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经理人方洪波:每年帮老板赚几百亿,瞄一眼就懂老板心思

他和他的老板在过去十多年里的故事,对集体面临新老传承的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而言,却是弥足珍贵的参考。
2020-07-20 07:53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何 凝   
   

相比阿里的张勇、腾讯的刘炽平,大多数人对美的的方洪波是陌生的。

但他和他的老板在过去十多年里的故事,对集体面临新老传承的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而言,却是弥足珍贵的参考。

论民营企业的成功传承,美的若称第二,中国恐无人敢自称第一。

两列飞驰的火车“砰”地一声迎面相撞。

那是1841年,美国马萨诸塞州,该事故导致一名司机死亡,17名旅客受伤。

铁路公司业主被这次撞击惊醒:工业革命带来了技术,却没带来专业的管理。

临危受命的乔治·惠斯勒少校通过在公司内部分权确责,推动了美国铁路企业改革。

他被认为是史上第一名职业经理人。

在乔治·惠斯勒之后,经理人渐成群体,专业准则应运而生:要按行规行事,不得私收贿赂,可按经营效率向领主索要利润分配。

当时的美国,经理人的收入约为熟练工人的两倍,社会地位较高,大家也珍惜名声,努力成为专业人才。

1923年,美国管理协会成立,“标志西方企业基本完成了业主式(世袭式)经营企业到以聘用经理人来经营企业的转换,而西方的企业制度也基本形成了近代公司制占主导地位的格局”。

从20世纪中期到70年代,随着哈佛大学管理研究院成立,企业制度从近代过渡到现代,职业经理人阶层的培养与研究也日渐成熟。

其实,中国早在明清时期就有行经理人之实的群体。那时的“经理人”有掌计、伙计等不同名称,多为亲族子弟,偶有外来雇员。

当商贾们把生意铺到全国,非亲的雇员增多,一些士人“弃儒就贾”,成为那时的“知识型员工”。

到了近代,洋风东渐,归国留学生们在管理岗大放异彩,比如芝加哥大学毕业的大华科学仪器公司经理丁佐成,麻省理工硕士、三才生煤矿公司经理薛桂轮,德国艾伦根大学博士、大明实业公司富国机器造船厂总经理彭秉澄等。

借用史学大家余英时先生的话说,这些人“一面利用传统文化资源,一面又把旧的宗族关系转化为新的商业组合,这正是中国从传统到现代的一种过渡方式”。

但是,这种“理性化的过程”因20世纪的战与乱而中断,使中国错过与世界同步建立职业经理人体系的机会。该不该交由经理人管理?交给什么样的经理人?至今仍然没形成共识。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经理人这个群体的处境很尴尬。

一方面,由于普遍认可的评价体系缺失,经理人的能力和品性良莠不齐,没有主人翁意识、不忠诚的机会主义和道德风险,让一些有心培养的企业望而却步。

另一方面,正因为企业主种种担忧不肯放权,经理人只能是“打工仔”的地位,处处受制于人,无权又无利,更没有安全感,也就没有共存亡的使命感。

时至今日,相比众多西方企业都有经理人团队执掌并持续乘风破浪的局面,中国企业依然是创始人和家长制主导,除了阿里等少数互联网科技巨头,经理人群体依然难以出人头地。

这对集体面临新老传承的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甚至也有人将其视为是中国民营经济的长期隐忧。

然而在广东顺德的一个小镇,一家企业却默默创造出中国创始人与经理人成功传承的辉煌传奇。在这个传奇里,创始人传得彻底,经理人接得有力,他们合力跨过众多家族式企业的传承难关,不但保住创业者打下的江山,而且接力将企业送进世界500强殿堂,并且持续越战越高。

这就是何享健与方洪波的故事。

方洪波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1992年,受邓公南巡鼓舞,25岁的方洪波告别国企的安稳日子,跳上一列飞驰的火车去了广东顺德,开启“士人从商”的命运。

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美的报》的编辑。这份工作职级不高,但很讨巧。在写稿、约访、摄影、印刷、校对的过程中,每个部门的工作内容、上上下下的人员他都混了个脸熟。

那时的方洪波有强烈的表达欲望,他在内刊写诗、写散文,还给媒体当通讯员。

他不满现状,他想被看到。

1993年春,方洪波在《南方日报》头版发表《何享健:“美的”号舰长》(一说《美的舰长何享健》),这篇稿子引得董事长何享健关注,也让他记住了这个身高一米八的才子。

之后,连续两年,方洪波都被何享健点名陪同出访。

1995年,由巩俐主演、张艺谋摄制的美的广告片火遍全国。那个时代的经典广告词“美的生活,美的享受”就是经方洪波策划的。

春风得意的方洪波一路晋升,从广告科科长、市场部部长到销售总经理。

1997年,上任伊始的方洪波发现,美的在各区域的销售经理90%以上是顺德人,正值大环境波动,他们却缺乏应对突变的经验和能力,管理的缺位导致美的销售迟缓,库存积压。

而且,别看美的在顺德风生水起,出了广东,“我们美的啥也不是,消费者要啥,代理商要啥,根本不知道”。

生意要做大,人却没跟上。

方洪波果断决策,开掉30多位大区经理,在全国范围内重新招聘应届大学毕业生,由他亲自面试、培训上岗。

被辞掉的人中,不乏董事会成员的亲属,这让很多人无法接受,公司里骂声一片。

因为这件事,方洪波的车还被人砸了。

幸好,一直在背后观察他的何享健给予坚定支持,大家看到何老板的态度,久而久之就自发树立起方洪波的权威。

何享健支持他的理由除了信任,还有眼界。

自打80年代给国外企业代工,他的野心就飘向海外,不甘只在区区顺德。这个目标,又岂是一个大部分员工是顺德人的企业能达到的?

他喜欢读史,和研究世界史的方洪波相当有共同话题。

有段时间,何享健痴迷西方百年老店的历史,在阅读各种企业的兴衰后,他发现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是个让企业一直存续的法子,便开始琢磨将公司交由职业经理人。

然而人心是复杂的,必须靠制度约束行为。

何享健提出“拆散火车头,打造联合舰队”,决定在美的开设五大事业部,推行职业经理人制。

1998年9月29日,《美的集团主要业务分权规范手册》下发执行,这部纲领性文件简称《分权手册》,指导思想是集权有道、分权有序、授权有章、用权有度。这本手册每隔一段时间动态调整,堪称美的经理人制度的宝典。

它的具体内容并没公开,不过在网上能找到方洪波2001年签发的《关于取消干部行政级别,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决定》,其中有四点改革思路:


  • 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不再套用集团的干部行政级别;

  • 规范和完善干部竞聘机制,大胆地任用和选拔有能力和专长的人才,不拘泥于个人的资历和学历;

  • 统一和规范干部职务名称,个别系统可试行取消称谓,直呼其名;

  • 打破薪资分配与行政级别挂钩的方式,根据岗位性质、责任、风险、价值创造结果挂钩分配。


  • 从此,美的集团的企业文化由行政导向变成结果导向。

    制约的同时还要激励。1999年,美的集团开始实行常态化的员工持股制,至今已形成涵盖各级人员的激励体系:股票期权激励计划,针对中基层人员,以研发、科技岗为主;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针对中层干部;合伙人持股计划,针对核心管理层。

    该制度出台,使管理层与股东利益一致,还引得业内人士惊呼:在美的,这些经理人“活得像老板一样,根本不像打工的”。

    20世纪90年代起,李飞德、顾炎民、王金亮等干将加入美的,在这批新人中,年轻、学历好又出活的要数方洪波和黄健最出色。

    他们都生于1967年,都从小地方考上大学,都来自知识分子家庭,还戴着同款黑框眼镜。

    黄健的起点很高,理工科出身的他一进公司就当上总裁办秘书,见到何享健的机会明显较多。后来他被任命为生活电器事业部总经理,仅用数年,就将该部门变成中国最大的小家电制造商。

    2000年,33岁的方洪波当上美的空调事业部总经理。从此,方洪波与黄健开始掌管美的两大核心业务。二人并称“美的双龙”,同被视为接班候选人。

    二人最大的差异是性格。

    那时的方洪波性子直,胆子也大,从产品细节到公司战略,关不关他的事都要私下研究研究,很有改革派的潜质;黄健比较闷,把事情交给他很放心,但要他主动提个革命性的创新方案似乎少那么点意思。

    之后的十年,方洪波步步高升,从空调事业部经理、美的集团副总裁到美的制冷家电集团CEO。

    期间,公司陆陆续续来了新人,一些老将也辞职归乡,何享健最费心思培养且对他尽职尽忠的经理人就数方洪波了。

    不选他选谁?

    中国的家族企业,正处于一代向二代的交班期。不过,有些二代对接班并没兴趣,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就明确表示,他喜欢搞投资,不想做实业。娃哈哈的宗馥莉也曾说,继不继承还不一定,可以拥有,但不一定要自己管理。

    目前,我国家族企业的接续方式主要有三种:子女直接继承管理,比如新希望;子女继承,但配套有实力的经理人团队,比如碧桂园;子女持股但不管理,比如美的。

    但不管采用哪种方式,有个问题是相通的:交班的过渡期怎么度过?

    2013年,当汇源的朱新礼卸任时,“空降兵”苏盈福担任新总裁,他一上任就输送了更多的“空降兵”到汇源,搞得新老员工们冲突不断,最后只能自行离职收场,逼着朱新礼复出。

    以上反例,可见过渡期有多关键。

    虽然在美的,处在高位的经理人都是自主培养的,但接班人的“准备、导入、变革、掌控和升华五个阶段”(方太茅理翔语)还得在充足的时间内走完。

    约莫从2000年后到2012年,在何享健时代的最后十来年,是他物色、选定、扶下任上位的过渡期。

    如此漫长的过渡期,放在经理人市场是难以想象的,但美的成功了。

    这和美的“早、稳、远”的一贯做法是分不开的。

    何享健是个有远见的人,略翻美的简史就会发现,他们早在80年代就开始接触国外企业;1993年进行股份制改造;1997年,进行现代企业事业部制改造;1998年开始收购外资企业;1999年,与BAT差不多时候成立信息技术公司……

    抓改革、重科技、全球化,这些在美的早早发端、稳步进化的形态,为继任者提供了准确的思路和发挥的空间。

    从新世纪开始到正式接班,继任者方洪波办了两件大事。

    一是让美的与国际接轨。2004年,美的与东芝开利签署合作协议,共享研发,推出新一代直流变速空调系统。

    二是在国内并购整合。2004年,美的先后收购荣事达、华凌,制冷产业实力全面提升;2008年收购江苏小天鹅,并与荣事达进行全面整合,建立洗衣机产业链。

    从小天鹅案起,何享健交给方洪波什么事都全权由他处理,上亿的资金,投还是不投,何享健不管,方洪波说了算。

    两件事办完,方洪波“准一哥”的位置坐实。

    2012年8月25日,方洪波接替何享健成为美的集团董事长。

    那时,他已经拿到两个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MBA(2002年),南京大学企业管理博士(2009年)。这两所高校,前者自20世纪70年代就发展工业机器人和智能技术的研究,后者在90年代初已有研究民营企业全球化的成果。这些学习经历,为他后来提出全球产业链、双智战略做了铺垫。

    方洪波接替何享健成为美的集团董事长,算是受命于危难之间。

    在2010年销售额破千亿后,何享健提出“五年再造一个美的、2015年实现2000亿”的目标。为此,集团急速扩充品类和厂房,大量招募销售人员。

    但几年大干快上下来,美的规模更大了,盈利能力却更弱了。

    美的冲进千亿俱乐部,很大程度上依赖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家推动的“家电下乡”“以旧换新”等政策。在这一轮特殊的黄金机遇中,其空调、冰箱、洗衣机等产品销量都在国内全面领先。

    2011年,当刺激政策效应褪去,美的产品虽多但核心竞争力不够的问题开始显现。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其产品单价、盈利水平甚至不如排名二三的品牌。单看空调,格力的毛利率就比美的高了近5个百分点

    当市场整体增长不再,美的的虚胖开始显现出来。2011年中,其盈利水平出现了三年来的首次下滑,到第四季度甚至低于2009年同期的水平。接下来的一年,颓势仍未扭转:2012年美的电器营收比上年下跌了26.89%,净利润也下跌了6.25%。

    业绩下滑的另一边,大公司病也越发明显。以销售部门为例,一些依靠过往业绩获得高薪的营销经理,都开始配上了秘书和司机,组织变得臃肿、高成本、低效率。

    方洪波接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叫停规模化。他砍掉主营业务中2/3的产品型号,卖掉7000亩厂房用地,裁掉大半代理商,一如当年果决。

    公司里怨声一片,这场景似曾相识。

    何享健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选择相信方洪波:“做你想做的。”

    他还将妻子梁凤钗劝离公司,调走了与方洪波对着干的几名高管。

    这一年,方洪波提出“产品领先、效率驱动、全球经营”,美的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转变。

    转变的重点,是去中心化、智能化、全球化。

    方洪波有句名言:组织改造不了,一切改造就是空的。

    2013年,美的在深交所上市,开启“小集团、大事业部”运营模式。2015年,方洪波提出“去中心化、去权威化、去科层化”,公司层级精简为员工、经理、总监、副总裁、董事长。当年,在家电行业整体下滑的背景下,美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1%,整体毛利率同比提升0.46%。

    2014年,物联网大潮兴起,方洪波意识到新一轮变革即将到来。

    他拥抱互联网,和小米、阿里、京东、苏宁都有合作,还专门把员工送到小米学习“互联网思维”。

    他提出“智慧家居+智能制造”的“双智”战略,美的由白电龙头向科技公司转型。

    ▲来源:美的集团官微

    “双智”战略的实施途径,除了进一步对内“去中心化”,还有大步迈向全球化。

    2014年,美的搭建云端物联网技术构架,频频中标国际项目(如新加坡樟宜机场、阿尔巴尼亚总统办公楼等),与巴西合资公司建成拉美最大的家用空调生产基地。

    同年,美的成立中央研究院,由在GE、三星任职多年的胡自强博士领衔,自主研发智能技术。

    2016年,美的收购东芝家电业务,收购入意大利企业Clivet,当年国际业务成绩可喜,海外的营收占比已接近50%,并获得国际认可。据英国调查公司欧睿咨询发布的全球家电品牌排行榜,美的以4.6%的大家电市场份额位居第二,仅次于荷兰巨头飞利浦。这年,美的成为中国家电业首个跻身《财富》500强的品牌。

    2017年,美的收购世界机器人“四巨头”(瑞士ABB、日本发那科、日本安川、德国库卡)之一的德国库卡,与以色列Servotronix等机器人名企战略合作,借助腾讯基于IP和物联云推出10款智能产品,从家电公司转为科技集团。

    2019年,美的市值过4000亿,全球用户数超过4亿,在《财富》世界500强的排位上升至312。当年,美的在国内家电市场销售规模同比下降的大环境下,依然逆市增长,实现营收2794亿元,同比增长6.7%;净利润253亿元,同比增长16.8%。

    方洪波生于1967年1月27日,农历马年腊月十七。

    马作为属相又称午马,据百度百科解释,属马的人“能将任何不起眼的材料转变成精致的成品,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很有能力;属马的人穿着时尚,总带着高贵的气质;属马的人神秘莫测”。

    这是方洪波给人的观感。他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他常消费“专人订做的衣服”,身形也保持得好,挺符合“时尚高贵”的调性。

    他和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是同年生人。

    在何家,方洪波负责美的,何剑锋负责“系”。

    何剑锋1994年在顺德创办现代实业公司,做小家电代工,2002年改名盈峰集团;2008年,盈峰更名“广东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转型投资集团。

    目前何剑锋名下产业涉及金融、咨询、房地产、云系统、影视、艺术品等行业,直接与家电相关的是宁波开联实业,其业务之一是家用电器及其零配件批发。

    他是华录百纳的老板、易方达基金的大股东,投资企业包括商汤科技、云鲸智能、瑞为技术、酷哇机器人等。

    何剑锋的妻子卢德燕掌管着美的旗下核心房地产企业——美的置业,其业务范围有物业开发及销售、物业管理服务、商业物业投资及营运。

    房屋是家电的最终落脚点。受益于新型城镇化,美的置业与美的集团联手构建“智慧家居”,成为地产业新秀。2018年,美的置业赴港上市,2019年首次实现千亿规模,全年销售额1012.3亿元。

    何剑锋有两个妹妹,何倩嫦、何倩兴。何倩嫦的会通新材主要从事高分子改性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应用于家电、汽车、5G通讯、医疗、轨道交通、安防等行业,入选广东制造业500强,已向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何倩兴是家族公益机构“和的慈善基金会”理事长,该组织关注乡村、养老、医疗、艺术等话题。

    何享健退休后,何家人的大本营——美的控股有限公司仍为美的集团第一大股东(持有美的集团31.73%的股权),何享健和妻子梁凤钗仍是美的集团受益人。

    何剑锋作为美的集团董事,还时不时抽空去公司看看。

    何家人虽说不管理美的,但影响着美的产业链上下游和社会形象。

    他们的产业构成“美的系”,吸纳美的旧部入职。比如何剑锋控股的盈峰环境、华录百纳,高管方刚陈建武、张静萍、邝广雄就是美的培养的。

    可以说,美的实现了公司经营的“去家族化”,但美的系仍是以家族为纽带的团体。

    方洪波深知他的位置。

    他曾说,假如他上午离开美的,下午就有个人来接班。

    搜索何享健、方洪波同时出现的画面,在没与人交流的情况下,方洪波的眼神惯性望向何享健。

    “这么多年,他不用说话,我从眼神、表情都能读出很多东西来。”

    这是方洪波在美的待了这么多年的理由。

    以前他遭非议的时候,何享健总说“做你想做的”,何说得越少,方越思考。

    在美的早些年,虽然他是个直脾气,但在何享健面前很注意,从不主动长篇大论。

    在何享健有心传位后,方洪波渐与周遭保持距离,与员工、媒体,甚至何享健。

    员工说,他下班后从不约我们吃饭喝酒;记者说,他很儒雅,但总觉得绵里藏刀。

    方洪波几乎不谈关于知遇之恩的话题,也不用排比句夸赞何享健,他提起老板最多的就是这句:“何享健先生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他保持在公共场合的专业,尽量把话题落到“美的”而不是“方洪波”。

    临近年节正值相互走动时,他会请个长假,飞去北国滑雪,去寺庙听经,或者坐在一人室吃茶,体会侘寂之感。

    早前的采访中,他曾说学姐戴厚英的小说《人啊,人》给他带来人生第一次震撼,让他悟到“性格决定命运”的意义。

    《人啊,人》讲的是60年代特殊时期过后一群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一般人略略看过恐怕会嗟叹时代对人的异化,而他看到了个体在大时代中的命运和错综复杂的关系。

    家族社会的传宗接代,着实是门关系学,变革的路上,一步一摸索。

    2006年,方洪波在美的内刊发文,题为《在飘荡的忧伤中裁剪希望》:

    “我们不能肯定,经历变革的阵痛之后,就能像蝴蝶经过蛹的挣扎会生出一对斑斓的彩翼;我们也不能确定,在黑暗中道路上的摸索,远处的树梢上是否会挂着月光,照亮我们前行的脚步……”

    到了2020年,他不再飘荡或忧伤,他满怀希望:做害怕的事,就是勇敢。看不到光芒,就成为光芒。

    1. 美的集团2013-2019年报

    2. 燕京尼《美的集团深度价值分析》,雪球

    3. 刘步尘《美的怎么了?离“全球经营的科技集团”还有多远?》,新浪科技

    4. 王珍《美的反思规模化战略 重利润轻行业地位》,第一财经

    5. 公丽君《近代中国职业经理人阶层研究》,中国知网硕博论文库

    6. 戴厚英《人啊,人》,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

    7. 陈润《生活可以更美的:何享健的美的人生》,华文出版社,2010

    【本文作者何 凝,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