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再见

贾跃亭留下的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如今,直到退市,乐视网也没能等来贾跃亭。
2020-05-15 16:24 ·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刘博 宁泽西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5月14日,深交所发布《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称,乐视网将从6月5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乐视网股票将摘牌。

据乐视网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净利润再次巨亏112.8亿元。加上此前两年的亏损,该公司最近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高达290亿元左右,并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

回想2010年上市,乐视网创造神话无数,市值一度超过1700亿元,被称为“创业板一哥”。2016年底,整个乐视体系危机爆发,贾跃亭次年遁身美国。而他留下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

如今,这一切彻底坍塌。

乐视网落幕,目前谁才是实控人?

乐视网终止上市,而有关“谁是实控人”的争议却在持续发酵。

乐视网2010年8月12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发行价29.2元每股。在贾跃亭“乐视生态”故事的延续下,乐视网股价高歌猛进,在2015年曾创下最高1700亿元的历史市值。2016年底以来,随着乐视危机爆发,贾跃亭远走美国,乐视网千亿元市值“帝国”也随之坍塌。

据乐视网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净利润再次百亿巨亏,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截至2019年末,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43亿元。

乐视网2020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当期亏损1.5亿元,触及多项终止上市条款,5月14日,收到了深交所的强制退市通告。

就在乐视网退市的关口,乐视控股和乐视网两个阵营掀起隔空互怼。

5月12日,乐视网举办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正式向贾跃亭发出最新通告,称将继续向其追偿债务。乐视网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刘延峰表示,“乐视网是否退市,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是否成功,都不影响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企业对乐视网目前约19亿元债务的情况。”在其看来,乐视网的债务范围并非贾跃亭本人,而是贾跃亭控制的包括乐视控股在内的上市公司关联企业。

紧接着,5月14日,乐视控股第一时间对乐视网的言论予以回击,乐视控股方面表示,贾跃亭自2017年7月份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后就已不实际控制公司。截止到目前,真正实际控制乐视网的系现任董事、监事、高管。

对此,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相关负责人告诉媒体,目前贾跃亭的债权人确实不包括乐视网,但已将共同保证、连带债务都纳入到个人债务重组方案中。“贾跃亭从未回避他与乐视网共同保证、连带债务、关联欠款等相关债务。乐视网债务中贾跃亭担保的金额约30亿元。此次个人债务重组计划中已包含了乐视云担保案的债务以及乐视鑫根并购基金的连带债务。”

针对乐视控股的否定说法,乐视网方面回应,这只是乐视控股的单方面判断。“截至目前,监管部门还是认定贾跃亭是乐视网的实控人。并表示如果接到相关需求,将会配合监管方面进行澄清。”

复盘乐视之“死”:

最高市值1700亿,成败皆因贾跃亭

乐视网曾经的辉煌与如今的没落,都离不开一个人——贾跃亭。

时间回到1998年,在中国的互联网浪潮来临之时,抛下所有的贾跃亭,来到了首都北京,开启了他为梦想窒息的旅程。

来到北京的贾跃亭,成立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并开始涉足互联网。2004年,脱胎于北京西伯尔流媒体部的乐视网正式成立,贾跃亭正式向几家主流视频网站发起挑战。

在2004至2009年间,视频网站盗版风流行一时,贾跃亭却独辟蹊径实行正版付费战略,大批采购当时卖出“白菜价”的影视剧版权。截至2010年4月,乐视拥有电影版权2324部,电视剧版权4.31万集。

根据招股书及乐视网早年年报显示,上市前三年乐视网就已经实现盈利,而且每年都有大幅度的增长。其中,2007至2010的四年间,付费用户收入占整体营收的比例从86%降至41%,而广告及用户分流收入则从14%提高至32%,原来为零的版权分销收入2010年占营收的21%。

快速奔跑的乐视于2010年8月在国内创业板上市,这比优酷赴美上市要早了四个月,使其成为国内视频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并且在上市后不到三年的时间,市值就超过了已经合并的优酷土豆。

以影视版权起家的乐视,在此之后陆续推出了超级电视、智能机顶盒、超级手机等一系列硬件设备,在2016年完成了对酷派的收购,并创立了乐视体育等生态企业。期间,乐视曾在2015年创下1700亿元市值新高;贾跃亭更是在2016年到达了个人巅峰,其身价在当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37位。

但与此同时,乐视的危机也在逐渐显现出来。彼时在乐视的七大生态中,仅乐视网和内容生态中的乐视影业处于盈利状态,其他生态均属亏损。但贾跃亭却仍在继续乐视的扩张之路,不断延伸其“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链,加大了对房产和土地的投入。在乐视控股旗下的至少34个全资、非全资子公司中,有15个公司为2015年至2016年期间注册成立的新公司。

2016年8月,乐视手机的供应链自被曝出出现资金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涉及的货款金额约有数十亿元,这让乐视体系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危机之中,大量投资机构开始撤资乐视。

尽管贾跃亭在内部信中也承认了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但反思完没过多久,他便大手一挥,宣布要在美国造车,并于2017年宣布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远赴大洋彼岸投身于自己的造车梦之中。从此,乐视一蹶不振,坠落谷底。

乐视退市了,贾跃亭会回国吗?

在贾跃亭宣布赴美国造车后,此前刚以150亿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的孙宏斌,不得不接手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在任职期间,孙宏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但仍未扭转乐视网的颓势。

除了业绩巨亏,乐视网的问题还有很多,包括现金流进一步紧张、乐视网偿债压力较大、对外投资出现亏损乐视网将担责、子公司反担保或被依法处置等等。孙宏斌或许真的觉得已经“无力回天”,从而无奈的结束了自己200多天乐视网董事长生涯。

在此之后,乐视网几度换帅,从融创系高管刘淑青任职不满一年,再到目前身兼数职的刘延峰,都对乐视所存在的问题束手无策。

而在大洋彼岸,贾跃亭的造车梦也并不顺利,甚至走上了个人破产之路。去年10月,贾跃亭宣布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同时设立债权人信托,并在条件满足的时候把全部在美国资产转让给债权人。在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股权。

据悉,贾跃亭破产重组解决的基本都是因个人担保产生的债务问题,均由乐视实体融资时的个人担保产生。从2017 年7 月开始,其已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含乐融致新)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人民币。在此次债权人信托方案中,贾跃亭也已同步考虑其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

而在日前公布的致贾跃亭债权人的一封信中也表示,贾跃亭对生态模式的成功和乐视的失败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认为战略节奏过快、资本策略失误和管理能力不足是乐视失败三大致命原因,甚至他本人也非常认同外界对他“成也贾跃亭,败也贾跃亭”的评价。

这下,贾跃亭回国更加遥遥无期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