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提莫们的新选择:翻身网红做艺人

一场签约,将冯提莫、B站和斗鱼的三方的愿景与规划摆上了台面。
2019-12-21 09:16 · Tech星球  马微冰   
   

从斗鱼到B站,仅需要80天。

12月19日晚间,冯提莫在29岁生日这一天,公布了自己新的去向——bilibili(B站)。从9月30日与斗鱼官宣解约后,对于“冯提莫会去哪”的议论众说纷纭。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斗鱼直播与冯提莫共生共荣。作为斗鱼一路培养起来的最大主播之一,今天冯提莫的斗鱼直播间关注粉丝数达到了2000万,微博粉丝也达到了985万人,全网粉丝数近6000万,粉丝量级已经达到一线娱乐明星的水平。

冯提莫抓住了直播最好的时光,迅速在直播界站稳脚跟。

随着粉丝基数的扩大,冯提莫希望从主播领域出圈的意愿愈加强烈。六年的时间,冯提莫从一个网红主播,变身为各大平台的嘉宾艺人,逐渐撕掉原有的“主播”标签。

有人说,是冯提莫翅膀硬了要另觅高处,或者说是斗鱼这座庙太小不愿花重金签约,总之六年的陪伴最后还是划上了句号,一场签约,将冯提莫、B站和斗鱼的三方的愿景与规划摆上了台面。

撕掉主播标签

“提莫去哪里,我们老粉就跟着去哪里。”陈烨(化名)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说道。

陈烨是一名忠实的“蘑菇”(冯提莫粉丝群体别称),喜欢冯提莫2年多的时间。几乎冯提莫的每一场演出他都会去线下观看。对于还处于学生时代的陈烨来说,他的大部分生活费都是用在了追星上面。

在今年8月份,冯提莫举办的个人演唱会中,陈烨花了2000块钱抢到了门票。在他们眼中,冯提莫早已不再属于斗鱼,斗鱼仅是冯提莫出现最多的一个场合而已。

冯提莫也在逐渐脱离自己斗鱼一姐的标签,向圈外不断尝试,B站便她正式宣告自己转型的第一步。

就在昨天官宣的同时,冯提莫将自己微博的标签从“主播”更替为“歌手”,在入驻B站的简介中,标明的是:冯提莫(同名音乐平台)。曾经的“斗鱼”、“主播”、“直播一姐”这些标签,正在被慢慢隐去。

“明星和主播最大的区别是,主播是依靠平台而起来的,而明星不是。”林航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冯提莫应该也早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从今年的发展路径来看,冯提莫更多的想是成为一名拥有个人影响力的艺人,而不是一个离开直播平台无法生存的主播。

在今年,冯提莫开始了自己的艺人规划。先后以嘉宾的身份参与了多场综艺和活动,甚至受到央视采访。11月的时候,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发布新专辑,开始多地的巡回演唱会,年末还将参加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

但冯提莫的转型之路注定会充满挑战。冯提莫粉丝有几乎80%都是来自斗鱼,也都是游戏直播的重度爱好者。即便如冯提莫等主播拥有数百万粉丝,享受着明星版的待遇。但在直播圈外的观众眼里,主播还是主播,不能称得上明星。

从二次元近乎成功进化为泛娱乐平台的B站,似乎能给冯提莫想要的出圈资源。在近期B站首台新年晚会《告别2019最后的夜》节目单上,冯提莫的名字跃然在列,这也证明B站能提供冯提莫需要的出圈能力。想撕下主播标签的冯提莫,遇到了合适平台抛来的橄榄枝,一场联姻就此开启。

斗鱼难留直播一姐

“野心”更大的冯提莫,是斗鱼早已经难留的直播一姐。

2017年合约到期时,冯提莫便与斗鱼闹过一次解约风波。当时正值直播平台竞争的洗牌期,有上百家直播平台因为过度烧钱而死去。即使拥有巨额融资的斗鱼,也在改变用高昂费用签约主播的策略。

2017年8月,冯提莫在斗鱼直播的时候说道:“我是被扎心,被斗鱼扎心了,如果限制我是留我的方式,我觉得这种方式是错的”。当时冯提莫认为,斗鱼故意在合约到期前限制其直播人气,以此打压续约价格。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是当时的显著现象,众多主播过于依赖直播平台。在签署合约时,直播平台占据主动权,主播发展好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平台的大小,假使离开了目前的平台很难保证自己未来的发展。

但是随着虎牙、映客纷纷上市后,斗鱼错失上市先机,而且遭遇头部大主播的流失和封禁等意外,导致斗鱼自上市以来亏损22亿,盈利能力一直受到外界质疑。斗鱼的营收来源也十分单一,主要分两块,直播为主,广告为辅,营收多元化一直难以突破。

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表示“今后将继续致力于构建以游戏为核心的优质内容生态系统,同时战略性地提高各内容分区变现效率。”一方面努力补充泛娱乐和秀场内容,另一方面抢占海外市场,不断加强变现能力。

在加强开源的同时,斗鱼也在节流。2019财年Q3财报说明会上,斗鱼CFO曹昊也表示:“如果部分主播为平台能够带来的收入和贡献不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主动放弃一些主播,停止续约,这就是最近一些头部主播合同到期后没有续约的原因。”

所以,即便直播大数据平台“小葫芦”预估,冯提莫的月商业价值达到了4500万元。而据行业消息,冯提莫和B站签下的年合同金额为5000万元,商业价值大于合同金额的情况下,斗鱼也没有更进B站的报价,斗鱼要实现年度盈利的决心可见一斑。

直播平台的后战国时代已经来临,各个直播平台的用户数量增长也在放缓,直播平台不再像之前争抢大主播 ,更多开启理性的商业探索,保持长久的发展。

直播平台的风光已过,对于斗鱼或者冯提莫来说,不续签对二者或许都是更好的选择。

直播行业迎来转折点?

作为第一代直播娇子,冯提莫转战B站,可以看做是直播平台时代的转折。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19直播+X洞察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有4.3亿网民观看直播相比去年仅增长一成。在短视频行业迅猛的冲击下,直播平台被抢走了大批的用户和主播,整体趋势进入下滑状态。

斗鱼、虎牙、映客等老牌主播平台已略显颓势,B站、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成为网络直播领域后劲十足的新玩家。

前一段大火的摩登兄弟便是佐证。曾经在直播平台YY直播了4年不温不火,在去年趁着短视频的风口,开始转战到抖音,两个月时间里在抖音涨粉2600万,仅仅一年的时间从老街直播开到万人演唱会,频繁在各大综艺节目中露面、发布歌曲、参与影视剧的拍摄。

从某种意义上说,B站、抖音、快手在直播领域的吸粉和造星能力,正在让直播行业再起波澜。YY直播、虎牙、斗鱼以及映客等直播平台上市后,并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稳定收割期”。

根据小葫芦统计,12月19日当日网络直播平台数据,YY、虎牙、快手、斗鱼位于第一梯队,快手占据活跃主播、弹幕人数最高。虽然作为后起之秀,但是快手早已在众多维度赶超第一批直播玩家,与虎牙和斗鱼比肩,而一直没有宣传直播业务的B站,也悄悄来到了第8位。

财报数据也显示,B站的直播业务在爆发性增长。在2019年9月30日,B站Q3财报数据显示,直播和增值服务的净收入为4.52亿元,同比增长167%,是其第二大主营收入,同比增长保持在100%左右。

过去,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曾指出,“B站直播业务并非对外竞争,而是内生型业务”,并明确指出“过去没有参与到挖大主播的竞争中”。此次重金签下冯提莫,也是B站吹响进军直播行业格局的号角。

B站一系列动作,正是为直播业务布局。先是去年10月份组建“哔哩哔哩电竞公司”,由原战旗直播负责人陈悠悠担任电竞公司总裁。今年又组建《守望先锋》游戏战队培训专业选手,成立了电竞公司,由原战旗直播CEO陈悠悠担任B站电竞公司总裁。最近,据业内相关人士透露,“对流水过3000的主播,B站直播给5000RMB奖励。”

近期,又以8亿元的价格,成功拍下热门端游《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行业普遍认为8亿价格贵了,但B站看重的是承办大型赛事所带来的话题关注度、讨论度,以及重要赛事带来的显著用户增长。

B站的一举一动,无不透露着背后的直播蓝图。而B站发力直播的核心原因,是陈睿提到内容平台市值超过100亿美金,才不会在未来被淘汰。今天B站的市值是58亿美金,直播无疑是撑起B站市值过百亿的重要支柱。

B站、快手、抖音等通过布局长、短、直播等内容传播闭环,从而实现流量的最大化复用。而主播也可以借此实现自身价值的最大化传播。在B站短期想要出成绩,而重金出手的情况下,最终签下冯提莫可以说并无意外。

主播转战B站、快手和抖音,将会成为冯提莫们的下一个选择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