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海底捞用工成本从2万降到3000,这种TO B企业VC最愿意投

企业要在这个时代有大发展,就得利用好外部的力量,就是说企业通过付费把工作外包,自己的盈利能力就会去提高。
2019-10-18 19:04 · 投资界     
   

2019,浪潮翻涌,挑战不断。10月1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2019中国创业武林大会在北京召开。围绕智能科技、教育、消费、新能源、大健康、企业服务等行业,创客和投资大佬们分享前沿趋势、解析投资策略。

此外,「2019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新芽榜50强榜单」、「2019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风云榜50强榜单」、2019投资界「F40中国青年投资人榜单」等多个奖项也在大会上揭晓。作为国内首家投资维度的企业评选,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评选(Venture50,简称V50)已陪伴创业者十四年,现已成为行业内评判高成长企业投资的最权威的参考标准。

会上,在清科资管合伙人蔡志泉的主持下,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七牛云执行副总裁兼CMO杜江华、腾讯地图位置服务产品中心 总经理牟蕾、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进行了主题为《数字当头,智能化企业服务变形计》的圆桌论坛。


把海底捞用工成本从2万降到3000,这种TO B企业VC最愿意投


以下为投资界整理内容:

蔡志泉:我们来了四位嘉宾,两位是投资机构,两位是企业服务的企业,而且投资机构也投了很多关于企业服务的项目。本身从事企业服务的公司在行业里做得也是非常好。

第一个问题,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企业服务这个市场发展到今天,它现在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有没有一些新的变化,有没有一些新的特征体现出来?

陈昱:我说一下这几年的一些变化,因为企业服务本身是一个几十年以来都存在的行业,这几年存在着几个变化:第一,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大家都知道现在企业里面一大成本就是人力。很多时候人去做一些特别重复性的劳动,但是企业又要付他们比较高的工资,这就是对企业带来了很大的负担。所以这里面大家都在想说,我能不能用好这个企业服务,然后引入一些智能化的东西,来降低人力支出,这个答案是肯定的。然后这里面就带出了第二个趋势,就是AI的工具化。1020年前AI还是一个很高大上的词汇,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好像只是存在一些高新科技企业里面,但是随着这几年算力的发展,AI框架的成熟,还有预训练模型的产生,大家使用AI来做一些事情的门槛就越来越低了,我们看到了很多优秀企业服务的初创企业,开始尝试把AI与行业做结合,然后去提升这些行业里面的一些效率问题,这样让我们看到AI与行业结合一些新的投资机会在这里面。最后企业服务解决的都是一个效率问题,AI是解决效率问题的一个很好的工具。

杜江华:一个企业最前端的需求就是获客,获客以后就是销售,销售之后就是客服,在各个职能线上有财务、法律、税务的需求,甚至有开会和协同的需求。所以从各个环节来讲,会产生很多新的公司。我们现在还是百花齐放,做税务的也是想在税务方面做一个比较好的平台。在美国有一个开会的公司,市值很高,国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冒出市值非常高的公司,最近几年经济在下行的周期,对于那些能够真正比较提供好的企业价值的服务,是一个最好的爆发时候,因为所有的公司都在想怎么样提升效率,怎么样去节省成本,怎么样真正解决问题。我认为三到五年将会迎来企业服务发展最关键的几年。

牟蕾:我想分享三点,第一,中国企业服务伴随着中国科技成长的三波浪潮,第一波是很早以前,西方经济进入到中国社会带来了社会化的分工,我们看到的第一波企业服务是在企业专业化分工的角色上,一些专业分工或者是人力外包这样服务产生。第二波是ERP信息化产生了非常多的信息服务企业。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2013年到2015年的时候,中国迎来了一大波继产业互联网创业之后的企业服务创业的浪潮,进入到一个非常蓝海的时代。那个时候同步发生了大数据,可以看到中国企业服务市场随着科技的发展变化。中国4千万的企业市场里面,存在着不同空间的生存企业的状态,我们也可以看到企业服务市场面对的市场环境是比较复杂的,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第二,产业生态化的趋势非常明显,去年腾讯做了第四次战略调整,宣布腾讯进入产业互联网的态势。生态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从基础设施、数据生态、更高科技的AI化,腾讯有非常多的实验室,进行产业化的开放。把这个产业能力带出来,就会发现生态下企业服务的市场,大家拉自己的长板,更专注于做好自己的某一点。

第三,企业服务就是服务上游,服务下游,服务自己。上游是供应链生产,各个环节都被拆出来。服务下游,市场的洞察,消费者的洞察,用户的洞察,越来越多的数据和智能化以很好的基础设施展现在你面前,从财务和人力等方面都有相应的企业产生。

张涵:过去这些年在国内做技术方向的投资,变化非常大,倒退十年大家看VC领域,尤其是美金VC,基本上没有投资软件相关行业的这种习惯。这个实际上是有背景的,之前中国整个企业环境下,对软件产品本身和知识产权这一块的价值认知是有偏差的,所以就会产生大量的企业虽然希望自己信息化、数字化去做运营,但是只愿意买硬件,然后附加一些软件,不愿意真正去买软件产品或者是软件服务。

过去这十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一个是中国整个TO B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来得太快了,让所有的人都在个人数字生活上有巨大改变。同时,我们的企业管理信息化程度和C端的体验的差距太大,这个时候有一个倒逼的趋势,C端的一些需求反而去倒逼服务于C端的企业进行结构性的变化。实际上他们在提升自己运营效率上的痛点更明确,比如说零售企业被电商影响非常大,有些不能触达到线上用户的企业,现在也通过一些手段去有效服务于客户。这些需求更直接影响到了市场上类似于银行的传统银行,原来靠开门店去触达用户,现在90%交易来自于手机银行,在信息化和智能化等方面的需求更加旺盛,让我们发现了很多的商机,同时去找到一些离钱相对比较近的解决方案,来服务于这样的企业。

同些核心企业的发展,也会同使影响到其他的企业,C端的前置性发展可能影响到一些TO B的公司,最后影响整体中国企业的信息化和技术水平。自身用这些工具来提升自己的生产效率和工作效率会非常普遍,我们已经从过去十年整个行业发展中看到了端倪,后续实际上最前沿的技术在这些企业里面的应用,找到更多的应用场景,可能是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也是我们作为VC可能更愿意去挖掘的新的机会。

蔡志泉:针对企业服务给客户创造价值这个问题,我想杜总和牟总可以分享一两个案例,你们提供了什么样的产品加入了一些大数据的服务,人工智能的服务,给客户真正创造了价值,客户觉得这样的企业服务对他们来讲是非常有意义的?

杜江华:所谓的大数据,其实就是说针对某一个事件,某一个人物,什么样的事件和什么样的场景,首先能够被记录下来。所谓的智能,就是针对这个记录下来描述,把它算法化,变成一个AI。七牛云从一开始创业初期做的是云存储,本质上解决的是一个数据怎么能够被记录的问题,到后面随着数据量级大的变化以及形态的变化,从图片变成了视频,到最近变成了一个物联网的半结构化数据,叫日志文件,它可能是一个机器的数据,可能就是一个日志。

我举一个关于道路安全的例子,我们有一个团队专门把我们的视频智能算法用在了公共安全领域,去年上海进博会的时候,当时帮承运中心解决的了一个问题。浦东属于城郊接合部,有很多运渣土的车不好管理,如果渣土车管得不好,一个是尘土飞扬,另外有安全隐患。针对这么一个痛点,我们的团队基于学习能力协作运管人员针对渣土车的场景,按照渣土车大概的行车路径,分析出来下一步会在哪一个路口出现,运管人员在那里设卡进行干预和管理,及时发现这个公司管理规范不规范。

我们有两种数据类型,一种是视频和图片非结构化的数据,另外一个叫日志文件半结构化的数据,我们把这些数据做场景化关联和算法提炼,总结出来他们的共性,就会发现当你什么情况下去干预一下,坏品率就会大大降低,提升经济价值。本质上,把数据资源的能力赋能商业BI软件,就可以把它做成一个热处理产品的BI软件,这样也可以帮更多的工业场景提升经济价值。

蔡志泉:从腾讯大的生态来看,包括您部门从事的工作来看,未来对企业服务这一块,包括你们做过的案例,给我们分享一下。

牟蕾:腾讯有一句话,我们的重点是做连接,不管是在C端还是说进入到产业互联网。我们经历了几个阶段,两年前我们在内部提的非常多的是说把位置服务的能力开放出去,服务更多的开发者。当时提的最多的词是效率,我们更多是帮助企业在运营环节里怎么样用位置空间计算能力去提升效率。我们帮京东物流搭建空间计算,他的外卖小哥和配送小哥,每天要配送很多的包裹,这个包裹是什么样的路径,其实涉及一个多点空间计算的能力。这种能力在地图里面是非常成熟的技术,我们就把这个技术开放出来,能够让企业用这种能力去实现运营上面的路径规划和空间计算的效率提升,来改变企业在运营和管理上的效率。

这几年我们做的是数据赋能,整个腾讯位置服务是在给腾讯自己的产品以及腾讯所有投后的生态型企业提供定位服务和路径规划。在这些服务里面,沉淀下非常多的预知数据或者是用户的行为数据。你每天去哪里上班,生活在哪里,爱去哪里吃饭,都在空间里留下你的痕迹。从宏观上,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经济的脉络发展,经济是不是增长越来越快,从中观看,商圈是不是越来越繁荣,从微观来看,这个城市是是不是人越来越多。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数据规律,帮助不同层面的管理者去实现数据洞察。我们希望用这种数据的能力,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更好地来保护用户隐私。

腾讯也在致力于帮助非常多线下触点产生,让线下的行为数字化,构成一个数字场。我们在做一款室内通的产品,现在shopmall越来越复杂了,办公空间也越来越宽敞,所以我们提供室内的产品,让用户在迷路的情况下,更容易找到自己的目标。对于B端来,提供了一种工具,你在服务C端的时候,增加了跟C端的链接,把C端更多的行为还原在数字世界里。

谁能够跑出来,谁能够把真实的物理世界越多用自己的方式还原在数字世界里面,提升整个企业运营的效率,谁就跑出来了,用这一句话来作为这个环节的分享。

蔡志泉:想问一下云启资本的陈总和红点的张总,你们都是在看企业服务,都有美元和人民币基金,从美国投到中国的企业,你们看美国和中国的企业服务的企业,最看重的是什么?你们投的这些企业里面,哪一个企业让你们印象深刻,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陈昱:美国上市的基本上都是TO B的企业,中国上市的大部分是TO C企业,核心点在于中国这边的付费意愿还没有起来,我们的收费是按人民币计价,他们是按美元计价。初创企业服务的公司都很难长大到一个体量去上市,我们现在在看一个机会,如果说单一一个企业只能对企业的单点带来价值,若干个企业形成一个团体会给企业带来全方面服务价值的提升,这可能是一个投资机会,要求投资机构有一个很好的能力,把一些企业给整合起来做大做强。

另外一个机会点,随着中国人力成本的提高,实际上让企业慢慢意识到以前靠盲目的推人,就能把体量做大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你不断的加人,你的销售还没有企业成本增长得快。企业要在这个时代有大发展,就得利用好外部的力量,就是说企业服务通过付费把工作给外包,自己的盈利能力就会去提高。但是这里面的企业实际上用一种数字化AI能力去服务,而并不是说用一个真的人去服务。这里面我就可以去举一个案例,我们投资了一个公司叫做擎朗智能,大家去海底捞吃饭的时候,看到的送餐机器人,就是这家公司做的。

 它能够帮海底捞极大的节省人力成本,海底捞一个服务员连社保,支出大概是8250元,海底捞是24小时营业,至少是两班到三班,支出大概是1.6万到2.4万每个月。但是用了机器人以后,机器人可以把这个成本降低到三千元,机器人有一个额外的好处,不单是指替代劳动力的作用,还有引流的作用,机器人餐厅是一个非常新鲜的事物,大家都愿意来试。海底捞在世贸天阶的餐厅里面做了试点,就会发现他用了这个机器人以后,无论从销售额上面,还是成本上面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所以现在海底捞400多家餐馆里面,开始大规模的铺开,尝试送餐机器人,现在差不多有200家店用到了这个机器人。还有丰茂烤串等连锁餐饮,都在用机器人改善他的成本结构。

这里面就能看出说在企业服务,真正能够发挥价值,最后还是去回归到它的本原,它能提供什么价值,能够解决用户什么痛点,能不能帮客户开源和节流。如果能做到开源和节流企业服务的公司,这就是我们VC乐于去投资的一些公司。

张涵:开源和节流是企业最核心的两个服务诉求,开源无非就是让企业的收入更好,然后赚更多的利润,节流就是节省成本,降低效率,减少人数。中国和美国的企业需求是不一样的,大企业更关注节流效率,小企业更多是考虑自己的生命线。

这几年发展起来的创业公司,做企业服务的尤其是做软件服务类saas的模式或者是软件产品的,他们的收入增长跟TO C首先不在一个量级上增长。大家在摸索适合中国市场变现的模式,到底从哪些地方能够在客户上拿到钱,通过这些年的摸索,这些创业公司逐渐变得更成熟。中国的现状是大企业定制化需求非常严重,我们有意愿和付费能力去使用这些新的技术,但是他们对数据的保护和所有权要求非常高。更多的企业想去帮大企业做定制,把自己的优秀产品和技术融入进去,这可能是目前现阶段让企业发展的一个比较现实的方向。

这种模式跟美国saas的模型是有悖的,美国的saas领域是非常快的,包括云服务,在中国我相信大型企业会用更长的时间去验证。在小微型企业领域,如果解决了他们在开源方面的问题,更容易收到费。但是,帮小微去提高效率的产品,可能很难做,这种情况下,你得想办法去拓展其他的变现方式。

如果你做垂直saas,从垂直功能和垂直行业去做,很有可能天花板会比较低,这种情况也一直困扰着我们做投资和创业。我相信中国企业在企业服务这一块的付费能力和付费意愿都在提升,这是一个趋势,需要时间去验证。

蔡志泉:最后请每位老总谈谈对企业服务这个市场未来发展的看法。

陈昱:我看好服务政府的一些企业服务,包括智慧城市、安防等领域,这里面都可能出现独角兽。还有就是一些比较大的市场,比如说金融、物流、医疗,里面会有大的创业企业产生。

杜江华:我们比较关心未来车的这种场景,过去智能终端的载体是手机,我们坚信将来5G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车不只是一个交通工具,对年轻人来讲可能就是一个玩具。因为有比较好的网络通道,各种各样的数据可以被记录和智能化,这里面的空间会非常大。

牟蕾:腾讯已经进来用脚投票了,肯定是非常看好这个市场,大家一直坚持下去。

张涵:我们期望看到更多的企业服务公司,能够帮助自己的客户,或者是帮他们解决他们的业务难题,包括获客效率的问题。这一块赋能越强,这样的公司就越强,所以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公司,利用云计算、大数据和AI这些技术来去帮助这些企业赋能,解决自己的业务问题。作为中国公司来说,可能看重的还是业务本身。

蔡志泉:谢谢各位做了精彩的论述,这个论坛就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