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拉斯巨亏26亿,失败的类借壳游戏

艾格拉斯现在的掌舵人王双义,日子也不好过,自己年赚过亿的游戏公司注入到上市公司,身价倍增尚未实现,便接下了一个烂摊子。公司旗下三大业务全面溃退,如何从巨亏的阴影中走出来?
2020-03-04 13:34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任建新   
   

营业收入5.87亿元、归母净利润-25.86亿元,这是艾格拉斯2019年交出的成绩单。

2015年,巨龙管业并购游戏公司艾格拉斯,置出原管业资产达成“类借壳”之后,于2017年收购游戏推广公司北京拇指玩和互联网视频推广公司杭州搜影,实现从工业到移动互联网的变革之路。

不过,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2018年便未完成业绩承诺;到了2019年,因3家主要子公司业绩不理想,计提商誉减值28.5-32亿元,导致公司亏掉了底裤。

三大业务式微,实际控制人欠公司的债无力偿还,艾格拉斯这场失败的“类借壳”资本游戏,将如何收场?

毛利率连年大幅下降

3月2日,艾格拉斯(002619.SZ)披露2019年业绩快报,公司营业收入5.87亿元,同比下降29.19%,归母净利润-25.86亿元,同比下降486.15%。

巨额亏损的原因是,三大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计提商誉减值28.5-32亿元。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商誉36.99亿元,主要来自并购艾格拉斯(22.67亿元)、北京拇指玩(2.69亿元)和杭州搜影(10.63亿元)。

此前数年,艾格拉斯也算是中国游戏行业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之一。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63亿元、8.45亿元、8.2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4亿元、4.14亿元、6.70亿元。

游戏行业最艰难的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扣非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87%、2.4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了41.35%。

2019年Q1开始,公司业绩开始下滑,现金流爆降至负值,这一趋势最终延续全年。

抛开商誉减值,从业务来看,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是:毛利率下降,但各项费用飙升。

2016年-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98.71%、87.92%、80.31%;2019年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73.33%,同比下降了8.50个百分点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下降了4.67%,但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分别同比增长了94.31%、38.48%、31.73%,直接影响了主营业务的盈利。

三大业务均不达标

艾格拉斯原名巨龙管业,主营业务为混凝土输水管道,2011年上市。从上市当年开始,公司就开启了业绩下滑之路。

2011年-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45亿元、3.08亿元、5.05亿元、3.7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071.23万元、2398.39万元、2945.02万元、696.57万元。

急需脱困的巨龙管业,恰好遇上了游戏公司并购重组的黄金时代。

2015年3月,公司通过现金及发行股份的方式,以25亿元的对价并购艾格拉斯,增值率1522.63%。

艾格拉斯是一家以MMOPRG类型移动游戏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旗下核心产品包括《英雄战魂》、《格斗刀魂》、《英雄战魂之元素王座》、《空城计》等。

并购当年,艾格拉斯对巨龙管业的业绩拉动立竿见影,公司净利润破亿,增长超过20倍。

2017年是公司的第二个重大转折。当年,公司一边置出管业资产,原控股股东巨龙控股接手,一边完成对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的收购。

北京拇指玩旗下的“拇指玩”平台是国内领先的安卓系统移动互联网手机游戏下载和推广平台;杭州搜影依托“拇指影吧”留存的用户拓展品牌客户及影视宣发业务。本质上来讲,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均为流量运营公司。

公司对北京拇指玩的收购对价为3.39亿元,增值1609.64%;杭州搜影的收购价格为13.55亿元,增值1537.55%。

两家公司2016年度-2019年度的业绩承诺分别为:北京拇指玩2520万元、3150万元、4000万元、4680万元;杭州搜影10480万元、12850万元、16000万元、16800万元。

流年不利。完成收购次年,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便未完成业绩承诺,导致公司2018年商誉减值1.19亿元。

2019年,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的业绩未见起色。2019年上半年,杭州搜影完成净利润仅6610.48万元,远低于业绩承诺的一半。而此前的业绩支柱游戏子公司艾格拉斯,也出现了业绩下滑,最终引发巨额商誉减值。

类借壳一地鸡毛

巨龙管业并购艾格拉斯,因实际控制人并未变更,故不构成借壳上市。但公司的主营业务和核心资产变更为游戏,可认定为“类借壳”。

公司第一大股东义聚投资,截至目前持股12.07%,背后正是原艾格拉斯实际控制人王双义;原巨龙管业实际控制人吕仁高家族,通过巨龙文化、巨龙控股及个人持股,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义聚投资,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过,2018年8月吕仁高卸任公司董事长后,公司迎来人事大换血,巨龙系悉数退出,只保留了一个董事席位——艾格拉斯系全面上位。

实际控制人吕仁高家族,在上市公司中的存在感,只相当于一个超级投资人了。

不过,从财务角度来看,尽管吕仁高家族通过各种名目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套现超过10亿元,但最终却没办法“全身而退”,反而陷入债务危机。

2017年,艾格拉斯将管业资产转让给巨龙控股,对价5.19亿元,分期付款。前两期款项合计2.66亿元已按时支付。

第三期2.53亿元本应在2018年年中支付。几度延期后,巨龙控股将付款时间定在了2019年年底。为此,巨龙控股需按6.53%的年化利率,向上市公司支付资金成本。

但是,巨龙控股再度爽约,并在2019年10月对外披露,准备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来偿还欠款。

另外,吕仁高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绝大部分处于质押状态。

何以至此?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吕仁高家族近年投资频繁,涉足的产业包括房地产、金融、旅游等,投资标的包括金联担保、中广电器等。

企查查显示,吕仁高的自身风险29条,全部为股权质押,关联风险高达492条,以合同纠纷居多;其子吕成浩和吕成杰情况类似,名下均数百条关联风险。

艾格拉斯现在的掌舵人王双义,日子也不好过,自己年赚过亿的游戏公司注入到上市公司,身价倍增尚未实现,便接下了一个烂摊子。公司旗下三大业务全面溃退,如何从巨亏的阴影中走出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