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票大作战

抢票产业也引起了中国铁路官方注意。在官方措施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正在不断上演,一方明令禁止,一方却得到许多用户的拥护。
2020-02-06 16:32 · 子弹财经  谢媛媛   
   

抢票软件和黄牛纷纷退败

“今年比去年更难抢票。”

这似乎是每个抢票用户的心声,今年越来越多的人都发觉,往常很容易抢的票在今年突然都抢不到了——抢票软件和黄牛纷纷退败。

“快!帮我加速!”周海棠将一个抢票软件的链接丢到几个群中,光购买几大抢票软件的会员,他就花费了几百元,而在12306的车票候补区他更是垫付了候补车费约1000多元。另外,他还在一些旅行软件中预定了机票,也垫付了约3000多元。

这场抢票运动堪比高考,差一秒就可能与一张车票失之交臂。周海棠在软件中发现,和他同时开抢的人数高达3000多人。

一票难求已经成为了年前各大公司员工们讨论的话题之一,他们争先恐后地在同一个时间一同奔赴同一个地方——抢票软件。

从小年开始,铁路迎来节前抢票高峰期,其中,最抢手的车票当属腊月二十六至除夕,“一票难求”正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要买票的人纷纷通过第三方平台开启提前抢,甚至有人联系倒卖火车票的黄牛,就为弄到一张回家过年的车票。

但是今年,就连曾经能打包票的黄牛们也集体失声了。另外,疫情的突然来袭,这让很多黄牛们猝不及防。

“没办法,我们从内部拿到的票都少了一大半,而且今年票也不好抢了,主要是12306推出了候补功能。”北京的一位“老黄牛”老汤对「子弹财经」说,今年的疫情也导致了往常让他订购返京车票的人数骤减。“大家的行程因为疫情被打乱了,我们受影响也很大。”

往常他都会从火车站拿到一部分预定票,“候补一出我们拿到的票更少了,我现在都不敢怎么接活了,因为不像以前那么有把握。”他无奈地说。

黄牛“失利”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显现,急切需要车票的人们逐渐依靠另一种途径——抢票软件。这是依春运而催生出的产业链,尤其是在第三方平台开启火车票预订功能后,抢票软件得到进一步发展,同时它也在不断压缩着黄牛们的“生意”。

抢票产业也引起了中国铁路官方注意。在官方措施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正在不断上演,一方明令禁止,一方却得到许多用户的拥护。

从线下排队到线上排队

国内购票渠道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线下排队电话订票网络售票,每个阶段都解决了上个渠道遗留下来的问题,但与此同时又增加了新的问题。

起初,大众在线下售票窗口购买火车票。每到春运时期,窗口便人头涌动。很多人为了抢到一张车票,往往很早就开始在车站蹲守。

据市民王先生回忆,“那时候南下打工,只有过年才能和家人团聚。为了买张票,很多人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赶到售票厅排队。”今年王先生已经55岁,他对昔日购票的场景记忆犹新。

即便如此,在运力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依然有很多人买不到票。排队半天却被告知没票是常有的事情。“有时候压不住火,就会莫名其妙开始跟售票员吵。那时候就觉得,要是有没有余票能提前告知就好了。”王先生说道。

周海棠说,他以前也经历过这样的时刻,自己有时排在前10名之内,但到自己的时候已经无票。“非常郁闷,也很想骂人,但它就是没票了。”

2011年,中国铁路官方推出电话订票和网络订票。当年,上海铁路局、广铁集团等均开通了电话订票,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线下排队的状况。但是电话订票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用。“由于电话订票早于网络售票,导致大家一听说不用排队,全部开始打电话订票。”董冰对「子弹财经」说。

“有时候打一个小时才能拨通,拨通又要按照提示输入各种信息,非常麻烦。”根据语音提示选择车次、具体乘车点以及具体到站点等一系列繁琐的流程十分浪费时间。用董冰的话来说,等她终于按照要求输入了所有项目,车票早就被抢完了。

繁琐的步骤,效率不高的电话售票在那一年同样饱受诟病。

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12306网络售票软件上线。尽管登录12306官网经常要根据要求,选择模糊的验证图案,但是相比此前的线下和电话订票,这已经是最便捷的购票方式。直到主打旅游的第三方平台加入售票市场,12306开始面临新的挑战。

推上台面的抢票软件

回顾中国铁路订票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从“买票乱”到正规化地切换似乎在一夜之间——12306的到来彻底地解决了买票乱象,同时,线上预订火车票也逐渐成为潮流。

根据12306官方微信消息,截至2020年1月9日,全渠道最高售票数为1月3日。当天销售量为1637万张,其中铁路12306网售出1443万张,占全渠道售票88%。

而在网络售票逐渐兴起的过程中,不少旅游平台也开始参与其中。携程、途家、美团及飞猪等平台都在过去提供机票+酒店服务的基础上,增开火车票预订业务。

最初,旅行平台销售火车票的初衷是为了引入流量,借此搭售平台内的酒店住宿等产品。但在利益的驱动下,平台在后期开始设置保险等隐藏收费项目,随着媒体们将该问题公之于众后,整个行业在舆论风波中开始收敛。

反倒是节假日期间,乘客外出游玩的强烈意愿为其提供了更多商业机会。尤其是春节期间,在需求量巨大但运力有限的情况下,抢票成为春节的主旋律。

有需求就有市场,加速包逐渐成为旅游App的标配。即便12306在2018年春运就曾表示要遏制网络抢票,但今年春节第三方售票平台仍在提供抢票服务。

像携程、美团和飞猪等平台均推出了不同价位的抢票产品,价格从0-70元不等。价格越高,买到的加速包越多,抢票速度越快。另外,各大在线旅游平台也均推出了会员服务,购买会员即可享受最高抢票速度或优先抢票权。即便最后用户需要退票、改签,也能比官方收取更多手续费。

“今年就是携程、蒜芽一起用,两者在速度上不相上下,几率上携程要大一些,但携程一般买了会员后也只有3次免费极速机会,用完了还是要花钱。”周海棠说,像火车票携程抢到的几率要高一些,有时下单后第二天就能抢到票。

周海棠每年都要依靠抢票软件来买票,他早已是各大抢票软件的会员,但是会员并非万能,有时能否抢到票也需要靠运气。

周海棠的同事李同没有购买会员业务,因此在抢票效率上要略慢于购买会员的用户,他只能依靠加速包助力。“如果使用它的极速或者优先出票服务的话就要另加钱,太不划算了。”

需求在不断递增,这也使得众多抢票软件纷纷被推上台面。从近年来抢票软件大受欢迎的情况来看,其抢票成功率的确要比12306更高些。

对于抢票软件为何能够快速抢到票,许多抢票软件平台的抢票说明均显示,使用加速包后会增加更多节点,提高算力和网速,刷票速度远远大于人工操作,即通过提高带宽和刷新率来提高抢票率。

不过旅游平台内置的抢票功能只是抢票软件大显身手的渠道之一,除了这些旅游平台,像猎豹、360和百度等大平台也均上线了抢票产品,还有很多没有大平台背书的抢票软件借助微信群、QQ群寻找自己的用户。

这是一条完善的产业链:负责与群内用户沟通的是黄牛,他们上有技术开发团队,下有人脉资源,每卖出一张票就能获得相应的手续费。

“今年有软件也不管用了,感觉票比往年少了很多一样。”“黄牛”老汤告诉「子弹财经」,现在有人脉资源也无济于事了,因为大家都抢不到票了。“很难,我还跟客户说让他们自己也抢,别光指望我。”

今年的抢票形势比以往更加严峻,众多神通广大的抢票软件也不给力了,这导致了大家的抱怨。

两种机制的博弈

“据说今年官方升级了系统,把好多抢票的接口给屏蔽了。”老汤说道。

一面是官方12306,一面是第三方抢票平台,两者“恩怨已久”。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目前市面有近60款软件号称可以抢票(包含携程、美团等平台在内),这些平台大多通过直接收钱抢票或分享链接提高曝光度的形式获益,有的第三方软件甚至默认用户勾选付费抢票项目。

通过快速刷票,这些软件确实帮助不少用户买到返乡车票,但同时也增加了12306的负担,加大了其他用户买票的难度。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电子所副总工兼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称,“大量刷新系统,消耗12306资源,会导致系统服务瘫痪。”另一方面,作为高频交易,12306并不希望与携程、美团这样的平台共同经营,这也是12306近年来与之博弈的原因。

2018年,12306就曾提出要遏制网络抢票,并推出“慢速排队”机制。今年春运,12306系统进一步升级,并对外宣称网站已经屏蔽了许多抢票端口,并上线官方抢票的“候补功能”。

对于12306加强打击抢票软件的效果直接地显现了出来,一时间众说纷纭。

“这届抢票软件不行。”身在外地打工的安然为了能抢到过年的车票,不仅在平台上购买了加速包,还分享链接邀请好友助力。

最终,她成功升级为“极速抢票”,但是安然使用的抢票软件依然没能帮她买到票。“眼看就要到回家的日期了,平台还是没给我车票。我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每天时不时打开App刷新一下信息,最后真的在12306的App上刷到了一张票,但是抢票软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今年也是用候补购票才成功的,发了几十个群帮我助力,最后也没抢到票,感觉今年抢票软件不行了。”李同对「子弹财经」吐槽道。

单杏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抢票软件抢的都是其他用户的退票,即使有抢票软件没被系统屏蔽,其发挥作用也是在系统里要有退票的情况下。而候补功能,是由系统按照候补订单的排队顺序逐一兑现,退票不再是从系统中统一放出,只有余票大于候补排队的数量,系统才会重新显示有票。

因此,抢票软件虽然比人工刷票速度更快,但车票来源依然是基于12306 系统,平台需要在12306实时呈现变动的票源中比拼手速。如今,官方的候补功能直接改变了抢票规则,这将会导致第三方平台的资源被大大减少。

不仅如此,12306屏蔽非人工操作账号也限制了抢票软件在市场上的发展。“12306有风控体系,如果有人以频率极高地速度访问服务器,会被视为非正常操作,将被拦截或被拖到慢速队列中。”单杏花说。

而这意味着众多宣称“每秒刷10次”的抢票软件都将成为被屏蔽的对象,刷新频率越高、效果越好的软件越难存活。

薛言认为,抢票软件依然存有优势,同时他觉得这个系统的机制存在漏洞。

“12306从2018年起推出‘慢速排队’机制,但我和身边的朋友每年还是要通过抢票软件才能买到票。我觉得12306一直以刷新速度判定购票行为是否由机器购买,这个是有漏洞的。”

薛言打了一个比方,如果以每秒刷新5次为界限,超过5秒就是机器操作,那么机器以每秒刷新4次的频率就能躲过审核,算下来还是比人工快。“毕竟我们也不能无时无刻盯着手机屏幕,还要正常工作的。”

尽管软件市场宣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12306始终是发放车票的源头。从推出“慢速排队”机制到上线“候补功能”,12306正在进一步压缩抢票软件的市场。

随着12306的不断升级,在后期很难确保抢票软件不会被大众遗弃。

这场抢票大战,双方或许还要再缠斗一段时间。

注:应被访者要求,老汤、董冰、周海棠、李同、安然、薛言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