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鱼欲跳A股“龙门”,外资寻“中国身份”?

在中国浪潮汹涌的资本江湖中,这条“金龙鱼”最后会游向何方?待时间给出答案。
2020-01-07 09:44 · 子弹财经  许芸   
   

A股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了大批投资者涌入,企业更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粮油界“巨无霸”金龙鱼的运营主体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海嘉里”),也来赶赴这场财富盛宴。

2019年12月20日,益海嘉里更新后的创业板招股书在中国证监会官网公布,预示其IPO进程正稳步推进。招股书显示,益海嘉里拟募资金额高达138.7亿元。

一家外资控股企业,却始终对中国资本市场青睐有加,辛辛苦苦耗费大量精力拆分业务,港股不成又瞄准A股,是“韭菜”太好割还是另有图谋?

金龙鱼再跃“龙门”

如果不特意去查,可能很少会有人知道,自己从小吃到大的粮油品牌金龙鱼,其实属于一家外资控股公司。

看似接地气的金龙鱼背后,是马来西亚豪门郭氏家族。

媒体报道显示,北京的中国国际贸易中心香格里拉大饭店,都是郭氏家族的手笔。郭氏家族掌门人郭鹤年,是闻名世界的“亚洲糖王”和“酒店大王”,已蝉联13届马来西亚首富。在《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中,郭鹤年以950亿元的身家位列大中华区第15位。

招股书显示,金龙鱼运营主体益海嘉里的控股股东是Bathos,持有其99.99%的股份。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公司、世界500强企业丰益国际依次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百慕达)间接持有Bathos100%权益。

持有丰益国际12.13-12.56%权益的郭孔丰,正是郭鹤年的侄子,也是益海嘉里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世界那么大,金龙鱼却始终想到中国资本市场转转。

据媒体报道,早在2009年,丰益国际曾计划分拆中国业务的30%,在香港申请上市,当时预期上市规模约30-40亿美元,但遭遇香港金融市场动荡,预计发行价无法达到预期,上市至此搁置。

直至2017年5月,郭孔丰提及,正在对中国业务进行内部重组,并有可能单独上市。金龙鱼的上市计划才算再次提上日程。

如今,益海嘉里带着金龙鱼卷土重来,向创业板发起冲刺。

不过,虽然已经从丰益国际拆分出来,但益海嘉里在业务上仍然与其“关系”密切,存在金额比较大的关联采购。

益海嘉里的关联方丰益国际、ADM长期位列其前五大供应商行列。「子弹财经」根据招股书披露数据计算,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益海嘉里对丰益国际、ADM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73.34亿元、227.27亿元、192.49亿元及51.76亿元(仅丰益国际),分别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15.71%、17.15%、13.67%及8.77%(仅丰益国际)。

关联交易历来是发审委关注的重点之一,益海嘉里筹备上市多年,控股股东却依然位列前五大供应商行列,也因此引发外界一些质疑的声音,担忧涉及利益输送。

对于质疑,益海嘉里董事会办公室回应「子弹财经」称:“关于与大股东丰益国际之间的关联交易事宜,主要是从丰益国际采购棕榈油。公司业务范围中的油脂科技、食品工业等业务领域对棕榈油有较大的需求,而丰益国际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类产品生产及贸易商,所以,公司会向丰益国际采购较多数量的棕榈油产品等。”

益海嘉里董事会办公室进一步解释称:“采购价格主要参照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棕榈油期货的价格确定。除了为我们提供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外,丰益国际还为我们提供了非常有用的市场信息,使我们能够把握恰当的时机购买我们所需的棕榈油产品。”

益海嘉里董事会办公室还表示:“我们不是所有的棕榈油产品都从丰益国际购买,当其他供应商提供更低的价格及更加好的交易条件时,我们会从他们那里购买。”

外资企业的图谋

背靠马来西亚首富和新加坡上市公司,益海嘉里天生自带国际化基因,为何对中国资本市场如此执着?

对此,益海嘉里董事会办公室回应「子弹财经」称,选择在A股上市,一方面公司将继续深化国内的本土化进程,增强业务拓展能力,持续提升产品创新能力。另一方面,益海嘉里希望借助A股上市,使公众了解一个更加透明规范的公司,并分享公司的经营成果。公司也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加速自身的发展。

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认为,目前中国资本市场整体规模已经达到一定量级,市场活跃度也不错。这种情况下,益海嘉里这种外资背景企业选择在中国上市有一定道理。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中国已经是益海嘉里最大的核心市场,它从产业端、资本端及渠道端去加持整个中国市场,符合利益最大化的路径。”

益海嘉里招股书显示,其营收主要来自中国境内市场,且金额逐年上升。

2016-2018年及2019上半年,益海嘉里在中国境内分别实现营收1280.67亿元、1464.85亿元、1616.87亿元、761.01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5.93%、97.16%、96.78%及96.72%,各期来自中国境外市场的营收占比均不到5%。

图 / 益海嘉里招股书

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看来,益海嘉里此番冲刺A股,一方面可以拿到很高的估值,另一方面可以避开一些转基因问题带来的讨论。

张驰进一步对「子弹财经」分析道:“益海嘉里最大的市场在中国国内,那么它在A股上市一定会有一个很高的估值,境外上市则估值会有限。现在这些大的企业,利润已经很大了,上市对它来说就是一个补充,上不上市也无所谓。要上市融资,就要选择对自己最优的一个板块,无疑国内资本市场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这里给的估值高。”

“另外就是转基因的问题。金龙鱼的油,一定量使用转基因大豆等原料,但转基因对人体到底有没有害是有争议的。益海嘉里去境外或者港股上市,可能针对转基因问题会有一些排斥或者负面的声音,会被讨论得非常热烈。而在国内,大家对转基因相对没那么敏感。”张弛说。

身份之困

随着中国加入WTO后农业市场的逐渐放开,外企外资纷纷涌入中国,并迅速占领了国内粮油市场重要份额。

粮油关乎国计民生,外资粮油企业的迅速崛起扩张,引得国内舆论对于粮食安全问题的担忧声不绝于耳。

金龙鱼风光无限却又处境尴尬:长期占据中国食用油第一品牌,但外资身份始终是其长期发展过程中一个难以根治的痛点。

益海嘉里更一度被冠以“外资粮油寡头”的称号,也在监管层对外资粮油企业持警惕态度的时期,业务发展受到一定限制。

2008年9月3日,监管层出台《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扶持民族大豆加工企业,而对外资则进行了限制。其下发《关于做好2009年油菜籽收购工作的通知》中,首次规定企业可以参与托市收购,并发布了油菜籽托市收购企业名单,在这份多达100多家企业的名单中,并未包含益海嘉里。

“我们很想参与收购,也和当地粮食局的人都表达过愿望,但被告知这次托市收购外资不能参与。”益海嘉里一位内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

于是,以时任益海嘉里副董事长穆彦魁为首的管理层便向公司更高层建议,考虑运作公司在国内A股上市一事。

在穆彦魁看来,益海嘉里在国内上市,融资并不是主要目的,而在于上市之后,益海嘉里便能顺理成章变身成为一家地地道道的国内企业,摆脱掉“外资”的称号和限制,也是实现益海嘉里在华业务进一步扩张的基础。

由此来看,在益海嘉里诞生IPO念头起,就是寄望通过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实现从“侨资企业”到“民族品牌”的转身,获得“中国身份”认同。

在对「子弹财经」的回应中,益海嘉里也毫不犹豫地表示:“益海嘉里已经在中国投资超过30年并坚定看好中国发展前景……在国内上市充分体现了益海嘉里对中国未来充满信心,以及公司与中国经济和市场同气连枝、共同长期发展的决心。”

张驰认为,益海嘉里成功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根据目前的政策,外资控股公司可以在国内上市。尤其在当前背景下,中国会加大外资企业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加大开放、让外资控股公司上市等,给美国做个表率。另外,益海嘉里作为外资控股的粮油巨头,它的利润体量也足够大。”

本土粮油企业灾难?

2017年1月,监管层印发《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取消了油脂加工外资准入限制。

在外资被限制的那些年里,以中粮集团为首的国内粮油企业得以迅速成长,福临门、西王、长寿花等本土品牌迅速崛起。

但它们与益海嘉里的竞争,仍然不轻松。

根据尼尔森研究数据,2016-2019年上半年,益海嘉里的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全国销售量份额、包装米厂商全国现代渠道销售量份额、包装面粉厂商全国现代渠道销售量份额均占据第一。

除了金龙鱼,益海嘉里旗下还有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等多个品牌。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益海嘉里营收分别为1334.94亿元、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和786.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54亿元、52.84亿元、55.17亿元和15.89亿元。

如成功上市且保持现有增速,益海嘉里或将改写创业板业绩排名座次,问鼎营收、净利润双第一。以2018年业绩为例,创业板收入最高的上海钢联营收为960.55亿元;创业板最赚钱的温氏股份净利润为42.56亿元,均被益海嘉里同期业绩超过。

“益海嘉里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粮油企业,在世界上的排名也在前列。这样的企业,对于保证中国粮油市场的供应和稳定会发挥比较重要的作用。”鲍跃忠对「子弹财经」表示。

益海嘉里还计划进一步加大业务投入,其首次股票发行拟募资额138.7亿元,将全部用于厨房食品综合项目、厨房食品食用油项目、厨房食品面粉项目、厨房食品其他项目等。这些项目的总投资额高达178.99亿元。

“巨无霸”冲击A股,资本市场尚且要震上一震,在益海嘉里占据领先地位的中国粮油界,如果它成功上市,又将掀起什么样的风浪?

“益海嘉里最大的优势就是品牌化、规模化优势,除了中粮,(国内粮油领域)基本没有企业可以跟它去抗衡。如果益海嘉里上市,它的规模化、品牌化程度会更高,会引发新一轮粮油市场品牌的洗牌。”朱丹蓬对「子弹财经」分析道。

鲍跃忠认为,类似中粮集团、益海嘉里这样的企业,已经很难按单一粮油市场的竞争去分析比较。“粮油是它们很重要的业务,但它们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帝国了。比如益海嘉里,它的主业在粮油,但是目前它在物流产业的布局也是非常强大的。”

在张驰看来,益海嘉里如果成功上市融资,就能收购更多的同行企业,会加速行业进一步走向集中,而它在市场中的占有率会进一步提高,中小炼油企业的生存空间将会被进一步挤压。

“这也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但是有可能就是这个结果。对于中国本土的粮油企业来说,益海嘉里的上市无疑是个灾难。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让本土粮油企业在夹缝中成长起来,走差异化竞争路线。”

张驰认为,与国内粮油企业相比,益海嘉里的优势在于它的体量足够大、渠道足够广、品牌认可度也高。但国内的粮油企业,近几年因为资金问题普遍规模都不大,产能逐渐下降。

“金龙鱼的劣势可能就在于转基因的油,如果国民逐渐醒悟,一定要用非转基因的油,那可能一些新兴的小品牌会崛起。而金龙鱼做的这种大众用的油,要控制成本价格,只能做转基因的油,这就导致它很难调头。如果人们认清到转基因的油可能会有问题,转而去买一些小众的品牌,它可能就没有优势了。但如果行业没有大的变革,它的优势仍然是巨大的。”

尽管2015年2月1日印发的《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研究、安全管理、科学普及”,但在实际生活中,转基因食品仍未被公众广泛接受,金龙鱼也因此不时被卷入舆论旋涡之中。

随着益海嘉里IPO的继续推进和业务的发展,国内粮油市场的竞争,也将愈演愈烈,而关于转基因食品的讨论,注定还不会停止。

在中国浪潮汹涌的资本江湖中,这条“金龙鱼”最后会游向何方?待时间给出答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