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做电子烟的年轻人

2019-08-31 08:48 · 钛媒体  谷岛   
   
风口上的年轻人,永远在追求日出之时。

一场史诗级的尴尬出现在了电子烟悦刻的发布会现场,雪加CEO王飒拿着别人的媒体证进入了会场,但是拒绝坐在媒体席,被人认出之后被请出了会场。

那些做电子烟的年轻人

王飒站在了会场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讽刺悦刻格局不大的朋友圈。雪加的联合创始人李泽堃也在朋友圈为王飒声援,说怀念当时摩拜让人随便听发布会。

那些做电子烟的年轻人

随后悦刻澄清:首先公司没有人对王飒说出“公司很紧张你们”这种话,第二这是一场rsvp的活动,与格局没关系。 最后,王飒提着悦刻的伴手礼走了。 这是一场年轻人的争吵,就像我们和朋友闹别扭一样,谁也不认输,还要在社交媒体上宣告天下。

他们身上的显著的年轻气盛的特质,就像他们各自的产品,在2019年这个如火如荼的新市场上,在2019年这个风口缺失的时候,引领着新潮流,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二次创业的回锅肉们

雪加联合创始人李泽堃在朋友圈中说他怀念摩拜开发布会,如同进入无人之境,随便听。

那时的他还是ofo小黄车品牌营销总监,可以说,这是李泽堃在逃离ofo之后的第二次创业。他和王飒一起,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征程。 李泽堃的首次创业是90后年轻气盛的代表。

年轻,热血,敢闯,这些是他们在巅峰时的溢美之词,也是他们失败的致命弱点。

年轻意味着经验不足,热血代表着冲动,敢闯可能是不计后果。

故事最后的结局就是,曾经那些伴随他们开会的办公桌被变卖,就像曾经的创始人,也飘散到了五湖四海。

败走麦城的李泽堃就这样遇到了一位一心想创业的美女海归。 现在的王飒,因为电子烟出名,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位有多年留美经历的90后,其实在美国就曾成功创业。

在美学习影视戏剧专业的她,毕业后按部就班地进入阳光卫视美国站。

日子本应该就这样过去,可她所负责的一档名叫《创业美国》的节目,从此改变了她对于自己职业的规划。

在节目中,她拥有了大量的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资源,久而久之,她对于创业也动了心思。 王飒可能没想到,她的第一次创业就取得了成功。

曾经在美国创办了网红连锁餐厅Pokee,这是纽约第一家夏威夷轻快餐,开业当天便成为了现象级的INS网红打卡热门地。

餐厅曾经在美国的大众点评上获得了四星的评价,但现在已经关闭。

王飒为Pokee的成功沾沾自喜,想再一次在商业领域大展拳脚。 

如果说王飒的的创业是从餐厅Pokee再到雪加电子烟,这样跨度超级大的创业方向,那鲸鱼轻烟创始人兼CEO邱懿武也是在创业路上进行了180度的大转弯。 邱懿武在浙江大学读研二就开始创业,他打造的云马X1智行车被称为是电动自行车界的iPhone。

“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就开始做项目,大多是互联网相关的,但做得不是很好。”最终邱懿武的云造科技获得郭台铭、雷军徐小平等大佬和产业的战略投资。 而1988年的汪莹是这群90后当中,职场经历最丰富的人。

汪莹在哥伦比亚大学念完了MBA,进入了一线快消公司宝洁和贝恩咨询,后来在Uber刚进入中国时,就担任杭州市总经理。

最后成为Uber中国中区总经理,在滴滴和Uber合并后,担任滴滴优享项目、共享汽车项目总负责人。 

这样的职场经历带给汪莹的是丰富的管理经验,但是汪莹并不满足,因为和UberCEO、滴滴创始人一起工作的经历,让汪莹更有激情纵情一闯。

对于选择电子烟行业,汪莹也有着自己的考量,因为汪莹的父亲很爱抽烟,可自从外孙出生后,他总担心残留在身上的烟味让外孙难受。 

“作为烟民,你总会不经意间打扰到周围的人,尤其是你爱的人,而你爱的人也会为你担心不已。”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汪莹有了做电子烟的念头。 

同样也是从家人的健康出发,王飒的长辈在肺癌重病中,烟瘾难耐,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因为一只电子烟,提升了离世前的生活质量。

这让王飒看到了国内电子烟市场的空白与潜在商机。“我们一直希望做的事情有正面影响。我们相信电子烟是积极的,会改善人的生活。” 

相比之下,邱懿武的创业选择则更为冷静,“任何一个新品类的诞生,都有诞生新渠道和新零售方式的机会,对于创业者来说,值得抓住。”“创业者如果能在行业爆发前建立自己的差异化优势,是不错的创业赛道选择。

与王飒和汪莹的感性不一样,邱懿武更加深思熟虑。

汪莹他们看到的是缺口,而邱懿武看到的则是风口。 就像资本主义革命在欧洲大陆上散播开来,一个思想启蒙的星星之火,撩动了一个大陆面貌的改变。

电子烟就是那颗火种,让创业者在2019年争先恐后涌入,抱着不同的目的,干着一样的事业。而这群年轻气盛的领导者,冲锋陷阵,摇旗呐喊。

硝烟弥漫的战场

2016年,王飒和李泽堃共同推出了雪加,早在2017年到2018年期间,就曾获得来自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一线美元基金超4亿元的投资。

和其他电子烟不同的地方在于,除了线上销售渠道之外,雪加更加注重线下门店的覆盖和运营。

王飒曾经有过云打印项目的创业经历,这些经历也带给了她宝贵的财富,通过在全国范围拓展便利店,商超等渠道,帮助积累了大量线下渠道资源。

毫无疑问,这对于雪加线下渠道的拓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除此之外,王飒和团队还将目光移向了酒店、夜店、网吧等”烟民“较多的地点。 

和雪加一样瞄准线下渠道的还有邱懿武的鲸鱼轻烟,千烟大战来袭,渠道成为了香饽饽。在电子烟冗长的产业链条里,每个参与者都要进来分一杯羹。 

其实在创业初期,邱懿武也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线上店铺的渠道铺设,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邱懿武发现“大家不买账,没有人买,直接面向C端用户的销售,效果并不明显,而且线上的流量成本高,转化率低。” 邱懿武将铺货的重点从线上转到线下,通过渠道的广覆盖来打市场。

他在泛3C渠道布局了100多个各级代理分销商,网吧就覆盖了2000多家。另外,夜场、便利店、数码市场等渠道也是他的布局重点。

2018年,本来就拥挤不堪、竞争激烈的赛道上,又风风火火地杀入了一位“狠角色”。 2018年1月,汪莹和几位好友按照惯例,进行了一场烟民之间的聚会。

看着氤氲的烟气,回想起父亲抽烟的童年,汪莹随口说道“好饮烟者,悦然无忧。就在这天下午,悦刻在汪莹和小伙伴的烟雾中诞生了。 

曾在滴滴修行过一段时间的汪莹,对市场有着很深刻的理解,她创立悦刻的目标,就是将悦刻做成全球NGP(新一代产品)行业的一线企业。

汪莹把悦刻的理念十分感性地传达了出来:每个人的一生中, 都存在着很多无法忘怀的时刻, 无论是哪一种时刻, 当你把悦刻放入口中, 品味属于你的时刻, 一吸一呼间, 不同的口味将所有的情感和记忆存储起来, 转化为你的力量。

而对于当下电子烟行业的乱象和监管,汪莹也显得无比坚定:“希望有机会和祖国相关健康领域的专家、学者、科研机构深度合作,和社会各界携起手来,一起客观、心存善意的引导这个行业健康发展、为全球烟民的健康贡献一份力量,让全球用户悦然生活。” 

在外界还在对90后的指指点点时,这些敢吃螃蟹的年轻人已经开始自己产品的商业打法。

大浪淘沙

可电子烟的赛道,并不是只有他们在奔跑前行。

“满城尽烧电子烟”成为潮流,各行业知名人士也开始下海开启了买烟生涯。

3·15晚会前后,电子烟行业的“野蛮生长”不幸被央视点名。除了甲醛超标,还有毒害之前不吸烟的年轻人的风险,舆论的指责,监管日趋严格,给这条在人们眼中的金光大道蒙上了一层阴影。

可即使这样,电子烟的赛道依然拥挤万分,创业者们前仆后继,希望杀开一条血路,成为中国的JUUL( 美国电子烟巨头)。 

早在这个行业风口刚吹起时,资本已跑步出场。

微信首位工业设计师朱亚玄,毕业于英国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后回国后加入了微信,并成为微信的首个工业设计师。

在大多数人眼中,进入国内顶级的公司,担任重要的工作,不仅实现了财务自由,更算的上职业发展前景广阔。可在看到电子烟的火爆之后,还是开始追逐风口。

“电子烟创业大潮背后是因为目前中国电子烟的市场渗透率仅有0.6%左右,潜在的市场规模吸引顶级资本入场。”而对于创业的原因,朱亚玄如此解释。 

从微信培养起来的用户体验至上的想法,促使他在2016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从腾讯离职,创办了深圳山岚科技有限公司。

山岚第一支电子烟的诞生,总共花了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对于这个精雕细琢的产品,朱亚玄最自豪的就是其中雾化器的设计:“这个雾化器是我们最有趣的一个部分。

它的整体是一个封闭系统,所以它是一定不会漏油的。” 可即使山岚被称作电子烟中的苹果,凭借其精美的设计吸引了一大票粉丝,但是并没有达到”一炮而红“的地步。

根据CBNData发布的95后线上电子烟消费研究报告,山岚电子烟仅仅在受喜爱电子烟TOP 20中排名第17。 如果说朱亚玄在互联网圈还不算名人,山岚电子烟最初期发展并没有占到便宜。

那在互联网领域自带”黑红“属性的罗永浩和他的小弟朱萧木所推出的小野和FLOW,也没有沾了他们创始人的光。 

事实证明,即使自带流量,也不意味着在电子烟这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发展到现在,电子烟还是一门需要具有前瞻视野、资本疯狂投入的市场。

目前主流存在的电子烟,无论是其产品体验还是宣传手法,面向的却主要是尝鲜人群,甚至是以前从未接触到烟草产品的年轻人。

这正是目前电子烟行业给很多人带来负面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最容易给从事这行的年轻人“招黑”的地方。 可反过来看,在之前不被人看好的80、90后,却在这条道路上步履不停。

不论是邱懿武、李泽堃、王飒还是汪莹,都在“打脸”这种对于年轻创业者的偏见。找准路子专攻下沉市场的邱懿武,带着自己的鲸鱼轻烟,迅速占领了城市的酒吧、网吧、咖啡屋。

在当下,Wel鲸鱼轻烟单月的销售额达到数百万人民币,线上渠道包括淘宝、有赞等电商平台。 

离开ofo的李泽堃和跨界餐饮的王飒,在电子烟市场找到了感觉,他们的雪加系列在推出第一个月的销售量就达到了5万根,第二个月销售量目前已达到12万根,跃居市场第二,预计后期每月将以5至10倍的量级增长。

“电子烟之于雪加,只是一个起点,”王飒和她的团队对于这个品牌的未来预期不止于此。而同样是在CBNData发布的95后线上电子烟消费研究报告中,悦刻电子烟排名第二,在2019年还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独立电子烟品牌。

目前,悦刻已经占据中国电子烟市场高达44%的份额,远超第2名至第10名的总和。

年轻人开始打破以往的刻板印象,原来,创业道路上80、90后也可以做得很好。 当成功的老企业家在“侃侃而谈”,那是时间和经历给他们的历练,帮助他们创业成功,财富自由。

而年轻创业者的成功,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

尽管没有老一辈的经验丰富,但“年轻人永远最懂年轻人”,更加贴近市场的他们,更能够把握住消费升级的脉络。 

资本游戏

实际上,现在的电子烟是一场资本之间的游戏。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雪加经营实体为北京多拉冥想科技有限公司,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多拉冥想背后实际掌舵人为钟家鸣。

钟家鸣,风口的追逐者,不间断的创业者,从共享经济、再到区块链、电子烟,一年一个项目,“半年前,钟家鸣自称是智能硬件专家,半年之后就成为了比特币早期信仰者。

这样看来,雪加品牌创始人王飒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法人代表”,站在台前为钟家鸣冲锋陷阵,而钟家鸣的背后是他自己一手创办的IOST,IOST可谓是2017年底最令人瞩目的区块链明星项目。

孙宇晨“珠玉在前”,我们很难正确判断出IOST这个项目的真实性。 经过Uber和滴滴的工作历练,王飒在一定则是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财富自由的人,这让王飒以另外一种形式让自己的管理经验注入到新行业当中。 

邱懿武在一场关于电子烟的主题沙龙中称,除了电子烟这个品类,他还有四家公司,分别从事供应链、设计、品牌和渠道。“期望通过多元化布局来减少未来政策对电子烟品牌的潜在影响。” 

而小米的21号员工,喜克电子烟创始人钟雨飞在演讲时,插入了自己在美国市场推出的一款“抗癌、抗衰老、降血糖……”等多种功效的“保健品”,他还说自己最核心的业务是在美国。 

可以说现在的创业者都是在自己的原有的成就或者资本上锦上添花,很少有全身心投入到这件事中,没一点资本,不敢进入这个行业,而早点跨进来,其实想要追求的是行业卡位。

除此之外,电子烟的百团大战初显,打通上下渠道,国内外市场,以及解决技术问题,都意味着电子烟暴利的背后,其实是一场烧钱投资,而谁能熬到最后,都无法说清。

各家使用的拳脚招数相同,各家面临的技术难题相同,而哪一个年轻人能提前出线,则意味着行业将面临一次新的洗牌。 

风口上的年轻人,永远在追求日出之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