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凭《哪吒》净利润爆增460%,三季报背后的影视公司冰火两重天

早在今年10月国庆档一片火热,影视A股却大面积“飘绿”之时,就有人预感影视公司们的Q3成绩单依旧不会特别好看。
2019-11-05 09:49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楼巴蒂   
   

早在今年10月国庆档一片火热,影视A股却大面积“飘绿”之时,就有人预感影视公司们的Q3成绩单依旧不会特别好看。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巨头之中10亿盈利与6亿亏损,贫富两极,中间或许只隔着一部爆款。

而有了爆款的公司也未必见得提前宣布胜利,Q4各大影视公司片单已经陆续爆出,战线已经埋好,从春节档一直蔓延到明年Q1。爆款红利更像是公司们的弹药库,战争没有结束,下一场战役依旧有了硝烟。

影视公司们的成绩单

电影市场上以爆款作品为分界线,今年成功产出爆款大作的影视公司基本处在业绩上位圈,如光线传媒北京文化就是Q3业绩中的佼佼者。

光线传媒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达到12.9亿,同比增长128.65%;实现净利润10.04亿,同比增长463.33%,被媒体称为第三季度的“营收王”,而这皆是归功于暑期档的爆款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

北京文化第三季度营业收入达到6.42亿,同比增长1194.76%;实现净利润1.72亿,同比增长8425.38%,这是由于春节档爆款《流浪地球》的收益确认,此前北京文化曾发布公告,初步核算合并《流浪地球》的营收约为60亿-6.5亿元,收益约为2.4亿-2.8亿元,最大的储备粮终于入库,带动了第三季度业绩暴涨。

而无爆款支撑的影视公司,则大多处在风雨飘摇的境地。华谊兄弟在《八佰》技术型撤档、《小小的愿望》票房失利之后,第三季度实现营收5.40亿,同比下滑49.14%;净利润亏损2.73亿,同比下滑634.11%,而前三季累计亏损达到6.52亿。2017年底因《前任3:再见前任》《芳华》两部爆款矗立电影江湖中心的华谊兄弟,现在只站在市场的边缘呼唤爱。

(前三季度亏损公司标红)

万达电影、横店影视、幸福蓝海、金逸影视等有院线支撑或院线为主的公司,要么走中庸之道安稳过冬,万达电影第三季度实现营收40.30亿,同比增加0.47%;实现净利润3.05亿,同比下滑45.98%,实现盈利但盈利下滑;要么处在亏损下滑状态,幸福蓝海第三季度净利润亏损4059万,同比下滑333.25%,虽然院线票房逆势增长,但由于其投资项目需结转成本,亏损进一步加大。

全国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均数下降,给院线带来的不小的压力。这种情况下国内银幕数量依旧还保持着增长态势,这就意味着运营成本增加,但单银幕利润逐渐降低,行业利润整体下降,即便“爆米花”能够补贴一部分收入,公司利润也很难实现上涨。

需要警惕的是,第三季度爆款带来的盈利与增长,放在三个季度里摊薄之后,真正做到增长的公司,比想象中又少了一些。

光线的“哪吒”、北京文化的“小破球”,爆款的作用有多大?

从数据来看,行业中头部梯队的影视公司中,大部分处在保持盈利但是盈利下滑的状态,除了华谊兄弟唐德影视两家公司,一个因去年暑期税务风波一蹶不振,一个被《巴清传》所累,真正因为行业寒冬出现亏损的公司并不如想象中多。这也让人从另一面思考问题,所谓爆款支撑行业,真正因爆款获利的公司真的就高枕无忧了吗?

光线三季度财报显示,虽然第三季度因为《哪吒》业绩大涨,前三季度营收达到24亿,增长超过91% ,但是净利润为11.09,同比下滑51.46%,增收不增利。

光线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业绩预告票房的影片共十四部,总票房为94.17亿,除了占据业绩大头的《哪吒》,还包括《疯狂的外星人》《我和我的祖国》《银河补习班》《小小的愿望》等。虽然未必均为主要出品发行方,但相较其他还在作品输出量上奋斗的公司,光线已经有了相当的优势。

公司三季度营收增长是由于公司电影业务收入大幅增加,而利润下滑是由于2018年光线出售新丽传媒的股权带来了22亿的投资收益,这22亿将光线传媒的利润天花板拉高,2019年即便出现了《哪吒》,带来了近10亿的收益也没能实现增利。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光线三季度利润达到10亿,同比增加了171.97%。

实际上《哪吒》之于光线的意义是什么?2018年电影市场寒冬开始,彼时光线财报因新丽的22亿红利显得依旧红火,但当年光线传媒的扣非净利润为-2.85亿,同比下降161.83%,这是光线传媒自2011年上市以来扣非净利润首次为负。

2019年即便净利润整体看起来下滑,但是扣非后净利润大幅上涨,光线在电影业务上实现了真正的盈利,而这个盈利态势让它在Q4乃至此后的春节档都将显得更加从容。

目前光线引进动画电影《天气之子》,是新海诚继《你的名字。》之后又一力作,能否在国内再次掀起ACGN内容红利暂且不谈,但该电影上映三天累计票房1.51亿,豆瓣评分7.1分,票房走势与电影口碑均处在稳定状态,猫眼预测其最终票房超过3亿,如果该结果达成,《天气之子》将成为2019年日本进口动画电影亚军。

而在《天气之子》之外,光线还公布了部分储备电影,包括即将上映的《八佰》《南方车站的聚会》《墨多多谜境冒险》等影片,还有在制作中的《坚如磐石》《姜子牙》《破阵子》《深海》《大鱼海棠2》等。《姜子牙》已经宣布将于2020年春节档上映,《哪吒》珠玉在前,只要《姜子牙》质量不出问题,“封神宇宙”势在必行。

北京文化在春节档之后几乎没有产出大体量作品,主要收入来自电影《来电狂响》和去年的《我不是药神》,加上部分艺人经纪、旅游酒店收入,半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亏损5560万,较去年同比下滑225.7%。这个成绩不是不惨淡的,但是第三季度计入了《流浪地球》的收入后扬眉吐气,成为Q3的佼佼者。

现在最引起公众注意的是,其拟以8.4亿元的价格收购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再次发力文旅。往后两个月北京文化即将推出《受益人》《两只老虎》《平原上的夏洛克》及《被光抓走的人》等电影,文艺片居多,全年业绩如何还有待观察。

爆款效应的“缺失范围”:华谊兄弟的失落

电影公司中亏损数据最惹眼的是华谊兄弟,它仿佛成为了影视公司缺乏爆款电影后的一个具像化代表。前三季度显示业绩亏损超过6.52亿,如果Q4不出现爆款的话,这很大程度预示着2019年有可能是华谊连续亏损的第二年。

猫眼数据显示,Q4华谊兄弟除了已经上映的《催眠·裁决》,还有冯小刚导演、黄轩主演的《只有芸知道》,此前撤档的《八佰》仍旧没有确定具体定档日期。

让人担忧的不仅是华谊电影业务上爆款缺失,还有其他板块的业绩下滑。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和互联网娱乐三大业务板块均有所下滑。一直被业界提及的实景娱乐业务,收入达到 3650万,占全部营收的2.26%,较去年同期下降76.44%。而下滑一方面是实景娱乐从投资建设到红利回收需要一定的周期,另一方面,据媒体报道,是由于品牌授权费到期,华谊实景娱乐板块的毛利下滑。

同时,华谊兄弟大股东王忠军、王忠磊高比例股票质押也是公司摆脱不了的问题,即便舆论与业界也曾表示行业内股权质押属于常规炒作,但是结合华谊兄弟质押房产、拍卖字画等消息,公司资金状况依旧不乐观。

这背后显露的现状是,头部公司乃至整个市场整体缺少爆款作品。将目光拉远,如果说电影市场上的爆款缺失是部分公司面临问题,那么电视剧市场上则是整体的冷淡。华策影视实现了增利,芒果超媒、慈文传媒完美世界等完成盈利,但是同比去年出现下滑。值得注意的是唐德影视,在《巴清传》宣布技术换脸之后,第三季度营收依然亏损。 

影视市场上唯爆款论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但是爆款可遇不可求,同时爆款能产生的“急救”作用十分有限。一部爆款背后或许有着数十家出品发行方,夺得红利大头的永远是主要出品方,也相应有着更高的风险。凭借爆款逆天改命的永远是少数人,步步为营才是永久的生存之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