趋于谨慎,这个谨慎会持续到2019年年底。

中国经济保持了近30-40年的高速增长,现在处于新的经济的阶段,未来是更加稳步的发展。在今年来看,我不觉得年底会出现特别爆发性的增长。说到细分一点,在前五年整个资本市场非常好的,我们看到有很多To C的机会,很多公司在美股进行上市,也进一步触发了VC的发展。但现在由于中美贸易战等因素,To C相应的机会少一点,我们觉得最近整体的方向应该是向To B 更倾斜一点儿。

第二个问题,这个跟我之前做美元基金有关系的,我觉得十年内,如果能实现十年2倍DPI就可以。后来我见了很多其他中国投资人,我发现完全达不到他们每年30%-40%的IRR的要求。我们希望选择团队策略和业绩相辅相成的GP,我们自己希望能够实现十年2倍的DPI。我们对GP还是有一个配置的概念,并不是一定要求每个GP都这样,如果偏保守型的,你给我一个保守的方案也是可以的。

钱进:中国现在市场既有美元母基金,也有人民币母基金,大家觉得人民币母基金和现在的美元母基金的区别在哪?    

刘昊飞:做任何的投资的领域,都有周期规律,可能有的行业周期比较长,有的比较短。如果没有经历完整的周期,对这个行业认识可能会有片面性。

我们说中国投资行业处于躁动之后的一个回归也好,冷静期也好,和美国相比它的差距确实还是比较大的。不管是管理员的数量还是资金的数量,增速是飞快的。但我们认为一个好的行业趋势的形成,可能没有这么快,势必造成有很多人会哄抬物价,这个行业不支持人人都赚钱的状态。

反观硅谷的VC,大家能够有序的进退,形成一个自平衡,知道这个行业赚钱不是一朝一夕,可能更长的时间。在这种前提之下,美国一些三四十年历史的GP,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非常的稳健。这个稳健的意思就是不管外部怎么变,我的投资节奏非常清晰的,并且我的退出节奏也是非常清晰的。尽管他们可能倍数的增长不显著,但是投一个项目之后这个项目卖掉了,就产生了分配。所以我们看到美元的GP在管理方面的成熟度是非常高的。

国内可控性就差很多,一个是管理人的经历的问题,没有经历过这种完整的周期,再一个我们国内资本市场的不可预期性,可能会超出大家所设想的范围。最怕的事情做投资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以为投了特别好的项目,然后过了两三年会打脸。

在整个资金管理过程当中,我们也知道这个行业自然会产生淘汰,会产生晋级,我们肯定是跟已经晋级的人站在一起,这样才能不断的跟着行业发展。

余跃: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美元的母基金跟人民币母基金主要的最大差别在于背后的出资人。在美国大部分美元的出资人,比如说养老金,大学捐赠机构,还有保险机构,对他们来说母基金是一个资产的配置。这个资产配置来讲在风险相对比较分散的情况下,可以追求一定的超额的回报。同时这是一个长线的投资,比如美国的母基金来讲,一般的期限在15年以上,所以大家的耐心度是非常高的。

当然每家母基金都有不同的策略,对我们来讲比较集中于头部机构。我们在投这个机构的时候,因为有自己金融机构的背景,所以我们跟这些机构发生很多的联系,比如我们自己的母基金有非常大的数据库,这个基本上联通市场上所有的母基金的数据库,以及我们做的所有项目的数据,所以我们跟这些母基金真的是从,应该是成立了20年,真的跟他们20年的关系。

那在中国来讲,跟美元的母基金确实有比较大的差别,出资人主要是以政府,上市公司,也有金融机构。这就不是简单的资产配置,更多的是资产覆盖,通过母基金的方式触达更多的好项目,形成更好的一些产业。金融机构来讲,相对诉求会弱一些,但是他们诉求体现在整个回报的程度上,所以其实做人民币母基金的压力要比做美元母基金大很多。

钱进:你觉得人民币母基金对标美元母基金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余跃:一个是投资期限,另一个是出资人的稳定性。

康鸣:我想还是围绕母基金应该具备的一些核心竞争力来谈,母基金它天生是应该能够站的更高,看的更宽,想的更深,这样可以在整个基金投资,产业引领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二个是母基金可以价值发现,我们认为母基金应该是做伯乐中的伯乐。我们跟GP形成了互相协作,互相学习,互相沟通的平台。我们要善于能够找到最合适我们的优秀的GP。

第三个是母基金的提质赋能作用,母基金天生定位应该是战略投资者,能够给更多的子基金以及他们所投的企业提供更多的价值和赋能的作用。

第四我想谈一下母基金生态融合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在实践中希望一手紧密联合央企,联合上海的产业集团,同时我们集聚这么多有深刻技术背景的GP和企业家,我们是可以起到一个双向赋能的作用。产业集团可以提供更多的技术应用场景,商业落地的机会,同时产业集团也面临着一个创新转型这样一个需求,他们也能获得一些行业、产业,技术领域最新的动态。

从上海科创来说,在这样一个资本寒冬背景下,目前还是践行一个积极的布局,因为我们一方面依托金融国资这样的平台,同时我们LP对我们整个专业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中要求非常高。我们团队有持股,有跟投,所以我们整个运作中结合这样市场化的运作,结合我们严格规范的风控管理,继续发挥两方面的优势的叠加,来引领整个科技创新,同时借助上海金融中心、科创中心两大中心这样一个打造的过程中发挥上海科创基金的作用。

上海科创基金的目标规模是300亿元,我们第一期65亿元主要是来自于上海的国资运营平台,金融集团以及大的产业集团,包括张江等等,第一批是国有出资人为投资人,未来我们整个300亿进程中,二期三期过程中我们会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险资充分发挥市级的科创母基金资本放大作用。

范源:因为我们管理的大部分的钱还是由政府财政出的,我觉得从相对稳定和长期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能做一个相对比较好的LP。从出资人的性质来讲,更多的希望从长三角的协同发展,从南京的区位来围绕关注的产业领域吸引更优秀的管理人。我们关注的领域主要围绕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和与健康医药相关的几个方向。

有两类管理人是我们比较亲睐的,一类是具有产业背景的管理方,它更有利于未来项目的导入和退出;还有一个是比较优秀的管理人,有成熟的管理经验的团队合作。我们现在在做一些新的尝试,从去年开始我们做天使基金,没有那么严格的所谓投向的限制,只是希望他以科技为核心主导项目投资,同时对于团队的规模给了比较大的空间。

其实现在大家整体认为募资比较难,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从投资的角度上来讲,经济的压力,估值的压力,包括整个市场的形势受到很多影响,但是从我们更贴近政府的这样的一个母基金来说,更多的还是逆势在做一些事。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的杠杆引导的作用发挥得更好,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团队,更多的管理人能募到新的基金。

当然从市场化的投资来讲需要有一些回报考虑的,各自的策略和阶段都不一样,这里面我们想做好桥梁,既做好政府的事又能把市场的事衔接在一起,能够把整个基金的运作做的更好。

钱进:不管是GP还是媒体,所有人关心的是投资的问题,但是实际上所有的投资人关心的是怎么退。

许庆:我觉得比较成熟的GP会把募投管退当作比较重要的工作来做,但是我们发现GP投的时候和募的时候非常高兴,但是管和退不是非常重视,所以一旦投资我们尽量协调GP把退出这个事情做好。

但是对于各位GP来说,为什么美元母基金,似乎比人民币母基金好像好做?美国的LP的数量大概可能是两千个,GP的数量大概是四千个。在中国专业化的LP的数量大家都知道,在基金业协会注册的GP是两万个。这个差距太大,导致很多时候是不对等的,需要整个资本市场的协调性。

余跃:我觉得这个项目要退的好,首先得投的好。当然每家机构有自己的标准,我们比较看重两点。

第一个是基金的规模,一个基金的管理规模和能力是不是对等,就决定他怎么布局这个基金的投资。

第二点得特别专注,当一个基金非常专注一个事情,他在这个领域中投入的时间非常多,他看的项目非常多,他判断这个项目的时候就非常犀利。

第三个是退出策略清晰。GP在投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把这个项目未来怎么退看得比较清晰,是我们非常看重的点。

刘昊飞:我们对未来是保持谨慎乐观,这个行业我觉得一定要洗牌,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一定是好或者不好,这是一个自然选择的结果,也是人性所导致的结果。所以大家应该回到初心,有耐心才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胜者。

康鸣:我认为从整个目前的股权投资市场来看,中长期资金进一步提升股权投资比例的潜力还是很大的,所以母基金是非常好的投资品种。所以我觉得目前的股权投资市场的情况,还是比较谨慎乐观的。

范源:我觉得三个关健词,第一个我觉得是长期资本,第二个是退出通道,第三个是不断的细分和专业化。

长期资本LP要hold住;退出通道是整个生态营造的问题,现在大家还是把IPO当作最理想的退出方式,但是再美元基金中并购和其他的退出方式占的比重是非常大的,这个趋势一定要扭转和调整;从GP角度,也需要越来越细分,什么样的LP对什么样的GP,小而美,专业,不断把自己的领域深耕到底。

钱进:今天有几个关健词,谨慎,乐观,长期向好,这几个词是LP送给GP的一个祝愿,希望大家能够坚定的走自己的路,我觉得冬夜过去一定是春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