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周鸿祎退场网盘生意,这次李彦宏赢了?

不同于现在百度网盘的一家独大,十年前,网盘也有一个草莽江湖。
2020-07-31 07:51 · 微信公众号:锌财经  萧何   
   

近日,百度网盘被传要拆分上市。虽然官方给出的答复是:不予置评。但风起之下,这对十余年的网盘生意仍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2008年前后,华为、一一五科技、飞速盘等第一批国内玩家登场个人云储存行业;2010年前后,百度、腾讯、金山、360等互联网企业跟进入局;随后,电信运营商、传统硬件供应商也加入了混战。

最早的网盘生意起始于太平洋彼岸的硅谷。

2007年,当时名字还是Evenflow的Dropbox在大洋彼岸的硅谷成立,在这之前,其创始人休斯顿曾经提出过两个创业构想,但都因不被看好而被初创公司加速器项目Y Combinator拒之门外,直至“建一家云文件存储公司”这个想法诞生。

图源网络

Dropbox并没有让休斯顿和Y Combinator失望。

在短短五年内,其用户就达到了5000万,平均每秒增加一个新用户,2013年被估值40亿美元。据福布斯报道,乔布斯也曾注意到休斯顿和Dropbox,在2009年双方的会面中,乔布斯表示欲以九位数的美元收购,但被休斯顿拒绝了。

在相似的时间节点,Google推出了GMail Drive,实现了当时的用户无法想象的“几百个K的程序储存几个G的数据”。

一年多之后,这阵硅谷的风,才刮到了国内。

不过,网盘并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生意。2016年以来,监管加严、盈利难,诸多背景强悍的头部玩家和新秀纷纷败退,或关闭个人业务转型B端,或直接撤退,个人网盘也因此被称为“互联网服务中最难做的生意”。

时隔数年,百度网盘被传拆分上市,不管真假与否,对网盘行业来说都是一个还不错的消息。

“免费”失灵

不同于现在百度网盘的一家独大,十年前,网盘也有一个草莽江湖。

彼时,周鸿祎还没有今天的低调,其在打造360安全卫士时高举高打“免费”旗帜,刘仪伟拿着喇叭喊着“360杀毒永久免费”的电视广告依旧历历在目。360横空出世两周就以2680万的覆盖人数超越卡巴斯基,坐上杀毒市场的第四把交椅。

这一套打法也被沿用至360云盘,不过,信奉免费之道的周鸿祎却在这个行业失了手。

在2013年9月上线之后,360云盘便在继金山快盘推出个人版100GB永久免费之后,推出了360GB永久免费空间。

在这其中,还混杂着115网盘“100GB的年费VIP降价到50元/年”的超低年费活动,这个价格相当于同等量级空间价格的1/6。

这掀起一场网盘付费空间的降价热潮。百度云(后更名为“百度网盘”)、迅雷开启“BUG营销”,例如前者100GB套餐和年费VIP的年费用分别为0.5元和0.1元。

在随后金山快盘、腾讯微云、百度云等玩家不断进阶的免费空间之战中,诸多玩家不甘示弱地从“免费G时代”、“免费T时代”,跟进到“无限空间永久免费”,把这一场抢夺云存储空间入口的大战推向了高潮。

疯狂涌入的网盘行业玩家,把数据备份、多个终端与共享数据当作核心功能,免费以及网盘便捷、安全的特质,成为迅速获取用户的利器。

参战规模不断扩大,“免费”成为了网盘的常态。

发展之初,依靠免费获取用户的玩法还很有效。360云盘曾经披露过一组数据,上线不到两年时间内用户总数超过1.2亿,活跃用户数达到千万级别。

烧不起的玩家在首轮便淘汰出局雷军金山云的上市发布会上称,在当年的烧钱补贴大战时“看了自己的账户后发现实在跟不起”,最终决定放弃个人网盘。动作稍慢的酷盘也失去了声音,尽管后来有了阿里作为靠山,也避免不了在2015年率先关停出局,更不用提诸多中小玩家消失得悄无声息。

彼时将免费策略玩得风生水起的行业玩家们还不知道,长远来看,“免费午餐”难以为继。

互联网常规的“做大规模降低边际成本”的方式在这个行业并不适用,运营成本随着用户的涌入反而高企——想要保障用户的使用体验,上传、下载速度都需要一定的带宽来保证,“得持续烧钱,很多网盘企业都被榨干了”,有业内人士曾经提到。

网盘的成本由硬件、耗电、带宽等数据中心成本,以及维持客户端运行的人员、办公、推广成本,曾有人对百度阳泉数据中心的成本进行过测算,其电费就要花费2.5亿元一年。

更令企业纠结万分的是,想要培养用户使用习惯进而卖会员,但赔本赚吆喝的状态没有培养出用户付费获取更优质服务的意识;想要依靠免费获得用户、做大行业蛋糕,变现流量赚广告费,但却又因为版权问题风险让广告主望而却步。

当时的市场版权、付费意识薄弱,国外会员费和广告费的两重变现模式,在国内称得上是“水土不服”。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商业回报迟迟不见踪影,网盘业务成为一块鸡肋。

盗版的温床,大撤退的网盘

网盘最近一次站在风口浪尖,则是因为其成为了盗版和色情内容的温床。

2019年年底,年度热播剧《庆余年》数次登上热搜,其原因不仅仅是剧情的功劳,还因为“盗版”流出现象严重,上线一个月侵权数量就接近4万条。

溯其产业链,网盘是盗版分享的常见渠道,也需要为此承担一定责任。

关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播出期间被百度网盘用户分享一案中,百度公司存在一定的主观过错,被法院判令其赔偿优酷经济损失100万元和合理开支3万元。

实际上,由于版权和色情内容传播上的把控问题,在2016年,网盘行业曾经因为监管收严、风险程度上升而进行过一波“大撤退”。

2015年以来,针对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侵犯版权的专项行动和监管文件启动,剑头直指网盘企业。

2016年10月20日,360云盘也发布公告称“非法行为使企业面临巨大安全风险”,并将于2017年2月关闭个人业务、转型企业云服务。

第二把交椅的退出颇具意义。这一年,共有9家网盘宣布转型或者关闭部分功能,网盘宣布停止服务的公告里,大多离不开这一句:配合监管部门专项整治行动。

横亘一整年的网盘大变局暂告一段落。曾有人这么形容当时场景:数亿的用户携带着数百上千个G的数据在各个网盘中迁徙、搬家。

在当时的网盘市场格局里,第三方数据机构易观曾有报告指出,2016年上半年网盘市场排名分别为百度、360、天翼云、腾讯微云。

当时占据70%多市场份额的百度网盘松了一口气,360云盘发布公告的后一天,百度网盘在官方微博表示“突然想发红包”,开始放送3.60亿超级会员的红包,被网友调侃为“实力嘲讽360”。

这一场个人云盘大撤退奠定了国内网盘市场的格局,百度稳稳坐在了霸主地位上,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至今。

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11月中国个人网盘行业用户MAU(月度活跃用户)为1.07亿,对全国手机网民的渗透率为22.1%。其中,百度网盘MAU市场份额为82.9%。

不过,相比于网盘的盗版和黄赌毒内容的高风险和监管的高成本,看不到足够的商业回报问题或许才是企业舍弃个人网盘业务的重要考量因素。

幸存者

360云盘的退出给行业带来一丝悲壮。

“说好的永远呢?”用户们的反问并没有得到回答。原先的玩家中,只有百度网盘和腾讯微云敢对此进行回应,表示会继续提供稳定的个人云存储业务。

云存储走过了资本热捧期,放眼国际市场,都还不是一门好赚钱的生意。

Dropbox在2019年全年总收入为16.61亿美元,同比增长19%,净亏损0.52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亏损4.849亿美元减少了89.1%。

但另一组值得玩味的数据是,2019年Dropbox付费用户为1430万,每个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为125.00美元,而截止2019年9月30号,公司拥有6亿的注册用户,付费比例并不高。

亏损收窄明显,但这却是Dropbox在这十余年里作为第一批网盘探索者,依靠口碑才做到堪堪接近盈亏平衡点。

把视线拉回到国内,群雄逐鹿时代结束,余下为数不多的企业走向收费,百度网盘成为大部分用户的选择,安稳地坐在了“霸主”地位上,其会员费从190元水涨船高至如今超级会员的298元/年。

有熟悉IPO的资本人士对媒体透露,百度网盘如果选择在科创板上市,按照30倍市销率,估值可达300~400亿元。

显然,近年来百度网盘的商业化之心更加迫切。不过,草莽时期的免费大战也对百度的变现造成了阻碍,其产品调整上遭到了诸多非议。

今年4月的“用户激励计划”被网友质疑转嫁宽带成本给用户,以及在去年不冲会员会被限制下载速度等一系列产品调整都招致了用户的强烈不满。

经营成本压力与用户需求之间的矛盾是压在百度网盘身上的一座大山,地位稳固的百度网盘不得不小心翼翼、甚至让步——非会员可以选择临时加速服务,也取消了用户激励计划,打通内部其他业务以及上线第三方小程序服务,来寻找新的盈利方式。

短期来看,海外市场的Dropbox和国内的百度网盘,他们的竞争对手或许只有自己了。

【本文作者萧何,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锌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