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局势变迁:如何引领创新与价值坚守?

2019-08-30 16:37 · 投资界     
   
虽然资本市场又冷又紧,但是波动背后蕴藏着更多机会与潜能。

“2019全球创投峰会”于2019年8月28-30日在西安召开,盛邀全球创投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这场汇集万亿资本的行业盛宴,为全球资本共享中国机遇,为推动全球创投行业的发展皆带来深远的影响。

会上,智见创始人兼CEO郭炜担任主持人,清科集团联席总裁、清科创投主管合伙人袁润兵,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宋安澜,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晨晖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晏小平为讨论嘉宾,共同以“资本局势变迁中如何引领创新与价值坚守”为主题,展开热烈讨论。

资本局势变迁:如何引领创新与价值坚守?

以下为专场讨论实录:

郭炜:我们现在处于百年未遇大变局,创投圈也确实和过去20年有很多不同之处。每位嘉宾用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以及关注的赛道,讲讲2019年与过去最大的不同点?

董占斌:我是青松基金的董占斌,基金专注于早期阶段的投资,主要关注文化教育、大消费、创新科技及应用。文娱领域,投资了一些比较高回报的公司,比如狼人杀;教育领域,投资案例较多,比如掌门1对1、松鼠AI等。2019年明显感觉到资本非常冷,冷到冰点。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今年的投资数量大幅度减少。虽然也在看项目,但是出手速度非常慢。

宋安澜:我是软银中国管理合伙人宋安澜,2000年,软银中国开始在中国做投资。目前,主要关注四大方向:TMT、医疗健康、新材料新能源、先进制造和消费。我本人更喜欢投硬科技项目,西安八大硬科技的方向都是我喜欢的。目前,已经在西安投了若干个硬科技公司。我觉得2019年的关键词是谨慎,投资标准变得更严,或者说更紧。原来投十个,现在也就投了两个。

田立新:我是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田立新,我是在西安长大的,今天很高兴见到西安的同仁们。目前,德同资本管理人民币基金超110亿,主要投大消费、大健康和高端制造三大方向。2019年的小结就四个字——危中有机。

晏小平:我是晨晖资本的晏小平。晨晖资本资本成立四年来,累计投了36家企业,目前重点聚焦在新一代信息技术,比如说5G、AI、云计算和大数据,以及偏软件的TO B领域。2019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技术更新迭代非常快,投资相对慢了很多。投资人的心态会更加谨慎,但是创业者心态有些起伏,预期估值没降下来。

袁润兵:我是清科集团的袁润兵。目前,我们重点关注两个方向:一个是消费服务,一个是产业互联网。两个也有一定的关联,消费服务是为新兴产业做的消费服务,产业互联网是为产业做消费服务的互联网。

2019年的行业特征可以概括为再平衡。资本冷的结果不是说投多一点,或者投少一点,而是保持一个正常的平衡。当行业某个环节出现剧烈的下滑,若仅仅是上下波动10-20%,本身不会对整个循环产生影响。

资本市场需要重新平衡一下,断崖式的投资下降可能会对整个循环有比较中长期的影响,所以大家再重新找到平衡点,包括估值也是平衡点的一个维度。

郭炜:如今创投圈的现状:投资又慢,市场又冷,出手又不利索,还要再调整。投资变得谨慎,或者说整个节奏缓下来了,这代表目前市场调整的状态。那么,我们对价值判断的标准也做了调整吗?

宋安澜:价值判断的标准实际上没有调,只是说这个杆更高了,并不是说我们都不投。我们觉得即便是资本寒冬,新的发展机会也会随着宏观的变化而出现。

田立新:在2019年一直到今天,大家都看不准,或者比较慢,或者比较冷,我们的投资策略仍旧是价值投资。我十分认可,未来的十年,5G和AI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还是积极出手,联合另外一家战略合伙人,用10亿人民币并购了中国最优质的一批数据中心,简称IDC资产。这就是危中有机的投资行为。

郭炜:过去五年,这些产业互联网的企业家,他们真的被赋能了吗?

袁润兵:从信息的传递和传统物理的传递来看,消费者和厂家越来越近,不管中间需不需要产业互联网提供者。但是,有一些特殊行业需要有第三方的企业,才会创造更多的价值。结合刚才嘉宾提到了5G,我觉得这两个的变革会对整个行业以及TO C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行业整个结构确实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而且是向好的方向发生变化。

郭炜: 2019年,投资人对什么样的创业者更感兴趣?

晏小平:我们的投资聚焦在信息技术领域,在科创板申报里面,新一代信息技术占比是最高的。有一个画像——所有科创板上市的创业者,公司的年限绝大部分都超10年,有的甚至超20年。TO B行业成长会慢一些,积累的时间非常长,所以对TO B的创业者来说,要有更多的耐心,更长时间的积累,才会有爆发。

董占斌:虽然C端的流量相对枯竭,但是行业整合的机会非常多。目前,在重塑供应链的方向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机会,包括互联网保险、软装、家电等。行业内资深的企业,再加上互联网的概念,重新改造渠道,实际上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沿着这个方向启动时,相对比科学家的角色,还是企业家的角色更重要。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有了十几年的积累,资源至关重要。虽然,他本人不一定完全能够用好互联网,但是他的合伙人,或者他的员工里面要有非常擅长这个方向的人。

郭炜:您去投这一部分的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时候,跟你以前投互联网的创业者有什么样的不同?

董占斌:有很大的差异,我们以前投天使项目的时候,没有任何经验的年轻人,大学生都可以,他们用创意的思维就改变了这个行业。现在的方向上,我们看到,“资源”这个角色非常重要,否则的话,他没有办法去撬动原来的供应商。

宋安澜:我同意董总所说的,因为在投资过程偏向硬科技,反而是已经摸爬滚打好多年的企业家更有希望成功。比如,新材料领域,研究一种新材料通常要五年,一旦研究成果,技术含金量特别高,发展飞速,商业价值不言而喻。

郭炜:五年来,这些企业家和创业者人群分布的区域,有没有出现一些变化?

宋安澜:变化不大,因为我们很早就往西部走了,内陆新材料发展更好一些。

田立新: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很多的创业者,或者绝大多数的创业者,我们需要常怀敬畏之心,虚心向他们学习。换句话说,大多数创业者在细分行业里都有他的独到之处,比如说年龄和经历,又比如说经验。整体来讲,我们应该向这群创业者学习,最终达成合作的机会,共创共赢。

中国有一句古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认识了一万个人之后,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有他的亮点,每一种类型都可以达成合作。比如说,微芯生物创始人鲁先平博士是典型的海归派,创业18年,现在公司成功上市,市值几百亿。他在美国已经是教授,积累了二十多年,年龄也不小,这是一种类型;又比如说,我们在2018年领投一个多亿的西安微纳,公司成员大多是80后、90后,很年轻,很接地气。目前,他们的业务模式推行得特别好,覆盖全中国应该是20个省。所以我觉得各种各样的创业者都值得敬畏,在不同的行业,创业者特性不同。作为创投老兵,每个群体都是我们的机会。

郭炜:产业互联网创业者身上基本上有这么几个画像:第一,重度垂直产业,可能比资本更要懂产业,或者在产业端有更强的资源;第二,本身还是要有很强的技术性,有很大的创新性,如果还是用原来的套路,没有提升效率,没有更强的技术赋能,或者没有重新的模式再造,可能也是不行的;第三,选择的还是未来成长空间很大的领域。目前,大家投资越投越窄,有这样的趋势吗?为什么?

晏小平:是的,对新生代的机构来说应该是这样。原因有很多,主要是团队的规模,头部大的时候,行业覆盖太宽,你的能力是不够的。

郭炜:现在如何锤炼自己的团队,或者怎么锤炼自己的投资逻辑?

晏小平:目前,行业分析比较多,团队内部分工比较细,扎得很深。同时,还会沿着头部去做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基本上比较精准的去找到项目。

郭炜:目前,整个投资机构的变化是什么?下半年和明年的预期呢?

袁润兵:第一个就是冷和紧,平均应该是下降了50%-70%。至于未来预期,截至目前,完全没有看到趋势反转的苗头。无法断言这是一个长期的冬天,但是到目前为止,大家并没有对第四季度,或者明年第一第二季度的情况更乐观,从我们的沟通过程中发现,至少没有看到很多人对今后第三、四个季度有积极的乐观态度。

郭炜:机构越来越专业化,一些时间比较短的机构开始更垂直,机构的从业人员的要求也出现了新的变化,您怎么看?

袁润兵:就今年而言,大家花了很长的时间在做投后,用更多的时间做存量项目的管理。在某些领域,前端的竞争还是很激烈,但是相对来说的确不像前几年那么白热化。

郭炜:冬天来的时候,往往也是潮水退去的时候,也是把泡沫挤掉的时候。台上的都是行业当中顶尖的投资人,也是行业里面的老兵,什么是老兵,一定是走过了不只一个周期,不只度过了一个冬天,一定是度过了很多个冬天。确实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非常红火的场面,我们从高数量的发展走向了高质量的发展,连双创都要高质量,产业要高质量,大家都开始往这个方向去,但是比绣花工艺的时候,不光是韧性和细心,还有很长时间的积累,大家开始在慢活上开始比拼。那么,现在还是不是创业的好时间点,应不应该该出来创业?

董占斌:我觉得创业的机会一直都在,我要强调的是门槛问题。以前只是说一个纯粹的模式创新,现在可能行不通了。即使在C端领域,也要强调是不是有数据,或者是算法上的门槛,如果说有这种门槛,还是可以大胆走出去创业。

郭炜:新创业者和几年前的创业者,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董占斌:涌现出一些新的元素。比如说我们主要是投教育,后面投的都是AI+教育的结合;投的衬衫定制也是基于大量的人体数据,可以做出人体模型,门槛非常高。换句话说,既有想象力,又有一定的门槛的项目,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

郭炜:门槛可以理解有技术,有资源,或者有市场,想象力是什么?

董占斌:比如说教育,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然后有非常好的商业模式。AI是起到了一个必不可少的辅助作用,带来收入上的量级增长,这与纯技术企业还是不一样的。

宋安澜:我们希望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从需求导向,即问题在哪里?你的商业模式是不是解决了问题?你到底解决的是伪需求,还是真正的问题?简而言之,要以应用的需求为主,随后匹配相应的技术。目前来看,我是不太看好光靠技术拿投资了。

田立新: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回答现在是不是一个创业的好时候。不久前,和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主管沃顿创新和创业的部门领导沟通,他说沃顿商学院每年MBA的学员都想加入中国的初创公司,做实习。我们知道,创业对沃顿商学院是一个很重要的专业,去华尔街做咨询很重要的就是创业,这些创业的人很多人是美国人,假定是聪明人,他们都觉得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们有没有机会创业,该不该创业?中国是个好地方,如果有创业的条件,肯定要来中国创业。

郭炜:把掌声送给台上的嘉宾,给我们打了气,最后请场上每位嘉宾送给创业者一句话。

袁润兵:不要怕波动,没有大的波动,就没有大的机会,没有大的调整,就没有大的利益,反而我觉得波动背后存在更大的利益,更大的机会。唯一需要关注的是,在这样的时代中,你是不是符合这个时代特征的创业者。

晏小平:这个技术变革的时代已经到来,我觉得新的创业者应该更加注重技术的投入和技术的创新能力。

田立新:我觉得任何创业者,不管是年纪大小,一定要坚持你的梦想,脚踏实地。

宋安澜:创业不一定都是成功的,但是作为创业者,在自己认为对的方向上坚持下去,一定是能够得到成功的。

董占斌:我觉得创业者要主动调整,尤其是要注意现金流,想尽办法活下去,就是胜利。

郭炜: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越是在寒冬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去思考嘉宾说到的关键点:首先,到底有没有需求;其次,解决需求的人是不是我?需要花多少时间和代价去解决问题?不论什么时间点,本质都是永远不变的。

由于时间问题,本场讨论到此结束。谢谢场上嘉宾的分享,谢谢各位!

“2019全球创投峰会”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市科学技术局、西安市投资合作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清科集团承办的2019全球创投峰会在西安高新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峰会盛邀全球创投顶级力量与独角兽企业汇聚,通过组织“闭门研讨、专题培训、主题论坛、项目对接、展览展示”等环节助推产业与资本的高效融合。这场汇集万亿资本的行业盛宴,为全球资本共享中国机遇,为推动全球创投行业的发展皆带来深远的影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