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涅槃,转型阵痛下的浩泽

2020-04-07 15:38 · 北国网     

4月1日,浩泽净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股份代号:02014.HK)(下称“浩泽”)发布了2019年度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母公司拥有人亏损5.62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这是成绩可以说是浩泽史上最差战绩,同时也是公司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受此影响,年报发布当日浩泽股价下跌30%,创下了历史新低。

或许对于资本市场而言,2019年的浩泽似乎过得很不如意,甚至有些失败。但更多人没有看到是,所谓“不谋一时者不足以谋万世”,浩泽在2019年遭遇的低谷是其为实现转型与发展所付出的必然代价,一旦浩泽度过这个转型的波谷,未来的发展非常值得期待。从这个视角出发,对于投资者而言,或许是遇到了浩泽历史上最佳的投资机遇。

同样的收入,浩泽的含金量更高

从大势上分析,2019年是整个净水器行业过去十年来最糟糕的年份,甚至可以说没有之一。一方面,尽管目前中国净水器普及率19.2%(但实际统计中未将大部分农村地区纳入统计基础,因此有分析认为目前中国净水器实际普及率不足10%),与欧美超过70%的普及率相比,的确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中国净水器市场和行业未来依然可期。

但另一方面,也不得不看到,这些年中国城市化率速度下降。城市旧改步伐放缓以及中国人饮用热水习惯等因素叠加,也成为了净水器市场维持高增长的阻碍。或者说,从更为现实的层面上分析,国内有意识和有能力的家庭基本都已经实现了净水器进户,剩下的由包括大量三四线城市和农村构成的广阔天地,净水器的普及更大程度上不是依赖行业或是企业的自身发展,而是这些区域经济实力和居民素质的提成,这无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与此同时,伴随着国内净水器行业技术升级,从2018年开始,新一代净水器产品纷纷向着大通量、长寿命、高节水、智能化方向发展,这也意味着净水器的更新周期将变得更长。一系列因素的出现和叠加,导致了国内净水器行业和市场的发展在2019年出现了第一个瓶颈期。从数据统计上来看,2019年上半年录得数据(全年数据因疫情滞后尚未统计)显示,2019年上半年整个净水器行业销量增速仅为8.6%,是近十年来增速第一次降到2位数以下,而销售额增速更是降到了1.3%,同比下降了16.1%,也创下了历史新低。

与全行业数据相比,浩泽2019年度主要财务数据,尤其是在主营业务上的表现依然颇有亮点。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收入约为17.17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同比增加约4.4%,稳步提升。其中,主要业务板块净水机租赁收入保持较快增长,2019年新增租赁型净水机合计约185,000台,实现收入8.87亿元,同比增长13.4%。

而其中更有意思的是,在租赁业务中,2019年浩泽商用租赁型净水新增装机159,000台,同比减少17.2%,业务板块收入约为7.14亿元,同比增长15.7%。新增装机量在减少,但业务收入却在增加,只有一个合理解释就是浩泽的用户更愿意选择他们最新技术的高端产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浩泽的业务收入并非依靠价格战下的薄利多销来实现,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通过技术升级实现收益增长,这表明在整个净水器行业中浩泽的营收含金量高于很多同类型企业。

事实上,从创立伊始,浩泽就确立了研发型的核心发展路线,更难能可贵的是,十多年来,浩泽在始终坚守初心。资料显示,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浩泽共拥有专利数为475项,其中净水服务占388项、空气净化占45项、智能产品及洗碗机占42项。此外,集团在申请专利数70项,净水服务占48项、空气净化占17项、智能产品及洗碗机占5项。“一家集科研、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集团公司”,这是业界和资本市场对浩泽的定性。

收缩,是为了更好的伸展

从财报中不难看出,浩泽的亏损不是来自主营业务,而是联营公司及附属公司业务表现欠佳,金融资产减值拨备增加,融资成本增加等因素,其中联营公司及附属公司业务表现欠佳是主要原因。浩泽在其财报中也坦言,“商业环境恶化,集团投资的联营公司及分销公司业绩达不到预期,导致集团首次出现亏损。”

那这是否意味着浩泽投资失败,或者说,不久之后浩泽将成为又一个折戟多元化的企业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其实,如果追本溯源,回溯浩泽这几年的投资行为不难发现,浩泽的多元化并非盲目跟风,而是仅仅围绕主业发展展开的长远布局。

事实上,早在2016年,净水器行业无论是销量和销售额都已经从高点回落,但当年依然实现了20%和40%的增长率。然而浩泽却很快从中看到了危机。2017年,浩泽做了两件大事。一是进一步确定了净水器租赁模式这一公司安身之本,此举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浩泽主营业务的收入门槛,但有效的扩大了用户基础,为浩泽在全行业下行周期内实现主业的稳步增长起到了关键作用。二是浩泽开始着手布局全国范围内的售后与物流体系。资料显示,目前浩泽已经拥有一支超过3400人的售后工程师队伍,同时其物流和售后网络已经覆盖全国4个直辖市,31个省市、自治区中79.9%的城市,65.1%的区县和15%的乡镇。

2018年,浩泽又开始尝试物联网的开拓。当年,浩泽发布了国内净水器行业中首个物联系统——“Novo OS云”。该系统具备24小时实时联通、打通微信端等附加服务,实现了物联网系统与净水产品结合,用户只需要打开手机,就能时刻关注饮用水安全,解决了净水产品需要普及化服务点的痛点。

物流与售后体系的不断完善,一方面使得浩泽依靠这些网络,将销售渠道不断下沉,覆盖更多的三四线城市甚至是乡镇一级的区域,开拓出更多新市场。另一方面,浩泽通过将物联网、售后与物流整合,摆脱了国内净水器行业“生产—销售”的简单模式,不仅让业务寻找到了新的增长点,更是让企业有效的避免了陷入价格战之中,同时也让浩泽未来的商业模式和赢利点变得更为清晰和可期。

当然,任何的转型和改变都是有代价的,无论是售后工程师的培养,还是在全国布局物流仓储中心,不仅仅意味着巨额的投入,这也成为了导致浩泽这两年来,负债和成本上升的主要原因。同时,任何一项投资或者关联企业的从无到有都需要经历一个爬坡期才能实现盈利,而浩泽在全国的布局也意味着这个爬坡期将更为漫长,尤其是在当下受到包括疫情影响下这个周期恐怕也将被放大。因此,与其说浩泽的亏损是由于集团投资的联营公司及分销公司业绩达不到预期,但还不如说,是这些新兴业务尚未实现盈利更是确切一些。

疫情之下的2020,更值得投资者期待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当前疫情影响下,浩泽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业绩也收到了极大影响。由于公司净水业务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线下服务,客户广泛分布于学校、办公楼、商业连锁、酒店、商业个体门店等场所,同时供应链业务主要面向从事电气制造业的工厂等客户,受中国政府相关应急反应措施的影响,公司对于净水业务用户的日常维护、检修、租金收缴、新机器安装及供应链业务的物流服务等业务在疫情期间陷入停滞,目前尚未恢复至日常水平。这也是导致目前股价走低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从长远来看,疫情的出现对浩泽甚至对整个净水器行业都应该是一个利好因素。疫情的出现又让饮用水卫生和安全引起了全民的高度关注,根据奥维发布数据,净水器等健康类的电器受疫情影响,需求出现明显逆势增长。

而浩泽净水客户群覆盖较为广泛,包括企事业单位、医疗系统、教育系统、商超系统、餐饮系统以及各大交通枢纽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使得公共场所加倍注重防护,对防疫及保持日常健康的需求倍增,催化防护产品以及具备消杀功能的净水和空气净化设备的发展。根据公告披露,公司近期线上云订单订购火热。

3月15日,浩泽净水在线云签约仪式落幕,共计全国20多个省区的50余家浩泽运营商伙伴同一时间与各自的大客户签订了新装机服务协议。根据在线云签约仪式的反馈,传统的大型企事业单位、医疗卫生机构和教育培训机构几大消费场景的需求量突飞猛进。

另外,疫情将加速带来较大冲击的同时,将促使行业整合。 根据奥维云网(AVC) 全渠道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行业存在集中度加速提升的趋势,2018年全年净水机品牌新进入 68 个,退出 93 个。而疫情下行业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以浩泽净水为例,作为龙头公司,其在产业链内具有更强势的地位,对上下游具有更强的占款能力,在受到需求冲击时可受益于更强的资金优势,并可在疫情后更快的抓住需求反弹机遇。而劣势企业抵抗风险能力差,将被疫情加速淘汰。浩泽净水有望接收这部分市场份额,进一步巩固自身龙头地位。

或许对于资本市场和投资者而言,目前浩泽的利空已经基本出尽,股价也降到了历史低位,随着中国国内疫情逐步缓解,公司产能和各项业务开始恢复正常水平,未来依然非常值得期待,这也意味着目前正是浩泽的一个最佳投资窗口。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