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最后一天:同样是VC,有人早已放假,有人还要加班看项目

“复盘前三个季度工作的时候,发现今年平均每周上会的项目只有去年的一半。”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一语,道出了今年VC/PE圈投资市场的冷清。
2019-12-31 16:06 · 投资界  闫启 刘传   
   

2019就这么结束了。

复盘前三个季度工作的时候,发现今年平均每周上会的项目只有去年的一半。”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一语,道出了今年VC/PE圈投资市场的冷清。

这并非个例。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也坦言,“今年我们提高了筛选项目的标准,不论从投资金额还是数量上,可能只有去年的一半。”

还有机会出手,就已是一种幸福。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总额约7300亿元,同比下降29.5%;投资案例数约7800起,同比下降18.7%。

殊不知,更多的小机构仍在募资阶段挣扎。而没事可做的投资经理们,要么等着被裁,要么主动离职。

2019年的最后一天,投资界联系了多家VC/PE机构的投资人。有的人已经离职一周了,笑言再过几天就回老家过年;有的人赶早上6点飞机去外地参加路演大赛找项目;也有的人今天准备赶往被投企业参加年终总结会,顺便跨年.....小小创投圈,众生百态。

钱去哪了?

2019年度十大融资事件出炉

回顾2019年,创业公司因融不到资而倒闭的消息接踵而至。而另一面,各个行业的明星企业却获得动辄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的巨额融资。根据公开信息,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了2019年融资金额最大的前10笔,一窥这一年创投圈冷热。

年度融资之最:快手30亿美金天价融资

2019年尾声之际,传来了快手即将完成F轮融资的消息,这轮融资的总金额高达30亿美元,快手的投后估值也随之再度上涨至286亿美元。本轮融资由腾讯出资20亿美元领投,此外,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也参与了本轮融资。

腾讯自从2017年3月完成了对快手3.5亿美元的独投后,在快手此后的每轮融资中持续押注。快手本次F轮融资后腾讯更是投后持股比例接近20%,继续稳坐快手第一大机构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的本轮融资中出现了云锋基金的身影。此前百度也曾参与过快手融资,换言之,快手的投资方中BAT势力齐聚,堪称创投圈罕见一幕。

被忽视的趋势:巨头“二代”崛起

在中国有一个显著标签的群体叫做“富二代”,而在创业公司中也有一个庞大的“二代”群体——这些公司脱胎于圈内的巨头,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起点就已经是绝大多数创业公司一生也难以达到的终点。

2月28日,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网母公司车好多集团正式宣布,已完成15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软银愿景基金。据悉,车好多集团此次投后估值超90亿美元。

5月10日,在京东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京东集团宣布正式成立京东健康子集团。京东与中信产业基金中金资本霸菱亚洲等投资者就京东健康的A轮优先股融资达成最终协议,融资额预计超10亿美元。

6月5日,京东宣布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拍拍”将与数码回收平台“爱回收”进行战略合并。同时,京东领投爱回收新一轮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老股东天图投资与晨兴资本、老虎基金、启承资本、清新资本相继参与跟投。

长租公寓:融资大战持续

3月1日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蚂蚁金服联合领投,春华资本跟投,CMC资本、高榕资本、愉悦资本等老股东继续跟投。本轮融资后,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

此外,链家的升级版平台贝壳找房,也于3月25日宣布启动D轮融资,战略投资方腾讯领投8亿美元。《贝壳找房专项股权基金》显示,贝壳找房D轮规模超过12亿美元。其中,腾讯领投8亿美元,其他投资方还包括基汇资本高瓴资本、源码投资、碧桂园、新天域、华兴资本、海峡资本等。D轮融资后,贝壳找房最新估值超过百亿美金。

6月15日,有报道称,长租公寓品牌自如正在进行的B轮融资接近尾声,已募集约5亿美元。本轮由泛大西洋资本领投,腾讯、红杉资本、天图资本等跟投。据悉,本轮融资前,自如估值已达约45亿美元。

AI:两笔融资超13亿美元

AI明星企业仍然吸金无数,融资额一轮高过一轮,估值更是水涨船高。尽管不止一个大佬明确指出,AI企业存在“估值偏高、存在泡沫”的现状,但依然抵挡不住投资的热情。毕竟,谁也不想因为畏惧风险而错失一个时代。

2月27日,地平线机器宣布已完成6亿美金左右的投资,估值达30亿美金,成为全球最大的AI芯片独角兽。本轮融资由由SK中国、SK Hynix以及数家中国一线汽车集团(与旗下基金)联合领投,跟投方包括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旗下泛海投资、民银资本、中信里昂旗下CSOBOR基金和海松资本等。此外,本轮融资还获得了包括晨兴资本、高瓴资本、云晖资本和线性资本等原有股东加持。

5月8日,号称AI四小龙之一的旷视科技宣布完成D轮第二阶段股权融资,D轮总融资额达约7.5亿美元。参与此轮融资的均为全球性的著名机构和战略投资者,包括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 (BOCGI)、阿布扎比投资 (ADIA) 旗下全资子公司、麦格理集团以及工银资管(全球)有限公司。

To B:爆发期将至?

To B融资事件,终于挤进了年度前十。

这一年,To B备受关注,成为了不少投资机构新战线。5月27日,中国最大的定制化超大规模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秦淮数据,宣布获得贝恩资本5.7亿美元投资,同时,这也是中国数据中心行业历史上单笔最大融资额。

当资本疯狂涌入To B行业,相关企业大举扩张,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而实际上,大多数公司其实很难找到合适的落地场景,2019年的企业死亡名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截至目前,336家倒闭的企业中,企业服务相关公司有31家,在关闭公司最多的行业中,排名第四 。

年度投资全景:

总额下降30%,这几个赛道缩水到脚脖子

这一年,你融到资了吗?

在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中,前1%的企业融资金额占整个市场投资总量的48%。到了2019年, “一九效应”进一步加剧,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面对的现实远比数据看上去更加残酷。

还有机会出手,就已是一种幸福。清科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总额约7300亿元,同比下降29.5%;投资案例数约7800起,同比下降18.7%。钱少了,出手次数少了,创投机构更珍惜手中所剩的“子弹”。

出手少了,VC/PE机构都在忙什么呢?一位北京VC机构的朋友道出真相:“整个上半年,我们都在忙着募资了,团队本来就不大,大家应付LP尽调访谈都来不及,哪有时间看项目。”数据显示,2019年前五个月VC/PE投资2000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54%;投资案例个数为2418,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0%,确确实实的腰斩。

从行业上来看,两极分化更加严重。最戏剧的是,不少热门赛道从追捧的“风口”成了避之不及的“坑”。清科数据显示,不管从投资数量还是投资金额来看,金融、娱乐传媒、教育培训这些曾经的明星赛道在2019年都大幅缩水。

其中,缩水最严重的金融行业,2019年投资金额相比2018年减少85.5%。这并非夸张,殊不知这一年互联网金融退场潮成为了挥之不去的阴霾。

自2013年起,互联网金融成为风口,P2P被树立为典型,迎来了高光时刻。国内P2P网络借贷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彻底爆发。一些先入局的玩家早已纷纷上市,给其背后的VC/PE们带来一场互金盛宴。

然而,行业急剧爆发后,乱象丛生,甚至一些庞氏骗局披着P2P网络借贷的外衣大行其道。一波又一波爆雷潮过后,监管层面的铡刀已经落下,P2P渐渐湮没在历史的烟尘里。

娱乐传媒行业也渐渐没有了声音。仅影视行业,就已尸骨累累。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今年中国影视公司关闭和注销的多达1884家。

据统计,今年横店开机率较去年下滑近45%。无奈之下,横店影视城放了大招,“横店影视城旗下所有摄影棚,将向电影及现代、当代、科幻题材类型的电视剧组免费开放”。意图用金钱攻势抵御影视寒冬。

影视寒冬让VC/PE热情褪去。清科研究中心最新数据显示,2019前11个月,娱乐传媒行业投资总额约85.11亿,同比下降78.7%;投资案例数量约277起,同比下降56.3%,降幅之大令人咋舌。

事实上,许多文娱投资人已经不看影视了,“很多行内的投资人转去投科技、投教育。”

更没想到的是,曾经被视为“抗周期”的教育培训行业,也落寞了。据投资界统计,2019年倒闭的教育品牌多达20余家。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被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之一的韦博英语。

这只是教育行业倒闭潮的一缕缩影。教育贷问题、盲目快速扩张、获客成本高等牢牢钳制着这个行业,当大量投入的流量无法转化成功,公司资金链应声断裂。

VC开始望而却步。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前11月教育培训行业投资金额同比下降47.2%,投融资缩水近一半。“从2018年年底开始,市场变得更谨慎,投资人的决策周期会更长。”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说。

大机构放缓,小机构停摆

“还有机会出手,就已是一种幸福”

“今年这个市场亏钱损失惨重的就两种人,一种是自己去造风口,然后砸重钱,最后砸不出来,损失惨重。另一种是独角兽上市,IPO之后跌了很多,都是上亿美元的亏损,亏得不说话了。”

正如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所说,吃过太多亏的投资人,在这个时期显得尤为小心翼翼。

即便是“子弹”充足的机构,也越发谨慎。数据显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IDG资本、达晨等头部机构在2019年的投资数量都有所下降。对此,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坦言,“今年我们提高了筛选项目的标准,不论从投资金额还是数量上,可能只有去年的一半。”

出手减少,不只是因为好项目变少了,还有考虑退出表现的因素。肖冰判断,未来实行注册制以后,A股估值体系会发生根本的变化,以前密集型的投资标准可能不太适应了,“即便是项目能上市,也很有可能不赚钱或者回报率比较低”。

对于手里的有钱的机构来说,投资停摆要背负着来自LP的巨大压力。一家今年刚刚完成新基金募集的机构合伙人直言不讳:“募不到钱急,好不容易募到钱了投不出去更急,这就是我目前的状况。”

当然,市场上更多的是没钱的“玩家”,今年只能将主要精力放在募资上,甚至投资团队一年都没有开过张。最近一位母基金合伙人见到了生涯中最惊讶的一幕:一家年轻的VC机构,把所有的投资经理都辞退了,剩下合伙人将主要精力放在募资上,“为了节约成本,等募资差不多敲定了,再招几个人找项目”。

而没事可做的投资经理们,要么等着被裁,要么主动离职。一位创投媒体记者感慨,“今年忽然发现,之前采访过的投资人朋友们,有的去做FA,也有去做公司高管,甚至还有人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卖起了保险。”

创投圈这一年,不胜唏嘘,期待2020年能如愿一些。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