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电商领域再造网易”梦碎:阿里20亿美元接盘 赔钱“养孩子”?

2019-08-15 13:50 ·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付艳翠   
   
从网易考拉,到网易严选,再到已在酝酿的网易社交电商,网易的电商蓝图会如何发展下去?
        “阿里要花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消息传出后,创投圈和媒体“炸”了。

虽然阿里和网易考拉均回应称,对市场传言不予置评,但已经有媒体在“憧憬”双方在一起后的市场格局——阿里将掌握跨境电商领域绝对的一把手位置。当然,也有人认为,网易不会放弃跨境电商业务,这等于把用户资源交出去了。而且,阿里投资考拉并不划算。“不仅没有投资收益,还要养一个孩子。”

涉足电商业5年,借着本身流量优势,网易电商营收占比已达到28%,成为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增长引擎。然而,网易电商的毛利率却并不理想,在9%左右,更是将公司整体净利率连累得从41%降至9%。

究其原因,业内人士认为,这与网易采取的自营模式脱不开关系,这种重运营模式还使其库存成为大麻烦。财报显示,在过去7个季度里,网易电商平均存货高达51亿元,其中有5个季度,存货金额更是高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金额。

从网易考拉,到网易严选,再到已在酝酿的网易社交电商,网易的电商蓝图会如何发展下去?

网易放弃跨境电商?

网易的电商梦,要放弃了吗?

8月13日,有消息称,阿里方面正在洽谈收购网易考拉。随后消息透露,双方谈判结果基本确定,目前正在讨论具体细节。对此,阿里和网易考拉回应称,对市场传言不予置评。

该消息一出,外界无不惊讶。毕竟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还曾兴奋地说过,希望未来的3到5年,网易考拉海购可以在市场上达到500亿到1000亿的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有人认为,无风不起浪。

事实上,去年以来,考拉在资本市场寻求突破的传闻一直不断。坊间曾一度流传过考拉主动寻求并购亚马逊海外购,网易CFO杨昭烜针对该传闻也曾回应称网易“一直以开放心态寻找商业战略伙伴”。

今年3月,又有消息称,阿里开始密集接触考拉。还有报道称,此前拼多多对收购网易考拉也有意向,但最终交易没有谈拢。对此报道,拼多多则表示“不是真的”。

之后,随着多家媒体对这起交易的细节不断补充后,有些媒体甚至将网易考拉和天猫国际合作后的情景都想好了,“阿里将掌握跨境电商领域绝对的一把手位置。”

据易观数据显示,2018年第4季度跨境电商领域,考拉以24.5%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二的位置,而天猫国际以31.7%占据第一。

站在网易的立场上,“出手”考拉似乎有不少好处。

电商行业人士王伟(化名)表示,“最起码能得到不少现金收入,还能为企业减负。”

网易电商业务的盈利能力确实不太乐观。根据财报,从2017年Q4至2019年Q2的7个季度中,网易游戏的平均毛利率为63%,广告为62%,而电商只有9%。其中,电商在2018年Q4创下季度最低值,毛利率只有4.5%。而这还只是毛利率,如果扣除各项经营费用和配送成本,网易电商基本无钱可赚。

另外,海淘市场政策趋严,也将对网易电商造成一定冲击。2016年3月,海关宣布将从2016年4月8日开始取消保税区税收优惠,加征11.9%的税收,这直接带来跨境购商品成本的上升。今年1月,《电子商务法》正式施行后,海关总署先后发布多份文件加速跨境电商行业的合规化。自2019年3月31日起,跨境电商过渡期正式结束。

当然,也有人持怀疑态度。

“我倾向于网易不会放弃电商业务。”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觉得,阿里以往的收购都是围绕生态协同,不会直接买一个“对手”。他认为,阿里投资考拉并不划算。不仅没有投资收益,还要养一个孩子。”

有人则感慨,“网易坐拥互联网第一代开始的邮箱用户,各种推广告吃老本,要是出手考拉也等于把用户资源交出去了。

与此同时,8月7日,网易披露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时的电话会议上,杨昭烜曾表示,网易仍然将电商业务作为其重要业务。他称,如果有看到电子商务或者其他业务部门的收入重新加速的机会,会毫不犹豫地增加营销投入,而这将是一个有计划的且专注与回报的投资重点。

不过,正如冯华魁所说,“收购是资本的事情,也不必过多猜想。”

“毕竟,交易是否谈成,双方都会经过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王伟也如是说。

自营模式下的“网易电商梦”

其实,重点还是网易电商业务模式是否可持续。在冯华魁看来,网易电商业务的自营情节太重了,需要“开放”。

他解释,“网易的思路还是卖货,但这是不对的,跨境供应链非常分散。没有任何一家能独揽,死守自营,不如做开放平台,让更多的人来考拉开店。”

从2014年开始,网易开始发力电商业务。不过,相较于电商巨头们一直在竞争的商业模式、物流、渠道,网易的电商之路确实更“封闭”。

2015年初,网易上线的考拉业务涵盖母婴美妆家居等多种类目,商品来自美国日本等多个国家。据说,2014年丁磊决定做跨境购业务时,第一件事,就是让网易考拉CEO张蕾带队,在一周内跑遍国内保税仓,随后建立了自己的海外供应链、平台销售和仓储体系。有数据表示,网易考拉已将80个国家9000多个品牌带入中国。

这确实给当时的考拉带来不小的增长。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从2016年开始,网易考拉曾连续3年占据跨境电商市场份额首位。

于是,尝到甜头后的网易,在2016年4月又上线了自营生活类精选电商——网易严选。

冯华魁认为,网易电商的B2C模式已经遇到瓶颈。“网易做电商,一是凭借自己的流量,二是坚持品质口碑路线。但由于基础设施薄弱,比如物流、仓储、支付技术等大部分依赖第三方。”

不知网易是否也意识到这一问题,今年开始网易再次尝试社交电商,正在内测一款名为“友品购购”的社交电商产品。在此之前的2017年,其还推出过“微店主招募计划”和“网易推手”。

冯华魁表示,无论是网易考拉,还是网易严选,都属于重模式运营,这让网易整体的毛利率不断降低。

财报显示,从2010年到2013年,网易的毛利率均值为69%,2013年达到顶峰73%;净利率的均值为44%,2013年达到顶峰48%。但是2014年网易大力投入做电商后,网易整体的利润率逐年下降,毛利率从2014年的72%降至2018年的42%,净利率从41%降至9%。

此外,正如上文所说,网易电商业务9%的毛利率是处于无钱可赚的窘境。同样是自营模式的京东,此前毛利率常年保持在14%,结果是常年亏损。

虽然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商行业从业者曾表示,相比其他电商企业,网易电商业务10%左右的毛利率较为正常,因为平台型电商的毛利率在10%左右是一个较正常的数字。一般来讲,网易严选的毛利率会高一些,而网易考拉则相对较低,后者的促销较多,当前仍需依靠促销吸引用户。

不过,网易的自营模式,运营起来也并不容易。王伟也表示,“网易电商业务的库存是个大麻烦。”

财报显示,在过去7个季度里,网易电商平均存货高达51亿元,其中有5个季度,存货金额更是高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金额。虽然网易随后开展了一波清库存行动,但是直到2019年Q2,网易存货金额仍然高达40亿元,库存问题依然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春节前夕,网易严选陷入裁员漩涡,有消息称其“年后裁员30%”“裁掉900—1400人”。对此,严选官方虽然回复称,裁员为不实信息。

好在,虽然网易电商业务备受考验,但网易旗下多个业务曾有过独立融资经验。比如,2018年11月,网易云音乐获得百度、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博裕资本等投资者超过6亿美元的投资;2018年4月,网易有道获得慕华投资君联资本等投资者参与的首次战略融资;2017年,网易味央获得美团点评、创新工场和京东等投资者的1.6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与此同时,电商业务本身就不容易盈利。毕竟,京东也是才开始实现盈利,拼多多还在亏损的路上狂奔。网易的电商梦,似乎也还可以继续做下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