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9亿,裁员4679人,世界最顶级的天团,也快撑不住了

一个月前,太阳马戏团在世界各地举办了44场演出,盛况空前。仅仅30天的时间,他们就消失在大众面前,颗粒无收。
2020-04-06 16:17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云摇   
   

世界最顶级的表演天团,也快撑不住了。

随着全球疫情的扩散,很多行业都受到了波及其中,关店、裁员、破产成了三大魔咒。

其中最让人想象不到的是,“加拿大国宝”的消失。

一个月前,太阳马戏团在世界各地举办了44场演出,盛况空前。

仅仅30天的时间,他们就消失在大众面前,颗粒无收。

3月19日,全球最大的戏剧公司,宣布解雇4679名员工,占全员的95%,仅保留了259名员工。

3月26日,路透社报道称,太阳马戏团的母公司太阳马戏娱乐集团,因现金紧缺和面临9亿美元的债务危机,正考虑申请破产。

刀哥除了惊讶外,更多的是好奇,这家享誉全球的马戏团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1

没有马的马戏团,却被全球追捧

说到马戏团,很多人最先想到的是驯兽师,以及被其圈养起来的老虎、狮子、大象,共同在台上配合完成高难度动作表演。

但太阳马戏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马戏团,表演者却没有一个动物,自它诞生起,这个马戏团所秉持的理念就是不用动物表演。

与传统马戏相比,太阳团马戏仅保留帐篷、小丑和杂技这三个关键元素。

在这里他们的帐篷更加华丽,标志性黄蓝条纹帐篷,面积达1.7万平方米。

他们的小丑,不再是马戏团中的丑角,而是精致的表演者,使杂技看上去更富有戏剧性。

他们的杂技也不再是传统的驯兽、高跷、喷火老三样,而是运用灯光、音效、舞美等技术,把魔术、杂技、小丑等与舞台剧相结合,制造出近乎奇幻的舞台效果。

在太阳马戏团进入这个市场时,马戏行业已是一个不再有吸引力的“夕阳产业”,正是凭借差异化竞争,其硬是在日益没落的行业杀出一条“血路”。

为了留住观众,太阳马戏团为舞台编写简单易懂的故事,加入歌剧,舞台剧,舞蹈等等表演元素,又加入各种文化元素,融合难度极高、十分刺激的杂技表演,让马戏表演不再是单调的炫技。

巅峰时期,太阳马戏团年销售是所有百老汇演出销售的总和,仅2012年,马戏团总收入达到了10亿美元。

2015年太阳马戏的19个剧目在全球350个城市上演,约1.6亿名观众观看过他们的表演,上座率高达95%以上,曾经是世界上发展最快、收益最高的文艺团体。

他们还塑造了无数经典表演,获奖无数,拿下了包括艾美奖、戏剧桌奖、斑比奖在内的各种国际演艺界重要奖项。

像《The Beatles LOVE》,有130多首披头士歌曲贯穿整个演出曾获三项格莱美奖。

太阳马戏团的王牌秀《KA》秀,讲述的是一对双胞胎踏上充满艰难险阻的旅途去完成自己所背负的天命的故事。

这是有史以来制作成本最高的秀,表演融合了中国杂技和武术,整部剧的视觉效果令人叹为观止,其中凌空旋转的移动舞台堪称经典。

和《KA》秀一样并列为太阳马戏团的王牌产品《O》秀,是常年的畅销款,经常一票难求,主要描述一名少年在奇幻的森林的奇妙程。

舞台由1500万加仑的水所建成的,加上80位世界知名的奥运跳水、水上芭蕾选手、空中飞人、蒙古软骨功、体操杂耍等表演者从水中一跳而出,表演完毕又一翻身跃入水中,令人叹为观止。

还有走过18个国家、56个城市的《Kooza》、被称为剧场演出界“沙漠之花”的《Mystère》无不让观众震撼。

太阳马戏团的成功,不言而喻。

2

靠把表演做成电影,

从街头艺人逆袭加拿大国宝

你以为太阳马戏团的成功是浑然天成吗?

其实并不是,在1984年刚成立的时候,他的台柱子只有几个加拿大街头艺术家。

其CEO盖·拉利伯特小时候在街上表演口风琴,期间认识了变戏法的,踩高跷的,表演吞火的。

和所以刚成立的表演团队一样,太阳马戏团在初创阶段很是艰难,最开始大家都只是普通的表演者。

幸好1984年,拉利伯特成功说服了魁北克政府,赞助其表演团体150万美元,来为加拿大450 周年庆典献艺。

这次表演,太阳马戏团不仅从中获得4万美元的纯利润,还借着献艺一炮而红,开始全国巡演。

没有马的那太阳马戏团是凭借什么走向全世界的呢?

就一点,把马戏表演,做成电影。

要想做成电影,其中核心是最好的创意,加上最厉害的演员、最好的演出,才有相得益彰的可能。

首先要有极致的创意。

为节目创作,太阳马戏团不计成本,每年将所有利润的70%用于第二年的创新产品。

马戏团还拥有独立的艺术创作委员会,委员会享有极高决策权,不受成本束缚,绝对自由。

最绝的是,如果最后觉得排演的效果不符合预期的话,拉里贝特不怕在最后一分钟进行重大的改变。

在这样的极致下,才有了《O》秀中,太阳马戏把舞台变成一汪碧池,演员和钢琴从水中冒出;《KA》秀上演时,舞台上的巨型机械完全改变“舞台是平的”这一固有模式,舞台被机械手操纵,有时悬空,有时倾斜,有时翻转,带给观众极大的视觉震撼。

其次有最好的演员。

太阳马戏团内部有一个说法叫做:没有明星。

太阳马戏团讲究全球选角,整合最优秀的演艺资源,太阳马戏雇佣了来自约55个国家的1300多位艺人,其数据库包含据称3万名演员资源,这样才拥有了庞大的表演团队、复杂的国籍。

马戏团还雇用临时加盟者,他们可能是某个流派的艺术家,或者最新科技技术的发明者,他们的加入给予创作团队更多的想象空间。

还要有最佳表演效果。

除了极致的创意和最好的演员,太阳马戏团还在各种细节上下足了功夫,保证最佳表演效果。

在太阳马戏团的总部,所有的东西都是手工做的,头套、道具、首饰、鞋子,全部都是自己做。

它有自己的制鞋工厂,首饰和衣服都为演员量身定做,每个演员到总部后,先做头套,而后表演的发套依照这个模子做。

为达到更好的体验效果,太阳马戏团的舞台和布景投入大量科技,其中不少为内部开发的专利。

由于在舞台效果方面极为出色,他们甚至承接其他舞台表演的灯光和特效工作,这其中包括维密秀、奥斯卡颁奖典礼、甚至超级碗等。

为保证自己的演出质量和声誉,无论走到任何地方巡演,都坚持自带食品、饮水、药物等一切可随身携带的东西。

精细无比而数量巨大的装置,让每个演员除了演出之外不关心任何琐事,呈现出最佳的灯光、音效以及舞美效果。

太阳马戏团之所以火了36年,归根结底是太阳马戏团打破了原有马戏表演的界限,让马戏带有戏剧性——关注人物角色,重视情节与表演的融合。

每场戏就像世界各地马戏艺术与街头娱乐艺术的综合体,但又都带有明确而统一的主题和故事线索。

3

没有风险意识,

世界顶级天团也难逃一死

各方面都做到极致、人气爆棚的太阳马戏团,为什么在疫情之下还是难逃险运呢?

是因为太阳马戏团对于门票收入依赖度非常高、且结构单一。

有外国媒体曾测算,太阳马戏团至少有80%的收入来自票房,这让其对抗演出中断风险的能力很弱。

每年将利润的70% 用于第二年的创新产品,有了极致的表演效果成就了太阳马戏团的辉煌,但这样的投入,也意味着任何一部新剧的失败,都可能将马戏团推出危机的境地。

这时极高的人工和制作成本就会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每场演出有50到100位艺人参与,这些原本是太阳马戏团演出创作的核心,但在疫情之下,高额的人工成本让这家公司业务停摆下无力负担。

此外,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通常由计算机设计布景,然后大多使用内部开发的专利材料进行构建,但动辄数千万美元一部剧的制作费用令其回收成本难度陡增。

虽然太阳马戏团意识到了自己的薄弱,近年来,也开启了扩张战略,比如,2019年2月,太阳马戏团以4000万美元,收购了《惊天魔盗团》的魔术秀制作公司The Works Entertainment。

但这并没有改变什么,反而因为扩张带来的债务,而加大了核心业务的财务负担。

虽然都说太阳马戏团可以比肩迪士尼乐园,但太阳马戏团比迪士尼还差得远。

在此次危机下为什么迪士尼没事?

是因为主题乐园与电影只是迪士尼众多业务板块中的一部分,这家老牌“娱乐帝国”的收入来源远不止于此,迪士尼的产业链变得越来越完善和多元化。

而围绕着影视制作、主题乐园、消费品等众多领域在内的产业链条,迪士尼也探索出了一种独特的营利模式——轮次收入模式。

再经典的角色和演出,总有热度耗尽的一天,因此迪士尼有了自己的产业链,当遭遇危机,便会进入次收入模式,而不至于像太阳马戏团一样,被自己困死。

结语:

早年的太阳马戏团为人们打开一个奇幻的视觉世界,改写了“马戏团”在人们心目中的旧有认知,建立起了同业竞争中的较高壁垒。

但近30年来,随着舞台技术不断革新,互联网科技崛起,娱乐方式越来越多元,太阳马戏团的魅力或许不再那么神秘。

太阳马戏团节目带来的那种带来多巴胺分泌的刺激感,有了更多的满足替代物。

如果说80后和90后还听过太阳马戏团的名声,那到了00后这里,就已经很陌生了。

所以,在抵御类似疫情黑天鹅等外部冲击时,其所构建的壁垒较为羸弱,再加上单一的盈利结构,基本没有对冲的能力,必然会陷入危局。

最近太阳马戏在社交媒体发布的60分钟特辑视频以及一张舞台灯光照片,获得了近500万次的点击量,引起不小轰动。

如果太阳马戏团能挺过这一关,改善薄弱之处,这看似告别的视频,也许会像视频说的:带来一束新的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