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上线视频聊天,偷袭微信社交大本营?

抖音近日悄然上线了视频通话的功能,与之前内测的“连线”功能仅支持随机匹配视频聊天不同的是,新视频通话功能,抖音好友互相关注,才能发起视频通话,其社交意味更强。
2020-04-23 09:40 · Tech星球  陈桥辉   
   

短视频与直播平台抖音,正在社交的道路上大步进发。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独家获悉,抖音近日悄然上线了视频通话的功能。与之前内测的“连线”功能仅支持随机匹配视频聊天不同的是,新视频通话功能,抖音好友互相关注,才能发起视频通话,其社交意味更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抖音可以与同为字节跳动旗下的「多闪」最新的1.9.8版本,进行跨端视频通话,意味着两者在内容分享层面打通后,也实现了即时通讯。

抖音社交迈出一大步

新上线的抖音视频通话功能,目前的入口处在抖音——消息——好友聊天界面的右上方处和底部导航栏的“+”号内。不同于微信好友对话栏中被隐藏的视频通话,抖音好友对话界面右上角,一个视频通话按钮十分显著。

目前抖音视频通话的实现有两种办法,其一,在抖音内相互关注,关注后即可开始视频通话;其二,则是可以在1.9.8版本以上的「多闪」内成为多闪好友后,可直接通过视频通话功能打通至对方的抖音上。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体验后发现,「抖音」的视频通话的界面内含有“美化”和“道具”两个美颜功能。

美化内包含美颜和补妆两个功能小项目,帮助用户进行面部的修饰。而“道具”内则可以为用户添加趣味面具,还可以通过选择互动游戏内的玩法,避免双方直视尬聊。

此前,「多闪」只能选择多闪好友进行视频通话,但新版本的「多闪」已经支持打到「抖音」内进行接听,但抖音还不支持回拨,只能通过在抖音内进行互关,才能通过抖音使用回拨的功能。

目前,无论是「抖音」还是「多闪」的视频通话功能偏向于美颜和娱乐风格,符合了年轻人口味,也鼓励抖音上的年轻用户在抖音内大胆的使用视频聊天功能,不难看出抖音想成为年轻人甚至大众的一款常用即时通信产品的野心。

在用短视频吸引年轻人后,抖音要发力社交领域,其实早有端倪。

2020年3月,抖音上线“语音直播交友板块”。该模块在“开直播”内,主播开通语音直播后,可以接听连麦,如果用户申请连麦过多,主播可以点击创建聊天室。聊天室共有设有8个观众席,支持8个观众同时在线聊天。

今年4月初,抖音又内测了一个名为“连线”的视频通话功能,其入口处在拍摄界面底部的导航栏内。与好友界面的“视频聊天”功能的不同之处在于,“连线”采取的1V1随机匹配后,才能进行视频通话。

而且,使用“连线”功能前需进行实名认证,包括真实姓名、手机号码和面部特征信息。连线匹配根据的是用户个人主页填写的公开资料、抖音的使用日志信息以及所在城市。其功能类似于微信的“摇一摇”和“附近的人”,更偏向于陌生人社交。

就在“连线”内测不久后,随即有部分用户发现,抖音App底部的“同城”变为了“熟人”,同城则被挪到页面顶部。熟人页面中显示抖音互关好友,以及可能认识的人发布的短视频,帮助用户建立其熟人社交关系链。

另外,点击抖音“加好友”进入好友列表,当你看到顶部的“通讯录”、“站外好友口令”、“扫一扫”、“面对面”,未免不会有恍如微信的感觉。

此次,抖音在好友聊天界面内增加的“视频通话”功能,同样也是熟人社交,必须互关才能启用该功能。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抖音频繁的去推出和尝试社交功能,除了想沉淀社交关系链外,还想让自身从一款国民级短视频产品,成为一款国民级社交产品。

字节社交屡败屡战

在频频更新抖音社交能力背后,是字节跳动没有藏匿的社交野心。

2019年3月,张一鸣曾在字节7周年上演讲道,“有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社交,公司内部也有反馈,别跟某公司竞争,压力很大的。我给大家看这张图,是用户用微信发送消息时抖音链接被屏蔽的截图,去年我们仅在App内就收到20万的用户反馈,大家在问,为什么不能通过微信分享链接?为什么不能给我妈妈发抖音视频?我们可以放弃商业利益,避免竞争,不做某件事情,但是我们如何面对这20万用户的吐槽,这个问题要不要解决?”

在必须做社交的这一大背景下,字节最早推出的社交产品是「多闪」。

「多闪」诞生于2019年1月15日。上线一段时间后,产品未能达到内部预期,外界对字节跳动做社交的能力产生质疑,于是字节跳动便将多闪与Faceu激萌进行联姻。经过长达数月的关联后,多闪月活发生变化,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从去年6月到9月,多闪的MAU回升到2464万,后期保持持续上升的趋势。

而且「多闪」也不忘与「抖音」继续加强合作,在2019年下半年成为抖音好友圈,取代了之前抖音上的私信功能。字节加强了「多闪」和「抖音」的社交联系,多闪也在抖音的引流下,维持了一定的月活。

2019年5月19日,字节跳动又低调上线了另外一款社交产品「飞聊」,这款产品主打兴趣类社交,一直不温不火。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来看,其在2019年9月的MAU达到25.8万,甚至逊色于同期即刻的91.5万月活。差距虽然有,但飞聊自始至终并没有大规模动用头条系的资源,一直处于尴尬的状态。

2020年1月,沉寂已久的「飞聊」又推出了PC端的客户端产品。时隔7个多月后的再次重大更新,将自身的发展引向了复古的PC端,欲打造轻办公的社交产品,类似于TIM。目前的「飞聊」仍然在以校园为切入点,寻找自己的生存领域。

字节在多款社交产品都不成功后,抖音亲自上阵也是迫不得以。抖音的核心优势,就是在国内互联网产品中排名头部的流量。尤其在疫情期间,抖音的月活跃用户规模与月人均使用时长,都出现了明显增幅。

在旗下多闪、飞聊等独立App面临冷启动的难题后,抖音挟巨大流量闯入社交领域。抖音拥有数亿注册用户数,每天4亿用户在平台上刷视频和写评论,只是较少在抖音上交友和聊天,可以说抖音做社交,其实只有一墙之隔。

当然,前有陌陌8.0版本上线一对一实时视频社交的“快聊”、多对多实时视频社交的“派对”等不成功尝试,抖音的视频社交能走多远?

抖音暗袭微信“珍珠港”?

互联网巨头争夺用户注意力的争战,已经进入白热化。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大报告》显示,腾讯系产品的月总使用时长全网占比缩减了2.4%,而字节系则增加了1.2%。

但字节系与腾讯系,还有始终难以逾越的30%占比,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最关键的是缺乏社交产品带来的用户使用时长。所以,字节寄希望于抖音,但短视频平台能做好社交吗?

实际上,互联网每天都在上演降维打击的戏码。比如,最早支付宝一直紧盯的对手,是腾讯的财付通。财付通是QQ虚拟物品与拍拍网的主体交易平台。财付通一直没能完成对支付宝的超越,最终微信支付携巨大的用户流量,在2015年春晚红包战事中,一举完成对支付宝交易数量的超越,被马云形容为“偷袭珍珠港”事件。

如今,在字节在社交领域屡战屡败的情况下,也希望借助抖音,完成一次对微信的“袭击珍珠港”,并借此实现抖音横跨内容与社交两大领域的野心。

坦白讲,抖音实现这一目标有难度。一直以来,字节跳动产品系最大的问题在于,机器算法懂人,但却不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缺乏社交关系链,不仅影响到用户留存时长,更严重限制了抖音流量的价值最大化。要知道,秀场模式的短视频内容,让视频内容中的主播更似演员,唯有社交关系大大缩短了二者之间的距离。随之而来的信任关系,也才能让抖音生态内的各种商业迎来机遇。

可以说,除了沉淀社交关系链,提高用户粘性,抖音社交化,对抖音生态内的电商带货、知识付费、游戏分发三方面,将带来积极影响。

据悉,2019年抖音带货GMV是400亿,若想2020年抖音电商业绩再上一台阶,除了罗永浩等红人的带动外,抖音社交诞生更多“抖商”也很关键;《2020年抖音直播数据图谱》显示,抖音2月教育类直播观看人次增长550%,抖音内向好友卖课也将存在可能;在2019年,字节跳动成为休闲游戏分发第一名后,Moba、FPS等重度游戏都需要社交关系分发,下一个“王者荣耀”会不会诞生在抖音?

电商是阿里巴巴的核心战场,游戏是腾讯的后花园。抖音在挟用户日活与时长两项优势后,对互联网两大巨无霸发起挑战。

当然,梦想还是要有的,但抖音当下最需要逾越的大山,依然是月活11亿的微信&Wechat。通过视频动态、视频号等产品功能,逐渐视频化的微信,最主要的任务也是狙击抖音。

抖音社交化,一场注定的新长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