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这届年轻人成功爱上了做饭

看似逐渐恢复正规。就在豆果上下以为流量高峰已经过去时,服务器崩了。
2020-03-25 09:03 · 品玩  寒冰   
   

“像过了一个假年”,回想起2020 年春节,豆果美食合伙人兼COO钟锋对 PingWest 品玩说道。

豆果美食是一家成立于 2011 年的美食互动平台,目前下载量是3.7亿,注册用户6000万。疫情期间,人们要解决温饱只能自己在厨房打拼,水涨船高,豆果美食也享受了一波“疫情红利”,截至2月20日,豆果美食(以下简称为豆果)的全站用户增长了1.8倍;用户使用时长增加了1.5倍;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全年的用户增长 KPI。

遭遇流量暴增

豆果成立至今已经度过了8个春节。按照钟锋以往的经验,流量将从腊月二十六开始增长,除夕夜人们集中在家做年夜饭,初一流量到达峰值,初二之后流量逐渐恢复平缓。

为了顺利过年,豆果提前准备了2020道年夜饭菜谱,并事先优化了豆果美食的App、PC端、微信小程序、头条小程序和百度小程序。技术部门定下的目标是:“除夕和大年初一网站服务器不要崩,就 OK 了。”不少员工计划流量高峰后出国旅游,技术副总裁则计划大年初二动身去日本度假。

变数已悄然埋下。1 月 20 日,钟南山通过央视确认新冠肺炎“人传人”;1 月 23 日,武汉封城。钟锋回忆,那时人们的注意力仍在抢购防疫物资上,疫情的影响还没有传导给豆果美食。

除夕夜,流量同比去年上涨135%。豆果服务器如愿接下了流量高峰。所有人歇了口气,豆果管理层开始打电话给员工拜年。奇怪的是,初一晚上流量并没有像往年一样降下来,初二早上反倒出现了新的增长,初三达到了高峰,日活同比去年上涨了151%。钟锋后来分析,最近几年春节人们在年夜饭之后倾向外出,因此2018 年~2019 年豆果的流量高峰都出现在除夕夜。今年被疫情阻隔在家的人们只能在厨房解决吃饭问题。

豆果美食创始人王宇翔提出,能不能把付费课程免费开放?

这是个艰难的决策。豆果目前约有2万多堂知识付费课程,贡献10%的收入。“那时候没想太多,现在想起来是有点后怕的,因为今年大环境肯定很不好”,钟锋后来回忆。

课程开放免费意味着既要和开课的达人沟通,协商免费开放课程,又要修改相关的后台技术,技术副总裁取消了去日本度假的计划。大年初二,准备工作完结;初三凌晨,豆果美食所有视频都免费开放。

疫情逼出了不少厨神。人们的热门搜索菜品变成了凉皮、蛋糕。这些菜品所需的食材便宜,能长期保存,便于家中打量囤积。人们做完晚餐,拍好照,吃完饭洗碗才在床上P图写笔记,有个用户凌晨3点还在上传笔记。豆果负责审核、打标签的员工24 小时排班都忙不过来,豆果不得不增加人手。

国务院延长假期至 2 月 3日,豆果的流量持续爬高。豆果先后又联合了营养师和医联,推出给不同人群提供营养菜谱建议,并指导用户如何预防新冠肺炎,如何自行判断自己是不是轻症患者。

看似逐渐恢复正规。就在豆果上下以为流量高峰已经过去时,服务器崩了。

钟锋清楚地记得那是正月初八下午 5 点一刻。豆果美食照例向用户推送当天的每日推荐内容,还没等技术发出预警,推送已经吃不消了。监测社会媒体的同事告诉他:有用户在微博反映“搜内容出不来”。同时技术部门也监测到了异常。

“过年期间豆果流量一直处于高饱和状态,加服务器势在必行,但供应商还没有完全复工。为了顶住压力,技术部门在原有的服务器上做了一些策略优化。初七当天上线了提高免疫力专题,再加上做饭高峰,这种策略也扛不住流量了”,钟锋告诉 PingWest 品玩,技术部门随后紧急做了策略调整,然后购买了新的服务器。

“增加服务器并不是简单地从A盘扩到B盘,或者增加一个硬盘,要去分配,在每个服务器上面做一部署,有些是搜索的,有些是内容的,有些视频有是视频的,它是动态变化的”,钟锋说,他把这称为“幸福的烦恼”

增加服务器之后,用户仍持续涌入,他们仿佛一块饥渴的海绵,迅速西饱刚加的服务器。到了正月十一,豆果的日活同比去年上涨156.7%,技术部门的员工基本24小时都在保障后台。

正月十四(2 月 7 日)下午六点多,“幸福的烦恼”又找上门来。正值做饭高峰,技术部门发出压力报警,豆果宕机 10 多分钟,又增加了第2批服务器。

“之前豆果春节和中秋节也宕机过,但没有出现十几分钟的情况。今年春节到现在服务器的运转的饱和度还是很高的”,钟锋告诉 PingWest 品玩。

两次宕机,豆果的服务器一共扩容了55%左右。与之伴随的,是从大年初二开始,豆果的流量比初一大幅提升,之后每天环比前一天都有所增长,直到 2 月23日趋于平缓。2020年鼠年春节期间,豆果美食日活比去年同期增长达到了113%,正月十五对比大年初一又增长了189%;截至2月20日,豆果全站用户增长了1.8倍,25 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增长率则是全站增长率的一倍;用户使用时长比以往增加了1.5倍;有直播的日子,流量会额外再多上涨3%。初三同比去年上涨了151.02%,初十一同比去年上涨156.7%。

一次练兵

钟锋说:“从正月初一至今,我们相当于做了几个大的一个项目。这对我们研发团队、运营团队和市场团队都是一个很好的考验。”

疫期远程办公的员工们用石墨文档、微信、ZOOM和腾讯视频协同,完成了倍于往常的工作任务。

负责剪辑视频的员工1月底就回到了北京,当时豆果所在的物业仍未解封,但剪辑视频需要的电脑还留在办公室。那位员工专门找行政开了通行证才取回了电脑。

“大家都很清楚,危机的时候,有活干总比没活干好”,钟锋说。

2 月 3 日,豆果员工陆续回到北京朝阳门外的办公室复工。受疫情影响,100多个员工只回来了30多个。复工第一天,员工们做了千奇百怪的防护,有人把半个矿泉水桶罩在脸上,有人在衣服外套了层黄色雨衣,还有人像铁甲小宝一样,把身体装进纸箱,只把四肢露在外面。

豆果复工之后,发起了大厨直播项目,邀请了西贝莜面村、云海肴、花舍等著名餐饮企业的大厨,戴着口罩在豆果的直播间教做饭,一边推广他们的半成品。用各种线上办公软件沟通,这个项目从发起到执行大概用三天的时间。

疫情期间和餐饮企业的合作反倒比以往顺畅一些。“原来是豆果自己的达人直播,请餐厅的厨师比较费劲,他们也不太用出来。因为疫情,很多餐厅从食堂和外卖转型半成品,合作起来就比较简单。” 豆果计划在疫情结束后把大厨直播变成固定节目。

一个月完成全年 KPI

豆果美食的商业模式,主要通过付费菜谱教学、电商、合作广告、品牌营销和会员体系等实现盈利,其中广告收入为主。

钟锋告诉 PingWest 品玩,2020 年1月底豆果管理层开了个会议,对一季度的收入“挺灰心的”。豆果最主要的收入是品牌客户的广告,本以为季节性特征再加上疫情影响,各行业关店潮,品牌客户卖不了货,生产和物流停滞,广告投放势必缩水。但截至 3 月中旬,豆果的收入同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现在看来整体恢复挺快,很多品牌方投广告是为接下来做准备,还有些将把广告预算放到Q2了。”

豆果2 月份的广告合作中里,有 60%是疫情期间谈下来的。疫情走向和国家政策不明确,双方对效果的预估很难协商一致。

豆果原定今年拓展新用户的 KPI已经在疫情期间全部完成了。豆果美食希望今年收入能增长40%左右。

投资者也循味而来。创立至今,豆果一直保持着“小而美”的定位,目前共完成了 3 轮融资,自2014 年 11 月完成2500万美元C轮融资后,再无融资动态。最近两个月,找上豆果美食的基金公司和银行比过去一年都多。钟锋表示,以前的投资者更关注豆果的既有优势,即家庭用户;疫期找来的投资者对豆果的预期更高,他们同时关注豆果的内容生产能力和对餐饮零售品牌的行业影响力。

但人们也有疑问:当疫情结束,在家做饭的热潮褪去,一夜之间涌入豆果的用户还会继续留在这里吗?

“做饭是很好的情感沟通”

“对我们来说,原先做饭是非主流的一个大众行业。好吃的东西太方便获得了,做饭可能是兴趣或者周末有空才去做的事。因为疫情,很多年轻人和中国家庭有时间放下手中的活,做一些原先没有空做的事情,做饭变成了每天必须面对的功课”,钟锋说。

他认为,疫情让每个人更加谦卑与平静,对美食文化、人际关系的理解也有所变化,“做饭是很好的情感沟通。愿意做饭给一个人吃,本身就是爱的表现和传递。”

豆果美食最近两年的流量变化也反映出这种情感联结。“2018年和2019年我们的流量高峰。两三年前大家觉得过年去外面吃饭是潮流,但是最近人们又回归家庭,觉得年夜饭还是要自己在家里张罗。”

“年轻人缺乏做饭的基本知识。他们可能不知道热锅里有水的时候,倒油会溅出来。以前妈妈可能会告诉你,但很多年轻人已经不跟妈妈一起住了。”这类细节的指导也是豆果的做饭视频区别于抖音等社交平台美食内容的地方。

进入复工复产阶段,豆果的流量增长趋于缓和,钟锋比喻“就像上了一个台阶,这个台阶也没怎么跌,星期一到星期五是比较好的,周末又变得很好。”

人们热搜的菜品也从凉皮、蛋糕,变成了解决复工早餐的油条和时令食物青团。熟悉的味道正在回归,生活逐渐向平凡而琐碎的轨道靠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