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土不服,密室派、戏剧派差评,沉浸式戏剧下一站在哪儿?

国外演员集中反应,相比伦敦场,对上海场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观众对于完成任务充满极大的热情。
2019-12-26 10:16 ·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郭吉安   
   

下午五点半,上海地铁世博会博物馆站的出口积满了数百名“赴宴人士”,着晚礼服短裙和黑色露背装的女士随处可见,不时有身着雍容皮草的贵妇人和曳地长裙的时尚女郎加入人群。而男士几乎人人一件正装,标准的西装三件套居多,也有白色燕尾服和金色亮片西装穿插其中。

BlingBling的胸针、各种造型夸张的复古帽、手包与男士手杖。名流社会的衣香鬓影在地铁站的一角闪闪发光,类似明星晚宴的派头和充满欧式风格的装扮出现在这里,也让无数路人为之侧目。

一众参与者前去的并非什么晚宴或是颁奖礼,而是沉浸式电影《007大战皇家特工》。沉浸式电影的概念源自英国秘密影院,即把经典电影场景搬进现实,演员扮演电影中的关键角色,观众也以适宜的身份参与到故事中,体验在经典大片中的“穿越游”。

今年,上海文广演艺集团(SMG Live)与英国秘密影院合作,将这一沉浸电影形式演出引入了国内。首部作品《秘密影院:007大战皇家赌场》落地上海,于11月23日正式开场。预售时,首场一千二百张688-1088元价格不等的门票被抢购一空,整场收入近百万。不少玩家专程从外地赶来参与。而汇聚在地铁站出口的,便是化身“特工”的玩家等候入场的体验盛况。

然而,第一场后,这一在国外有着11年历史,评价上佳的项目却在国内迎来了口碑上的两极分化。有人在体验后给出了“人太多”、“故事乱”、“语言沟通困难”、“参与感弱”等差评,也有人觉得“故事还原”、“场景精彩”、“强互动性”。

“我觉得不值得。”从北京专程前往上海参加的首场玩家药药告诉小娱,在她看来,这场活动只有“真正的戏精”才配拥有姓名,尽管她此前曾经是沉浸式密室的老玩家,在这场活动中依然疲于奔走且格格不入。可与她同场的蛋妮却兴致勃勃的告诉我们,她觉得非常惊喜,已经做好了二刷三刷的准备。

是什么造成了经典国外项目落地国内后的水土不服?只有戏精才配参与的背后是沉浸式演出的瓶颈吗?

主打“沉浸式”引来非议,密室派、戏剧派给出差评

“观众对于《秘密影院》的负面评价完全是我们预料之外的。”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总裁马晨骋告诉娱乐资本论,他同时也是这次引进版的制片人,亲自参与了与这一演出从引进到落地的全过程。

《007大战皇家赌场》的故事脱胎于同名电影,即2007年首部由丹尼尔主演的007电影,也是首部引入内地的007影片。这部沉浸式电影在今年夏天于伦敦首演后反响热烈,曾创下秘密影院目前的最高纪录。也正是考虑到这一IP在国内的深入人心和在国外的销售情况,SMG Live才把这它作为秘密影院系列落地中国的第一部,“考虑到特工的概念,上海是国内最适合这部电影风格的城市了。”马晨骋说。

据他介绍,为了最大化还原电影场景,同时方便观众,上海场的《007》对制作水准和场地条件都进行了升级。英国版本设立在城郊,而上海场最终选址定在了市中心世博会的一所场馆内。超过一万平米的三层厂房内,电影中的巴哈马沙滩、马达加斯加机场、南斯拉夫皇家赌场等场景被一一还原出来。而在演员设计上,上海版的演员数量也将超过伦敦版的55名,并加入中国剧情角色。

这些设置均在宣传期成功吸引了国内大量玩家的注意,然而,伴随预料之中的销售火爆一同而来的,却是让他始料未及的“差评”。

首场之后,大量观众围绕参与感给出了负面反馈。“我们常常是刚刚赶到某个场景便发现这里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匆匆前往下个地方。主线演员的身边永远是上百人追着跑,场景里声音嘈杂,环境喧闹,演员们为了营造出秘密接头的气氛,还要压低嗓子说英语,对我来说难度不亚于考英语听力的时候打雷了。”药药说。

同时,尽管她已经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沉浸式”密室老玩家,但对于在《007》中的互动依然感到不习惯:“虽然入场时会有大致的任务,但只是一个很模糊的指向性,完不完成对主线似乎也影响不大。”对习惯了一行十人左右在场地完成密室任务的药药来说,《007》的参与者太多了,这让她的通关快乐感大打折扣。

网上不少差评者抱持类似的观点,由于整场内参与者人数上千,而演员只有几十人且不少关键角色是外国演员,在拥挤的人流中感受特工秘密行动的氛围,英语交流等问题都成为了不利于体验的障碍。

另一部分差评人士则会直接把《007》和同为SMG Live引进的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进行对比,然后得出前者不如后者的评价。

小颖便是其中之一,2016年经典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被引入上海后,她便成为了演出的忠实观众,曾在3年内3刷表演,观看舞蹈演员用肢体语言在流动的空间内讲述故事。而这次得知《007》被引入后,她也在第一时间购票前往,却感到“大失所望”,“明显不如《不眠之夜》感觉好。同场次中我能看到真正的戏精玩家,从穿着打扮到互动积极性都很牛。他们会给自己设定非常详细的身份和背景故事,去交换名片、和演员交流,热闹是他们的,我连想找演员互动都分不清哪些是表演者,哪些是观众。”小颖说。

戏精玩家与演员的“傻傻分不清楚”,缺乏引导人员的指引,众多的参与者,散乱的任务线,都让这场价值不菲的演出成为了密室派和戏剧派玩家的“表面热闹”,也和他们脑中的“沉浸式”体验相差甚远。

抛开任务逻辑,自由RPG模式,体验派、戏精玩家的“电影一日游”

针对这样的负面声音,马晨骋也在反思,一开始如果不把《秘密影院》说成“沉浸式”会不会好一些。“室内娱乐表演类型的密室逃脱和沉浸式戏剧有着本质的区别。而《不眠之夜》这一更偏向于观赏类戏剧的内容和秘密影院也有着很大不同。无论是受密室影响抱着任务心态来的玩家,还是受《不眠之夜》影响将沉浸式当成跟着主线拼凑剧情的玩家,都没有体会到《007》的真正玩法,也导致了体验的变差。”

马晨骋告诉娱乐资本论,国外演员集中反应,相比伦敦场,对上海场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观众对于完成任务充满极大的热情。

据他介绍,相较伦敦版,上海的场地增大了30%左右,容纳人数也从英国的每场最多1500人降低到了1200人。更大的场地,更少的人数,但是体验上却会感觉人非常多,这也是因为大量国内玩家选择跟主线完成任务,在数小时的体验时间内,长期处于被演员带领式的跟随状态。

而在国外,很多玩家会选择留在喜欢的空间去做一些交互,不会很关注主线的任务进行到哪里了,他们会将这个空间当成社交的场合,玩玩牌,和演员聊聊天,享受生活在电影里的几个小时,进行更多任务之外的尝试。

“举个例子,我们的空间布景是完全按照电影中的场景进行设置的,也藏了很多有趣的细节和彩蛋,你可以在马达加斯加看一场精彩的角斗赛,也可以在皇家赌场里体会一把德州扑克,不同的空间中,有乐队表演,歌舞表演,DJ表演,都按照当地的特色风情做了还原。对于玩家来说,在这其中体验不同国度的风情也是很有趣的选择。就像电影中的大量人物角色一样,跟着主角行动的只是很少一部分,大多数只是处在电影的某个场景内,与此融合。”马晨骋介绍。

对于《007》给出了好评的宋方便是这样的一位体验派,“我非常喜爱各类赌场电影,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一直没有机会尝试,这次总算是可以享受一把坐在赌桌前,把所有筹码一推,说出‘all in’的快乐了,基本上我有一个多小时都泡在了皇家赌场里。钱没了就再赚,通过完成NPC给你的任务拿点劳务费,然后再回赌桌。这感觉实在太爽了。”在体验完活动后,宋方甚至在微博总结了一份详细的《007大战皇家赌场》赚钱攻略,分享给一众玩家。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整场活动的自由触发机制,不同于明确设定任务或是剧情的密室,《007》中的所有演员手中都握有不少游戏内的“流通钱币”,当你向他们打听人物、问路,寻求帮助时,不少人会向玩家索要小费,而当你手头紧了缺钱花,也可以通过向他们讨要任务,提供服务,赚取更多钱。

“有点像是一个自由度很高的RPG游戏,在完成主线之外,有无数的支线可能。盯着窗子使劲瞧的怪人,巴哈马路边卖唱的歌手,机场帅气的空乘小哥,每个人身上都有谜团和故事等你去解锁。就像是真正行走在异国街头,但会更光怪陆离,想敲开每一扇关起来的门看看里面有什么,想坐在酒吧里配着爵士乐喝一杯酒和旁边的游客搭讪。”首场玩家蛋妮如此形容。

她是当之无愧的戏精玩家之一,秘密影院落地上海的一个月内,她二刷了这场活动,第一次,她和朋友伪装成来自BBC和纽约时报的制片人和记者,对剧中关键人物的女儿完成了采访,帮助特工们套取到了关键线索和情报,坐上了最终的赌桌。而第二次,她索性来了一场大叛逃,直接投奔了反派阵营,游走在一众任务角色之间,当起了双面间谍。而她一身精致的装扮,甚至迷惑了不少玩家,数次被当成了故事角色。

而在马晨骋看来,这也正是秘密影院最吸引人的所在:“很多观众投诉在《秘密影院》里根本找不到演员,然而这恰恰就是《秘密影院》的特点,让观众和演员融合在一起,大家是平等的、一体的。当玩家按照我们的着装要求,化身特工走入场景,便已经成为了电影的一员。”

从观看到任务再到社交,什么是真正的“沉浸式”?

不难看出,两极化的口碑背后,正是大量国内玩家对于“沉浸式”概念的理解错位,尽管近几年,沉浸式已经成为了娱乐消费领域的热词,展现形式和产品类型也变得愈发多元化,但显然,国内大量受众对于沉浸式内容的理解和消费观还是存在差别。

“就以《不眠之夜》和《秘密影院》来说,其实这两者的沉浸式概念便是一次突破和升级。2016年我们做《不眠之夜》的时候,让观众对于戏剧的认知从‘坐着看’到‘跑着看’。但在《不眠之夜》这样的肢体剧场,观众的本质还是在看。而到了今年的《秘密影院》,大众已经不仅可以看,还可以玩了。当进入电影场景时,你需要有更强的主动性,进行自我探索,并设定一系列方式演好你的角色。”马晨骋说。

在他看来,真正的沉浸式应该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和艺术手段让观众沉浸在状态当中,去激发他们内心的冲动和满足。沉浸式不单纯是手段,而是一种调动观众内心的主观能动性方式。在沉浸式环境中,每一个观众的体验感和满足感都是不一样的,共通的核心是让自己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这样的概念也和当前国内消费者“体验式消费”诉求的增长不谋而合。高收入、高消费、追求品质生活的中国轻中产人群具备着进行沉浸式消费的基础,也有望成为沉浸式产业的中坚力量。

据幻境《2018中国沉浸式产业发展白皮书》显示,中国的沉浸式产业公司数量在近几年呈现出了突破性增长,据36氪统计,70%的国内沉浸娱乐式IP都在近两年诞生,并实现了100倍+的增长。

马晨骋也非常看好沉浸式概念在中国的发展前景,以秘密影院为例,SMG Live与英国秘密影院方的这次合作将长达五年,除了《007》之外,也计划引进更多的电影版权IP,娱乐资本论了解到,目前,几大城市的巡演活动也在商谈过程中。

“《秘密影院》的好处就在于我们的IP多,不用说非要把《007》带到哪个城市去。比如,我们完全可以在成都做《功夫熊猫》、在北京做类似于像《末代皇帝》,我们希望用更文旅的思维,做一些和城市特质相符合的沉浸式电影。未来的文旅应该是将演艺的项目成为观众的目的地,由文化内容去带动整个地区旅游经济的发展,它不应该是偏属品,而是一个主导选择,一个目的地。”马晨骋说。

而为了打响这一产品的知名度,《007》作为秘密影院落地中国的第一站,也在尝试通过不断完善,被更多玩家接受。据二刷玩家蛋妮介绍,明显可以感受到内容上针对大众反馈的调整。例如为了解决语言沟通问题,中国演员的数量有明显上升,发布任务的演员主动性也增加了。而在引入国内的一个月后,《007》也推出了不包含后续互动电影观赏环节的“纯玩版”,增设了更多的售票价格区间,以便更多玩家接受。

“希望还是能有越来越多人接受这种模式,喜欢这个活动,这样也才能有更多不同电影IP主题的内容落地。毕竟能够有机会在几个小时内体验电影里的人生,本身就是很浪漫的事啊。”采访的最后,蛋妮这样告诉我们。结束了第二场的她还画着浓妆,沉浸在特工的故事里。直到走出了场馆,她穿上了羽绒服,遮住了金色的礼服裙,和无数一同前来的玩家一起,匆匆奔赴世博会博物馆站。

这些在十余分钟前还处于特工故事里的玩家,与无数路人一起,消失在上海冬日的街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