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份股权激励难留老将,地产黑马小万达前景不明

新城控股因其发展模式被业界称为小万达,近年以来发展迅猛。这其中,万达旧将陈德力被认为功不可没。
2020-03-24 10:58 · 微信公众号:节点财经  咏春   
   

3月20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公司董事、联席总裁陈德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联席总裁职务。公告同时宣布,在陈德力辞任联席总裁后,将由公司董事曲德君先生分管商业管理事业部。

新城控股因其发展模式被业界称为小万达,近年以来发展迅猛。这其中,万达旧将陈德力被认为功不可没。资料显示,曲德君、陈德力均来自万达地产,曲德君还曾是陈德力上级。

陈德力的突然离职,立刻引起了业界震动,一时众说纷纭。

2019年11月,新城控股针对管理层推出了新一期股权激励方案,并为此设置了较高的业绩考核指标。但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1-2月,新城控股销售同比下滑接近3成。公司低迷的股价表现与下滑的业绩,让公司股权激励方案的吸引力明显打折,或是陈德力选择离职的一个原因。

更有观点认为,早在2018年9月,在新城控股少主王晓松回归公司、并接管陈德力所分管的商开业务后,陈德力或已有离职之意。资料显示,曲德君早在2019年6月即入职新城。回头来看,彼时新城控股或已经在为陈德力离职做准备。

地产黑马“小万达”

陈德力功不可没

总部位于江苏三线城市的新城控股,是近几年地产行业十足的黑马。

资料显示,新城控股成立于 1993 年,并于2001 年在 B 股上市。作为较早上市的民营房企,新城控股在深耕常州并获得创立以来的首桶金后,对长三角地区三、四线城市全面布局,并收获了三四线地产市场回暖的行业红利。2015年12月,新城控股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实现B转A的房企。

与此同时,公司将发展的触角延伸至商业地产领域,并将公司战略中心转移至上海。2012年 ,随着“吾悦”商业地产品牌诞生,新城控股开启了“住宅+商业”双轮驱动发展模式。2015年之后,新城大力发展商业地产板块,并利用城市综合体投资拿地,开启了快速扩张之路。

资料显示,2014-2018年,新城控股营业收入由206.74亿元增长至541.33亿元,公司净利润也由11.67亿元大幅增长至104.91亿元。短短四年之内,新城控股就实现净利润近10倍的增长,成为地产行业当之无愧的黑马企业。

数据来源:新城控股财报

2019年,即便遭遇公司创始人王振华丑闻这一黑天鹅事件,新城控股仍旧保持了稳定增长。根据最新披露的2019年经营数据,新城控股全年累计实现销售金额 2708.0 亿元,同比增长 22.5%;实现销售面积 2432.0 万方,同比增长 34.2%。

克而瑞研究中心统计数据表现,2019年新城控股销售额 2708 亿元,销售面积 2432 万平方米,销售规模位居全国第8位。

通过上图还可以看出,新城控股业绩的飙升开始于2016年,这与陈德力的加盟及其对新城商业地产业务的推进密不可分。

公开资料显示,陈德力于2016年8月加盟新城控股,此前曾任职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作为商业地产领域的资深人士,陈德力在加盟新城以后,即对公司的商业板块进行了全面的梳理与系统的调整,并取得了相当的成就。

尽管新城控股在商业地产领域起步并不算晚,但在陈德力入职之前,公司商业板块整体发展战略较为模糊,投资运营体系也不健全。截止到2013年底,新城控股在建及开业商业项目只有8个。

214年,新城控股首次提出商业加速的战略,并定下了“三年40座购物中心,2020年商业项目超过80个”的目标。为此,公司开始从商业地产领域频频挖人、此时,来自行业龙头万达地产的陈德力就成为最佳人选。

面对新城控股商业地产不温不火的现状,陈德力提出了“基于实力形成的规模是真正做出商业价值的前提”的观点,并且新城2020年商业项目投资数量从原来80个提升到100。据说,陈德力这一思路深得时任公司董事长王振华的认可。

此外,有着万达地产6年工作经验的陈德力,将新城控股吾悦系商场进行了系统的梳理。通过对产品设计、管理架构、体系建设等方面的调整,公司吾悦商场运作体系大为改变,并一度被业内称为“小万达”。

2017年10月,陈德力升任新城控股联席总裁,并提出了2020年开业百家吾悦商场的新目标。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新城控股吾悦广场总数已经超过120座,其中开业的数量为55座。尽管这离陈德力当初100座吾悦广场开业任务还有一定距离,但从己开工建设数量上看,完成这一目标只是时间问题。从租金角度来看,2019年上半年,新城租金收入为17.41亿元,同比增长104.52%。这从新城内部来讲,正属于分管商业运营管理业务陈德力的成绩。

因此,陈德力在此高光时刻选择离职,让部分业内人士颇感意外。但也有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18年9月,在新城控股少主王晓松回归公司、并接管陈德力所负责的商开业务后,陈德力就已经有了离职之意。

股权激励难留任

少主分权是主因?

在新城内部组织架构中,主要分为住宅开发、商业开发、商业运营管理三大事业部。陈德力在加盟新城控股之后,主要负责公司商业开发业务。为此,陈德力带领一干万达旧部组成“万达帮”,为新城商业地产的全国扩展立下了汗马功劳。据悉,目前新城商业的一些部门,会有近半数员工来自万达。但王振华本人对陈德力及其商业团队相当信任,并给与了充分的授权。

然而,2018年8月,随着少主王晓松的回归,陈德力分管的商开板块交由王晓松负责,陈德力转向负责商业管理事业部。

资料显示,王晓松系新城控股创始人王振华独子,其于2015年12月,出任新城控股董事会总经理兼任住宅事业部总裁。但在2016年10月26日,王晓松突然辞任总裁职位。王振华曾对外界称,王晓松辞职是因为要去“深造”。但当时也有传言称,这是因为王晓松个人婚姻不被王振华认可,导致父子反目。

2018年9月,王晓松重返新城,接替王振华担任公司董事兼总裁职务,同时也从陈德力手中接过了商开业务,后者转去负责商业管理事业部。

业内人士分析,商业管理事业部相较开发业务来讲空间明显有限,陈德力此时或已有离职意向。这一分析的依据,就是同为万达元老人物曲德君的入职。

资料显示,曲德君于2002年入职万达,历任万达商业总裁助理、副总裁、执行总裁、兼万达商业管理公司总经理。作为王健林的肱股之臣,曲德君被认为是万达商业铺开全国布局的主要推手,商业地产从业经验丰富。

从在万达的资历和职位上看,曲德君都要高于陈德力。据了解,陈德力加盟万达时职务是万达商业管理营运中心常务副总经理,而曲德君正是万达商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

2019年6月,曲德君从万达离职,随即加入新城控股母公司新城发展,并分管新城发展旗下的多奇妙乐园。回头来看,尽管这一安排有平衡双方关系的意味,但或许也是在为陈德平离职做准备。

209年7月3日,陈振华丑闻遭到媒体曝光。第二天,新城控股官网就将万振华信息全部删除,取而代之的则是公司新董事长王晓松的个人信息。在高管介绍方面,陈德力排名第三,位置相当靠前。

2019年11月,新城控股推出了2019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共涉及激励对象108人。根据这一方案,新城控股将对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股权激励,包括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和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两部分。

公告数据显示,陈德力本人将获得32.80万份股票期权(授予价格为 27.40 元/股)和60万股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为 13.70 元/股),所获份额与公司另外两位联席总裁梁志成、袁伯银并列第一。

资料显示,这一股权激励方案选择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作为公司业绩考核指标。具体指标为:2019—2021 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较 2018 年增长分别不低于 20%、70%和 120%,对应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 91 亿元、129 亿元、167 亿元,对应增速分别约为 20%、42%、29%。若这一业绩目标最终能够达成,就确保了新城控股未来两年业绩的稳定增长。

然而,百万分股权激励仍旧没有留住陈德力。按照《公司法》规定,其从联席总裁之位离职已经在3月20日当日生效。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陈德力之所以不顾股权激励的诱惑选择离职,与新城控股这一方案本身业绩要求过高、公司股价又持续低迷有关。目前看,即便公司能够达成股权激励业绩考核方案,按照3月20日公司28.99元的收盘价格,陈德力所获授予价格为 27.40 元/股的股票期权获利空间也很有限。况且,这方案的业绩考核指标本就有很大挑战性。

而在公司创始人丑闻事件之后,资本市场对新城控股的价值判断也存在较大争议,公司估值较同行企业明显偏低,这又对公司股价的未来表现带来持续负面影响。

股价低迷机构撤资

公司发展前景不明

2019年7月3日下午,上海媒体《新民晚报》报道,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长因涉嫌猥亵9岁女童被上海公安采取强制措施。

受此影响,尚在港股交易的新城发展当日尾盘大幅跳水,当地跌幅高达23.86%,市值蒸发近200亿港元。次日,在上海交易的新城控股毫无悬念开盘一字跌停。在经历三个跌停板后,公司股价最低下探至22.99元,较7月3日收盘价43.65元接近腰斩。

与此同时,新城控股发行的债券也经历暴跌。其中,15新城01跌近8.46%、18新控05跌超8.65%。

在王振华之子王晓松紧急继任公司董事长之后,新城控股展开一些列自救动作,其中包括迅速切割与王振华的关系、安抚员工等措施。此外,由于公司债券也受此事件冲击,新城控股开始暂停拿地,以避免公司债务再出问题。

在一系列自救措施之后,新城控股经营基本企稳。2019年三季报显示,新城控股在去年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24.96亿元,同比增长38.29%,净利润录得11.39亿元,同比增长95.55%。

数据来源:新城控股财报

然而,二级市场却没有对此业绩做出正面回应。公司股价在经历短暂反弹之后,又继续大幅下跌。截止到今年3月20日,新城控股市值仅为654亿元,这与其销量排名行业第八的地位明显不符。

与此同时,公司三季报数据显示,大批机构投资者在丑闻事件之后选择撤出。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新城控股的机构投资者由二季度末的375家降至三季度末的16家,持股数量也大幅减少1.35亿股。

有人认为,新城控股的“黑天鹅”事件属于原董事长私人问题,不属于公司层面上类似财务造假、违法犯罪等事件。然而,考虑到此事对公司品牌和声誉的重大影响,不少基金公司仍然选择了减持或撤资。如此一来,新城控股股价恐将长期承压。

新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新城控股销售出现同比大幅下滑。根据公司3月9日销售简报数据,今年1-2月,新城控股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约167.22亿元,同比下降29.32% ;销售面积约149.14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1.79%。

一面是低迷的股价表现,一面是惨淡的销售业绩,获得股权激励的陈德力选择离职似乎也就在情理之中。当然,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中真正的原因,也只有陈德力本人清楚。

新城控股在陈德力辞职公告中对其过往工作业绩不吝赞美之词,并表示:“陈德力先生因个人原因辞任联席总裁一职,虽感到不舍,但我们亦尊重其个人选择。”

根据新城控股最新公告,陈德力所负责商业管理事业部将由公司董事曲德君分管。作为陈德力在万达地产的老上级,曲德君能否稳定新城控股商业地产业务局面,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