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牛校企破产重整,谁来接盘千亿北大方正?

无论谁来接盘,如何让这个庞大的资本帝国重焕生机,都是颇费踌躇的一件事。
2020-08-07 07:58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黄琪鑫   
   

二十年前,中关村名声最响亮的校企北大方正集团,破产重整结果即将揭晓。

一个院士发明的激光汉字照排系统,搭建了一个千亿规模的高科技校企的雏形。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

高校和商业的结合逐渐演变成利益和股权的纷争,随着关键人物的入狱,北大方正迎来了新的一轮争夺。

正在各方僵持不下的时候,2019年,一个违约的债券彻底引爆危机。

六方力量争夺战

2020年7月31日,北大方正集团公告收到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和《决定书》,法院裁定对北大方正集团及旗下四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并指定北大方正集团管理人担任实质合并重整管理人。

这意味着,法院同意了北大方正此前的申请。7月17日,方正集团管理人以方正产业控股有限公司、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北大方正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北大资源集团有限公司与方正集团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五家公司财产的成本过高、对方正集团单独重整将严重损害债权人的公平清偿利益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将五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

千亿校企破产重整获得新的进展。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北大方正资产规模为3657亿元,负债总额为3030亿元,所有者权益628亿元。

北大方正旗下有6家上市公司,分别为方正科技、北大医药、中国高科、方正控股方正证券、北大资源,目前北大方正被外界认为最有价值的三大板块是方正证券、方正医疗、方正科技。

▲方正集团各业务板块营收及毛利率。图片来自腾讯财经。

值得注意的是,破产重整不同于破产清算,重整是指在法院主持下由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制定重整计划,使面临困境但有挽救希望的企业避免关门清算,从而获得恢复生机的机会。

根据我国重整相关法律规定,一旦进入重整程序,企业全部债务视为到期,方正集团也因此成为今年上半年以来最大的违约主体。据彭博汇整数据显示,北大方正集团本部目前存续债券有23只,涉及金额345.40亿元,占2020年上半年违约债券金额的比例超过42%。

北大方正的债务危机是于9个月前被引爆的。2019年12月2日,“19方正SCP002”债券出现违约,涉及本金20亿元,这是北大方正首次出现违约的债券。

债券出现违约后,北大方正企图自救无果,联合资信将方正的长期信用等级从3A下调到A,评级展望为负面,方正所持有的方正证券、中国高科等上市公司的股票也都被冻结。

2020年2月,北大方正被银行申请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不是破产清算。毕竟,踩雷的北大方正的保险、信托、券商、公私募基金以及基金子公司等400多家机构和产品户,都不会希望北大方正倒下,而作为辉煌一时的最大校企,从社会影响上来说,各方也希望能够盘活企业。

另一方面,北大方正也在积极寻求接盘方。2020年4月20日,北大方正管理人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公告,招募符合条件的战略投资者。

招募战投的消息出来后,多家实力强劲的企业参与了争夺。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第一轮有30多家企业报名参与,目前有6家公司突出重围进入第二轮。分别是珠海华发集团、泰康人寿、深圳投资控股、正威集团、青岛西海岸新区融合控股集团(下文简称“青岛融合”),以及一家在重整领域颇有经验的民营企业。

上述报道还表示,参与角逐的6方力量中,珠海华发被解读为代表珠海的意志,深投控与正威集团则代表深圳,青岛融合则代表青岛,预期在2020年内完成引入战投。

其中,珠海华发是最早被爆出有意向的企业。彭博社援引REDD报道称,珠海华发早在2019年就已经开始和北大方正接触,已经支付了20亿元的保证金,并且开始了尽职调查。似乎是为了这次接盘,珠海华发于2020年7月23日更名,名称由珠海华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珠海华发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最牛校企的崛起

北大方正集团由北京大学于1986年投资创办。北大方正的起家,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全国政协副主席、“两院”院士王选教授。

上世纪70年代,我国采用的还是铅字印刷术,即将铅字按照稿件一个个排列好,再印刷出来,欧美和日本都已经普遍使用激光照排机,而且已经更迭到第三甚至第四代。相较之下,铅字印刷付出的人力物力成本更高,效率却更低。

1974年,国家设立汉字信息处理工程,又称“748工程”,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专业的王选,决定投身于改变铅字印刷术的“汉字精密照排系统”研究。由于汉字的繁杂程度实在太大,在国内连“一代机”都没有搞出来的背景下,王选直接向第四代激光照排机挺进。

七年之后,王选团队竟然把事情给做成了,中国拥有了第一台激光汉字照排机。1986年,为了拓展商用范畴,王选决定和企业合作,北大新技术公司通过经营王选主持研制的照排系统,迅速发展为北大方正集团。

到1989年底,北大方正的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已稳固占据了国内报业99%、书刊(黑白)出版业90%的市场,以及80%的海外华文报业市场。当年订货金额便突破1亿元大关。

由于市场逐渐饱和,北大方正在迅速增长几年后遇到了发展瓶颈,甚至开始出现亏损。2001年初,北大方正制定改制方案,其核心是将部分资产以员工持股的形式分配,这样的改制,对于顶着国字头的北大方正来说并非易事。

2002年,时任北大方正董事长的魏新,提出方正的发展要多元化。此后北大方正就走上了迅速扩张的道路,2002年斥资2.3亿元入主浙江证券;2003年出资数亿元参股成都商业银行,并购苏州钢铁集团,增资西南合成总厂。

同时,北大方正的改制靴子终于落地。2003年12月,上级批复了北大方正改制方案,准许将评估净资产的35%以溢价的方式转让给社会股东;将评估净资产的30%以净资产价格转让给管理层持股公司——北京招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大学则持股35%。

自此,北大方正从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全力迈向一个庞大的金融集团。

通过不断的资本扩张,北大方正成为一家多元化发展的集团公司,涉足IT、医疗、产业金融、产城融合等产业格局,仅旗下拥有的6家上市公司总市值便高达数百亿元。然而北大方正也在迅速的发展中,逐渐失掉了当年的技术核心。

到2018年,方正集团年收入达1333亿元,位居“中国企业500强”第138位、“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第5位,加上头顶高等学府北京大学的光环,被外界称之为“最牛校企”。

从辉煌到衰败

2003年的改制和战略转型,看似让衰退中的北大方正迎来了转机,实则为后来的千亿危机埋下了一颗种子。

一来是为了实现多元化的发展,二是为了确保对上市公司方正科技的控制权,董事长魏新将方正科技的大股东李友招致麾下,李友先进入方正科技任总裁,后进入方正集团担任CEO,北大方正也开启了疯狂的并购扩张之旅。

李友趁机将他在郑州航院的同学引入了北大方正,包括方中华、余丽、冯七评等,均在北大方正系公司中担任要职,逐渐形成了方正集团内的“郑航系”。

改制完成后,北大只占有方正集团35%的股份,李友通过成都华鼎、深圳康隆以及员工持股平台北京招润投资,成为了方正集团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人。

2014年,因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的介入,北大方正的命运再一次调转方向。

2014年8月,方正证券因收购民族证券和政泉控股发生利益冲突。11月2日,政泉控股实名举报方正集团CEO李友及其团队涉嫌内部交易,获利近4亿元。随后,方正集团旗下的4家上市公司北大医药、方正证券、中国高科和方正科技相继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5年1月5日,方正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公司的魏新、李友和余丽三位董事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

经过一年的调查,2016年11月,辽宁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判处李友等人内幕交易案,内幕交易罪、妨害公务罪、隐匿财务账本罪等数罪并罚,李友获刑4年半,被处罚金7.5亿元;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李友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经此一役,北大方正锐气大减,“最牛校企”的金字招牌也褪了颜色。

有媒体报道,2019年初,李友因患肝癌而获准保外就医。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方正集团的控股股东北大资产管理公司还曾发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2003年时引入的新股东转让股份无效。

此时,虽然李友“郑航系”的同学们陆续从方正集团出局,但李友实控的招润投资占股方正集团30%对应的千亿资产,依旧是内部博弈的关键之一。

回看北大方正从辉煌到衰败二十余载的发展历程,其发家离不开高校的研究成果,离不开王选院士的付出,但从结局来看,高校和商业集团的牵手似乎很难成功。

经历了一系列风雨后,风向似乎又回归了大学就该认认真真搞学术的路子上。背靠清华大学的紫光集团下属企业紫光股份(000938.SZ)曾发公告称,紫光集团的控股股东清华控股正在筹划转让部分紫光集团股权。股权转让的原因是,响应中央号召,实行高校产业瘦身,通过改制来提高市场化水平。

2020年,由于战略投资者的引进,北大方正这家国内最大的校企将迎来再次改制。谁会成为它的新主人?

【本文作者黄琪鑫,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