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VC/PE终极拷问

未来十年,摘到容易的“苹果”很难,勇敢去赌不在大浪里的事情。
2019-12-06 18:37 · 投资界  投资界   
   

2019年12月4-6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本届年会将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中国顶级创投力量汇聚一堂,围炉共话,迎战2020!会上进行了主题为《大浪淘金,创变未来》的影响力对话。

对话主席:杨向阳  源政投资 董事长

对话嘉宾:韩 彦  光速中国 创始合伙人

                   韩宇泽上海联创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

                   刘晓松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

                  周 炜 创世伙伴资本 创始主管合伙人

一场VC/PE终极拷问

以下为演讲内容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向阳请大家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韩彦光速中国是一家早期VC,2006年到今天走过了非常多的路,到今天为止管理了将近20亿美金,最新管理的有五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我们是典型的专注以A轮为主,B轮为辅,专注消费互联网、互联网+、企业服务硬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

我们是拼多多的B轮投资人,美团点评的投资人,满帮集团A轮的投资人。

韩宇泽:联创在这个行业走过了20年,目前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350亿人民币,包括一支5亿美金的外币基金,国内已经投资了300多个项目,截止到今年已经成功上市了83家企业。

目前管理的基金有VC基金、PE基金还有并购基金,主要聚焦在智能制造、医疗器械、新材料、军民融合和节能环保等领域。

刘晓松:我从做企业开始进入到投资领域,个人很早投了腾讯、映客,2012年成立了青松基金,我们投了掌门1对1、松鼠AI、婚礼纪等,都是从第一轮就开始投资的企业。

青松基金专注在几个细分领域,最早是文娱、然后是教育,现在最重要的赛道是大消费、创新科技及应用。我们比较注重企业的互联网基因和数据驱动,大概71%的项目都有数据背景。我们认为没有数据就没有未来,因此现在也集中关注人工智能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的应用。

周炜我是创世伙伴资本的周炜,是一个两岁的新基金,刚刚创立两年时间。我们是一个专注在早期TMT的投资,80%是A轮的基金。

我们的团队是完整KPCB中国基金的TMT团队,我在2007年加入KPCB中国,从创始团队到主管合伙人,领导KPCB在大中华区的TMT投资,我们团队在KPCB十年投资了十个独角兽公司,包括启明星辰、京东、宜信、融360喜马拉雅。创世伙伴成立刚刚两年多一点,去年一家公司年底在香港上市了,新基金成长非常好,未来的方向一半是TO C,一半是IPO的组合。

未来十年,摘到容易的“苹果”很难

勇敢去赌不在大浪里的事情

杨向阳:我叫杨向阳,我是一个创投个体户。管理基金规模是零。今天大会的主题是大浪淘金,所以,对于现在的形势,以及未来可能的变化,是我们这个专场想跟大家讨论的。

韩彦:光速是一家比较特别的基金,我们一直保持自己的规模相对小一点,每一期基金规模都不大。我们内部商量过,打算不超过4亿美金,做中国最小的VC,这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为什么呢?其实和我们想做的事情是有相关性的,我和我的合伙人宓群,都是技术背景出身,在此之前都有在企业或是自己创业的经历。我们为什么要做投资,答案就是要帮LP做好回报。我们之前的成绩也很不错,2011年的一期基金投了19个公司,有7个公司是10亿美金以上的估值,回报都是非常好的,二期和三期的回报也不错。

这些成绩的背后,我们也一直在问自己,20年后,作为一家VC,如何不愧对自己在中国市场上投出的这些资金成就的公司?我们的结论是,不盲目追逐规模,因为我们最终的诉求还是做中国最好的VC。这不是通过规模,而是通过我们能否团结一批能给这个社会带来正向价值的创始人,一起做成一些不在大浪里面的事情。大浪淘金,不应该在大浪里面淘金,大浪里淘的金子可能也不是金子。我们不要淘太多的金子,我们只想挑选一批和我们有相同的长期心态,能给这个社会真正带来长期价值的创始人。如果最后有一小批都在我们这个团队里,都在光速大家庭里,就不枉这十几年做投资。

当下什么是变,什么是不变?我觉得变的是每年风口的变化,还有比较明显的变化是整个资本市场对价值认定的变化,这是非常明显的。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过去十年都是一个好的风口期、红利期,未来十年不能再指望摘到容易的“苹果”,可能是要花力气,花更大的力气,甚至几倍于之前的努力,勇敢地去赌不在现有大浪里的事情,这个是变化中带来的不变的一些思考。

韩宇泽:联创走过了20年,我本人在股权投资领域也奋斗了20年,行业确实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回顾一下联创这几年做了哪些变,就是必须适应市场的变化。走到现在,我们开始聚焦了,聚焦在一些细分行业,今年我们又在深圳做了一个军民融合的基金,首期12.5亿,接下来是环保的基金,这是我们的一大变化,由泛行业聚焦在比较看好的,或者团队比较擅长的。

第二个变化,是基金的方式在变,四年前私募股权的投资模式已经被颠覆了,进来了一万多家机构,大家都在抢项目,一二级市场倒挂,再加上IPO就很窄的一条路,所以我们转型做并购。

还有一个最大的变化是我们出资人的结构发生了变化,过去中小投资人现在变成了大机构,如保险资金、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的母基金、券商、央企和世界500强的企业为我们出资,这使得我们的投资结构会更好。你能走多远,看你与谁同行,这是我最欣赏的一句话。

刘晓松:青松基金成立的时候,三个合伙人在想,到底这个基金对我们是什么样的意义?最后得出的结论:首先这是我们一辈子要去做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喜欢它。第二,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当时得出来的结论是,十年时间,我们要在中国的回报率上做到第一名。

杨向阳:这个挑战很大。

刘晓松:所以我们很严格的要求自己,规模一直做得很小,如果做大了,我们没有能力去做到很高的回报率。有一点还不错,每期基金的认购都超出了预期。

基金要回报率高,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懂行业、懂企业,这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在培养一批懂行业,懂企业的人,我们花很多的时间去培训,尤其是毕业生,他们学得很快。投资这件事,只要你有好的方法、刻苦,我觉得就可以。我们要求每个月做一个行研:第一,九个月以后你所研究的这个细分领域会发生什么,第二,这些事情发生以后,主要的player活动在什么地方,第三,你现在做了什么。

所以,我是把基金当企业在管,基金只有把它当企业管,才走得长远。

科技创新的时代来了

中国将出现更多世界级公司

周炜:谈观察,我自己从1993年开始创业,2011年创业,后来做投资,到现在将近13年了。投资的这十年几乎没有在中国投过硬技术的公司,我们非常成功的项目,京东、宜信、喜马拉雅、中文在线,这都是TO C的,硬技术在那时候投资,基本上死路一条,原因在于中国基础设施不完整。

我们基金的名字叫创世伙伴,就是支撑中国创造的基金。我们把TO B放到50%的份额,我们看到一个新的技术创造和创新的时代到来了。

未来的必然是什么?只要大环境不出现所谓天翻地覆式的变化,在这个环境下我们还是具有一些优势,不管是自动驾驶,机器人,AI和硬技术方面,中国已经到了爆发的阶段。

我们到底想做什么?在同一个模型的公司上我们会全心全意投一家公司,这个前提下,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被创业者记住的他的共同创业者。

杨向阳: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变的时代。从三个方面看,第一,流量红利下降,单纯的模式创新变得越来越艰难;

第二,有些事件,比如说中美贸易战,一方面让我们看清楚短板在哪儿,同时也出来了机会。

第三,今年推出了科创板,指明了一个战略性的赛道。这三大点是在变的,你也要变。

韩彦:我们做了哪些变化?第一,科创板里面有两大趋势,一是拥抱科技,拥抱技术,二是我们国家在努力地帮助基金,或者是创业者创造退出渠道。

我们相信未来十年中国会有更多全球化的公司出现。过去几十年,中国国际化的公司,不超过10个,但未来中国出现世界级公司的机会会很多。

我们今年新募了成长基金,单笔可以投2000万美元,用来投给在A轮、B轮投过的公司,在资金层面一路支持创业者,全球化布局。

杨向阳:其实全球化和国际化还有一点区别,全球化是大部分的中国公司把中国的产品做了,卖到国际去,所谓的国际化,就是产品的定义和定位一上来就是全球化,包括研发人才。

韩宇泽:在这个周期,人民币出境还是有一点难度的,所以我们要加快美元基金的布局。

第一,在细分行业的投资,不管经济环境如何变化,关键要选好你的行业,选好行业里面的优质标的企业。医疗器械行业,是我们非常看好的。这个行业在中国复合增长率高达20%。

第二,我非常看好环保行业,中国的环保行业非常散,上市公司净利润就一点点,整合不起来。所以环保行业不仅有投资机会,并购机会也很多。

第三,新材料行业,现在的金属材料和非金属材料已经在细分领域成长得非常快,我们也比较看好。

第四,看好军民融合产业,军民融合就是高端制造业+信息技术业,而且行业的市盈率比较高。当然消费品行业也看好。

综上,科创板重点支持的是高端制造业、医疗健康产业、信息技术产业。选好细分行业,把握好投资节奏,对认定的可以放手去做。

大浪淘金,

“淘”了以后,才可能有金

刘晓松:大浪淘金,在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想有所作为,淘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种子一撒出去就能种出庄稼的事情,早就过了。

互联网到现在,互联网和数据洗了消费,TO C这端洗得很厉害。C端有点像沙滩里面的地段,浪一来,先把这一段洗掉了。后面就是在山上,供应链这一端,互联网和数据化现在开始去洗,洗的方式也不是大浪整个往上走,是一条条细的行业。没有数据就没有未来,这是我坚信的。

我们投了160多个项目,71%是数据驱动的,20%多是有品牌力的公司。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我倾向于避免已经有平台效应的战场,比如电商。从这个观点来看,可投的有教育、医疗、消费,平台做不了教育,教育一定是纵向的,教育产品好不好,不是带流量就可以的。

我们看好新消费,70%一定是数据的,另外就是品牌的力量,特别我们看好连锁,有供应链整合下的连锁,很容易干到千亿量级,几百亿是容易看到的。

上面是我们选赛道的逻辑,基础是你淘了以后,才可能有金,金是你要把企业基础做好,企业的使命组织做好,企业家的修炼做好。

周炜:互联网过去做的是“连接”,人和人的连接、商业和商业的连接。医疗教育其实最大的问题不是连接,而是优质的供给和需求的不匹配,现在技术的进步可以做到在某些程度上介入,来实现一部分的普遍供给,可以变成优质的供给。

教育方面我们投了叮咚课堂,用AI来实现跟真人老师一对一,一对多,成本降到只有7元钱一节课。这是我们看到的趋势,互联网解决不到的问题,技术可以解决,把现在手上非常紧缺的资源,用技术手段来复制、增量,这是我们看好的方向。

杨向阳:我总结一下,用我们的创新和创造来赢取未来的变化:

第一,更加注重科技含量,更加重视科创属性;

第二,有全球化视野和能力的企业,是我们未来在整个大变化里面的追求。往往有真正扎实底层技术的企业,更容易全球化和国际化。

第三,我们心态上要有一个变化,要有长时间的准备。做供应链、做科技,要从科学到技术、从技术到产品、从产品到市场、再到一个企业,这不是简单的事。我们做好对创变未来心态上的准备,最后的结果,需要很长时间的验证。

所以科创属性、全球化、长时间的坚持和耐心,是我们嘉宾给大家的建议。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