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盘幼儿园

2019-07-23 08:04 · 亿欧网  逯瑶   
   
作为在行业里具有引领作用的上市公司,势必是要走在非上市企业之前。

6月13日,距离2018年11月15日引发幼教行业巨大震荡的《学前新规》出台刚好210天之际,A股幼教资产概念股秀强股份发布公告,作价2.805亿元向其大股东新星投资出售旗下幼教资产,拉开了上市公司处置幼教资产的序幕。

上市公司“弃车保帅”

时间回到2015年,当时玻璃加工还是秀强股份的主要业务,但跨界教育的决心使其依然以2.1亿元收购了“全人教育”100%的股权,而在之后的2016年,秀强股份又以将近1.79亿元的价格取得了“江苏童梦”65.27%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10月,秀强股份发布公告以35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童梦”剩余的34.73%股权。彼时的秀强股份应该也没有意识到,仅在公告后的不到1年时间里,两家耗资近4.2亿的公司会以不到一半的价格再度易手。

无独有偶,6月3日,新三板挂牌公司爱立方发布公告,拟以1848万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三所幼儿园,而交易对手同样是公司股东海豚传媒。自《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以来,市场对于《意见》的消化经历了大起大落,从股价大跌时的“绝望”,逐渐过渡到了“接受现状,寻求解决方案”,现阶段而言,以幼教特别是幼儿园为主要业务的企业对政策风险的消化进入到实际阶段。

作为在行业里具有引领作用的上市公司,势必是要走在非上市企业之前。《意见》中明确规定: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已违规的,由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清理整治,清理整治完成前不得进行增资扩股。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意见》更多的是针对未来幼教资产的管理提出了具体要求,而针对目前已经存在的现状则以“清理整治”一词带过。而最后的实施,势必还是与各地细则密不可分。

作为拥有幼教资产的上市公司,面对“违规”这个绕不开的问题,也在思考发展之路。一方面,目前我国幼教市场供给仍然不足,因此在各地细则尚未落实的情况下,幼儿园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仍然是“金蛋”。另一方面,在目前悲观的市场情绪下,幼教资产的价值不可避免的需要大打折扣。不论是对市场投机者的挤出,还是80%普惠园基本实现的营利冲击,现阶段处置幼教资产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综合考虑各种情况,“大股东接盘”成了上市公司“弃车保帅”的第一选择。首先,对外出售幼教资产,可以实现对于上市公司而言的“资产出表”,从合规性的角度解决了上市主体可能存在的政策风险,保住上市主体的“帅位”。其次,选择“大股东”作为幼教资产的接盘者,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暂时保有幼教资产”的目标,暂时将幼儿园资产这只“金蛋”控制在手中,稳定幼教资产的交易价格,以期为下一步的选择铺路。

小区配套幼儿园挨“首刀”

《意见》的出台影响的不仅仅是上市公司,面对80%的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各地幼儿园的实施意见和行动计划同样在路上。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作为幼儿园资产中规定最为明确,实施管理最为快速的一类,成为了《意见》落地的“第一个挨刀者”。

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4月底各地完成对配套幼儿园治理情况的摸排建档,6月完成对配套幼儿园的移交工作,9月底前完成配套幼儿园回收、购置和置换工作,12月底完成补改建幼儿园建设规划。

总体而言,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设立为营利性的要求十分明确,而对于是公办幼儿园还是民办普惠则大多数依据土地性质而来,划拨用地一律公办,租赁或转让取得则可视情况选择成为民办普惠幼儿园。在具体实施层面,各地呈现出不一样的特征。

从各地的具体实施意见来看,保证2020年的具体目标实现是总趋势,但是如何实现,各地有着不一样的方式。以广西省和海南省为代表,这类省份首先划定的是幼儿园的分布标准。广西省明确要求,城镇人口每1万人,农村人口每3000-6000人即要设置一所普惠性幼儿园。由此可以直接划定在省份内幼儿园供给不足的区域,为下一步是整改还是取缔留下了空间。

以广东省和河北省为代表的省份,则是针对目前已经存在的幼儿园进行了新老划线。在具体的时间之前可以通过各类补偿或设置过渡期完成普惠性幼儿园转型,而时间之后基本为强制处理。这种方式优势在于,通过新老划断的方式,为经过市场验证的优质幼儿园提供了更灵活的转换手段。

其他省份的治理方案类型更为分散,基本围绕各时间段具体目标设立。而值得一提的是福建省的规定中,将房地产开发企业纳入到监管体系之中,若开发商未能在限期完成移交,其失信行为将作为后续市场准入和退出的重要参考。这一点对于在当地有重要业务布局的房地产商而言,增加了对配套幼儿园移交的主动性。 

资本溢出,托育难行

当上市公司和幼儿园办学者还在政策风险的合规泥潭中挣扎的时候,资本已经在幼儿园赛道中悄然退出。在《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将义务教育阶段被纳入“普惠”和“非营利”的情况下,显然从幼儿园向后延伸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跨过义务教育阶段,对于很多教育投资者而言存在着更多的不确定风险。因而从幼儿园阶段向前延伸也成为了很多投资者的“必选”。

根据亿欧智库的统计,2019年上半年,早幼教赛道融资情况中,民办幼儿园基本销声匿迹,随之而来的前三甲是幼教服务商、内容平台和托育市场。而7月11日,幼儿托育机构稚子社也在这股托育东风中完成了千万级Pre-A轮融资。托育市场似乎享受着来自幼儿园资产带来的挤出效应。

然而,托育市场的早期程度与教育行业其他赛道相比只多不少。7月11日上海市教委联合多个职能部门对当地托育机构进行整治活动,先后查处了6家违规机构,其中包括了凯瑞宝贝、红黄蓝、皇家宝贝等“知名”品牌。行业领先尚且如此,尚处于早期的其他品牌可能也并不乐观。

这次似乎政策走在了市场的前面。7月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两个文件中对于托幼机构的办学提出了更为详细的要求:从人均使用面积不低于3㎡、户外活动人均面积不低于2㎡,到托育员和保育员与婴幼儿比例最高从1:3至1:7,再到监控体系24小时设防、监控录像保存不少于90天。一项项具体的要求在规范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在加重托育机构的经营压力。

或许是从幼儿园赛道吸取了“教训”,显然,这次政策希望通过在早期将标准提高,从源头开始筛选掉投机的办学者,让托育市场从一开始就更加规范。从这个角度而言,现在提出托育赛道已经进入快速发展期似乎有些早,或许在社会资本逐渐积累后,产业形成规模化发展之时,托育才是“真”发展。

还有哪些路——回归教育本身

在政策监管的大力整顿下,教育市场投资,特别早幼教领域,最好的解决方式变成了行业里人人都懂的一句话:回归教育本身,办好教育。虽然学前新规彻底斩断了幼儿园资产的上市之路,但是对于集团化办学却留有余地。学前新规中明确指出,实施加盟、连锁行为的营利性幼儿园原则上应取得省级示范园资质。由此可见,如果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成为示范性的幼儿园,幼教集团原则上仍然是可以获得长远发展的。

此外,以威创股份为代表的一系列上市公司,选择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转型“幼教服务提供商”。从一个资产的运营商转化为服务提供商,是让更多的投资人关注到教育本身,而不简单的财务指标,更多关注能够为学生提供的内容而非从学生身上获得收益。

当教育投资从财务走向内容,当教育投资从快速走向踏实,资本可以说才是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