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药神》到《误杀》:走上舞台中心的80后导演,和那些“贵人”们

至少从目前来看,年轻一代的导演市场是持续活跃的。年轻一代的导演和他的“贵人”们,正在创造一个新时代。
2019-12-17 09:50 ·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庞李洁   
   

80后导演再次让市场看到了惊喜。

近日,由肖央、谭卓、陈冲主演的悬疑犯罪电影《误杀》上映,成了年底前跑出的一匹黑马。

豆瓣7.7分,知乎8.8分,影片口碑迅速在全网发酵,推动票房持续走高。

截至目前,《误杀》上映4天,票房累计已经超过2.6亿,预计最终票房将降落在6亿以上,这个成绩在悬疑犯罪类影片中已经相当不错,甚至有望冲击年度内同类型电影票房TOP3。

《误杀》改编自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片中一个母亲误杀了迷奸自己女儿的禽兽,而这个“禽兽”恰巧是警察的儿子。

于是,道德的审判、权力的对抗、亲情的守护,始终纠缠于两个家庭之间,影片将一个无法判定对错的抉择摆在观众面前。

去年,观众曾在现实题材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时面临过相似的纠心体验,而《误杀》则以犯罪电影的形式再度叩问人性的复杂。

巧合的是,《误杀》的导演柯汶利和文牧野一样,都是80后,再加上今年大爆的《哪吒》《流浪地球》,业内越来越多的新生力量正在走向舞台中心。

在这个过程中,业内逐渐萌生出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误杀》背后,有陈思诚以及和其关系密切的万达影视,而《我不是药神》的诞生,则离不开宁浩的“坏猴子计划”以及欢喜传媒……在业内已经形成突出影响力的一代电影人和相关影视公司,正在以一种“老带新”的方式,从资金、资源、业内号召力、个人实力等多方面帮助新一代青年电影导演加速成长。

随着这种发展模式不断成熟,持续释放商业化空间,电影市场将迎来更多新鲜血液,而成熟一代的电影人以监制的身份“带新人”,也有利于行业在传承式发展的过程中找到更健康的成长途径。

占比最大的80后导演

科幻、动画、悬疑多点开花

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统计,截至12月16日,在2019年票房排名前40位的国产影片中,由80后导演执导的影片数量为15部,占比最大,达到37.5%,若将新一代导演的年龄界限拓展至75后,这个比例将达到52.5%,占比过半。新一代的年轻导演已经成为业内的中坚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75后、80后导演在2019年票房超10亿的影片中更为集中,占比为70%。其中,位列年度票房榜前两位的影片皆为80后导演的作品。

新势力的崛起,意味着新的血液注入市场。

2019年,《哪吒》的出现刷新了市场对全年龄段动画电影的认知。该片近50亿的票房对行业释放的信号是,全年龄段动画电影的票房号召力已经有能力在更大的档期内爆发出更强的竞争力。《哪吒》的同系列电影《姜子牙》敢于定在春节档即是如此。

由此可见,国内动漫行业有望焕发出新的活力。彩条屋影业CEO曾公开表示,业内95%的动漫公司都在亏钱,《哪吒》的市场表现力也将加速这一现状的改变。

相似地,《流浪地球》的出现之所以称得上是国产科幻电影的一座里程碑,是因为《流浪地球》开创的是将硬科幻建立在中国人自己的文化语境之上,我们的中国式亲情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执念,是影片能够戳中观众情感的所在。

而最近上映的《误杀》在全网口碑爆发,也是在于影片本土化后更符合国人的表达节奏和情感爆点,所形成的影响也将加速建立新一代导演对犯罪电影的新思路

可以看出,每一位80后导演进入大众视野,都带着对某一品类电影内容的新的突破,这也是业内鼓励新导演成长的关键所在。

但是,新导演的成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在他们背后,大多都站着市场更为熟悉的身影。

今年暑期档,聚焦消防的《烈火英雄》导演为80后的陈国辉,而监制刘伟强和主控方博纳影业早已在“博纳式主旋律”电影上积攒了多年的成功经验。

经历撤档风波后归来的《少年的你》,导演为1979年出生的曾国祥,监制则为陈可辛30年来的老搭档许月珍。

年轻导演+资深监制的组合,除了能够加快新人导演的个人成长之外,也能帮助新人导演在发展初期打开资本市场,而不断输出高票房的电影则在验证着这一发展模式的可行性。

年轻导演+资深监制

撬动资本与风格承袭的双赢模式

这是一种可持续的、健康的发展模式。

年轻导演最缺的是钱和认同。

2008年,饺子(曾用名:饺克力)虽然因为短片《打,打个大西瓜》一夜成名,但名声很快褪去,他还是只能在成都做着动画外包的工作和动画电影的梦。

六年后,彩条屋影业的CEO易巧才终于怀着对《打,打个大西瓜》的惊艳找到了饺子,然后历时5年,《哪吒》横空出世。

易巧给饺子的,不仅是一个机会,还有资本上的支持,以及多年做动画电影的经验,他曾是《大鱼海棠》《大护法》的总制片人,之后,还将监制《姜子牙》,该片的导演中同样有新人导演程腾。

和饺子一样,新人导演大多是凭借让人惊艳的作品崭露头角的。

在拍《误杀》之前,柯汶利的毕业作品《自由人》,全片同样充斥着无法宣泄的抑郁,在豆瓣拿到8分。而陈思诚给了柯汶利一个机会,去放大他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像陈思诚这样在业内已经形成个人风格,并向市场输出过优质作品的导演,要么已经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具备独立运作影视项目的能力;要么则是凭借个人品牌价值与头部影视公司形成某种绑定关系。

陈思诚属于后者,他与万达影视合资成立骋亚影视,他的唐人街系列背后,万达从来不会缺席。此次陈思诚监制《误杀》,万达也是该片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也就是说,在这种模式下,成熟导演有赌的成分,他们把个人积累的品牌价值赋予新人导演,以此获得资本支持。如果赌赢了,他们不仅能够加快个人品牌向市场输出优秀作品的频率,还有可能在某一电影品类上开创出新的可能性。

2016年,宁浩的坏猴子影业就已经推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用于扶持新人导演。宁浩背后既有自己的坏猴子还有欢喜传媒。《绣春刀·修罗战场》的路阳,《我不是药神》的文牧野,《流浪地球》的郭帆、《受益人》的申奥等,都是“坏猴子计划”下的受益者。

双方的共赢是这种模式得以延续的基础。

更重要的是,为保障个人品牌价值的持续性,成熟导演在扶持新人方面也会选择个人更擅长的领域,比如更擅长悬疑类的陈思诚选了柯汶利的《误杀》,而《我不是药神》在现实题材和喜剧上的融合则是宁浩的长处。

徐峥在喜剧上的优势也以相同的模式传承,不仅为新人导演苏伦监制《超时空同居》,还在今年贺岁档,为80后导演杨子监制《宠爱》,影片同样属于喜剧范畴。

监制的个人能力和风格在潜移默化中渗透到影片之中,也不再只是一个挂名,更有利于推动行业走向更健康的发展环境,而成熟导演在相似风格的作品上,也能给到新人导演更多的经验借鉴,进一步盘活新一代导演的创作活力。

至少从目前来看,年轻一代的导演市场是持续活跃的。

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统计,在2018年和2019年导演票房榜TOP20中,75后、80后年轻一代导演占比都达到50%左右,尤其是在累计票房排名前五位的导演中,年轻一代占据着60%-80%的优势。

年轻一代的导演和他的“贵人”们,正在创造一个新时代。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