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群VC/PE想买下TikTok

字节跳动的部分美国投资者,正在与字节跳动商讨联合收购TikTok多数股权的可能性。这些投资方包括红杉、泛大西洋投资、软银以及NEA等全球顶级风投机构。
2020-07-23 16:28 · 投资界  杨继云   
   

TikTok怎么办?

7月22日,一则消息传回了国内: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部分美国投资者,正在与字节跳动商讨联合收购TikTok多数股权的可能性。这些投资方包括红杉、泛大西洋投资、软银以及NEA等全球顶级风投机构。

今日上午,投资界向字节跳动官方求证,对方表示:不予置评。与此同时,投资界还向对字节跳动背后多家VC/PE机构核实,但部分投资方无奈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过去6个月,TikTok势如破竹,仅今年一季度下载量就超过3.15亿次,高于全球任何一款应用。它已经成为字节跳动的印钞机——6月份,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

张一鸣会卖掉自己辛苦“养大”的TikTok吗?现在,这个重大的选择正摆在他的面前。

现在,投资方讨论联合买下TikTok

张一鸣愿意放手吗?

TikTok命运何去何从?

7月22日,The Information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部分美国投资者,正在与该公司的最高管理层商讨联合收购TikTok多数股权的可能性。更进一步的消息显示,这些投资者包括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泛大西洋投资(General Atlantic)、软银以及NEA。

更多细节流出——参与这一次谈判的包括了张一鸣。据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说,如果这个想法得以实施,TikTok目前的管理层将继续留任,其中包括新任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他在今年刚刚到来领衔字节跳动海外高管团队。

今日(7月23日),字节跳动回复投资界称:对于外界传言,不予置评。与此同时,投资界向对多家字节跳动投资方求证,对方均无奈地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

这当然不是字节跳动最期待的解决方式。此前就有消息称,张一鸣不太可能考虑出售TikTok。曾有知情人称,“张一鸣依旧有决心打造一个全球公司,而出售TikTok也将带来一些实际问题:外部人士可以访问字节跳动的计算机代码及其内容推荐引擎。”

而据另一位熟悉张一鸣想法的人士表示:张一鸣不愿放弃TikTok的价值,这是经过字节跳动的长期努力打造出来的。

然而眼下,形势比人强。“割肉”——卖掉TikTok,更多地引入国际资本,让它从股权架构上成为一家真正的国际化公司,或者彻底“本土化”,是张一鸣不得不考虑的办法之一。

成立8年多的时间里,字节跳动吸引了大批国内外VC/PE的目光,至今也是创投圈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当年,在今日头条仅仅是画在餐巾纸上的一个产品原型时,海纳亚洲投资合伙人王琼给张一鸣的一笔投资,既成就了今天的字节跳动,也使得海纳亚洲至今依然是字节最大的机构股东。

在早期,天使投资人刘峻、DST、源码资本等都给了张一鸣绝对的信任和支持。从2014年的C轮融资开始,投资机构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已经很难买进头条,之后红杉资本中国、顺为资本建银国际、泛大西洋投资等纷纷进入。

2018年,字节跳动获得40亿美元的融资,这一轮被外界称作Pre-IPO轮,估值达到了关键的750亿美金。据传这一轮投资方包括软银、KKR、春华资本、泛大西洋投资以及首次出现的BAT相关投资方——云锋基金。而今年,老虎环球基金进入,字节的估值突破了1000亿美金。

已成字节跳动的“印钞机”:

上个月进账超6.3亿元,同比疯长7倍

回首上半年,TikTok一骑绝尘“称霸全球”。

今年2月,人们突然发现,TikTok以1.13亿次的下载量创下纪录;3月,TikTok下载量达到1.15亿次,全球用户数正式突破10亿;4月,其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0亿;5月,TikTok依旧是全球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程序

专门追踪APP数据的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统计,整个一季度,TikTok下载量超过3.15亿次,数据高于全球任何一款应用。更让人欣喜的是,字节跳动成为除苹果外,唯一一家在中国和西方的用户数都超过1亿的科技公司。这是历史上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在海外取得如此战绩。

更重要的是,TikTok已经成为字节跳动名副其实的“印钞机”。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6月TikTok全球营收超过90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5亿元,同比增7.3倍。中国市场贡献了约89%的营收(来自抖音);美国贡献6%的营收,位列第二。

美国和印度是TikTok最重要的两个市场,尤其是美国。原本根据测算,TikTok今年将近一半的收入会来自美国,预计会在10至14亿美元之间。这是一个突飞猛进的数字——今年年初,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TikTok去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当时,这已经是一个飞速增长的结果,是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

一切本该是几何式的增长,奈何现实残忍。

为了保住这个市场,字节跳动也在尝试将TikTok与母公司更加分离。据悉,字节跳动内部的高管正在迅速搭建新公司结构,并采取其他方式将TikTok与其分开,包括在海外设立TikTok总部,以及在字节跳动和海外子公司TikTok之间设立独立的董事会。

实际上,这样的努力早就开始了。TikTok与抖音早早各自独立,上半年,字节跳动也大规模地将国际业务彻底迁移到海外,不仅把决策和职能研究部门(非中国业务的权利中心)迁出,高管团队大换血,还将服务器定位在海外

此外,TikTok考虑把非中国业务总部设立在英国伦敦,据说在过去几个月,TikTok一直在与英国政府进行谈判。不过,7月20有外媒报道这一计划取消。最新的消息是,TikTok非中国业务总部还没有最后确定。

此前,TikTok在美国、英国、印度和新加坡设有主要办事处,总部在美国,并在欧洲建立了第二大中心,随后还在澳大利亚等成立办公室。这一切都代表着TikTok和字节跳动正努力穿越风暴圈。

字节更凌厉,重新加码国内业务

张一鸣最终如何选择?

互联网世界的变化实在太快。大家可能还记得三个月前,张一鸣信心满满要全力打造一家全球化公司。

在今年3月的组织架构大调整中,张一鸣说:“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也帮助新加入的Erich Andersen、Roland Cloutier等更多同事更好的融入。”

然而,经历了短短几个月的突飞猛进后,一直所向披靡的字节跳动不得不急刹车。

投资界获悉,字节跳动已向一些投资机构表明,公司计划更加专注在中国市场的增长,方式是拓展新领域,并试图开发一款新的热门APP。目前,一些迹象可以显示,字节跳动正在频繁加码国内业务

被视为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之一是:数日前,字节跳动产品和战略副总裁、原TikTok负责人朱骏Alex接受了一项新的任命——字节跳动战略投资负责人。而在年初的调整中,张一鸣亲自点兵,要和朱骏一起完善字节跳动的全球化。外界认为,由于全球化受挫后,朱骏暂时先挑起字节跳动战投部的担子。

更令人意外的是,昨天(7月22日),字节跳动罕见地对外发布了教育业务最新进展。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负责人陈林面向教育团队做了一场内部分享,其中提到: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最大优势不是流量、产品和技术,而是我们的战略决心和组织文化;未来三年,教育业务持续大力度投入,不考虑盈利

除此之外, 随着今日头条在深圳拿下一张网络小贷牌照,一向隐秘的字节跳动金融版图开始引来外界的关注。业内好奇,字节跳动在国内的下一个战场是否会是尚待开发的金融领域?

显然,字节跳动国内各项创新业务正在按部就班。2020年以来,这家巨无霸已经在教育、游戏、电商直播、电商、To B等多个领域闹出不小的动静。字节跳动一向是多个业务、同业务多个条线同时跑,也许接下来我们会看到其更多新业务浮出水面。

这带来的直接影响则是,猛兽般的字节跳动继续横扫众多行业,成为各行各业不得不面对的对手。

中国日报报道,据美媒,当地时间7月22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投票通过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提出的“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法案”,下一步将提交参议院全体投票。

TikTok和字节跳动将会何去何从?这个重大选择正摆在张一鸣的面前。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毕竟这世上的大多数转折,都是从不经意间开始的。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