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开裁员潮,90后们转战新兴职业

2019-08-17 08:39 · Tech星球  马微冰   
   
在经历了2018末-2019年年初的失业潮后,一些90后被迫休息了几个月时间。

是等待被裁还是自寻出路?

从2018年9月开始,一场灰色的裁员风潮就从互联网圈席卷而来,京东、腾讯等大厂率先动手,整个行业被黑色氤氲笼罩。

“互联网公司30岁以上的员工去哪了?”、“年轻人逃离BAT”等话题频繁占据各大新闻头条,最早一批的90后即将步入30岁中年,职场焦虑感扑面而来。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也使得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岌岌可危。2018年,李开复曾在新书《AI·时间》中讲道,“未来有10种职业非常容易被AI取代:电话营销员/电话销售、客户支持、仓库工人、出纳和运营人员、电话接线员、出纳员/收银员、快餐店员、洗碗工、生产线质检员、快递员。”

外部环境倒逼,内部竞争加剧,前两年还属于新新人类的90后,转眼间便可能处于“优化”、被取代的位置,危机感处处存在。但在整体环境逐渐下滑的趋势下,仍然有一些90后借助时代新趋势,发掘了一些新职业,在职场中实现自我价值。

电竞分析师:热爱大于薪资

“因为热爱,所以从事。”94年的吴硕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说道。生在电竞氛围比较浓厚的成都,吴硕很早就对电竞有了解。山东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吴硕,并没有像自己同学一样进入互联网大厂,成为一名程序员,而是选择了自己爱好的电竞行业。

吴硕在大学期间看英雄联盟S4世界总决赛,了解到韩国队能以碾压姿态战胜对手,很大因素在于其拥有数据分析师。吴硕感受到决定一场比赛胜出,不仅和队员临场发挥有关,完善的团备战运营体系也很重要,便暗自下定决心成为一名电竞分析师。

基于自己原本掌握的计算机技术,再加上常年看比赛,吴硕对于电竞团队拥有很深入的见解与分析。顺利进入了JDG俱乐部,跟随俱乐部主教练,负责队员的日常训练辅助任务。

到今天,在行业摸爬滚打两年的吴硕,已然成为一名职业电竞分析师。时刻关注俱乐部队员以及竞争对手的比赛,研究他们常用的英雄习惯、队伍打法,并为自家队伍量身定做训练计划,与他们一起进步。

每天下午一点到凌晨三点,是电竞行业的日常作息时间,身为电竞分析师的吴硕与队员保持着一致的作息。虽然有时会感觉与身旁朋友不在同一频道,但在吴硕的热爱面前,这种付出也值得。

LPL春季赛的比赛已经过去数月,但吴硕已然记忆犹新。“当时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而我们却一路杀到最后。在半决赛第五场比赛时,我们遇到强劲对手,虽紧急调整了BP策略,但队员们依然整体情绪低迷,作为分析师,我在旁边一直为他们加油鼓劲,‘走到今天这一步大家已经很棒了,现在就差坚持到最后一步,大家努力!’”再次谈到那场比赛,吴硕依然很是激动。

自从选择了电竞分析师一职,吴硕便将自己与队伍深度绑定,队伍的输赢、队员的喜怒都与自己息息相关。当Tech星球问到是什么使自己一直对电竞痴迷,吴硕回答到,“在这里我可以保持像少年那样的热血与激情,其他行业是没有的。”

目前电竞分析师的行业薪资水平从8K-20k不等,不同俱乐部的工资水平也不同。对于未来的职业规划,吴硕表示,“近两年国内电竞行业在高速发展,电竞分析师是个人才缺口很大的职业,当然这个职业发展选择相对狭窄,成为队伍的主教练是较好出路。”

虽然电竞分析师是在近几年出现并发展起来的职业,然而这个职位在各大俱乐部已经成为标配。虽然薪水还没有足够高,不过已经呈现出一定的前景。不仅是电竞分析师,电竞产业的运营岗位种类已经非常多。

6月21日,腾讯电竞与腾竞电竞共同发布的《电子竞技产业岗位调研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电子竞技产业链相关岗位种类保守估计已超过100个,而且电竞产业人才缺口超过50万。而且电竞产业在近期上海为电竞选手颁发注册运动员证书、2022年进入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等利好消息影响下,正迎来快速发展时期,电竞行业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类似“吴硕”这样的年轻人加入。

无人机拍摄师:上帝视角记录城市

91年出生的陆凌岳,原本在知名互联网公司工作,2015年开始接触到无人机。“之前只是普通的爱好者,其实没有想过会把爱好变成自己的职业。”

在深入接触后,陆凌岳发现了这个行业的前景,因为那个时候无人机还是稀有物种。挥手告别百度后,陆凌岳经过了一年多的学习,在2016年正式进入无人机行业,和朋友一同成立公司从事无人机拍摄业务。

随着无人机行业变得火热,越来越多的拍客玩家涌入,无人机管理协会也设置了相关门槛,从业人员需要通过训练考试拿到飞行许可证。“由于在某些场合进行无人机相关服务时,需要向相关机构申请飞行空域,我们公司目前有民航局的AOPA,也有中国航空运动协会的ASFC,持证有利于相关机构管理。”陆凌岳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介绍道。

无人机拍摄行业,属于新鲜行业,整体薪资水平在月薪10K左右。高薪资同时需要高技术匹配,比起平常的影视拍摄,无人机拍摄师更需要具备熟练的操作水平,以备不同场合的突发情况。

2016年8月19日,陆凌岳公司承接了齐秦、温岚在江西的一场室内演唱会无人机拍摄。“演唱会是在一座室内体育馆,没有GPS信号,也没有充足光线,所有的定位方式都没有办法使用。最后我们只能通过姿态模式进行手动飞行,并且在钢架结构内,无人机的磁力计也受到很大的干扰,操作上更是难上加难。”

在那场演唱会中,陆凌岳团队共使用了两架无人机,4名飞行人员,在航拍师的精准操控下,两台无人机设备完美完成了任务。“整个演唱会我们都紧绷着,生怕发生什么意外。”谈到那场活动,陆凌岳仿佛就是昨天刚经历过的。

正式成为无人机摄影师后,陆凌岳的日常工作就是拍摄和无人机的维护保养等相关工作,对于心爱的无人机,每天都要擦拭检查。“每天拍摄的素材是非常多的,但不见得每天都能出片,有时拍的素材最后一帧都没用上。”

外界对于无人机拍摄师的理解,依然停留在那个拿着遥控器的人,但实际上分为多个部门。在陆凌岳公司翼眸科技内部综合技术部还细分为、无人机行业应用技术组、航拍组、影像组、无人机编队表演组。

对于未来的规划,陆凌岳表示,“在无人机进行不断应用创新的大环境下,无人机操作员会成为未来就业岗位的香饽饽。”事实也是如此,不仅无人机航拍职业火热起来,无人机植保也是新兴的农业无人机操作职业。

深圳无人机企业大疆DJI就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慧飞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中心,学员由慧飞UTC总部颁发《慧飞农业植保机初级操作培训证》。随着无人机深入各个行业,无人机操作职业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Vlog拍摄师:压缩的一分钟生活

随着2017年末,短视频的迅速蹿火,许多人看到了移动互联网行业最后的红利,抢先进入短视频领域,王浩便是其中之一。“今天,你拍Vlog了吗?“这是一句来自年轻人的灵魂拷问。

原本在影视行业从业数年的王浩,在看到短视频以及vlog大火后,在2018年只身进入了新兴行业。“微电影中的微电影”这是王浩对vlog的定义。

从传统影视行业转移过来的王浩,第一感受便是时长的变化。时长更短,也对导演的镜头功底提出了要求。“以前一个电影镜头,可能需要不同的景深拍摄,会拍摄五六个镜头,让影片有层次感,但在vlog中仅能使用一个镜头表示。”王浩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讲道。

看似一条简短的视频,但制作周期需要花费数倍的时间和精力来制作。“通常一条视频从策划到部门编写脚本,导演拍摄素材,后期部剪辑包装,总共要花费一周。”导演王浩带领4人左右规模的拍摄团队,每天需要拍摄2-3条短视频。

vlog团队不像大型剧组,会有很多工作人员在旁边协同配合。“在拍摄过程中,往往很多困难都是需要自己克服的。”王峰回忆到,前一段有个vlog的脚本设计是在原始森林,他们与演员一同前往重庆一处偏远的丛林。

“丛林环境十分恶劣,场景是需要演员在丛林中奔跑,我们摄像也需要跟着演员奔跑,还要保证画面的美观。”那天王浩他们在丛林中拍摄了3个多小时,但是最后所有工作人员还是很热情,因为拍摄vlog都有兴趣驱动的因素。

从事vlog拍摄后,王浩更加留意身边发生的细节,每一处细微的都可以启发灵感。并且vlog作为近两年的热门行业,拍摄师的工资也是其他行业。王浩所在的飞多宝文化公司位于重庆,但工资可以达到上万元,并且随着拍摄条数和播放量还会有相应的提成。

身为90后的王浩的梦想是未来自己能够拍出有鲜明特色IP的作品,自编自导一部关于亲情的作品,在工作之余更多的可以更多的记录自己的生活。

随着2019年Vlog开始火热起来,抖音、B站、百度好看视频纷纷拿出数十亿流量和数亿资金扶持这个行业,其中有不少人辞职后创业做Vlog,当然也有不少人像王浩一样,成为Vlog相关职业一份子。

数字化管理师:做智慧商业布道师

当下商业社会有个共识,就是传统企业必须借助产业互联网进行数字化升级。由于这种数字化升级浪潮来势迅猛,很多传统企业不得不求助第三方咨询机构,这就催生了数字化管理师这一新职位。

目前数字化管理师主要基于钉钉等移动办公协作平台,帮助企业进行数字管理升级。从事企业IT管理咨询的黄祖新,也是在今年2月份关注到,新诞生的数字管理师已经被列入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名单中。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黄祖新在线报名了钉钉的数字化管理师。多年的IT管理咨询经验,帮助黄祖新顺利通过考核,最终在一个月后拿到了钉钉数字化管理师执业证书。黄祖新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解释数字化管理师的业务:利用数字化办公软件平台,帮助进行企业及组织人员架构敏捷化变阵、组织运营流程分化梳理、工作流程在线协同、增加大数据决策分析、增进企业上下游在线化连接。

原本从事行政业务的黄祖新,月薪只有5千,在转型成为数字化管理师后,运用自己对数据的敏锐把控,现在年薪可以达到25万。除此之外,黄祖新还深刻理解到数字化转型对一家企业的变化。

今年有一家生产餐饮具的企业聘请黄祖新,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这是一家家族企业,所有账目都还依赖手记,企业等级混乱,采购完全依赖个人,客户也普遍反映体验差。黄祖新首先将这家企业组织结构梳理,所有部门员工等级划分职责分明,部门考核有据可依,形成条理清晰的组织架构。货品管理从销售到仓库发货,均可以得到第一时间的反馈。

在经过三个月自上而下的调整后,这家餐饮具生产企业业绩提升了3倍,并且还有多家企业慕名而来,黄祖新又开始忙碌起来。对于数字管理师的未来,黄祖新表示自己依旧会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

据统计目前全国有将近100万数字化管理师,主要分布在IT、互联网、服务业、制造业等领域。数据统计,中国2018年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在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越来越高之际,对数字管理师这一职位的需求,一定会越来越旺盛。

在经历了2018末-2019年年初的失业潮后,一些90后被迫休息了几个月时间。事实上,经济和商业周期变换中,势必会淘汰一些事物,但是也会孕育新生。

除了本文提到的电竞分析师、无人机拍摄师、vlog摄像师,数字化管理师等新职位外,伴随着科技互联网的进步和新商业的发展,还衍生出了球鞋鉴定师、美团外卖运营师、宠物营养师、程序员鼓励师、垃圾分类员等等新鲜行业。

各种新职业,无疑为90后等新青年提供了更多机会。但新生的职业同样具备不稳定性,昙花一现也有可能。同时很多新职业缺口并没有足够大,竞争也相对更加激烈。当然只有抓住少数机遇的人,才有新未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