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业圈的斯坦福门徒

斯坦福门徒们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圈多是翻云覆雨之辈,他们演绎了无数个“创业即上市,上市即巅峰”的创业故事。
2020-04-21 07:39 · 微信公众号:FN商业  大壮   
   

中国老祖宗传下来一句话是“英雄莫问出处”,然而在中国互联网史的开端,从政府到民间都对名校、海归有盲目的崇拜。你从国外回来的,了不起;你从斯坦福回来的,那更了不起。

斯坦福大学也一直被誉为“世界创业工厂”,在它南边就是全球高科技公司的聚集地——硅谷。在斯坦福,每个人都在寻找下一个“New New Thing”,而创造出一个“1 Billion”公司是所有人的梦想。“如果你在斯坦福毕业,还没创办一家公司,你就是个失败者。”

斯坦福门徒们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圈也多是翻云覆雨之辈,他们演绎了无数个“创业即上市,上市即巅峰”的创业故事,创造出了很多“几个甚至几十 Billion”的公司,本期就讲述几个最有名的斯坦福门徒们的创业风云。

为自己代言的“陈一折”

陈欧:聚美优品创始人、斯坦福大学MBA,80后

近日,聚美优品完成私有化退市,成为买方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结束了为期六年的美股上市生涯。

其实,聚美优品私有化纷争最早开始于2016年,以创始人陈欧、红杉资本等组成的买方团第一次提出私有化要约,但因7美元的收购价远低于22美元的发行价,私有化未果。2017年陈欧撤回私有化要约,还被戏称为“陈七块”。

聚美优品最知名也最致命的都是创始人陈欧,他身上一直光环闪闪,16岁留学新加坡就读南洋理工大学,大学期间曾成功创办在线游戏平台,26岁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MBA学位。

2009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的第3天,陈欧回国开始第二次创业,拿到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18万美元投资+一套办公场地。不过,钱很快见底,短暂的二次创业生涯结束。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2010年创建聚美是陈欧的第三次创业,闯入当时男人不好意思做的化妆品行业。这次创业相对有惊无险,不到2年时间,聚美就获得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多笔融资数千万美元。

2012年“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更是风靡全网,陈欧的微博粉丝最多有4600万,是中国第一代网红带货的鼻祖。在2013年的聚美周年促销活动中,尽管服务器宕了机还是3天销售了10个亿。

在那个电商烧钱大战的时代,聚美还与乐蜂网(这是红杉资本沈南鹏投的)大打营销战、价格战,贴身缠斗良久。最终在2014年5月,31岁的陈欧带领聚美优品团队率先奔赴纽交所敲钟上市,成为纽交所220余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一夜之间,陈欧身价超120亿元,缔造了80后最励志的创业+创富神话。

陈欧的创业导师徐小平在聚美这一项目上,4年即获得千倍回报,一度成为投资圈佳话。然而,斯坦福系中国创业者们总是创造“上市即巅峰”故事

从最高市值57.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08亿元)的巅峰,到私有化市值2.2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6亿元)的谷底,6年间,聚美市值跌幅达96%(大约近400亿元)。

时至今日,聚美优品的最终私有化价格仅为2美元,从此中国互联网江湖又多了个“陈两块”“陈一折”。聚美市值暴跌的罪魁祸首——假货和陈欧都不冤,毕竟在资本世界里,不能对股东与股价负责的掌门人都是耍流氓

在聚美深陷假货风波的这些年,陈欧也曾无数次试图自救,希望通过跨界力挽狂澜,并一直热衷于抓风口。

2015年,陈欧打算砸10亿做跨境电商,却撞在了408跨境税改新政的枪口;

同年,聚美3.72亿元投资了母婴品牌“宝宝树”,据悉获得6亿超值回报;

2016年,跨界进军影视,聚美影业投资1430万美元拍了《温暖的弦》,营收未知;

2017年,聚美跨界进入智能家居领域,推出空气净化器品牌Reemake,销量未知;

同年,聚美征战共享市场,花4亿收购了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

一入共享误终身,好在陈欧全情投入的街电在2018年首次实现规模化盈利;2018-2019年,街电在聚美财报中大放异彩,贡献了数十亿的营收。

眼见在美妆电商市场已很难东山再起,陈欧开始力推聚美私有化退市,那么聚美私有化能否回归A股或改道港股呢?顶着“主营业务门槛太低、经营不善退市”的名号怕是很难。不过陈欧也许正在为“聚美+街电”酝酿不一样的资本故事。

卸不了任的梁建章

梁建章:携程网创始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60后

梁建章身上有多重标签——企业家、商界传奇、经济学家、人口学者、少年天才、神童,最近又多了“网红带货CEO”,每一个都值得津津乐道。自从2016年11月第二次卸任携程CEO,梁建章已经鲜少在公众面前发声,他更乐于做关心人口的学者。

梁建章创建的携程已是中国OTA在线旅游行业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王者,20周年之际却遇上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旅游业按下暂停键,携程取消的数千万订单金额已超310亿元。前有阿里飞猪的生态围剿,后有美团的无边界扩张,再加上新冠疫情的不测风云,梁建章和携程在2020年遭遇了内忧外患的危机。

面对OTA行业和携程有史以来最恐怖的至暗时刻,两度隐退的梁建章不得不在携程内部开启第三次创业,这次直接冲到业务一线,主动变身带货主播,带领携程联合众多酒店和景区发起行业复兴计划。

从创始人、学者到网红,梁建章笑言没有偶像包袱,5场直播累计上千万人观看,带货总金额超8000万元,这是一场突破圈层的成功营销

言归正传,话题回到梁建章初创携程的那段光辉岁月。还是1999年,那时互联网热潮席卷全球,携程的创始管理团队都很有来头。

梁建章,曾是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有技术背景,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是耶鲁MBA,有投资银行家的身份,具备融资能力和宏观决策能力,任首席财务官;季琦(沈南鹏上海交大的师兄),有着丰富创业经验,擅长管理、销售,任总裁;范敏,曾是上海旅行社、大陆饭店总经理,擅长运营执行,任执行副总裁。

“我们将创业目标瞄准了旅游业,其实当时也没做深入调研,只是一种直觉。”梁建章说。而“携程四君子”的黄金搭档组合,成为海内外投资人眼里的完美组合,成立初期就获得IDG资本5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后来也为携程引来众多投资人(比如日本软银、兰馨亚洲、美国凯雷、老虎基金等)的资金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兰馨亚洲管理合伙人李基培也是斯坦福大学MBA。

2003年12月,历经四轮融资的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18美元,当日股价几乎翻番,“携程四君子”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这份成功既源于“携程四君子”的全力付出,也离不开互联网大潮的推动

与其他斯坦福创业者不同,梁建章在去斯坦福就读博士学位之前,已经是上市企业CEO、非常成功的创业者。2007年,OTA烧钱激战正酣,坐拥56%市场份额的携程老大地位稳固。

而在梁建章的世界里,一直要追求无限的挑战,不能接受停滞不前的日常,于是他辞去CEO职位,选择到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

一晃5年过去了,国内OTA市场格局大变,去哪儿网在庄辰超的带领下成长迅猛,尤其是在百度的加持下,大有与携程分庭抗礼、挑战霸主地位之势。

2013年初,梁建章重回携程,开始积极应对价格战、组织结构调整、回归技术驱动、开放平台、加码无线战略、大范围投资并购等等一套组合拳过后,公司股价大涨、全员士气高涨。

梁建章第二次回归携程,是切实希望利用自有资金和一切资源,将所有行业上下游产业,以及竞争对手都收入囊中的。

4年的时间里,梁建章把携程从“鼠标+水泥”带入了移动时代,大手笔的投资和买买买,差不多又让携程处于了一个没什么对手的状态。

于是,2016年11月,梁建章二次卸任携程CEO,但继续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会主席,专注于创新、国际化、技术、投资和战略联盟等业务。2019年,携程全年的总交易额达8650亿元,同比增长19%,继续保持全球在线旅游行业第一。梁建章认为,携程目前主要有两个发展方向,即“国内深耕细作”与“国际开拓创新”。

“三个亿”教主古永锵

古永锵:优酷创始人、合一创投创始人,斯坦福大学MBA,60后

每个从斯坦福大学走出来的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创业梦。这个创业梦于古永锵而言,来得比其他斯坦福学子要晚些。

在创业做优酷网之前,古永锵在贝恩咨询公司、富国投资公司、搜狐网络公司有累计长达15年的职业经历,从投资人、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他的职业修炼过程为优酷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古永锵1966年生于广州,后在香港长大,14岁求学澳洲,19岁到了美国,接受的完全是西方教育,开明民主的父母养成了他独立执着的性格。

在贝恩咨询工作3年后,古永锵在1992年考入斯坦福大学深造,毕业后他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创业,要么投资。于是,1994年,他从美国回中国,入职富国投资公司,5年4个项目(3个成功,1个清算),投资也做的不错。

1998年是中国互联网元年,古永锵也开始关注互联网。这年2月,张朝阳创建搜狐,给中国产业带来了VC风险投资、CXO职业经理人团队。8月,理性的古永锵代表富国集团想投资搜狐,认识了感性的张朝阳,遂被邀加入搜狐任高级副总裁兼CFO,成为第一高管。

从1999年加入到2005年离开,古永锵在搜狐任职的6年间,一路从CFO、COO,最后升任总裁,从帮搜狐完成3750万美元融资、见证搜狐在纳斯达克上市,到主导并购ChinaRen.com、17173、焦点网等,一时间古永锵的声望就在中国互联网圈达到了顶点。

2005年底,古永锵在东直门天恒大厦成立合一网络。2006年6月优酷网上线,同年刘岩的六间房李善友酷6网成立,这一年被称为中国网络视频元年。

优酷网刚上线不久,出身投资圈并已实现财务自由的古永锵,就提出著名的“3个亿”理论,“2007年投入过亿,做视频就得用钱砸;2008年流量过亿,视频网站好不好播放量说了算;2009年收入过亿。”其杀伐决断的野心可见一斑。

得益于古永锵的15年职业生涯加持,优酷发展的顺风顺水,上市前获得5轮融资,斯坦福校友李世默成为资本和老东家贝恩资本都多轮连投

2010年12月,优酷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12.8美元,融资2.33亿美元,当日市值超33亿美元。2012年3月,优酷与土豆合并,从此中国网络视频进入发展新阶段。

古永锵带领优酷努力10年也没有解决盈利问题,这可能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一边是高昂的版权需要烧钱购买,一边是百度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的围堵,靠着大树才好乘凉。

2015年11月,优酷土豆以56亿美元卖身阿里巴巴,成为后者全资子公司。一年后,古永锵卸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留下11年的创业传奇。

离开优酷土豆,不管外界如何揣测评论,50岁的古永锵又开始了新的人生征程,回归了投资圈。“上午阅读,下午见人,看项目。”这是古永锵常规的一天,最近三年时间里他多是关注教育、健康等领域。

合一创投的资金都由古永锵个人出资,没有任何LP与业绩压力,“这也是合一的优势,不用着急退出,会关注更长期的价值。”古永锵如是说。

人民暂不想念陈一舟

陈一舟:人人网创始人、斯坦福大学MBA,60后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湖北人的聪明天下皆知。在中国互联网圈,作为鄂军主力的雷军周鸿祎、陈一舟都是传奇人物。

陈一舟是雷军武汉大学、张朝阳麻省理工的师弟,连周鸿祎都说:“湖北第一聪明的当属陈一舟,雷军第二,我第三。”巅峰时battle马化腾、比肩马云,随着人人网2000万美元被贱卖,在中国互联网圈20多年毁誉参半的陈一舟渐趋退隐。

陈一舟的聪明才智+斯坦福商学院的创业招牌,让他成为海归回国创业的第一批人里最一帆风顺的人。1999年,陈一舟和斯坦福大学同学周云帆、杨宁在北京清华门口创立ChinaRen。

彼时陈一舟创业,一不缺钱,带着200万美金投资回京;二不缺人,包揽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大几十号学生,其中就有周枫(网易有道CEO)、王小川(搜狗CEO)、许朝军(原人人网负责人)。

ChinaRen社区在1999年8月上线,用户很快突破100万但是钱也烧光了,在互联网泡沫下于2000年9月被搜狐以3000万美金并购,陈一舟结束了短暂的第一次创业生涯,倒也赚得盆满钵盈。

陈一舟从搜狐离职时表示:“我在斯坦福读的是MBA,有一定的创业情结,兴趣和优势也在创业,热衷于不断尝试新鲜的事物,喜欢non-stop的生活状态,所以希望能在硅谷发展自己的特长。”

然而,陈一舟在美国投资的光通信并不成功,于2002年11月重返中国,以SP业务为基础创建了千橡互动(据说名字来自斯坦福附近的橡树林),几个月内就赚到了上千万,理工科出身+出色的商业头脑,让不差钱的陈一舟从此开始了折腾不止的社区扩张之路。

2005年,web2.0概念兴起,陈一舟和并购来的猫扑网成为中国web2.0领域的超新星,还获得1000万美元融资;8月,陈一舟对外宣布上市构想。

2006年3月,千橡互动旗下拥有猫扑社区、UUme视频网站、模仿Facebook的5Q校园网、renren.com和Dudu下载加速器,以及提供现金流的SP单元,又获得4800万美元融资,陈一舟第一次成为融资王

2006年10月,陈一舟收购校内网(人人网前身,王兴创立),从而坐稳社交帝国的第一把交椅;2008年1月,千橡集团获得软银中国(看来孙正义大手笔烧钱投资早有端倪,详情请阅读《资本市场不配拥有孙正义》)等4.3亿美元投资,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融资之最,陈一舟第二次成为融资王

陈一舟一直想在中国打造一个MySpace+YouTube+Facebook+Craigslist的综合体,希望以一个超级完美的资本故事登录美国资本市场。不过,就算有了孙正义的巨额投资,且人人网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后发展势头迅猛,陈一舟的上市梦想始终还是差一步。

直到2011年5月,人人网终于在纽交所上市,融资了将近8亿美金。市值曾超过80亿美元,一举超越了搜狐、分众、优酷、网易、携程、新浪,成为仅次于腾讯、百度的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三的公司。截至4月20日,人人网股价是0.85美元,市值8600多万美元

在人人网市值跌去99%的这些年,陈一舟也曾多次尝试跨界转型,比如人人游戏、糯米团购、人人影视、人人直播、开心汽车、区块链等,还投资了美国社交金融公司SoFi、匿名社交应用Yik Yak以及投资者社区雪球。

跨界做产品业务都不太行,反而是跨界投资做的风生水起,一度靠投资收益反哺人人网

尽管“天下人人”是陈一舟的梦想,但这个梦想被微博和微信的先后出现给击破。陈一舟在《王峰十问》中回忆称:“曾经对腾讯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后来发现还是跑不掉跑不掉跑不掉……现在我对商业世界中的巨大物种都是非常小心的,对于他们喜欢去喝水吃草的地方躲得远远的。”

移动互联网大潮冲击下,陈一舟和人人网真的挺难。“去社交”无法回头,“新业务”没有起色,在2015年中概股回归热潮下,陈一舟还曾试图私有化也没有成功。

陈一舟用“非战之罪”来形容人人网的衰落,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中表示:“人人网是输给了发展趋势。转型比创业难,上市公司(彻底)转型比上天还难。”

他还自我调侃,“人民也许想念周鸿祎,但人民暂时还不想念陈一舟。”也许作为投资人的陈一舟,比作为创业者的陈一舟,更值得人民想念!

纳斯达克最年轻的中概股创始人

周云帆、杨宁:空中网创始人、斯坦福大学MBA,70后

还记得上文提到的周云帆(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和杨宁么?没错,就是和陈一舟一起创业做ChinaRen社区(中国第一代SNS雏形)的那两个。

话说ChinaRen社区被搜狐并购后,周云帆、杨宁也和陈一舟一起入职搜狐,周云帆任搜狐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全面负责搜狐网站运营和电子商务,杨宁任搜狐技术总监。

杨宁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讲述了一个颇有意思的细节:“1999年,ChinaRen依靠校友录短时间内成为了国内同类产品中规模最大、数据最全、用户最多的网站,高盛很快投资了1000万美元,雅虎也曾经提出1亿美元的收购计划,但是3位创始人都认为上市指日可待,所以拒绝了。

原本搜狐要以3000万美元现金收购ChinaRen,陈、周、杨三人坚持换股收购,后面故事就更戏剧化了,陈一舟在搜狐股价高点售出盈利颇丰,周云帆和杨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眼看搜狐股价从7美元跌到0.8美元,最终二人在1美元时抛售了所有搜狐股票(而2008年前后,搜狐股价最高近80美元)

2002年3月,周云帆和杨宁靠出售搜狐股票获得的50万美元联手创办空中网,做的是当时比较火的彩信服务和SP业务,与陈一舟的千橡互动早期发家史差不多。周云帆任空中网董事长兼CEO,杨宁任总裁兼CTO,在中国互联网发展早期,SP业务一直是互联网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

空中网成立不到半年便拿到美国DFJ等风险投资的300万美元投资,周、扬二人将宝押在2.5G主要应用上,包括短信、彩信和WAP上网等,与电影《英雄》合作开了电影和手机合作的先河,2013年1月,成立不到1年的空中网首次实现全面盈利。

2004年7月,成立仅2年的空中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集资金超过1亿美元,30岁的周云帆和29岁的杨宁成为当时中概股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创始人。

就在空中网上市的这一年,针对SP行业的大规模清洗开始了。尤其是2006年中国移动新政颁布后,业务线单一的空中网受到巨创,自此走上了下坡路。在SP业务衰落后,空中网一边逐渐转型为一家游戏公司,一边寻找下一个接任者。

2008年,周云帆和杨宁先后离开空中网,接任者就是有“中国SP第一人”之称的王雷雷(也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是周云帆的好友。

2008年12月,周云帆通过了北京市2008年公开选拔领导干部招考,担任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2017年5月至今,任科技部信息中心主任,是一位从商界转型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典范。

2008年底,离开空中网的杨宁决定开始第三次创业做“悟空搜索”,瞄准的是90后市场。当年杨宁虽然没有成为谷歌的第十名员工,但一直念念不忘的是搜索“梦”。

起源于杨宁圆梦执念的“悟空搜索”在烧掉了几千万之后,依然看不到方向。2011年,杨宁将“悟空搜索”的业务方向进行转型,并仅以股东身份参与。

2011年8月,杨宁对外宣布成立乐搏资本,募集金额达1亿元。主要针对TMT领域,每笔投资额在200-300万元人民币。

作为天使投资人,杨宁最经典的投资案例是亿航(2019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是全球首家上市的无人机企业),据悉这个项目给他带来超1000倍回报

全家斯坦福的非典型投资谜

朱敏:WebEx网迅创始人、赛伯乐董事长,斯坦福大学博士,40后

1984年,朱敏(生于1948年)以浙大管理系第一名的成绩,作为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就读工程经济系统专业,并在一年的时间内学完全部博士课程,平均成绩A以上。

那时36岁的朱敏已人到中年,但对计算机还一无所知。阴差阳错,他迫于经济压力而冒险应聘IBM公司高级工程师,居然成功了。

他在采访中回忆说:“因为我出身于斯坦福,所以IBM以为我懂计算机就接纳了我;而后来,因为我来自IBM,所以人们又相信我一定懂计算机,这样就使得我有机会进入到这个本来陌生的行业。”这一切都为他的IT创业生涯奠定了成功的技术基因。

朱敏在1991年与新加坡朋友创立了第一家公司——Future Labs,于1996年以1200万美元卖给了Quarterdeck公司,同时拐走了Quarterdeck的高管、印度裔的苏布拉·埃亚(Subrah Iyar),后者曾效力于苹果。WebEx网迅成立于1996年2月,在引入苏布拉后,朱敏、徐郁清夫妇与其平分股权。

最初两年,公司的发展方向和产品不断调整,在1999年成功转型,成为美国第一家提出软件服务化的机构,进而成为世界头号网络会议供应商。

2000年,网迅开始筹划上市,同年7月以14美元的发行价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超过10亿美元。2000年是中国互联网泡沫从顶峰到破灭的一年,朱敏和他的WebEx网迅也未能幸免,曾一度面临破产。

后来,朱敏辗转拿到2000万美元的私募融资,成功度过难关。2002年以后WebEx网迅走上快速发展之路,曾在2003年因微软收购网迅最大竞争对手placeware有过危机。朱敏称:“我们从没有完全走出过微软的阴影,这种阴影主要存在于投资者心中。”2007年,思科以32亿美元收购WebEx网迅。

朱敏作为第一代硅谷中国大陆创业者,实现了名利双收。2003年后,朱敏回国发展,成为美国早期风险投资机构NEA中国创投合伙人,开启投资生涯;2005年,朱敏创办赛伯乐投资,经典投资案例包括:聚光科技微医集团等。

截至目前,赛伯乐管理资金总规模超2000亿元人民币。当初朱敏回国进入投资圈,一直想告诉外界的是,“我不是VC。不打算和沈南鹏这些小兄弟抢资源,我投资的概念是培育一代完全不同的中国企业。

至今,一直坚持“整合性投资”的赛伯乐,在中国创投圈也是一股不一样的投资势力。

值得一提的是,朱敏和妻子、儿子、儿媳、女儿一家五口人,都在斯坦福大学毕业,人人都有自己创业的公司。朱敏的儿子朱磊14岁保送清华大学少年班、15岁(1985年)考入斯坦福大学王牌专业——计算机系,与朱敏前后脚考入斯坦福大学。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