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场演出取消,快手抖音也救不了李诞们?

“这不过是特殊时期,大家曲线救国的手段,对于线下真正的损失来说,线上的回报不过杯水车薪”,上述线下演出行业人士说。
2020-03-07 13:58 · Tech星球  李晓蕾   
   

线下娱乐、演出全面停滞,“本来就不富裕的脱口秀行业”危机四伏。

“我的朋友圈已经看到倒闭好几家了”,3月1日,在抖音与达人“多余和毛毛姐”连麦时,李诞打趣说,“现在就靠直播了”、“最近打算好好当一名主播”。

对于仰赖线下的演出行业来说,疫情这只“黑天鹅”降临得很突然。已然成名的李诞具备更高的抗风险性,但他背后的“笑果文化”公司,却因无法继续商演、节目录制,和大多数线下演出相关公司一样,正处于一个艰难的“春天”。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近日发布数据称,据不完全统计,3月份,全国20余省市,近8000场次演出(包含剧场和大型演出)被取消或延期。市场“暂停键”下,3月份直接票房损失超过10亿元。今年2月,协会统计数据还显示,2020年1-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超2万场,占一季度总场次的80%以上,造成直接票房损失约24亿,估算其他损失近百亿。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上述数据并未公布统计范围,但因数据综合自各大票务平台反馈信息,应该只是主要城市中,已经报批和开启售票的演出。而实际上,还有一部分正在筹备或暂未报批的线下演出,受疫情影响延期或取消,真正的损失会更高。

在Livehouse、夜店、酒吧集体上播,引发“云蹦迪”热潮后,新一轮的云娱乐生态正在形成。越来越多喜剧演员、舞台剧演员将曝光方式转换到线上,做起了主播。李诞在快手尝试直播互动沙发喜剧秀,又转到抖音,和喜剧演员们一起“DOU包袱”。

快手、抖音的接连入局“云演出”,背后其实是一场关于内容生态丰富度的无声较量。对线下演出行业来说,重击已然形成,转身变主播,对着屏幕说段子,抖包袱的线上渠道会为他们带来新的“春天”吗?

线下停摆

线上似乎正打开新的模式,但线下却陷入更不理想的境地。

2月28日,笑果文化宣布,原定3月在加拿大、美国的巡演直接延期到7个月后;孟京辉戏剧工作室1月末至4月初,超20场话剧悉数取消;开心麻花则取消了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37个演出项目。

“在营剧场目前都是停业的,筹备期的也都暂时处于停工状态。”一位开心麻花人士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根据统计,1月末到3月,线下取消或延期的演出就将近2万场,涉及包括舞台剧、脱口秀、相声、音乐Live等。相较演员们无法复工带来的亏损,线下演出相关举办、合作方,遭遇的则是更大维度的损失。

1月23日,百戏文化创始人夷定收到了演出取消通知,对他来说,这是疫情期间最黑暗的一天。取消三场跨国大型演出,他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了200万美金,将近1400万元,这其中包括剧团行程、机票酒店,场地,签证服务,演员经纪费用等。

突然一下,百戏文化翻番式的增长踩下急刹车,新招的9位尚未入职的员工也只好暂时延缓聘用。

在音频节目《硅谷101》中,百戏文化创始人夷定表示,最近他们正在处理的就是大量的善后工作,拿场地费来说,三个地区剧场的处理情况就不尽相同,由于合约条款不一样,剧场处理方式也并不相同,有些可以延期,有些则需要他们担全责,不退还费用。同时,因为疫情正在全球扩散开来,对百戏文化这类做中美两地文化大型演出引进或引出的企业来说,疫情带来的影响或许将持续更久。

芬格时代的线下演出业务也并不乐观,原定4月底开始的全国音乐剧巡演不得不暂缓,处于半停滞状态。“场次、演员、卡司时间都变成了不确定的事”,芬格时代创始人兼CEO陈木土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庆幸的是,线下演出业务仅占其整体业务不到10%,对公司影响并不算大,“但线下能否继续,属于未知数”。

“今年的预期整体会比较差”,陈木土认为,即便到了5、6月,疫情和整体环境都处于比较好的状况下,观众走进线下剧院这类人流密集的封闭场合,也需要逐步建立信心才能实现。或者疫情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出现观众戴着口罩看演出的状况。

上播自救

线下全面停摆,直播似乎成了一棵“救命稻草”。

“我要干的都是聚集性的工作,不能开工,怕危险。本来此时此刻,我已经在演出了,非常潇洒开心地和大家笑作一团。”但最近,李诞“打算好好当一名主播”。

李诞先是在快手,和快手红人giao哥、老四,《野狼Disco》原唱董宝石GEM连麦,和笑果文化旗下艺人们一起开了一场“线上吐槽大会”;再到抖音“欢乐DOU包袱”直播栏目中,与三位抖音红人连线,为抖音“线上剧场”造势。

为了给直播做预热,抖音甚至还发起全网#一分钟画李诞#短视频话题,提前造势。一个半小时直播结束后,李诞收到106.6w音浪,换算后为10.65万元,一度登上抖音直播热榜首位。

不止李诞,“嘻哈包袱铺”高晓攀、“欢乐喜剧人”潘斌龙、著名喜剧演员许君聪也选择从直播间开始“云复工”。直播间似乎也成为了综艺“云录制”后,明星艺人们的复工阵地之一,因疫情仍停留在云南当地的主持人朱丹,无法返工也难以返程,也只好变身带货主播,直播卖货。

平台也正在有意识地进行引导。拿抖音来说,抖音正试图让直播间变成线上“云剧场”,除李诞等戏剧大咖预热直播外,还引入了中国演出协会旗下八家机构进行直播。同时,对有直播能力的民间才艺人也开放直播,并给予相关资源倾斜。

仅活动上线头两日,就有4600位相关表演者报名参加“欢乐DOU包袱”项目,包括相声、小品、戏曲、戏剧等领域。这个数字侧面反应的,正是线下演出受挫后,相关演员、达人的集体自救。

线上看喜剧并非疫情期间的新发明,实际上,喜剧类内容始终是短视频平台内的一大内容板块。2019快手内容报告显示,2019年快手喜剧类内容的播放量超过5000亿,快手小剧场的累计观剧时长突破20亿分钟,累计观剧人次超过1.5亿。

正因此,喜剧演员、达人转而加入直播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而不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选取了连麦直播的模式,引入喜剧明星、大咖开直播,与平台生态内最受欢迎的剧场表演型主播,这是传统喜剧市场并不多见的,突破次元壁的互动。

更加划时代的是,2月29日,一头白发的坂本龙一,还在快手直播间进行了一场别致的音乐会直播。要知道,坂本龙一是世界顶尖音乐家,奥斯卡最佳配乐得主,上一次,他与中国老百姓最为接近,大概是在电影《末代皇帝》的配音里。这一次,则直接出现在了线上直播间里。

线上会迎来新的春天吗?

线下的停滞意味着,需要人群汇集的影视剧拍摄全面暂缓,综艺节目录制受阻,包括KTV、电影院、各类舞台剧、LiveHouse等线下娱乐无一幸免,集体关闭。这种情况下,“云综艺”、“云录制”模式盛行,“云蹦迪”“卧室音乐节”成了LiveHouse、经纪公司的新路子,往线上走成了集体选择。

芬格时代目前仅尝试将关于音乐剧演出的内容变到线上,类似联合演出卡司做直播或线上见面会等简单的互动。“但都是非常有限的”,陈木土说,演员不能聚集,也没办法像舞台演出一样输出完整的演出桥段或作品。

行业内不少公司将此前的排练演出录像、花絮或Vlog内容上传到短视频平台,试图在线上打开生态,但效果也未必好。实际上,对于单纯做线下演出的团队来讲,无论拓展短视频还是直播,都意味着要投入新的成本。“对于线下业务,我们还是决定再等一等,先暂时休息,不折腾、不产生额外的成本再去考虑演出这件事情,目前还是集中精力夯实广告营销业务和网综业务”,陈木土表示。

夷定在《硅谷101》中提到,经此疫情后,下一个阶段他们则会探索更多元化的市场,譬如说,将比较重的线下业务变成线上,同时,他们还找了 20多位编辑做电子刊物,寄希望于未来能开展更多版权和内容服务方面的合作。

中国脱口秀向来有“南有笑果、北有单立人”的说法,单立人喜剧创始人“石老板”近期的感受是,全国范围的线下演出停滞,而线上基本只能看到喜剧演员在各个平台上,变着花样地搞直播。在语音直播、视频直播保持活跃之外,笑果文化近期还上线了一档脱口秀视频节目《笑场》,节目早在2018年就已经录完,目前正在筹备上线视频网站,顺应平台在特殊时期对线上内容更大的需求。

与此同时,单立人喜剧演员刘旸则在视频平台上线了脱口秀专场,并设置成了付费观看,非平台会员需18元购买,会员则可1元观看。但几乎只有少数最头部的脱口秀演员能像刘旸,有用户愿意为内容买单。整体来说,脱口秀行业并不富裕,通常单场最高只在100左右,很多时候设置开放麦表演均为免费,脱口秀演员也大多只是兼职,在线下营收就不理想的脱口秀,搬到线上求生也同样面临窘境。

一位线下演出行业人士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线下演出氛围更多时候由场所决定,无论话剧、LiveHouse、演唱会、还是脱口秀表演,身临其境的演出氛围是线上途径很难给予的。同时,直播还很考验整体组织能力,策划能力,调动资源的能力,整体来说也并不容易。

关键的一点是,单纯的线上演出或将线下演出搬到线上,依旧会面临难变现的问题。陈木土的感受是,如果在抖音做高品质、竖屏内容,做碎片化内容尝试,最后会像很多MCN机构一样,遇到获得流量后的变现难题,这是一个很长的路径,前期也需要大量成本。在想清楚这个问题之前,对于纯线下演出团队,线上线下只能做浅一些的融合。

“这不过是特殊时期,大家曲线救国的手段,对于线下真正的损失来说,线上的回报不过杯水车薪”,上述线下演出行业人士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