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是大数据时代,未来20年是业务逻辑重构的重大红利期

在现有宏观大环境下,提高商业转化率,关注现金流量表,和花钱的有效性,活下去才是王道。
2019-12-06 13:58 · 投资界  投资界   
   

2019年12月4-6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本届年会将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中国顶级创投力量汇聚一堂,围炉共话,迎战2020!会上进行了主题为《5G时代,数字赋能》的影响力对话。

对话主席:原燕飞泛海投资董事总经理

对话嘉宾:陈昱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

姜欣松禾资本董事总经理

刘思齐复星锐正资本联席执行总裁

陆宏宇德同资本合伙人

罗祁峰国科投资董事总经理

吴彬道生资本创始合伙人

谢彤德迅投资董事总经理

5G是大数据时代,未来20年是业务逻辑重构的重大红利期

以下为演讲内容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原燕飞:大家好,非常荣幸能担任“5G时代、数字赋能”圆桌讨论的主席,在整个国家金融去杠杆的资本寒冬下,所有投资机构都面临融资难、一级市场估值下行的困境,而此时5G正在快速建设试商用,在这样一个数字经济的时代,我们所有的投资人应该如何去寻找投资机会?机构如何建立自己的投资策略,非常有意义。

我是原燕飞,来自泛海投资,泛海投资是泛海集团唯一的直接投资平台,我们聚焦金融科技、企业服务、创新消费,在企业服务和金融科技方面,发挥泛海本身在金融方面的布局和产业优势;创新消费方面,围绕新品牌、新渠道、新人群进行布局。目前我们管理的资产管理规模上百亿元,投资了30家左右的公司,美元和人民币双币种。

陈昱:我来自云启资本,云启资本是比较年轻的基金,成立于2014年,目前管理两支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云启是双币基金里面为数不多,一开始就把投资聚焦在TO B领域的基金。投资领域包括供应链、云计算、大数据以及先进制造等,我们希望在早中期的时候,就给创业者很好的机会,创立出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

姜欣:我来自松禾资本创智基金,松禾资本有20多年历史,一直聚焦在硬科技领域。我们截止到目前投资了300多家企业,50多家企业完成了上市和并购。松禾创智基金是今年刚成立的一支主题基金,我们主要聚焦在大数据、云、AI、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TO B领域,希望未来能够更好服务创业者。

刘思齐:我叫刘思齐,来自于复星锐正资本,我们基金从2013年成立,已经运转了6年多时间,一共投了100多个项目。我们投的领域主要有三大方向:第一,智能化技术,包括AI、芯片、企业服务;第二,产业互联网,主要是指用互联网的方式对传统的产业进行升级和改造;第三,创新消费,包括消费品、消费渠道和服务、以及消费互联网这三大品类。

复星锐正的特色打法,有两点:第一,我们是一个全球化的团队,除了在中国北京、上海和深圳之外,在美国的硅谷、东南亚、印度的德里和班加罗尔都有我们专业的本地化团队,这使得我们在能够覆盖中美、以色列三个全球技术制高点。同时,在经济高速发展区域,我们又能够辐射到东南亚和印度,并用中国的成功经验在各地市场孵化和培育,所以“全球化”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特色。

另外两个特色的打法,分别是“科技创新”和“产业资源”,我们是凭借复星非常强大的产业资源来完成财务投资。

陆宏宇:我是德同资本的陆宏宇,德同资本于2006年成立,今年马上14年了。主要投三个领域:我本人负责的消费和TMT、还有医疗健康、高端制造。

今年我们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设立了科创主题的基金,希望多投一些未来能够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具体来说,我们希望投ABCD驱动的,A就是AI,B就是区块链,C就是云端,D就是数据,所以我们今年主要的方向是投ABCD相关的产业。

罗祁峰:我是国科投资的罗祁峰,国科投资的大股东就是国科控股,是隶属于中国科学院下面的一支产业基金,加上马上要成立的三期基金,我们大概管理的规模大概在100亿左右。有四个大的投资方向,包括高端制造、IC、TMT、医疗产业。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上市退出的企业有十多家,今年在科创板上市了三家。

吴彬:我是道生资本的吴彬,我们成立于2015年,投了100多个项目,主要在大消费。我们去年复盘下来发现,投在人工智能、物联网、企业服务的比重越来越多。我们主要关注天使、种子、Pre-A。

谢彤:我是德迅投资的谢彤,德迅投资创立于2007年,今年是第12个年头,我们总共投了超过200家企业。

我们侧重的领域主要有两块:一是新人类、新消费,二是新科技,具体是AI相关的硬科技。我本人负责科技组和海外的投资,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待在硅谷,很高兴跟大家探讨一下5G时代数字赋能相关的投资机会。

5G由场景驱动

未来20年是业务逻辑重构的重大红利期

原燕飞:非常感谢在座所有投资人的介绍,我们进入到下一个讨论的话题。我本人第一份职业在中国电信工作,原来在运营商的时候,经历了移动、宽带,3G、4G、5G,运营商不断把网建得越来越好,PC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就了很多伟大的公司,新的 5G时代,万物互联的时代,我们该去寻求一些什么样的投资机会呢?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都是聚焦投资新科技、新消费,每家机构都有自己独有的投资策略和行业洞察,希望大家可以分享。

我首先把话题交给陈总,陈总原来就是创业公司的CTO,技术大牛。

陈昱: 今天的大主题是在5G时代,我们有什么投资机会?我们把5G时代分成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以运营商为主导,就是网络的建设时期,上游设备端像射频、光通信里有国产替代的机会,这就出现了投资机会。

建网会持续三到五年时间,到2020年这一张网建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下游应用的机会出来。5G和3G、4G不太一样的地方是,5G是场景驱动的。它定义了三大场景,一是高带宽,二是低延迟,三是海量的机器通讯,这就会有很多场景的机会出来。

比如,高带宽就会产生一些应用,尤其会让整个云的应用起来得特别快;在低延迟上,像远程医疗、远程操作的辅助驾驶,只有在5G低延迟的场景下面,才可以去实现;海量的机器通信方面, 5G时代,通信协议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通信,更多的是机器与机器的通信,会产生很多AIoT的机会,未来三四年在下游的应用还是有很多投资机会。

姜欣:我在华为和中国移动做了十多年的技术和产品。今天这个主题有两个关键词:一是5G,一是数字化转型。

5G方面,从2G-3G-4G-5G的发展历程上去看,除了空口带宽更高、网络结构更扁平化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他的一些特点:

一,  我们可以看到网络和业务在解耦,从2G的网络业务的紧耦合,到GPRS和3G的CS/PS域的分开,到4G额全IP化;

二,  场景化,5G面向应用场景的eMMB、eMTC、uRLLC的大带宽、低时延、多连接的三种应用场景,网络资源可以更灵活地被调用;

三,IT化,在5G里面更多新的技术在被引用,一个是SDN,他的核心是控制和承载分离了,NFV的核心逻辑是服务能力可以被编排。四,IP化。总结核心的趋势,就是通信能力被服务化。通过解耦、重构、通信能力可以面向场景地服务化。

数字化转型方面,其实20年前已经开始了,一直延续到未来20年都是数字化转型的过程,是一个长周期的事。数字化转型是以分布式思想的应用落地作为起点的,过去20年基本上完成了IT架构和基础设施的重构,现在已经进入了深水区。

未来的20年是各行各业的业务逻辑重构的重大红利期。底层逻辑是一致的,就是解耦、重构,面对场景的服务化,来应对未来场景更快速,更高速变化的迭代需求,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和提升给客户的价值,底层逻辑是一致的,这也是我们未来可能会重点的投资方向。

刘思齐:5G是每家投资机构都在研究的话题,我们从整个5G行业分层来看,可以把5G分成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与之相关的通讯设备,包括研发和生产制造商;第二部分,是和通讯相关领域的大型运营商;第三部分,是在5G下游,真正把通讯应用在各种应用层的应用端,这三方面是我们看的重点。

在第一个方面,刚才提到了我们看到的通信设备,尤其是射频等领域,过去确实是被美国、日本的这种厂商所垄断,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就是国产替代的机会。在贸易战和科技战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看到很多像中兴、华为这样的企业在加速国产替代的速度,确实会孕育不少机会,包括滤波器,这也会为VC带来较多的投资机会。

在5G下游的应用,会改变各行各业,包括TO B每个产业的运营沟通方式、C端,都孕育了很多投资机会。

在5G时代,我们对数据的收集,包括积累、分析、传输等有了更快,更好的方式,所以使得很多原来不能形成,或者说体验不佳的场景得以实现和优化。

自动驾驶领域,是中国有可能能够比拼,甚至超越美国的一个前沿科技领域。因为在美国,我们看到无人驾驶的头部公司都在采用单机版的形式对单辆汽车加改装后进行路测,来验证他们的算法。但在中国,由于我们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能力,除了单机版,还有联网版和车路协同版,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创新消费领域,未来大家会看到各种新形式,包括直播、VR和AR娱乐体验等,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

陆宏宇:我做一个比喻,我认为5G是一个基础性的设施,之前在开场白的时候我们现在提到了比较关注ABCD,如果用一个人来形容,AI可能是大脑,区块链可能是免疫系统,因为能够通过分布式和共识,使得数据更加安全一些,云端可能就是神经系统,或者你的躯体,把大脑的指令来落实具体的业务当中去,数据都是未来业务的血液,你基本上所有的驱动都是要靠数据。

5G就是心脏,整个5G会使得血管更粗,流得更快,里面的数据会更加真实。和人一样,所有人的心脏会得的病,我估计5G也会有相应的问题,从需要放支架,需要保护,所以未来在这一块上面,可能会有新的CDN方法出现。

万物互联之后,硬件基础设施、IDC够不够用、IDC处理的速度是否能跟上数据的发展,是我们在做的思考。

罗祁峰:从5G的角度,一是从行业的维度,智能汽车、手机、AR和VR这些来看;一是基础层和应用层,又分为IC、芯片、基础材料,目前在IC方向,我们投了滤波器、HTLL;芯片方向,投了做氮化镓射频的高功率芯片。基础材料上,我们关注纳米金的无线充电调料、电磁屏蔽材料,还有智能汽车。我们投了三元材料公司,今年在科创板上市了。

应用层上,我们投5G核心的部件和基础软件,比如做数据处理的、做软硬结合板和柔性电路板的、基站锂电池储能电源管理系统等等。我们主要在产业层面,基础层和应用层相应做了布局。

吴彬:我1999年创业,最早做SP出身,后来智能手机时代来了,这次5G又来了,作为老兵,我很忐忑。我2007年创建了皮皮网,那时候,有人问我,你怎么看3G?我劝很多人,基本跟你没有关系。不要因为3G、4G、5G来了后,奔着这个方向去找。

经过这些年,感谢各种云计算技术的沉淀,再加上5G,末端可以完成你无法想象的任务,这是很大的机会。我们投了无人做包子、无人奶茶点、烤地瓜机、洗碗……,以前很笨无法操作,现在可以了。传输、运算终端控制都可以很聪明。

从国家角度讲,供给侧改革、提高效率,也是中国系统性机会。基于场景的产业化、外包化成为流行,IT部门包出去、会计部门包出去、人力部门包出去、销售培训包出去,使得劣质产能提升效率成为可能。从大趋势来看,有大量的机会,有一点不变是极度创新。

谢彤:5G的到来会带来很多机会。架构层面有以下投资机会:第一,数据层面,当终端侧越来越智能,需要在H端进行信号处理,这块有相应的机会。

第二,应用和服务层,数字化服务的在线化会比较深刻。比如,我可能通过快速网络、远程操作,在恶劣环境下操作重型机械。另外是面对面的服务,现在通过自动化、VRAR相关技术,可以在线提供技术给客户。

第三,交互层面, 5G时代是触摸屏相关,未来可能出现电子皮肤、嵌入式设备、脑机,都是有机会。总结一下,我们认为在AI相关的硬科技方面有相当多的机会。

5G是大数据时代

投技术类公司的技术必须有全球领先性

原燕飞: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刚才大家提了数字经济时代的几个重要的点:场景化;垂直细分领域;软硬件的国产替代。我们这边也有一些思考,从整个供给和需求端跟大家分享一下。

从供给端来看,5G传输的特点、云存储技术、边缘计算能力、IOT网络建设等基础设施逐步具备,万物互联使得企业级服务的供给越来越多,如何形成商业转化和收入,就要回到大家所说的场景,我们要投资的公司必须要深耕行业,解决行业的痛点,2B时代的决策人比2C的个人决策链条更长,决策主体更多,抓住行业机会,需要投资人有更好的耐心。

从需求端,中国企业主体:从国有企业角度来说,真正的国企改革和上市是在2000年左右的时间,整个国企的现代化,包括现代企业经营管理体系和IT建设,还有非常大的产业升级机会。从民营企业发展历程,民营企业发展多靠改革红利(机会型和填补市场空白型较多),比如房地产,比如互联网,随着竞争日趋激烈,降本增效、提升管理成为必需。我们希望投一些深挖的领先技术与服务的公司。

下面,请大家分享对投资标的的核心逻辑和判断关键点。

陈昱:5G时代也是大数据时代,数据处理对整个IT系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一直在说去IOE,O是数据库,这个比较难去掉。但在大数据时代,我们有机会把O去掉。

由于现在数据量指数级增长,搭建一个能够处理海量数据的数据库集群耗费巨大,没办法做了。我们投资了国产开源分布式数据库PingCAP。首先,开源降低了大家使用的成本,分布式是全新的架构,可以说实现弹性伸缩,用无数台标准廉价机器构成一个集群,处理无限量的数据。因为这两个特性,他们现在发展的非常快。而且数据库只要大家用上后,都会花钱去买这个技术服务支持,所以他们商业化也做的不错。

姜欣:我们判断项目有三个比较具体的小逻辑:第一,沿着刚刚说到的业务重构逻辑,我们比较喜欢一体化解决方案,这也是未来的趋势。是否可以切入到企业的核心业务流程是我们判断企业价值非常重要的点;

第二,对大B企业的判断逻辑,要求企业有全面的能力,但不同的时间节点要求的能力不一样,一开始是洞察,之后销售,然后做产品化。产品和服务都很重要,产品保证你能复制、有很好的毛利率,服务是你的黏性,企业和企业最大的不同在服务和产品的拿捏点是最重要的;

第三,我们看他的预算,不管国家政策性红利也好,行业政策也好,企业战略也好,你未来一年两年三年钱在哪里,这是我们比较看中的。

刘思齐:我重点说三个大块,我们在智能化技术领域最看好的三个板块:自动驾驶、关键传感器芯片、NLP。以自动驾驶为例,我们的已投企业元戎启行已经能够实现从特定的A点到B点的L4级别驾驶服务,这是一个突破性的里程碑。

另外在NLP方面,在2G,3G,4G时代,我们看到了交互技术的突破,包括图象的交互、触屏的交互,以及语音语义方面交互的突破。我们看到NLP在语音技术里边,以数量级的在扩大,现在的5G将让语义技术在特定场景里变成现实,这块也是我们投资和布局的。

陆宏宇:5G刚才说了,数据库越来越多,数据也会越来越快,我认为如果落实到某个应用的话,可能在直播行业,包括身临其境的直播,AR、VR、MR结合的直播。我们之前投了李佳琦,逻辑非常简单,我们认为未来的直播随着流量的下降,看直播的人越来越多,一定会从电视购物变成现在的网红购物。所以给大家的建议是,你可以根据5G的特性,来决定你未来对具体行业带来什么。

罗祁峰:我们的投资逻辑,第一,5G时代的投资市场容量是全球性的,竞争格局也是全球性的,意味着我们投这些企业来讲,技术肯定也是放在全球视野来讲具有一定的先进性和领先性。

第二,我们不会投太早期,因为要对我们LP负责,要经过市场和主流客户的逐步验证。

吴彬:5G和数据化中台,有很大的机会。一切确实可以重构了,创业最好结合要素,比如微信、社交网络。

谢彤:从投资维度看,我们观察一个项目有几个维度:一是场景、二是数据,还有数据闭环。我们最近做投资决策的时候另外两个维度看的比较多,一是商业转换能力,一是资金使用效率和运营效率。

原燕飞:我总结一下,第一,投技术类的公司,在技术方面必须有全球领先性。第二,商务落地能力要强,可以拿到真正的订单替客户解决问题。第三,2B公司要切入到客户核心业务流程,只有切入到客户核心业务流程,才会有持续不断的续购能力。第四,我增加一点,我比较偏好技术背景创始人,合伙人中也应有商务转化能力,这样的话才能保证公司走的更远。最后,在现有宏观大环境下,提高商业转化率,关注现金流量表,和花钱的有效性,活下去才是王道。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