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甩出的锅,平治信息接得住吗?

平治信息和网易文漫的结合如果后续操作得当,或许能取得抱团取暖的效果,但对于格局已定的移动阅读行业来说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
2019-11-14 10:02 · 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  东方朔   
   

11月8日,A股上市公司平治信息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 NetEase Digital 、网易杭州、妖鹿科技签署《股权及资产收购备忘录》,拟以1.5亿元人民币收购 NetEase Digital 持有的网易文漫100%股权,核心资产为网易云阅读业务。”

这是继网易云音乐首次接受外部融资(阿里 7亿美元)与网易考拉被作价20亿美金卖给阿里后,网易在今年的第三次“甩锅”。

虽然此前网易有道成功上市,为不断“甩锅”的网易找回了点面子,但资本市场并不看好,上市首日即遭遇破发。

而以移动阅读业务为主业的平治信息在面临阅文集团、掌阅等带来的激烈竞争的同时,也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

那么此次收购之后一直不见起色的网易文漫能与平治信息擦出什么样的火花?网易文漫是否找到了一个好归宿?

鸡肋的网易文漫

丁磊曾经在2017年上海新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 Chinajoy游戏展上做过一个演讲,他提到网易现在正在做两件事“推动跨界交融与各领域的边界消除和做有品位、有温度的产品。”

其实就算丁磊不公开对产品表态,网易的产品也大多是有口皆碑的。只是在口碑和商业上,网易往往总是得到前者失去后者,这也让丁磊再造一个网易的愿景一再落空。

进入2019年网易也不得不走出自己的“理想国”,先是一直接受网易独家输血的网易云音乐接受了阿里的7亿美金融资,随后又传出了与虾米音乐合并的绯闻(被网易否认),然后是肩负着丁磊“再造一个网易”重任的电商业务中的关键部分网易考拉被阿里用20亿美金收购。

所以在网易整体“去肥增瘦”的基调下,一直做不起来的网易文漫自然就上了清仓名单。

在本世纪初那场寒冬中摸索出游戏业务的网易,虽然有惊无险的挺过了难过的日子也找到了稳定的现金流,但游戏业务占比过高一直是网易不能回避的问题。

而且作为网易营收支柱的游戏业务的市场份额远远比不上行业头马腾讯,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腾讯游戏占据着一半以上市场份额。

所以“再造一个网易”已经成为丁磊和网易的必选项,移动阅读行业巨大的发展前景也吸引了网易的目光。

据了解,网易云阅读成立于2011年5月,与国风中文网、采薇书院以及主打精品出版书籍的移动端APP“网易蜗牛读书”共同组成了网易旗下的原创文学业务。平治信息本次收购仅涉及网易云阅读,不涉及网易蜗牛读书业务。

作为移动阅读平台,内容丰富度和版权数量一直是考量其实力的重要指标。

具体来看,网易云阅读目前共拥有46万册图书,内容涵盖了娱乐、新闻、美食等领域。

在版权方面,根据网易云阅读官网介绍其版权库有20万本正版书籍和超过8,000名知名网络文学作家。

要想知道网易云阅读的实力如何,我们可以和行业内第一梯队的阅文集团作对比,根据阅文集团2019年半年报显示,阅文集团各平台上共有780万位作家,包括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知名作家,拥有1110万部原创文学作品。根据2019年6月百度小说风云榜显示,排名前2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17部出自阅文,占比85%。

另外,从营收上看其版权运营业务的营收同比大涨280%,达到12.2亿元。

虽然网易云阅读具体的营收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也走不出“广告+付费阅读+IP开发”这条路。而从用户规模和版权数量来看,网易云阅读的广告和付费阅读生意并不好做。

近年来,网易云阅读也通过《巫蛊笔记》、《校花与野出租》、《朕有眼疾》等作品做过IP运营方面的尝试,但是一来这些不温不火的作品相对网易云阅读的营收起不了什么帮助,二来从网易云阅读的尝试可以看出,缺乏顶流作品一直是IP运营面临的大问题。

从各个维度来看,网易云阅读都与业内头部企业甚至第二梯队成员都存在着较大差距,这种差距甚至比网易云音乐与QQ音乐的差距还要大。

实际上网易也做过一些挽救颓势的尝试,但效果都不甚理想。后来网易干脆将网易云阅读“降级”,在2016年底将它与旗下的二次元社区GACHA,图片社交软件LOFTER、网易漫画整合成统一的部门,原本独立的技术、产品、运营团队也被合并。

另外,网易云阅读也没能摆脱掉行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

2015年就曾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点名,“根据群众反映网易云阅读栏目中的《蜜蜂妖纪》等17部小说涉嫌含有淫秽色情内容。经有关部门鉴定,其中10部小说为淫秽互联网出版信息,7部小说为色情互联网出版信息。”

2017年3月《甄嬛传》作者吴雪岚(流潋紫)就曾起诉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和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未经授权,在其经营的网站“网易云阅读”上通过收取费用的方式非法向公众提供其作品《后宫甄嬛传》的在线阅读服务。最终杭州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网易云阅读存在侵权行为,判处支付吴雪岚经济损失24000元。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此外网易文漫业务还有一项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网易漫画”,目前网易漫画iOS图书免费榜排名为61名,图书畅销榜排名为31名;网易云阅读iOS图书免费榜排名为79名,图书畅销榜排名为40名。

不难发现,整合后的网易文漫业务也和网易云阅读一样,一直不见起色,而且与快看漫画等头部企业的差距越来越大。网易原本是希望把动漫品牌打包上市的,但现在看来这项业务已经成了网易盘子里的鸡肋。

总的来看,无论是在BAT齐聚的网文领域,还是漫画行业,网易文漫都已经被划分到“其他”类别里,翻身的希望微乎其微,所以网易“甩锅”就不奇怪了。

深陷收购疑云的平治信息

其实如果不是网易云阅读业务被收购,很多人都不知道网易居然还有这项业务,而平治信息也一样,同样身处移动阅读行业却鲜为人知。

平治信息成立于2002年,经营范围集中在互联网出版业务及其相关服务。平治信息入局在线音频行业比蜻蜓FM还要早两年,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听书软件“话匣子听书”。

随后又在2015年推出了移动阅读平台超阅小说、盒子小说,在内容方面涵盖了网络文学、出版书籍、杂志、报纸、电台广播、曲艺杂谈、教育培训讲座等。

根据平治信息2019年中报显示,其业务除了移动阅读业务之外还包括资讯类业务和其它增值电信业务,其中移动阅读业务为目前的核心业务也是其营收支柱。

对于被此收购的目的,平治信息在收购公告强调“收购有利于扩大在数字阅读领域的布局,扩充优质版权资源。 ”

平治信息是以移动阅读业务为主,还是第一个吃在线音频螃蟹的企业,那么网易文漫此次被其收购似乎倒是一个不错的归宿,而对平治信息来讲也有助于打造自己的护城河。

表面上来看这起收购确实是两全其美,网易既甩掉了鸡肋,平治信息也找到了助力。公告发出后也得到了市场的积极反馈,一些券商随后给出了“推荐”的评价。

尽管平治信息的想法在理论上很美好,但现实恐怕没有那么乐观。

首先,正如上文中所说包括网易云阅读在内的网易文漫业务在行业内已经被划到其他类别里,其竞争力并没有网易光环那般耀眼,对平治信息开拓在线阅读业务的助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其次,作为收购方的平治信息自身也存在着许多问题。

根据平治信息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增长96.51%,扣非归母净利润1.3亿元,同比增长22.65%。财报上的数据虽然亮眼,但细究起来仍会发现一些问题。

平治信息取得营收、利润高增长的原因恐怕与业务取得大幅度的进展没多大关系,而是源于一起收购。

今年4月,平治信息以1.11亿元现金收购深圳兆能51%股权,深圳兆能在上半年为平治信息带来了6.9亿元营收和5047万元的净利润,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起收购平治信息的营收和利润都要打个5折。

其实在牛鬼蛇神经常出没的A股,通过收购来增加利润、营收的案例不再少数,比如苏宁直接通过卖阿里股票赚了数十亿“净利润”,海马汽车甚至靠卖400套房产来挽救惨不忍睹的业绩。

但此次平治信息收购深圳兆能的操作与苏宁、海马稳赚不赔相比更像是在走钢丝。

首先,深圳兆能业务为家庭物联网终端(主要是机顶盒销售),其竞争对手包括华为、中兴通讯烽火通信,其面临的竞争压力可见一斑。

而作为技术型企业,深圳兆能的专利仅有10项,且都是外观设计和实用新型这种技术含金量低的专利,难道面对华为、中兴这样的竞争者深圳兆难道希望以颜值取胜?

其次深圳兆能的毛利润一直处于低位,同行业的烽火通信2018年毛利率为23.26%,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为20.55%,而深圳兆能总体毛利率则在7%左右。而且根据其2018年的财报显示,他的经营现金流已经为负(-2.2亿),年末营收账款达到2亿。

就是这样一个专利少的可怜且毫无用处,背着2亿应收账款的企业为平治信息贡献了今年上半年近一半的利润。

1+1能否大于2?

回到平治信息的此次收购,它的意图是通过收购网易文漫利用其核心业务网易云阅读为自己的移动阅读业务添砖加瓦,那么二者能否实现1+1大于2呢?

恐怕很难。

首先,正如上文中所说,在整个行业内来看网易云阅读业务其实没有什么优势,已经被划到其他类别里了。

其次平治信息的移动阅读业务其实也处于行业边缘的位置,根据其官网显示当前平治信息拥有各类文字阅读产品三万余本,签约作者原创作品21,000余本,这个数据别说和阅文、掌阅等行业内第一梯队相比逊色不少,就连网易云阅读的数据都要比它高数倍。

而且在移动阅读行业最重要的版权方面,行业内的大部分作品版权都在阅文集团手里,相应的IP开发、周边等商业化也都归阅文所有,反过来阅文又可以用大量的资金来培养作者去创作新的IP 。

就算平治信息完全吸收了网易云阅读,最多也只能实现1+1等于2,而且在移动阅读行业BAT已经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其生存只会越来越难。

其实在“马太效应”主导的行业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小而美”。

另外,虽然平治信息在今年年初引入了网典科技(腾讯系,认购5000万)、 新华网(认购5000万)、 浙数文化(认购1亿)三家战略投资者,但这更像是财务投资,而且应该跟腾讯没什么关联,毕竟腾讯已经有阅文了,没必要在行业内安排第二枚棋子。

平治信息和网易文漫的结合如果后续操作得当,或许能取得抱团取暖的效果,但对于格局已定的移动阅读行业来说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不过对于网易来说,这个“锅”未来发展如何已经和它没什么关系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