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芭传媒还能出几个“鞠婧祎”?

2019-07-31 09:38 · 微信公众号:读娱  林不二子   
   
让旗下艺人从偶像“转职”到主播或者说网红,已经显露出了公司发展上的窘迫。

如果在《青你2》节目录制后还是没有足够好的结果,那么丝芭传媒很可能在将来只会成为一个拥有众多小网红的MCN了。

李艺彤再次坐在了人气总决选的冠军宝座上,但这次她没有那么激动。

“之前拿到第一就是唯一的目标,现在的话,第一虽然也是目标,但没有那么那么重要了,相对来说会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更多一些。”

李艺彤之所以会在今年觉得第一的位置不再那么重要,一个是因为她很可能会追随鞠婧祎的脚步,成为公司的明星级艺人单飞发展,另一个原因就是今年的总决选竞争不像曾经那么激烈了。

在7月初第六届总决选中报公布时,就有媒体发现一直紧随李艺彤其后的黄婷婷,以及冯薪朵、赵粤等人气选手都未出现在top48排名中,这些老成员在今年打投期间都未发起集资活动,她们的消极参赛让李艺彤的粉丝不用花费太多资金在投票上,因而今年的总决选,也首次出现了TOP3未拉开巨大差距的结果。

而这种结果,再对照上“排名就是一切”的SNH48成员成长游戏规则,则显示出这个团体,或者说这个团体背后的公司丝芭传媒,都正在面临着极大的危机。

1

粉丝“逆反”

今年对于丝芭传媒来说,最首要的危机就是粉丝群体可能不再那么认同SNH48的游戏机制了。

第一点证据是粉丝的付费意愿明显下降。

从总决选的投票数来看,今年相比以往出现了极大的提升,第三名段艺璇的115万票远超2018年Top3的票数之和,然而实际上,今年每张票的单价相比去年下降了10倍。据明星资本论数据显示,2018年1680价位的EP包含48张票,但到了2019年同价位EP包含了480次投票权。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去年的付费投票标准,今年李艺彤的148万票只值去年的14.8万票,还不及去年第三名的冯薪朵,更别提其自己打下的40万票成绩。

从李艺彤粉丝应援会统计的数据来看也是如此——2018年李艺彤应援会在总选中众筹979.1万元进行投票,而2019年仅筹429.3万元投票。头部艺人的粉丝付费热情下滑如此严重,那么非头部的也就可想而知。

粉丝投票统计图

对于丝芭传媒来说,每年总决选粉丝的付费投票,是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它是一年来公司对旗下艺人花费时间和资金培养后的一个统一商业收获,同时这个收获也可以向外彰显公司的实力,以及艺人的粉丝号召力。因而粉丝付费意愿的下滑,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坏消息。

而除了付费意愿之外,粉丝对于公司的执行力也越来越不认同。

SNH48的游戏规则是每年人气总决选排名越靠前的成员,就能获得更好的资源与曝光度,进而吸引更多粉丝关注,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但规则是这么写的,可公司玩起来颇为费力。

曾获得第二届总决选冠军的赵嘉敏,在登顶冠军后并未得到匹配的资源,没上过大综艺也没有代表作,用今天的话讲就是完全没出圈,她想要在表演上进修重新发展的思路也没得到公司的认同,因而最终一纸公文把丝芭传媒告上法庭寻求脱身。

第三、四届的总决选冠军鞠婧祎,在公司有了前车之鉴下尽可能为她安排了更多内容资源,不过粉丝也仍不认可公司的执行力,直接喊话要求公司给鞠婧祎配备专业的经纪人,提供好的宣传机会,以及活动中的安全保障。

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8月鞠婧祎粉丝的这次喊话后,同年9月,获得了2018年总决选冠军的李艺彤粉丝也通过微博对公司提出疑义,要求提高艺人个人宣发团队的建设与运营效率,安排合理的曝光,以及提供相应的优质资源。

公司对于艺人发展的许诺或者说奖励,实际上也是对粉丝们所付出心血的回报。到目前为止,SNH48这个容纳了上百人的偶像团体中,真正实现出圈,或者说获得了匹配粉丝上百万资金支持的艺人,只有鞠婧祎一个,这种情况也会进一步打击粉丝参与的热情。

要知道,去年《偶像练习生》决赛期间,蔡徐坤粉丝在owhat平台上的筹资才不过200万,而SNH48成员们的发展与如今蔡徐坤一做比较,SNH48粉丝的热情不减才怪。

参与SNH48这个游戏的粉丝,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看着自己喜爱的偶像越来越好,在自己的支持下被扶上一个个巅峰,可目前SNH48的影响力天花板太过明显,在小圈子里拿了第一在圈外也还是从头做起的新人,这对于粉丝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这可能也正是今年粉丝付费投票意愿大幅度下滑的一个原因。

2

头部艺人越多越难行

粉丝对于公司的不认同,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对公司运营艺人没有多大的信心,毕竟就像前文说的,到目前为止也只有鞠婧祎还算是在大众中有一定知名度,并且,鞠婧祎的出圈多多少少离不开最初“4000年一遇美少女”的炒作。

在鞠婧祎逐渐通过综艺、影视剧出现在大众视野时,人们总会因为“哦,她就是那个4000年美女”有了基础印象,随后再通过她的内容作品去记住她,这就与当初范冰冰因“范爷”标签扭转形象有异曲同工之效。

所以说,鞠婧祎确实是丝芭传媒一个不错的运营案例,但从某个角度来看,鞠婧祎的成功可能也会给公司带来一些麻烦。

在今年总决选前,鞠婧祎还是丝芭传媒中唯一的明星级艺人,公司可以把自身能接触到的所有好资源都倾斜于她,但随着今年总决选落幕,李艺彤也迈入明星殿堂,就意味着公司至少也要给李艺彤同等级的内容资源与曝光,但这可能正是丝芭传媒难做到的。

如今丝芭传媒的董事长王靖在一篇报道中的标签是“一直从事文化、内容领域的创业者”,但我们无从查询到其创业内容及公司,而建立丝芭传媒的王子杰则是做游戏起家的,这两人的经历很可能说明了丝芭传媒在影视、综艺等文娱领域的资源掌控会有一定欠缺。

这种优质资源的欠缺会随着更多头部艺人的诞生而更加紧张。

我们可以看到,在鞠婧祎未单飞前参演了《九州天空城》,主演了《热血长安》《芸汐传》,彼时视频平台们的网络剧制作处在初步阶段,网络小说改编剧也还没达到如今的火热,因而在那个时期敢于先一步尝试的丝芭传媒有了与企鹅影业、爱奇艺合作的机会,这也让鞠婧祎沾上了IP改编剧的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传统影视公司参与到了IP改编剧领域,积极与视频平台们合作,这就挤压了丝芭传媒继续在这一领域发展的空间,2019年鞠婧祎主演的《新白娘子传奇》和《请赐我一双翅膀》都没能在剧集市场有足够的热度,像是与爱奇艺合作正在制作中的《云上学堂》,如果有合适的档期播出有可能在2019为鞠婧祎贡献一定的热度。

为了进一步在影视剧领域积累,丝芭传媒也建立了丝芭影视,不过目前来看这家影视公司在行业中几乎没有什么动静,只有一部出品电影《那时,可爱的她们》,但这还是原定于2017年上映却到如今还没和观众见面的内容,因而与其说丝芭传媒是要在影视剧领域拓展,不如说只是为了保住发展的基本盘。

再看综艺侧,丝芭传媒的艺人确实上过一些有话题性的综艺,像是《快乐大本营》《极速前进》《吐槽大会》《国风美少年》都有过SNH48成员的身影,但在这些综艺中SNH48艺人都只出现了几期,不是稳定的曝光渠道,所以对于这些艺人来说,综艺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如果本身话题度不够曝光度不够,借助一期节目在大众中留有深刻的印象很难。

并且,无论是参与影视剧还是综艺,其实都很考验公司的项目挑选眼光,是有一定回报风险的,如果让艺人花费很长时间拍摄了影视剧作品或综艺,最终内容糊了,那么损失的不只有在项目上的投入,粉丝也还会认为公司没有给到艺人良好的资源。

所以说,随着越来越多明星级艺人的出现,丝芭传媒在能够给予的曝光度和优质资源上会愈发紧缺,这会影响到整个偶像团体运营的根基,这无疑也是丝芭传媒要面对的另一个危机。

3

一场“豪赌”

在今年总决选落幕后,丝芭传媒官宣SNH48确定参加《青春有你》第二季,这是公司面对第三大危机的一种应对手段。

自从去年两档偶像综艺火热后,中国的偶像产业再次进入发展阶段,偶像团体又一次喷薄而出,这无疑会影响到SNH48的发展。

尽管不可否认的是目前中国的偶像市场被扩大了,但SNH48的整体影响力仍然被困在小圈子中,眼开着圈外有一大票可能对自家艺人有兴趣的粉丝,却怎么也触及不到,丝芭传媒自然很着急,因而有了参与《青春有你2》的决定。

那么《青春有你2》能帮助SNH48扩大圈子吗?

从《青春有你》的影响力来看,这档节目并没有脱离粉丝圈,也就是说,SNH48加盟了《青春有你2》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人,但很可能也只是局限于粉丝群体,要在并不大的粉丝圈中与各家偶像争市场,竞争仍然很激烈。

从一直以来SNH48的粉丝号召力来看,这些女孩子们的吸粉能力不容小觑,而参与到偶像节目后,艺人经纪暂时归属于平台方,也可能为这些参赛者带来更多的机会与内容曝光,这可能正好弥补了丝芭传媒的资源不足,所以说,登上《青春有你2》确实是个稳赚不亏的决策,关键就要看成员们的表现。

关于这一点还有需要注意的,原本在SNH48中有较高人气的老成员,基本都是2012年或2013年签约丝芭传媒的,八年的合作到今年已经走到了尾声,如果不续约这些老成员很可能就不会参与到《青你2》的录制中,那么新成员的竞争力就要画个问号。毕竟SNH48一直不以唱跳等专业技能训练为第一位,要想在观众审美和评判眼光愈加严格的情况下赢得认可,可能真的需要找“锦鲤”杨超越拜一拜了。

所以整体来看,SNH48参与《青春有你2》很可能是现在危机局面的唯一好消息,像是今年初丝芭传媒主动关闭多个分团,让旗下艺人从偶像“转职”到主播或者说网红,已经显露出了公司发展上的窘迫,如果在这次节目录制后还是没有足够好的结果,那么丝芭传媒很可能在将来只会成为一个拥有众多小网红的MCN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