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CVCA年会暨中国PE/VC高峰论坛在京举办

本次论坛分别从PE、VC、LP、GP等各自不同的角度,深入探讨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前瞻发展新机遇。
2019-11-29 18:16 · 投资界综合     
   

2019年11月27日,2019中华股权投资协会(CVCA)年会暨中国PE/VC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举办。数十位中国顶级PE/VC投资人、主流LP/GP、数百位专业投资人士及多家媒体记者齐聚一堂。本次论坛分别从PE、VC、LP、GP等各自不同的角度,深入探讨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前瞻发展新机遇。

中华股权投资协会理事长、德弘资本董事长刘海峰在论坛现场致开幕词:“非常感谢大家出席CVCA一年一度的年会。CVCA是大中华区最早创建的国际化、专业化的行业协会。多年来,CVCA汇聚了一大批国内外最知名的、最具影响力的机构,理事单位及会员机构在中国的投资不仅推动了中国私募股权市场的繁荣,也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我们希望借助CVCA年会,搭建一个公开、公正的行业交流平台,为大家分享最真实的行业声音。”

高盛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行部联席主管蔡卫代表联合主办方进行致辞,他讲到:“CVCA是行业内最具影响力的协会,今天的CVCA年会也是行业内最重要的盛会。今天很高兴来到年会现场,与大家分享关于市场、关于行业、关于投资的观点。对高盛来说,我们对中国市场是乐观的,我们希望高盛可以更多的参与到更加开放的、更加国际化的、不断消费升级的中国市场。”

面对当前经济下行趋势以及国内外宏观挑战加剧,PE如何才能稳步前进?投资哪些行业最能抵御风险乃至逆周期获利?太盟投资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单伟建、德弘资本董事长刘海峰、TPG中国管理合伙人孙强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春华资本集团创始合伙人及董事长胡祖六,进行了主题为《PE看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的深入探讨。

单伟建: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当下宏观经济下如何进行投资,我个人认为,应该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考虑。第一,要认真分析宏观环境;第二,要做好最坏的准备;第三,有办法保护自己,规避风险;第四,不要失去对宏观的信心。

刘海峰: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中国市场进入更加成熟的阶段,依然蕴藏众多投资机会。在这一宏观环境下,PE投资人不仅要以非常自律的心态,选择真正懂的行业,深入了解企业本质;还要更加遵循价值投资理念,做好投后管理,帮助企业做大、做强,才能实现跨周期的优异回报。

孙强:从中长期来看,我对中国市场保持乐观态度。近年来,中国市场出现新的变化,如中国城市化2.0时代和智能化时代的到来等,这些变化给中国市场带来更多的投资机会。但这一时期下,无论是投资还是退出,投资人都要保持较为保守的投资策略。

吴尚志:跨境并购是被投企业自然成长后的必然趋势,在这一趋势下,鼎晖开始较多的参与到跨国并购的投资中来,但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发现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的认可过程比我们预期的要慢。

胡祖六:在当前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与国际保护主义势力高涨的大环境下,各种风险与不确定性显著增加。投资者要保持清醒、审慎,避免盲目冒进。中国需要加速深化市场化改革,克服体制性障碍,不断释放内在优势,挖掘增长潜力。从中长期看,中国拥有庞大的内需市场与结构转型机遇。尽管有些行业面临产能过剩与去杠杆的压力,表现比较低迷,但依然有很多新的投资机会值得关注,比如消费、服务和科技驱动的“新经济”产业。

高科技投资遭美国封杀,大热行业遇挫,VC如何寻找下一个创新浪潮?风口过后,VC行业在看一些什么新的大趋势?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高通全球副总裁兼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及总裁陈浩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科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尹骁尧,在主题为《VC看宏观趋势和行业策略》的讨论中,表达了独到的见解。

邝子平:虽然大家都在说资本寒冬,但从整个行业来看,总体感觉还好,有很多企业在过去的一年中还是完成了相当规模的新基金的募集。另外大家都在讨论资本供应的周期性变化,就多年的从业经历来看,在过去十几年里经常发生这种周期性变化,且每个周期都不会太长。

刘二海:关于资本供应的变化,我认为一方面是周期性变化,另一方面是结构性变化。周期性变化体现为一级市场扩容,一级、二级市场间的分配发生很大的变化,从而进入到调整阶段,这一调整需要一定的时间;结构性变化方面,投资人明显感觉到资本效率在降低,这时候,增加技术和创新等资本之外的其他要素变得尤为重要。

沈劲:人工智能的落地有一些TOC的感觉,从论文到落地,闭环很短,所以人工智能企业的发展比较快,但不是所有的TOB企业都能发展的那么快,那么大。转型后要用不同的思维、心态,去培育、支持TOB企业。

陈浩:TOB在中国的机会已真正到来。首先,无论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体量还是企业需求、形式都发生很大变化,很多创新公司,也能创造很好的收益。其次,人才和技术不断积累,尤其是中国很多中小企业都在积累TOB的技术,将来一定会爆发。另外,资本和资本市场不断推动,比如科创板退出是对技术型公司上市非常重要的。

周逵:应用创新的窗口期对创新企业而言尤为重要,如果不把握住窗口期特点,企业可能就会错失发展机会。这是一些企业在一个特定阶段需要烧大钱支持实现快速扩张的重要原因。从基金管理角度来看,应对资本起伏周期挑战最好的方案,一是找长钱、二是看长线。

符绩勋:美国企业互联网的产业结构和中国不一样,这也导致有些模式不太适合中国,但有一些对于价值的认定逻辑还是可以借鉴的。我们相信,中国未来10-20年将成长出属于自己的TO B的企业,它肯定和美国企业是不一样的,但具体会有哪些不同,我们也在寻找这个答案。

尹骁尧:科创板带来了新的期待,包括人民币基金,都觉得这为退出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路径。但是目前来看,似乎科创板并未达到大家的预期,注册制也并不意味着上报后就可以一帆风顺,推进过程中还是会存在很多挑战。相对而言,满足条件的企业在美国和香港上市依然确定性较高,三大交易所也在与时俱进,试图吸引更多中国背景公司。

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经济,LP将把目光落在哪里,将如何甄选真正具有抗周期能力的GP?GP又该如何保持长远竞争力获得LP青睐?Asia Alternatives合伙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徐红江、阿尔卑斯投资合伙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朱雯雯行健资本集团合伙人和亚太区主管苏维洲、HarbourVestPartners董事总经理单丽红、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股权资产部(实业投资部)副主任鲍绛,在《主流LP如何看待融资策略及如何衡量GP》主题论坛中,深入探析未来发展新方向。

徐红江:从基金权益二级市场在亚洲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看到GP的认知更加成熟,心态也变得更平和,这说到底是市场机制作用的结果。LP在二级市场出售基金权益,有时是出于重新平衡全球投资组合的考虑,并不意味着对基金或市场有不同的看法。

朱雯雯:在中国做投资确实很难,相比欧美成熟市场,很多条件都没有达到,比如管理人的素质,不仅是基金管理人、更主要是企业管理人的素质,还有待继续提高;高度专业的管理人依然非常缺乏。投资人能做的,就是买好的企业,找到好的管理人,做好投后增值服务,在中国特别的投资和运营环境中,跟企业管理人共同搞好公司增值,这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精力和耐心。

苏维洲:面对新形势、新周期,在投资基本原则不变的情况下,我们对一些行业、策略会持谨慎态度。比如,新贸易环境下,如果跨境是基金大策略的一部分,我们会谨慎一些。行业方面,不管是教育还是医疗,如果基金不能专注、深耕行业,我们也会谨慎。未来,我们看好细分领域的增长型基金,比如医疗器械,除了看基金的团队、历史业绩、策略等,我们更关注基金是否对行业、资源和监管有独特的理解。

单丽红:从HarbourVest多年的经验来看,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不断完善配置,只有这样,才能降低整体风险,即便市场面临下行压力,LP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目前在中国,赚快钱的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下一阶段我们会更看重GP的真正实力,我个人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精通,二是专注,三是格局。

鲍绛:LP最终目的是要实现退出,但从国内实际情况来看,目前退出确实挑战比较大,时间周期有点长。原因主要在于,一是国内缺少长期机构投资者,二是退出渠道相对来说比较狭窄,三是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是两个不同的“江湖”,很多做美元基金出身的GP在管理人民币基金时,会发现以往的经验并不完全适用。

在经济放缓形势下,有效的投后管理和运营提升成为帮助企业跨越周期不可或缺的力量。什么样的投后管理参与和运作在中国市场环境下能有效为被投公司增加价值?太盟亚洲资本总裁及合伙人邱中伟中金公司总裁助理兼投资银行执行负责人王晟、高盛(亚洲)商业银行部联席主管许明茵、KKR大中华区主管杨文钧、贝恩投资私募股权(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竺稼、普华永道主管合伙人张勤,就《如何有效做好投后管理增值》分享了各自的经验。

邱中伟:在投资行业内有句话,“会投资的是徒弟,会退出的是师父”。在中国经济进入调整的新时期下,帮助企业做好投后管理,实现价值增长尤为重要。

王晟: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其资本市场的选择很多,有A股、港股、美股及新加坡和英国资本市场。但就A股来说,今年的改革也可谓是波澜壮阔,比如科创板、创业板等,很多企业都在问投资者,到底应该怎样选择资本市场。因此,如何精准把握各大资本市场的变化,帮助企业选好上市板块,以实现跨市场的盈利,对投资机构来讲尤为重要。

许明茵:在中国,很多企业DNA与管理层是一致的。作为投资人,在投资进入前,对管理层的认同十分重要。只有对管理层认同了,进入后才能锦上添花,帮他做大做强,从而获得优异回报。

杨文钧:对于投后管理,我个人认为有三点很重要,首先,如果团队分为投资和投后团队,那么投后团队需要在投资初期就介入,这样才能对公司有深入了解,针对性帮助公司进行改进;其次,投后管理团队需要有实际作战经验,而非纸上谈兵;最后,投资之前要做好规划。另外,对于成长性的企业而言,管理团队是掌舵者,因此,VC投资在投后管理上更多的是支援角色,可以提升其战术,但改变其战略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与PE是完全不同的逻辑。

竺稼:投后管理是投资者的核心技能,也是投资中的关键环节。投后管理不是等企业出了问题才去解决,而是在投资之初就要对投后有一个初步的预估,能帮助企业做什么,怎样才能让企业潜能充分发挥,这才是投后管理的关键。

张勤: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企业内部能够搭建一个初步的团队尤为重要,这关系着我们提供的咨询建议能否获得充分执行。同时,我们始终认为要“授之以渔”,才能够真正的帮助企业提升团队能力,从这个角度来看,也需要企业内部能够先搭建一个有一定能力的团队。

中美博弈下的世界新格局,激发了中国技术创新和本土模式的崛起,这会给中国早期投资者和创业者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汪潮涌、京东集团副总裁兼人工智能事业部总裁周伯文、红点中国创始及主管合伙人袁文达、德勤合伙人濮清璐,全面解读新领域、新趋势和新机遇。

周炜:从最初的美国全面拥抱中国,到如今的割裂和越来越多的警惕,以后不见得是完全对立的。长期摩擦的情况下,可能大家都会需要一个备份系统,中国的投资、创业也都会多一个机会。

牛奎光:数据的迭代是中国的一大优势。中国的技术可以在不完全成熟的时候和市场联合衍化并不断的迭代,从而形成有竞争力的产品。中国用户端的数字化环境达到了全球顶尖水平,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壤,未来十年,将是中国发展生产效率、技术应用的十年。而我们目前所遇到的障碍就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汪潮涌:二十年过去,今天我们还在谈论“新领域、新趋势、新挑战”的老话题,但又是新内容。有些机会是一脉相承的、有连贯性的,今天的机会建立在过去行业成长的基础之上。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到了新的阶段,也产生了新的趋势,即生态化、产业化、阵容化、应用场景的多元化以及国际化。

周伯文:硬核科技TO B技术服务这个商业模式在中国应该会有一个向好的转折点发生。企业的技术需求,随着更好成本控制的精细化管理的升级,会更进一步加强;从技术服务供给端来看,随着人口的减少和老龄化,企业自研的人才供给在减少,两者结合的情况下,我认为硬核科技TO B在中国会有机会,但服务不仅仅是单纯地为企业提供一个点的价值服务,而最好是带着技术从业务切入进去,解决企业核心业务流程,并不只是作为一个简单地管理工具。

袁文达: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我们都不愿意看到“脱钩”现象,但或多或少都可能会发生。两国业界之间曾建立的信任受到严重打击和损伤。从行业投资角度来看,这也为软件国产化、芯片领域带来巨大发展机会,中国的底层技术将越来越多拥有自主性、可控性。

濮清璐:5G将对未来经济社会产生深远影响。从技术特性来看,5G拥有4G的不可替代的三大特性。从赋能的角度来看,5G覆盖的行业更加全面,尤其是在智能制造和智慧交通这两个领域,中国既有技术又有应用场景,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机会。

回顾过去30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从懵懂稚嫩到成熟理性,涌现出了一大批具有代表性的、推动行业及社会发展的成功案例。年会现场CVCA特邀麦当劳、泰格医药案例主导人,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罗得军、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为大家回顾投资案例的整个过程,并分享他们对于案例的总结与思考。高鹄资本管理合伙人金明作为案例提问人从交易背景、风险与挑战、投后管理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提问。

罗得军:麦当劳是全球快餐行业的市场领导者,其核心商业模式是特许加盟模式。2016年麦当劳希望进一步提升其全球体系内的加盟比例,希望从外部引入合作伙伴,助力其在中国市场的发展。2017年,中信资本联合中信集团和凯雷获得了麦当劳中国及香港8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信资本帮助麦当劳管理层部署中长期规划、对接本土资源,同时在外送,数字化营销等关键领域,推动麦当劳做出大胆尝试。

胡旭波:投资泰格医药一是看好中国创新药市场的增长潜力,二是基于对该公司团队的信任。泰格医药团队具备领先的业务能力、对质量把控严格且将业务能力聚焦在创新药的临床研究实验上。此外,泰格医药创始人叶小平博士格局高、非常善于吸引和聚拢人才。而最大的交易风险来自于行业竞争,公司的成长性可能不及预期。启明创投对泰格医药的投资,是一次很大的成功,实现了双赢。十年来泰格医药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确立了行业龙头地位。启明创投也在项目退出后获得了高额回报。

中华股权投资协会(CVCA)始终通过积极的对话机制,增进国内及国际间LP与GP、PE/VC投资者与政府及创业者的交流,不断为推动行业的发展做出努力。成立17年来,CVCA对中国PE/VC行业发展的影响作用与日俱增,现已有近百家常规会员及联席会员公司且会员数量仍在不断地增加。未来,CVCA将不断整合行业资源,为支持中国PE/VC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做出不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