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速无人驾驶的第一次大考,行业被摁下加速键

可以预见的是,低速无人驾驶一定不会迎来特别大的爆发,除了上述客观原因,其面对的,诸如安全性的挑战也在发展过程中显而易见。
2020-03-05 07:49 · 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赵子潇   
   

无人车被摁下加速键。

数十辆无人清洁小车被投放到疫区、各地医院,它们或被改造,或被加装新功能,迅速在这些特定场景内完成它们的使命:清洁、消毒、配送药物、食物等必需品。

疫情期间,无人清洁车能满足人们「避免接触」的需求,同时在工作效率上达到效果,对疫情还可以有针对性的措施。尤其在医院这类人们比较谨慎的场景,「无人」的需求逐渐显现出来。

由于在室内或室外能够持续工作,且大部分时间不会超过 20km/h——一位正常成年人跑步的速度,用激光雷达和摄像头等传感器来做路径规划和避障,它们被称作「低速无人驾驶」。

不止一家低速无人驾驶企业对极客公园表示,公司的产品向疫区或各地医院捐赠使用,且对方需求比较强烈;医疗行业一些公司都在与他们取得联系,希望购买其产品来进行使用。在此前,医院的场景对无人车这类产品并没有太大的感知。

人们想象中的无人驾驶还未出现,低速无人驾驶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们对清洁、短途运输等场景的需求。当然,疫情当中出现的大量需求可能是短暂且紧急的,要把产品铺向全国各地,成为像家里扫地机器人一样普遍的产品,对企业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考验。除了产品销售、后续运营、数量增长后的技术稳定性,都值得注意。这属于新技术带来的产业变化,而当下疫情,也许就是低速无人驾驶的第一次「大考」。

奔赴战场

这段时间对于任何一家低速无人驾驶企业来说,都是一次挑战。

「我们一直在关注疫情,公司 1 月 22 日放假,24 号大年三十紧急召开一个管理层会议,决定将产品投入到抵抗疫情的工作当中。」高仙机器人联合创始人秦宝星在接受极客公园(ID:geekpark)采访时表示。高仙机器人旗下有商用清洁消毒机器人 Ecobot 系列产品,于是高仙由 CEO 带队成立专项组,一方面紧急输送价值 300 万的机器人产品给包括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在内的一线医院做清洁消毒用,另一方面全力核实用户实际需求,启动公共服务场所医疗级清洁消毒机器人研发。值得一提得是,疫情期间包括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市儿童医院、上海市公共卫生服务中心等 20 余家医院及诸多其他公共服务场所都在使用高仙机器人进行清洁消毒。

像秦宝星一样想的,不止高仙一家公司。同样在低速无人驾驶领域的智行者与新石器,针对突然爆发的疫情,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智行者宣布将为全国 16 个重点新冠患者收治医院分别配备 1-2 台无人清扫消毒车/无人配送车,提供软硬件服务,并捐赠两台无人清扫消毒车至疫情严重地区,永久免费提供软硬件升级服务。根据不同需求,快速制定无人驾驶消毒车、物流车、诊疗车等解决方案,可用于对重点防疫地区、医院路面、小区内部、城市道路等进行最大限度的全覆盖喷洒消毒,为防疫防控提供智慧支撑。

新石器则陆续调集多台无人配送车,紧急驰援武汉,计划用无人车替代人工运送医疗物资,配送餐食等工作。2 月 20 日,由百度 Apollo 与新石器联合推出的无人智能防疫车投入到武汉高校隔离点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去。经过调试后,这批无人智能防疫车将首先在武汉商学院和江汉大学进行消杀作业。

作为行业内的平台型公司,百度 Apollo 于 2 月 10 日宣布,对服务疫情的企业免费开放低速微型车套件,包含软硬件方案及相应服务,对使用低速自动驾驶微型车套件服务疫情的企业提供免费技术适配和供应链支持;此外,针对抗疫情场景的自动驾驶作业车企业,可以免费获得百度 Apollo 平台提供的自动驾驶云服务矩阵支持,当前提供云端注册和远程诊断服务,后续会进一步提供高精地图、仿真模拟、车辆标定、数据标注、传感器标定、远程监控、云存储/计算等关键云服务。

「无人车的「零接触」运营形态,成为当前防疫抗疫工作的强有力帮手。」新石器方面向极客公园表示。这个说法没什么毛病,和外卖一样,随着人们防护意识越来越高,对「无接触」的要求也更加严格。而「无人」方式的出现,不仅让接触的概率降到了 0,还能解决医院等场景内人力不足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它们能根据外部环境的需求,来变换自身的形态,增加或改变功能。有些功能甚至不需要硬件层面的改造,仅将软件版本更新即可。

智行者旗下的无人清扫车蜗小白很早开始落地运营,面对疫情的到来,蜗小白在原本的清扫模式和洒水清扫模式之外,软件层面新开发了「喷洒消毒水模式」,为了让消毒水喷洒雾化效果更好,智行者团队换上了更大的洒水喷头,水泵从 12V 变成 24V。高仙支援的清洁消毒机器人则把功能集中于地面:把浓度万分之五次氯酸钠接触地面 5 分钟,便可将病毒密度降低到千分之一。秦宝星说到,为了保证接触时间,使用消毒功能时的水量和路径规划都和清洁模式下略有不同。正在开发中的医疗级清洁消毒机器人将会满足立面及地面全方位的环境卫生安全保障需求。

无人驾驶「提速」

不得不说的是,医院这个场景对于一众低速无人驾驶企业来说,既陌生又熟悉。

陌生的方面,不管是无人清洁车或是物流车,低速无人驾驶运行的主要场景目前集中在封闭或半封闭场地内。医院虽然也属于半封闭场景,但企业们的开拓重点在于公园、园区、商场、超市等。医院在其中的优先级并没有那么高。

秦宝星告诉极客公园,今年高仙机器人会从四个行业进行重点布局,医疗行业也是其中之一。「之前也在做相关的研发,但是重心没有很倾向这里。」然而一场疫情的到来,让医院对无人车的需求大大增加,不少低速无人驾驶企业已经将研发资源投入到医院场景。

说他们熟悉医院场景的原因在于,从技术和功能角度讲,医院和其他场景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异。同样是对周围环境进行数字化构建、路径规划,之后完成特定工作,遇到行人等障碍物可提前感知并避障。最大的挑战在于医院可能存在一些特定的障碍物无法被无人车识别,如医院内的公共座椅等。

如此一来,低速无人驾驶企业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迅速覆盖医疗行业。那么,这次疫情会不会是对低速无人驾驶行业的一次「提速」?

「一定是个加速的机会。」秦宝星说到。他向极客公园分析,由于疫情的原因,导致大家对无人化的需求非常强烈,短期内低速无人驾驶市场一定是快速增长的。

从业内来看,低速无人驾驶此前一直没有得到爆发性增长,原因在于两方面。第一,低速无人驾驶技术已经成熟,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场景落地;第二,一辆无人车的成本居高不下,市场对价格比较敏感。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向极客公园指出,专注在室内做配送的机器人,单台成本在 2 万人民币左右。在室外配送的无人车产品,单台成本更是达到了 10 万人民币。

秦宝星表示,在非常时期,人们对无人车产生了强烈需求,可能暂时不会过多考虑成本问题,而是更多聚焦于产品和功能上。「对行业来说,低速无人驾驶是一次很好的曝光,对整个社会也是一次很好的教育。」

但在智行者联合创始人兼 CEO 张德兆看来,疫情对低速的自动驾驶并没有真正的提速。他提到,疫情之后,自动驾驶该面对的场景仍然是之前也会遇到的那些场景,而实用性和性价比等问题也依然存在。「但是,疫情期间可以培养大家对自动驾驶的使用习惯。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这对整个自动驾驶行业是一次提速的过程。」

说到底,这是新技术带来的一次产业变化,相对来说,不管高速或低速无人驾驶,都处于早期阶段。如果用产品生命周期理论对照来看,无人车目前处在「引入期」,即第一阶段,产品投入市场后除少数追求新奇的客户外,几乎无人实际购买。

张德兆提到,在疫区工作的人员,碰到正在工作的无人车,会都会想测试一下无人车的功能,挡在它面前。这恰好证明了人们对无人车产品还是比较新鲜的。

但从「引入期」走向第二阶段「成长期」,这次疫情会不会加快无人车发展的进度?就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机会仍然存在。可以预见的是,低速无人驾驶一定不会迎来特别大的爆发,除了上述客观原因,其面对的,诸如安全性的挑战也在发展过程中显而易见。

Apollo 方面告诉极客公园,团队决定将积累的技术开放出来,其目的在于可以真正造福合作伙伴进行落地,降低研发门槛。同时,也能让无人车缩短走向市场的时间。长期来看,不仅在疫情期间,整个无人车行业都能保持良好的增长状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