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的2019:都是钱多惹的祸?

尽管一两个失败项目无法重新定义孙正义,但市场对这类盈利情况尚不明朗的企业宽容度越来越低 。
2020-01-09 09:32 · Wise财经  方知有   
   

2016年9月,一架喷气式飞机划过阿拉伯湾上空。

飞机上, 软银副总裁拉吉夫·米斯拉盯着PPT上的300亿美元犹豫不决——这是此次飞行的目的,募集资金。如若成功,该笔募资将成为当时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

拉吉夫·米斯左右踌躇,他觉得难度实在太大,当年美国253支基金总共募资才420亿元美元。而此时,一旁的孙正义面不改色地将PPT上的“3”改成了“10”。

“人生太短,格局不能小。”他说道。

几个小时后,孙正义就坐在了时任沙特副王储的穆罕默德面前,接下来就是市面上广为流传的45分钟拿下450亿美元的投资佳话。

短短半年,1000亿美元资金弹药基本筹集完毕,这一数字在此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要知道从2014年到2016年,全美风投行业总共筹集的资本也只有1100亿美元。

这笔巨额资金背后最大的金主来自中东,除了穆罕默德的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外,还有来自阿联酋的Mubadala投资公司,总计注资600亿美元占比60%,软银集团自己投入280亿美元,最后,四家明星企业苹果、夏普、富士康、高通纷纷为其站台,总计注资50亿美元。

这一创历史记录的募资结果,使得孙正义的工作重心也发生了转变——几乎将全部精力从软银投入到了愿景基金的投资上。

疯狂也从这里开始。

巨大风险和巨大收益

“我将送你一件礼物,价值1万亿美元的礼物,你投资1000亿美元,我还你1万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孙正义曾在那传奇的45分钟内告诉穆罕默德,这位背负了振兴中东科技行业使命的王储,当然难以拒绝这位常胜将军如此的甜蜜承诺。

投资大亨的自信气场和野心收服了王储,同时也创造了一种独特的风投基金融资结构。

《金融时报》披露信息显示,为了筹钱,软银除了通过发行股份取得资金,还以每年支付 7% 利息的条件进行债务融资,其大致资金结构为:

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提供 280 亿美元债务融资以及 170 亿美元股权融资;

软银,现金+ 25% ARM 股份,折为价值 280 亿美元的股权融资;

阿联酋穆巴达拉投资公司,提供 93 亿美元债务融资以及 57 亿美元股权融资;

苹果、富士康、夏普,提供 50 亿美元债务融资。

其中,约有420亿美元属于债务融资,无法获得投资回报,但每年软银需支付7%利息,算下来每年约29亿美元,资金成本不小。

值得注意的是,软银注入的280亿美元均为股权投资,这也符合孙正义一贯的豪赌性格。

一方面,此举能保证孙正义对基金享有绝对控制权及杠杆化的收益,另一方面,也承担了大部分投资风险——假如投资失利,软银需承担绝大部分损失。

毫不夸张地说,孙正义堵上了自己的命运。

当人们以为1000亿美元已是极限之时,孙正义又在多个场合提及,自己要在两到三年内募集下一个规模相当的基金,没有人能理解这位冒险家的底限在哪。

对于掌管了大额资金的风险投资者来说,花钱并不是件易事,

坊间流传着一种版本,来自中东的“金主”此前也曾经找过另一家顶尖风投机构红杉资本。不过,红杉资本有着顾虑,认为这么多钱很难投。因为如果投早期阶段项目,风投的收益来自于概率,需要广撒网而不是在某几个项目中注入过多资金;如果投中后期,虽然投资的成功率上升,但在收益率则面临考验,尤其是要考虑到如此大规模的单笔,在退出时需要寻找接盘者的难度。

另一方面,还受制于市场上投资项目的容量。

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曾在公开场合中提及:孙正义要实现一个很大的目标:这个目标是要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要投出一千亿美元,并且都要投到高成长的项目里。在当前是一个非常不容易实现的目标,因为真正有价值的项目就这么多。

从美国风投市场的数据中也能窥见一斑。据Pitchbook数据,2017年美国风投总额达842亿美元,创造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一整年的投资数额还不及一个愿景基金,而孙正义想要的速度是两到三年内再创一个千亿基金。

截至2019年3月,愿景基金在不到2年时间内已经投出去了700亿美元左右。2019年5月,愿景基金首次披露了其成立以来的成绩单:截至2019年3月底,IRR达29%。对此回报,孙正义评价”非常高“、” 风投基金中非常少见的“,而他本人也直说最近接到的投资者电话有点多。

至少数据证明,在跌入共享经济的大坑前,愿景基金是有机会继续扬帆远航的。

无处隐藏的泡沫

“捉襟见肘。”2019年11月6日,软银集团股东大会上,孙正义正在对软银4-9月的年度中间决算作出说明。他的背后是一块写着大大“赤字”的背景板,外加一个直线下滑的红色箭头。

受累于WeWork和Uber,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二季度财报中,软银旗下愿景基金运营亏损达89亿美元,受此影响,软银集团营业亏损高达65亿美元,这是软银成立14 年来的首个季度亏损。

仅仅过了半年,孙正义背后的涨势图直接调转了方向。

为何会产生如此差距?奥秘在于6个月前公布的回报率中。

当月IRR29%的光辉业绩回报率,实际上仅停留在账面回报。截至2019年3月底,愿景基金投了约80个项目,但退出的只有Flipkart和NVIDIA两个项目,投资收益约为25亿美元,其余投资回报全部来自被投项目的估值提升,最后是否能收回利润,将账面价值转化为拿到手的真金白银还难以确定。

这意味着仍有巨大变数隐藏在看似繁荣的外壳下,这是孙正义亲手打造的外壳。

从筹集了1000亿美元开始,孙正义的投资对象与此前有了明显改变。

回顾孙正义的”封神“之作——阿里巴巴和雅虎,一个是刚成立几个月、连空调都舍不得开的单元房小公司,另一个是团队成员不到10人的初创公司。

这些尚未展露锋芒的创业者们,放在现在可能连孙正义的面都见不到。

尽管出手仍然阔绰,但孙正义领导下的愿景基金早已将视野瞄向了已度过”青春期“的行业领头羊。在其迅速组建的科技独角兽帝国中,不乏Uber、Wework、滴滴这样的超级独角兽。

而其打法,基本遵循通过大规模资金(甚至远超企业所需)加速企业成长,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飙涨的估值。

2017年孙正义强势入局时,Uber估值在700亿美元左右,此后一路高歌猛进,上市前夕已达1200亿美元;也是在这年,孙正义看中了WeWork,首次便出手44亿美元,WeWork估值也从200亿美元飙涨至2019年的最高峰470亿美元。

依仗着庞大的资金后盾,被孙正义相中的独角兽们经历了一波又一波估值高涨,而一排排危楼也正拔地而起,并在不久的将来陆续坍塌,将这位传奇的投资大亨压得喘不过气。

第一张倒塌的多米诺骨牌就是孙正义曾经的王牌选手之一——Uber,经历了上市首日破发,此后股价大跳水,截至1月6日美股收盘,报31.58美元/股,总市值为70亿,较45元/股的发行价下跌超%,市值不足539亿美元。

紧接着Wework撤销IPO,更是将资本市场对孙正义的质疑声音推至顶点,公司估值从2019年初的470亿美元降至约80亿美元 几乎成了投资失败的典型。

孙正义的愿景

“现在我的手里有能预测未来的水晶球。”3年前,那个仍被人们称为传奇的孙正义告诉未来金主穆罕默德。

孙正义所说的“水晶球”指的是ARM控股,这家半导体设计企业在芯片设计领域掌握了90%的全球份额,而通过半导体获得的庞大数据将成为预测未来变化的基础线索。

获得数据,预测未来是孙正义的野心和愿景,从愿景基金的投资布局也能略窥一二。

除了几家站在风口浪尖的共享经济公司,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等领域的尖端科技公司也有不少被愿景收入囊中。如Brain Corp(深度学习)、Mapbox(开源地图)和英伟达(芯片)等。

新兴市场,软银的战略布局也几乎覆盖了各种民生领域,比如在印度,投资了食品科技公司Zomato和Swiggy、教育科技创业巨头Byju's、酒店品牌OYO以及电商Paytm Mall,这些企业在搜个人数据上毫无疑问具有优势。

医疗健康方面,愿景的筹码也不少。例如Guardant(癌症筛查)、Roivant(新药研制)、Relay Therapeutics(生物制药)等,平安健康科技也已经顺利完成了IPO。

而孙正义储存大量资金作弹药的优势是,孙正义的选择会更广,一方面,有能力投入到短期无法盈利、但在未来或许占一席之地的企业,也不会再上演从前因资金短缺而错过谷歌亚马逊的遗憾往事。

截至目前,孙正义的愿景基金二期仍没有传来好消息。尽管一两个失败项目无法重新定义孙正义,但市场对这类盈利情况尚不明朗的企业宽容度越来越低 。

擅长做几十甚至几百年计划的孙正义,或许得看看眼前了,又或许,这位本就异于常人、骨骼惊奇的冒险家,在不久的将来会像渡过那场2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一样,重新还给投资界一个奇迹。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