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健身房老板,千万别跑路了

某中型健身品牌2018年本来计划倒闭,创始人已经卖掉车准备跑路,但突然有新的融资到账,跑路计划搁浅,品牌一直撑到了现在。
2020-02-23 15:21 ·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王菲   
   

一场疫情,将健身行业活生生分割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线上的世界很沸腾。任天堂一款名为《健身环大冒险》的线上健身游戏已经从原来的500元炒到了近2000元,一卡难求,出现脱销。Keep的燃脂操、周六野的平板支撑打卡挑战,宅在家里的这些天,很多人把各种线上健身课程练了个遍。直播、线上视频课流量暴涨,千万人在线同时健身,只要你想动,客厅随时变健身房。

线下的世界则有点慌。“我的健身房还没复工,希望它不要倒闭。”对于很多办了健身房会员卡的人,现在心里都有这样一个隐隐的担忧。

“今年这种情况,很多线下健身房估计都熬不过两个月, 一季度可能是健身房关门的高发季。”一位专注消费文化领域投资的投资人告诉投资界(ID:pedaily2012)。虽然线上健身热闹异常,但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已经经历了两年寒冬的健身行业,今年可能更难了。

线上健身有多火?

《健身环》售价翻三倍被爆炒到1800元

在家跟着视频跳了10天燃脂操的陈婷(化名)现在很后悔几个月前没有购买《健身环大冒险》。

这款任天堂出的健身游戏原本定价79.99美元,也就是人民币558元,如今已经失控的飙升到了最高1899元,足足翻了3.4倍。而且,即使下了订单,也不一定有现货。

线上健身直播的流量效应出现高度集聚。Keep在抖音的官方账号“Keep君和他的朋友们”每节课的播放量均上万。据TT直播健身创始人张康透露,通过直播健身,15天内TT直播实现了日复合20%的用户增长,等一季度结束,整个用户的数量会是之前的10-20倍。

最近TT直播健身宣布已于2019年底完成千万级A轮融资,投资方为熊猫资本、复朴资本和老股东梅花创投。这家2019年成立的在线健身平台运作模式是付费会员制,价格为30元/月(包月价格在20元),会员享受全部的线上免费课程,以及折扣的合作内容。

随着线上直播流量暴增,2月17号,Keep借势和带货王李佳琦做推广营销活动,并上线李佳琦魔鬼瘦小腹计划运动计划,送到李佳琦直播间的15000个瑜伽垫三十多秒就被抢购一空。运动服、健身餐、健身器械,健身直播带货的想象空间巨大。

风口之下难免有泡沫。“这两天,凡是有找上门来的,天花乱坠地说要和你搞个什么在线健身之类的项目,投放各大平台,创业呀,投资呀,以后能上市等等这方面的事,你就全当他是骗子。”一位健身行业观察人士说道。

线上直播的火爆,只是疫情影响的一个短期效应,很多人担心,这种火可能持续不了太久。大部分健身品牌并没有推出真正的线上付费产品,往往是用来维护客户,未来能否创收也是个未知数。

“对于很多初级健身用户而言,在缺乏互动的情况下,如果需要更专业且具针对性的训练还是要回归线下。”彬复资本副总裁刘誌觅认为,“疫情把用户的线上需求充分激发出来,线上健身让用户市场下沉得更广。如果未来直播和视觉识别技术更加精准科学,线上健身的体验和效果会更好。

我的健身房还未复工

教练直播开课,每人399元

线上健身如火如荼,线下健身一片寂静。

“我的健身房还没复工,希望它不要倒闭啊”,这是很多办了健身房年卡的人的呼声。

不好的事情已经在发生。“健身房打电话来通知关门了,卡费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健身达人田力20号刚刚收到了健身房的电话。和他一同健身的同伴,有人去年10月刚刚办了5年的会员。

健身行业又一波新的退场潮似乎已经近在眼前。“今年第一季度本来将是健身房关门的高峰期,这次疫情影响,估计大多数中小健身俱乐部都撑不过两个月。”在上述投资人看来,今年倒下的健身房只会多不会少。

按照行业规律,春节后将迎来健身场馆业增长的主要时段。通常2、3月的业绩能占到一季度的80%以上,但现在大部分健身房都不知道何时才能营业。

“别的不说,光是一个春季基本没啥业绩来说,足够让健身行业很多人吃土或者被迫转行。”一位健身行业从业人员说道。

作为重资产行业,高租金、高人力成本是整个线下健身产业的特性,现金流尤为重要。即便疫情结束,由于大多数人都是会员年卡制,疫情过后短期内也不会出现爆发性增长。

受疫情影响,包括餐饮、旅游在内的许多传统线下生态都受到冲击,线下健身品牌正纷纷通过直播健身、推出线上私教课等方式自救。一兆韦德、威尔士等均首次开设线下直播课程,以团操为主。

出于用户在家运动的需求,超级猩猩团队临时注册了直播账号进行线上授课,第一场直播同时在线人数超过了17万,成为一直播平台的TOP1主播。

此外,超级猩猩还上线了“超猩家里蹲14天‘陪’训营”,每人收取399元,每班上限30人,满10人开课,目前开设的22个训练营已经全部满员,可以带来26万元的收入。

健身初创企业自救:

减员70%,赔偿0.5个月工资

这场疫情,让原本就在洗牌期的国内健身行业雪上加霜。

部分健身企业高管教练已经一起减薪共渡难关。近日,健身行业SaaS领域融资金额最大、用户覆盖最多的机构三体云动也传出减员的消息。据懒熊体育报道,从2月9日开始,总部位于上海的三体云动陆续开始了减员。

2月10日,部分三体云动员工陆续接到公司人事通知,因疫情导致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要求在被辞退和在家待岗中做出选择,前者赔偿0.5个月的工资作为生活补助,后者则按照当地工资的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工资,社保公积金停止缴纳。无论是否同意以上两个方案,会在2020年2月17日支付1月份工资以及2月10号之前的工资。

一位职场人士发帖爆料称其正式减员70%,全国所有分公司全部裁掉,只留上海总部部分人。该人士将此消息发布到某职场论坛上,也得到了多位认证为三体云动员工的证实。

即便没有本次疫情,国内健身行业也已经是千疮百孔——倒闭、跑路,这些曾经是P2P行业的常见现象,这两年也在健身行业集中爆发。统计显示,2018年共有3099家健身房关闭,关闭率为4.36%,成立一年内关闭的健身房则高达528家。

2019年,国内最早的连锁房浩沙健身突然倒下,让业内一片哑然。这家有着20年历史、160家门店、30万会员的健身品牌,在3个月内几乎关闭或转让了全部门店。

据一位健身行业人士透露,某中型健身品牌2018年本来计划倒闭,创始人已经卖掉车准备跑路,但突然有新的融资到账,跑路计划搁浅,品牌一直撑到了现在。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体育行业在资本市场也是乏善可陈,除了上半年舒华体育提交了IPO招股书,此后便杳无音讯。可以预料的是,2020年的健身行业可能更加艰难。

但是从长远来看,对比美国等发达国家,我国健身行业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2003年非典事件曾掀起了全民健身潮,我国健身行业迎来黄金期。此次疫情,也许将是中国健身行业一个蜕变的起点。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