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正东对话阎焱:未来两年是IPO丰收大年

在市场失去理性的时候,一些有经验的VC都会收敛一些,所谓收敛就是投资人更理性。
2019-12-05 18:49 ·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2019年12月4-6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本届年会将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中国顶级创投力量汇聚一堂,围炉共话,迎战2020!

回望即将过去的2019年,很多VC/PE都放慢了脚步,不断思考,互联网模式创新带来的时代机遇已成历史,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的机会在哪里,如何捕捉到未来的腾讯、阿里巴巴?在投资界对话环节,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话。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

倪正东:每次开年会的时候,阎总比较忙,时间比较紧。希望我们的对话能够谈得比较深一点,给他看的都是不提的问题,要问的问题是不让阎总知道的。他从第一届的年会就支持清科,19年见证了整个行业的发展。第一个问题是,清科的年会就是一个年底行业的聚会,在年会上都得讲成绩单,赛富2019年的成绩单怎么样?

阎焱:2019年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好年。目前,我们在美国、中国加起来大概有8个项目上市。第一批上市的科创板25家企业中,我们有两家。大概明年、后年,跟好多中国的VC一样,可能将是我们收获的大年。科创板开市再加上创业板也要推行注册制,对我们投资人来讲,确实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

倪正东:今年的成绩不错,从投资节奏上来说,今年是放慢了还是加速了?

阎焱:我们比较谨慎。所有的伟大都是熬出来的。再牛的人,你的寿命太短,或者熬不过来,永远都不会伟大,就是时间待得比较长。

在市场失去理性的时候,一些有经验的VC都会收敛一些,所谓收敛就是投资人更理性。我们有一个原则,就是可投可不投的企业,我们一律不投,所以相对来说比较理性一些。

我们做投资要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但对一个职业投资人来讲,第一件事要为股东赚钱,赚了钱再做公益。有的投资人不赚钱却拿着股东的钱去做公益,这是不可取的。

倪正东:投资机构有大而强的,有小而不富的,有大而不强的。

阎焱:这个世界上能赚钱的机会有很多,各种机会都可以赚钱,每个公司和每个基金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从赛富来讲,我们可能更多还是定位做一个比较专业的机构,不要去做得太大,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一个投资人要明白自己的投资半径,世界上可能有很多赚钱的事情,不该你赚的钱,你不要去动心,在自己的领域中去赚钱。从过去这么多年的历史来看,不懂的行业基本上不会赚钱,不懂的行业也不太敢进去。赔钱的投资都是因为你自己认为你懂了,但是水很深,结果进去以后,赔得稀里糊涂。能够赚钱的行业,一定是多花时间或者比其他竞争者了解的多一点的行业。

十年之后赛富可能还是不是那么大,但是仍会是一家相对比较专业的投资基金。

倪正东:没有那么大,但是很强。

阎焱:我们在自己所专长领域中比较强。

过半GP可能死掉

未来两年将是IPO丰收年

倪正东:阎焱总在中国创投圈创下很多第一。回顾过去20年,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对这个行业来说,最大的经验和教训是什么?

阎焱: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自己也在反思:在投资领域做出的成绩,到底是因为我们比别人聪明,还是因为我们的平台比较好或者是赶上了一个大势?

总体来讲,中国的VC和PE发展速度之快,规模之大,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为什么这几年我们发展得这么快?一个客观的原因是,从2001年加入WTO,中国开始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互联网蓬勃发展,到了2007年,智能手机出现以后,全球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的投资生涯,正好赶上了经济发展的最好时代。

在这个大时代期间,其实你不需要特别高的智力。我经常跟我公司的人讲,我们肯定不是最聪明的人,最聪明的人是马云马化腾这类。我相信我们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大的环境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跟中国经济的起飞,让我们也处在一个比较好的时点上。

倪正东:作为行业的领军者来说,您觉得这个行业在过去20年有哪些值得我们深思的现象?

阎焱:我们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是,政府在VC/PE里面发挥主导作用,这当然有非常好的一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是从早期的历史来看,BAT这些企业背后完全没有政府类的基金在里面。

目前,中国的VC/PE正在经历一些非常大的结构性改变,现在已经初见端倪。有很多VC/PE,不仅不能赚钱,可能连本金都收不回来。

跟美国的基金做比较,人民币基金投资周期大部分是七年,到了七年的时候,美国一线基金的钱能够收回来,收回投资成本,DPI大部分都是1。而中国VC/PE到第七年,大概只收回本金的25%左右。中国的IPO市场,在过去五年里面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没有退出机制的。从今年开始到明年、后年,中国VC/PE应该将迎来一个丰收年,因为IPO的大门打开了。

倪正东:你也说到明年和后年是IPO的收获年,但是市场上有一种声音:未来三五年,有人说70%的GP要死掉,也有人说80%的GP要死掉,行业正在大体检。您觉得未来这三五年,我们到底有多少人会被淘汰?

阎焱:基金业都经历过重组和洗牌的事,不光在中国。1997年到2005年,美国硅谷的VC也发生了重大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互联网时代成就了很多VC,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超过一半的VC被洗掉了。中国一半以上的GP可能将不会再存在,从生到死只有一期基金,这个情况是非常有可能,而且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倪正东:你觉得是50%以上?

阎焱:单纯看民营的GP,可能超过一半以上都将不存在了。

5G和物联网时代

中国一定是最大的受益者

倪正东:今天中国VC和PE市场也不可能回到10年、20年那些美好的日子,今天的市场也完全不一样的。你怎么看待未来的十年?我们又有哪些特别大的机会?

阎焱:从哲学意义上来讲,我曾经特别相信这句话,人生不可以两次踩进同一条河流。不过我现在有点怀疑,从来没想过今天中国的状况会这样,人类的天性会导致历史在很多关头重复。

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投资更多的是一个理性的行为。很多人现在都会对中国经济比较悲观,倒不是有意识去做这个逆向思维,大家悲观,我就乐观,我觉得悲观和乐观都是基于理性的逻辑分析。

2020年应该是全球的5G元年,5G的兴起会真正带来IOT物联网的兴起。作为一个全球的制造大国,制造水平不是那么高的大国,还是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随着物联网和5G的兴起,中国应该是最大的受惠国。

过去十年,由固定互联网转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中国实际上是受惠最大的。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速度,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与此同时,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中产阶级有将近4亿人口,如果我们回看从1997年到2007年十年的互联网黄金时期,2007年到2017年的移动互联网黄金十年,中国都是最大的受益者。我相信,从2020年到2030年的5G和物联网时代,中国一定是最大的受益者。

倪正东:最近十年二十年,最成功的公司是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巨无霸,他们的成功是商业模式的成功,当然有背后技术的驱动。你觉得未来下一个千亿市值、万亿市值的公司,会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还是技术的创新?他们的企业家、创业者会是什么样子?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阎焱:过去的20年,从开始进入投资界到现在,今年是第26个年头,实事求是讲,中国绝大部分赚钱的公司都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今后十年中国原创性技术会变得更加重要,我们需要去做创新。

对于中国今后十年里面会不会出现大的技术型巨无霸,我个人不是特别乐观,原创性的技术需要很多东西改变。世界已经进入了基因和生物社会,美国过去几年中,在生物医学中间获最高奖的好多都是华人。在生物医学蓬勃发展的大时代,更有可能会出现中国人做的真正世界级的巨无霸公司。

如果资金来源没有改善

中国GP市场可能会萎缩

倪正东:过去20年,VC/PE行业管理的资金增长了500倍,2009-2019年,管理的资本量和投资量又增长了15倍。回到你说的未来的十年,2020年到2030年,从GDP的增长来看,VC/PE投资和募集的资本量会保持一个什么样的速度?未来的十年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阎焱:数字要仔细分析一下,其实里面更多的是令人担忧的东西。现在全中国在基金会协会注册的基金是1.4万家,管理了9万多亿的钱,其实7万多亿是已经投出去的,还没有退回来。

中国现在最大的资金来源是各级政府,这是我比较关注的。如今随着LP来源干枯,今后几年如果没有较大的改变,中国GP市场可能会萎缩。

倪正东:未来十年,如果募资者渠道不通畅,股权投资市场不仅仅是没有增长,还是负增长?

阎焱:甚至会倒退。

倪正东:未来的十年,对GP、LP、政府和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阎焱:我个人觉得VC和PE这个行业应该是一个纯市场的行业,不然很容易造成市场的不公平,也会给中国的创新带来巨大的现实约束。对于GP,如果是一个纯粹的民营GP,要鼓励市场化竞争进行优胜劣汰。

倪正东:对民营独立的GP来说,有什么样的建议?

阎焱:一个最基本的简单的道理,要赚钱,而且要长期的赚钱。对LP的建议,要找到市场中真正聪明的人来替你管钱。对GP来讲,我觉得聪明人还不够,还要不断的聪明,要不断的去提高去学习,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

近年来,中国发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就是从投资领域到创业者,过去改革开放早期赚钱的人,都是通过关系和套利来赚钱。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投资人和赚钱的人,都是靠真正专业的知识来赚钱。中国的VC开始真正去专注具有原创技术的硬科技,今后十年真正赚大钱的,一定是具有专业背景的创业者,他们才会得天下。

干了25年投资,什么时候会退休?

倪正东:阎焱总今天反复强调技术,投资界还是要回到让市场主导,政府在背后来支持,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

阎焱:今后真正出现大机会的地方,有技术背景能赚大钱的地方,一定不是你靠关系能得到的东西。

倪正东:最后一个问题,你已经在投资界干了25年,有这样丰富经验的在中国不超过五个人。你准备再干多少年?什么时候退休?我知道你很年轻,现在是20、30岁的心态。

阎焱: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在世界上找到能赚大钱,同时自己又喜爱的事情,其实是挺不容易的。我是特别幸运的,从这个角度来讲,老巴今年88岁还在工作,我肯定不会像他那样。希望能用10年的时间来做投资,十年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做投资了。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投资方式会做一些改变。

倪正东: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希望你为投资界再工作20年,祝福赛富更好,祝福阎焱总更好。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