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东南亚:谁在裁员,谁在融资

这次疫情对于很多企业而言,既是一次艰巨的挑战,也会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中国的阿里和京东在2003年经历了SARS之后,便趁势而起,成为了今天的巨头,东南亚或许也会出现类似的景象。
2020-05-19 09:56 · 微信公众号:墨腾创投  Yusuf   
   

随着印尼连锁咖啡店Kopi Kenangan在本周二获得红杉资本的继续加持,相比起上周的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 也让人们在受COVID-19影响的市场上看到的一丝活跃的气息 ,其实也挺好的,投资人现在不需要到处见新项目了,见了新项目也没法做DD。所以相对信得过的老项目获得加持理所当然 ,有了钱即使疫情期间业务不涨也不影响结束之后赶快攻城略地。

以这个为契机,墨腾以新加坡封国前后为临界线,整理了近2个月部分公司裁员以及东南亚资本的动向。

要先说明的是如下的资料都是通过公开信息整理的。当然,我们知道很多的非公开信息 - 比如有些公布出来的成功融资是其实是快撑不下去了老股东给的救命用的过桥贷款;有些则是投资人要赶快把钱撒出去开始吃管理费 ,不然夜长梦多万一LP地主家余粮不足不理睬你的Capital Call怎么办 (东南亚大部分VC的钱还是从家族办公室、企业、个人等地方募集过来的 - 拿机构的钱的不多)。

但是,非公开信息每家都不一样,慢慢道来这篇估计就得20万字了。就我们以后分篇幅慢慢和大家讲述吧。这里就懒一点,公开信息凑数吧:

OYO自今年初便开始在全球范围内的进行裁员,一度引起大家的广泛讨论,尽管它曾表示东南亚地区并不受影响,但是这你也信?

实际它也在东南亚进行了大面积的裁员和无薪假,其中印尼和泰国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大的。关于OYO 墨腾也在之前的转发的一篇评论文章OYO的垮台将是历史性的里有讨论过。

而美国的Bird作为一家电动滑板车初创企业,在短短四个月内就成为了估值20亿美元的独角兽然而它在裁员方式上比产品更加具有创意,利用短短2分钟的录音便裁掉了公司近30%的员工,算是把startup对效率的追求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也是为什么我们把这家非东南亚甚至是非新兴市场的公司也包括了进来。

不过,即使Bird能活下来,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去那边工作了。还是赶快找个下家卖了吧,价格多少都好商量。

在印尼开始实行大规模社会疏离政策之后,国内国际航班相继宣布停飞,很多商场和实体经济也不得不面临关门停业,越来越的公司开始出现裁员的现象,包括完成融资不久的KoinWorks也悄悄地进行了一波小规模的裁员,跟旅游行业相关的Sojern和SweetEscape(该公司帮助游客预订专业的摄影师进行旅行摄影 - 相信国内的朋友听到就没兴趣了)。

人们的大多数时间以及购物需求也从线下转为线上,所以电商,物流相关初创企业的融资在这段时间也开始明显增多,包括一些新玩家例如菲律宾的云厨房CloudEats。

说到菲律宾,说来惭愧,我们预测菲律宾创投要起飞已经预测了两年了 - 到现在还没有发生。总算看到一些在印尼被投过的项目在菲律宾有类似的能获得非本地家族的融资了。比如前面图里面提到的在菲律宾做满帮的Inteluck - 坚持了好久之后终于概念资本下手了,可以鸟枪换Jeepney了。

COVID-19给旅游、酒店和餐饮行业带来的冲击是毋庸置疑的,随着Airbnb、Uber、TripAdvisor等一众巨头接连宣布裁员,印尼的经济连锁酒店Airy、为餐饮提供的在线批发服务的初创企业Stoqo陆续宣布了停止运营。

当然,Airbnb、Uber、Tripadvisor等手上的现金大把大把的,说要确保自身能在这个不确定的情况里活下来不假,但是如果要哭穷就没有什么人信了。Uber这时在投资并购方面左右开弓,先是抄底了Bird(就是上面说的超级高效裁员的那家)的对手Lime(直接给估值打了个2折),然后又献议收购已经上市了的美国第二大外卖平台GrubHub。

东南亚的一些独角兽也是 - 手上大把现金还在哭穷。当然你这个时候最不应该做的就是炫富了,不然之前打点好了的各路神仙、各级政府和各位穷亲戚谁都来找你要钱。

从上述资料中可以发现,即便是在疫情的影响下,东南亚区域和印度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仍发生了将近50起融资事件(实际上会更多),有关于物流,电商等行业的企业也吸引住了资本的目光,同时,线上媒体,云厨房,医疗健康等初创公司也开始崭露头角。

要注意的是,几乎所有的上述融资事件,应该疫情之前就谈得差不多了 - 要知道疫情的时候要投新公司或者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公司DD都没法做。而之前谈的可以的,现在看看疫情下反应也不错,下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疫情的影响不仅仅改变了人们的消费行为,同时也迫使了企业主动思考如何来适应当下的环境。

记得在上个月由墨腾联合举办的印度-东南亚投资峰会上,来自活水资本的执行合伙人提到:

作为一名投资者,他一直在观察和研究一些公司在疫情中的表现,并且十分愿意帮助有财务困难且有前途的初创公司,但是在投资速度和初估值上会更加的谨慎。

墨腾认为,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和掉头容易的早期公司最能够活下来。而一些小的初创企业,没有那么大的包袱,可以及时认清形势,调整自身的策略来适应当下的形式,增强竞争力。

例如Gudangada,墨腾在近日通过与CEO Stevensang 的交流中了解到Gudangada在疫情期间,充分利用了快消品需求增加的趋势,积极将批发商卖家与规模较小的批发商和零售商买家整合起来,并且力推在线交易+离线交货的形式(可以经买卖双方安排如何交易,也可以由GudangAda来协助)。此外,还为在全国范围内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群体发起食品捐赠计划扩大品牌影响力。于是乎Gudangada在离年初获得种子轮融资之后的几个月的时间内又完成了A轮的融资。

这次疫情对于很多企业而言,既是一次艰巨的挑战,也会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中国的阿里和京东在2003年经历了SARS之后,便趁势而起,成为了今天的巨头,东南亚或许也会出现类似的景象。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