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视角五周年|从天使到B轮,投资伙伴眼中的极视角

【前言】2020年6月15日,极视角迎来了五周年生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们准备了五周年访谈系列,邀请到极视角内外部伙伴,一起来回顾极视角这五年以来的成长历程。
2020-06-18 16:23 · 互联网     

【前言】2020年6月15日,极视角迎来了五周年生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们准备了五周年访谈系列,邀请到极视角内外部伙伴,一起来回顾极视角这五年以来的成长历程。

本期专访,我们邀请到极视角各融资轮次的投资方代表进行一场成长回顾访谈,其中包括从天使轮陪我们一路走来的中美创投创始合伙人胡浪涛、从A+轮到B轮投资方华润创新基金MD陈勇、B轮投资方高通创投风险投资总监毛嵩

▲中美创投创始合伙人胡浪涛

现任中美创投创始合伙人,专注于新兴产业领域投资,代表项目包括极视角、云天励飞等。曾主导蓝盾股份、慈文传媒等IPO、并购重组等成功项目,拥有超12年股权投资经验,资本运作实操经验丰富。

陈勇总照片.jpg▲华润创新基金MD陈勇

现任华润创新基金MD、华润大学执委。曾任三九集团债务重组办公室金融证券主管。三九重组结束后,先后担任华润三九投资发展部投资管理经理、业务发展经理。

毛嵩照片压缩.png

▲高通创投风险投资总监毛嵩

现任高通创投风险投资总监。加入高通创投以来,先后参与高通创投对商汤科技、纵目科技、极视角、大象声科、贝尔科教、云知声等国内高科技创业企业的投资与投后管理。

三位都是在投资行业拥有十几年丰富经验的大佬,他们针对全球经济形势变化,分享了投资中最关注的因素,投资极视角背后的逻辑,以及人工智能未来发展趋势等观点。

我们摘录了采访中的精彩语句,一起来看看吧:

● 人是公平的,但生意它不公平。

● 当10年后我们回看今天,人工智能就像我们10年前的移动互联网一样普及。

● 人工智能在高度发展的未来,可能我们并不需要很高的就业率,人与人工智能结合可以创造出很高的经济产值,将来有可能我们需要付钱去买工作机会。

● 过去人工智能创新企业,在市场上确实比较火,有一点泡沫的嫌疑。但投资者经过这一两年的发展,对AI企业的认知也逐步回归到理性。

● 人工智能的发展才刚刚起步,它需要时间,需要技术的沉淀,需要人才去把技术跟实际的传统产业需求更好地结合起来。

● 人工智能是个“大技术”,所谓“大技术”是指,它是一个具有泛化能力的技术,能应用到生活和产业的各个方面,而不是专属于某一领域的细分技术。

● 弱人工智能基本上只能去解决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确定的问题,主要替换掉的是简单重复性劳动,却也可以帮我们节约大量的人力资源。

以下是极视角此次对三位投资大佬进行的专访实录。

一、您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了解到极视角,并对极视角进行投资?

胡浪涛:我是通过北大校友认识极视角CEO陈振杰的。当时,经过简单的路演,我发现他要做的人工智能项目,就是我们想布局的方向,所以我们立即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能到深圳来发展。后来振杰就带领团队到深圳发展,我非常感动,也佩服他们的决心,立即把支票开给了极视角。极视角是我们中美创投创办的第一支基金投的,所以我们也感觉到荣幸,能够陪伴极视角一起成长5年。

陈勇:这就不得不提到华润大学,2015年,华润大学陆陆续续举办多场产业创新对接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利用华润大学平台,搭建了一个连接华润产业与来自市场的创新技术的平台。通过对接,我们发现和筛选出一批包括极视角在内的优质科技创新项目。2017年,随着华润创新基金的成立,极视角顺理成章地成为我们关注的首批投资企业。

为什么会投资极视角?首先,极视角的创始团队,在振杰的带领下,非常年轻、有冲劲,整个团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次,这就涉及到行业问题,极视角是做人工智能项目,对于华润来说,这是一个从传统企业转向高科技企业的机会

毛嵩:最初,极视角要参加一个走进高通的活动,其中有一个环节是不同企业分几组做路演。当时极视角不在我这个组,在另外一个组。我们高通创投中国区的董事总经理沈劲就跟我说,他说这个项目很值得看,要不要看看。于是我们就把振杰叫过来,然后开始聊。最开始是这样建立起来的联系。

为什么会投资极视角呢,首先,人工智能技术型企业一直是高通创投的投资重点之一。人工智能是个“大技术”,所谓“大技术”是指,它是一个可以广泛泛化的技术,能应用到生活和产业的各个方面,而不是专属于某一领域的细分技术。其次,极视角是个偏平台型的公司,能以较低的成本去解决不同行业碎片化需求以及分散的客户诉求,让这个技术广泛泛化,运用到各行各业中去。所以如果说人工智能是有机会泛化,极视角未来发展可期。

图片1+加亮.jpg*图为极视角CEO陈振杰在参与华润大学产业对接活动中,向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傅育宁介绍产品

二、作为资深投资人,您在投资项目的时候会最看重什么?

胡浪涛:我在投资项目的时候,主要看两个因素:赛道和团队。中美创投的第一个理念就是赛道投资,我自己也有个投资的原则——人是公平的,但生意它不公平,有些生意能够躺着挣钱,有些生意跪着亏钱,所以我们希望在新兴行业、市场前景好的领域去做投资,例如人工智能。第二,我们会去选优秀的创业团队,像极视角的创始团队,年轻有活力,执行力非常强,在过去相处的几年当中,他们想到说到就做到,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陈勇:华润产业诸多,且非常传统。打个比方来说,华润相当于是传统的陆军,但现今随着互联网、高科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传统的陆军需要升级它的装备,需要转型、需要创新发展。所以我们想到通过基金的方式去布局,去发展华润的人工智能技术和企业。华润创新基金的投资主要是聚焦于与华润产业相关领域的早期优质创新型企业

毛嵩:针对不同的项目,我可能会用一系列完全不同的标准去看。对于极视角来说,团队很扎实,无论是技术还是商业拓展,产品也被广泛采用,商业模式已经验证。最让我有触动的,是我相信未来一定是一个传感器遍布的世界,AI会泛化到各行各业,那么那时候一定需要像极视角这样的一类提供低成本算法解决方案的公司去满足各类需求。

三、作为极视角的投资方,您是如何看待极视角“算法商城”模式?

胡浪涛:极视角的战略越来越清晰。算法商城在计算机视觉领域,能为365个行业进行场景赋能,实现全面覆盖,不像我们早期的人工智能,主要集中在安防等领域。极视角通过这5年的实践,让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在全行业应用的丰富性和精彩的一面,看到了人工智能产业的第二阶段——落地应用。

陈勇:我们最初认知的极视角,主要业务是做零售端的线下巡店系统。后来,我们在对接过程中发现,其实极视角的算法可以应用在华润电力领域。而且新应用场景的市场对于传统产业的发展具有非常巨大的价值。极视角后来发展的算法商城,能够赋能越来越多的新应用场景,在促进传统产业智能化转型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与极视角的业务对接也从零售到工业,再向电力行业演变。

毛嵩:极视角的算法商城覆盖了几十个行业的好几百个算法,这类似移动互联网时代的“APP Store”,从国内来讲,这个赛道就是所谓的算法平台,能解决不同行业的碎片化需求;与此同时,极视角在另外一侧有开发者生态,有好几万个视觉开发者去做算法,能以较低成本的算法解决不同行业碎片化需求。目前国内做这个事情的也有几家,但极视角是跑在前面的,我觉得这个公司是值得去支持的。

四、在与极视角相识的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故事或者令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胡浪涛:那挺多的。如果是印象最深刻的教训,就是我们在A轮的时候减持了极视角,这是我们整个基金团队最懊悔的一件事情。要说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去年极视角接受中央电视台专访和纪录片拍摄的时候,我被安排了一个要卖公司的角色,其实我的内心并不是这样想的哈哈。

陈勇:印象很深的事情就是当时我们在极视角公司,跟着振杰他们一起熬夜计算极视角的估值。那天,我们从早上开始一直计算、一直讨论,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因为那时候我们也是第一次投资人工智能企业,振杰需要给我们展示估值是怎么形成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问题,双方就不停地讨论、不停地计算。那天是比较让我印象深刻的。

毛嵩:印象最深的是极视角创始团队,这个团队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帮挺有冲劲的年轻人。有时候投资到最后,你对人的判断还是非常重要。我觉得振杰是个情商高、逻辑思维能力强、勤奋、能够把事情想清楚的人。我印象中有一次跟振杰聊天,他马上要进手术室,进去之前还在跟我聊,手术结束一出来还继续跟我聊,这人太拼了。

图片4+加亮.jpg

*图为中央电视台对极视角进行纪录片拍摄花絮

五、最近,有些AI企业面临着破产的困境,这意味着AI行业正在重新洗牌或者走下坡路吗?

胡浪涛:人工智能是个热门的行业,热门行业都有这个特点,当特别热的时候,总有很多良莠不齐的团队创业者、大公司、小公司都参与其中。我们经过前面特别甜蜜的投入期之后,会进入到一个洗牌期,那肯定会有一些企业倒闭。我说的这些倒闭的公司是披着人工智能的外皮,实际上并没有核心技术能力,或者没有长远地去做产业布局的公司。这个行业就像过去的移动互联网一样,市场上依旧会有很多优秀的公司能跑出来,不能说有些AI企业倒闭就是行业的拐点,只能说AI行业很热,最热的时候稍微降温些。我相信人工智能在未来几年会再掀热潮,特别是随着一些头部的人工智能公司在资本市场登陆后。

陈勇:在过去的一两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企业,在市场上确实是比较火,有一点泡沫的嫌疑。在这个方向上我们也看到了独角兽企业,无论是在估值上,还是在他们的融资速度上都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投资者经过这一两年的发展,他对AI企业的认知也逐步回归到理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减慢,或者说在走下坡路。因为我们知道现在人工智能其实只是刚刚开始,从国家政策和各行各业对人工智能的需求来看,是比较多的。只不过它需要时间,需要技术的沉淀,需要人才去把这个技术跟实际的传统产业需求更好地结合起来。

毛嵩:从我这边来看的话,我看到的AI企业都发展得很好,我对这个行业还是充满信心。人工智能替换掉普通简单的人工劳动,这个趋势是一直存在的。比如在疫情期间,大家都不能出门,企业不得不去寻找替代方案。所以我们看到整个行业对于AI和解决方案的需求是有增无减的。

六、您觉得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趋势是什么?

胡浪涛:当10年后我们回看今天,人工智能就像我们10年前的移动互联网一样普及,就像20年前来看云计算一样,到今天已经是家家户户都上云。我有个大胆的预测,人工智能在高度发展的未来,可能我们并不需要很高的就业率,人与人工智能结合可以创造出很高的经济产值,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供养全球的人民,将来可能我们需要付钱去买工作机会。就像日本、欧洲等地区,他们的劳动生产率非常高,人们有很多时间是可以不工作的,将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上面。

陈勇:对于我们来说,华润的产业是比较偏传统的,在这种传统的产品、传统的产业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都有巨大的应用场景和未来发展空间。而在这个过程中,AI企业要考虑如何真正解决各行各业中的痛点

毛嵩:我们可以看到,现阶段的人工智能仍然是弱人工智能,弱人工智能基本上只能去解决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确定的问题。这个阶段,AI主要替换掉的是简单重复性劳动,帮助我们节约大量的人力资源。再往后的话,弱人工智能可能会往中等强度的人工智能去转化。到这个阶段,我们的人工智能设备将会越来越聪明。

七、如果要用一句话或一个词来形容极视角,您会说什么?在极视角五周年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您有什么寄语吗?

胡浪涛: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极视角,那就是“年轻”。寄语就是我们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下一个台阶,我们要积极拥抱智能时代,往千亿市值去走。

陈勇:要用一个词形容极视角,就是“朝气蓬勃”。首先,随着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我们一定要抓好当前国家发展的大好政策环境;其次,我们在推广AI视觉算法的过程中,要真正地去深刻思考行业的需求和痛点。我期待极视角在未来的路上能够快速实现新的战略目标,包括上市或者开发新的产品等。

毛嵩:极视角给我的感觉就是“勤勉”。我把自己喜欢的一句话送给极视角:藏锋守拙,勤勉不辍。

最后,再次鸣谢此次接受我们五周年专访的投资伙伴,正因为有你们的陪伴与支持,极视角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

未来,极视角也会继续秉承着“开拓世界的边界,让科技向善”的使命,进一步开拓视觉算法,赋能不同的行业,让AI广泛渗透到全社会全产业链,走过更多的“五年”、“十年”!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