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ul、WeWork、Uber的共同点?创始人都玩过头了

这几家曾经风光无限的独角兽现在压力重重,而这些压力很多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可以说是自食其果。
2019-09-23 17:35 ·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  若卡   
   

近日,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在中国暂停销售电子烟,距其进入中国市场仅有一周。鉴于与电子烟可能相关的肺病病例大幅提升,世界各国都针对电子烟采取了管控措施。

本期推介Marker网站的文章《蛮勇的独角兽:为什么WeWork,Juul和Uber玩火》(The Daredevil Unicorns: Why WeWork, Juul, and Uber Play With Fire)。

作者Steve LeVine认为,这几家曾经风光无限的独角兽现在压力重重,而这些压力很多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可以说是自食其果。作者的观点是,创业企业利用监管漏洞创新不可持续。

马克•扎克伯格十年前说过,践踏传统玩家,无视规范和规则,通常更容易有进展,突破束缚。在这个过程中,赚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在一个不受监管的领域做一个随心所欲的创始人。

只是,一旦监管机构出现、负面影响累积、或者人们开始死亡,会发生什么?

作者表示,人们正在目睹一群积极乐观的创始人 “表演”,他们憧憬着大胆、原始的想法,在打破范式的动力推动下,以令人瞠目的估值主宰了过去10年的科技史。

WeWork的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被控进行自我交易和攫取权力,他不得不收回自己计划中首次IPO的野心,给该公司470亿美元的估值打了个折扣,以100亿至200亿美元的估值发行股票。投资者甚至可能还没有准备好以较低的估值购买股票,但他们突然有了更多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诺伊曼推迟了原定的IPO路演计划。

Uber仍然没有解决遗留问题,加州政府已下令该公司开始承担将司机视为真正员工的更高成本。

Juul联合创始人亚当•鲍恩(Adam Bowen)和詹姆斯•蒙西(James Monsees)380亿美元的公司正面临潜在的生存威胁,此前已有多人死亡案例,约380人因使用“蒸汽笔”而患病。

作者称,这并不是指独角兽的存在不合理,要知道价值10亿美元或更多的美国公司大约有150家,许多仍然健在。

相反,这显然是对太过冒险的独角兽公司的清算,它们毫不掩饰地准备跨越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的界限获利,很难不被注意到。

纽约大学一位估值专家此前在一篇博客文章中称它们为“故事公司”,即仅根据创始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描述进行估值的初创公司。这可能就是它们如何改变世界的方式。

他认为,故事公司的问题在于,它价值的来源建立在故事和个性之上,而不是商业模式,当人或行为不值得信任,会迅速演变成失控的故事。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可能在硅谷名声不好,因为他惹恼了很多人,也欺负了一些人,但这是必要的,他并不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乔布斯专注于设计突破性的产品,实力有目共睹。

不怕死的创业者原型扎克伯格,面对那么多国际谴责也只在公开场合表现出了一些让步;

Uber的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被迫离开了他与别人共同创建的公司,以便在一场运动中生存下来;

Theranos的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明年将因涉嫌在血液检测公司欺诈而受审。

这些人都有哪些共同的品质?他们有一种天赋,能够利用投资者明显的原始渴望,对一个传统行业进行粗暴的变革。

一场不利于胆大妄为者的市场调整目前正在进行。作者从他人处得知,硅谷和华尔街对亏损企业失去了兴趣,很难看到扭转局面的希望。

截至2019年6月,WeWork 12个月的收入为26亿美元,损失20亿美元,未来15年有470亿美元的租赁债务。Uber一个季度也烧掉了10亿美元,刚刚宣布的裁员435人,加上在加州面临的“同工同酬”成本问题。自今年5月Uber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IPO以来,其股价已经下跌了26%。

Juul创始人最初想使吸烟尽可能地健康和为社会所接受,疯狂生长后主导着一个年产值26亿美元的行业,这个巨头控制着超过70%的电子烟市场。

很多人表示,Juul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可以重塑传统产业,重新包装,重新设计,在建立60多年的监管体系中钻空子。但是,疯狂的Juul故意向年轻人推销产品,最终变成了一个关于不知满足、自我膨胀和欺诈的故事。”

作者指出,究竟Juul最初的目的是做让人们远离香烟、有益健康的生意,还是只用一个好故事赚钱、不顾后果的骗局都不重要了,Juul也是一个敢玩火的独角兽。

专业人士称,如果独角兽出了问题,风险投资者将承受过高的估值和沉重的金融风险。现在,随着监管趋严,投资者们也不得不更谨慎:

如果 Uber的反抗在加州站不住脚,其他州效仿“同工同酬”法案,它的股价可能会大幅下跌;

WeWork的纽曼可能会继续推进IPO,但价格远低于他所希望的水平,而且纽曼自己的决定权要小得多,再也没有王朝式的集权特色;

若Juul的产品线受到美国监管的打压,那么其最终可能主要是海外业务,不过现在来看海外业务也不太容易进行下去了。

敢于承担风险等同于创新,这种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尽管硅谷可能已经失去理智,但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为了赚钱,赚钱也不能太过有风险。而且,正如一位风险投资家告诉作者的那样,当资本枯竭时,不顾一切的独角兽时代就会终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