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投资大猜想:要啃「造车」这块硬蛋糕?

整车车企制造商与电池供应商两者在享用属于自己“蛋糕”的同时,也在相互垂涎对方的领域。
2020-08-21 10:20 · 未来汽车Daily  苏鹏   
   

宁德时代豪掷190亿元“炒股”的新闻引来业界无数遐想。

8月11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宁德时代将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90.67亿元人民币,其中境外投资总额不超过172亿人民币。

宁德时代称,上述投资是为了推进全球化战略布局,进一步加强产业链合作及协同,保障行业关键资源的供应,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公告中“190亿元”、“产业链上下游”两个关键词解锁了宁德时代产业链个股的狂欢。受此利好消息的影响,8月12日,先导智能、格林美、容百科技等个股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

直接动用资本投资,在产业链上下游加速跑马圈地,无疑让宁德时代未来的发展拥有了更多想象空间。

“目前,前端造车新势力已经展现出强大的潜力,并且他们更需要资本的注入,不排除宁德时代会对这些造车新势力进行投资,从而进行深入捆绑。”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

“电池一哥”的投资逻辑

公告显示,宁德时代的投资范围将包含整个动力电池产业链,在上下游企业中进行相关布局。

对于“谁会成为投资幸运儿”这个问题,西部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上游材料和中游材料两个方面来看,宁德时代最可能投资的行业优先顺序是,上游资源钴锂镍>中游高壁垒材料>中游材料。

“因为上游材料具有较强的资源属性,属于矿产资源,钴锂镍这三种资源我国资源储量不足,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进口,所以钴锂镍等我们认为是CATL(宁德时代)布局优先级最高的细分领域。”西部证券表示。

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呼吁矿场开采更多的镍金属,镍是电动汽车电池中的关键成分。马斯克称,目前电池的生产成本依然是限制特斯拉增长的一大重要因素。

根据宁德时代的产能规划显示,目前宁德时代已有产能达到40GWh,宁德、江苏、西宁、四川、德国等六大生产基地合计规划产能已达到280GWh,算上合资公司规划产能,将超过300GWh。

为了不受资源制约,提前锁定资源供应商或许是宁德时代谋划下的第一步棋。在2020年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坦言,目前动力电池的成本控制仍然是一大难题。

与此同时,处在产业链下游的造车新势力们也有望得到宁德时代抛来的橄榄枝。目前,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已经成功赴美IPO,小鹏汽车近期也有望正式登陆美股市场。

不过宁德时代当前的投资目光更多聚焦在海外,公告中“境外投资总额不超过172亿人民币”的消息更是印证了宁德时代的焦虑。

欧洲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以极快的增速超越中国市场。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同比下滑44%至33.5万辆,而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52%,为40.33万辆。

严重依赖国内市场的宁德时代,今年上半年还失去了动力电池领域全球第一的位置,欧洲新能源的崛起让LG化学赚得盘满钵满。LG化学上半年以全球电动车电池市场24.6%的全球电池市场份额超过宁德时代23.5%的全球电池市场份额。

LG化学表示,第三季度将因欧洲汽车电池出货量的扩大,以及汽车圆柱形电池的销量增加,预计呈现销售增长和稳固的盈利势头。

欧洲或许是宁德时代的机遇,“越来越多的海外车企在中国电池市场动作频频,宁德时代也不乏走出去的可能,并且宁德时代之前也有走出去的案例。”崔东树分析道。

“投资幸运儿”还未出现,宁德时代已经将触手伸向金融端。

根据天眼查APP显示,2020年8月18日,由宁德时代、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等投资的天津市滨海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2亿人民币,注册地位于天津自贸试验区。

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天津市滨海新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5%,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并列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0%。

电池厂垂涎车企蛋糕?

早在2019年宁德时代投资拜腾汽车之时,前者要造车的传闻就已经沸沸扬扬,而随着拜腾危机爆发,关于宁德时代要造车的猜想也换了方向。

宁德时代近日斥巨资投资产业链上下游,并透露电池和车捆绑的方案,不少业界人士嗅到了这家电池厂的野心。

“在新能源汽车的版图中,上游产业链包括电池、电机等核心技术的企业向下延伸,也是一股力量。但不会太多,而且得等到实力足够强大时,逐步完善产业链。我估计今后会有那么一两家(有可能自己造车)。”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在他看来,宁德时代是现阶段最有这种能力的企业之一。

虽然宁德时代已经对未来汽车日报澄清目前没有造车的计划,但是如今车企与电池供应商将触手伸进各自领域的情况,愈演愈烈。

海外车企大众、戴姆勒、特斯拉,国内车企长城、吉利、广汽均有建设电池厂或自行研发电池的计划。而以宁德时代为首的电池供应商也正在积极地从矿产、原材料、电池制造延伸出去,并完善其在关键资源供应、配套设施、下游应用市场等领域。

此前,宁德时代在探索下游应用市场的合作案例包括:入股哈啰出行旗下公司,部署两轮共享单车换电网络;与跃薪智能联手成立合资公司,涉足无人矿卡领域。

最新消息是宁德时代和蔚来牵手,合资成立电池资产公司。天眼查App显示,8月18日,蔚来(安徽)控股有限公司联合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方面,合资成立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动力电池租赁、维修、批发兼零售;废旧电池回收;售电;电力工程;电动汽车充换电基础设施的规划、研发、设计;等等。

而一直宣称不造车的华为也频频在造车边界“试探”,从实际来看华为确实没有造整车,但除了底盘、轮子、外壳和座椅,华为的技术遍布汽车内外。

在曹鹤看来,产业链都有整车情结,谁也不愿意总是给别人做嫁衣裳。“整车厂同样,谁愿意关键技术卡在别人那呢?就给当年好多传统车企都做自己的发动机,像潍柴那样的企业也要向下游延伸。”

崔东树对此也持相同意见:“整车制造商自建电池工厂更多的是为了日后规划不被受制于人,而电池供应商嗅到这种苗头之后,积极投资新兴领域,为自己谋划更多的‘造血’空间也无可厚非。”

整车车企制造商与电池供应商两者在享用属于自己“蛋糕”的同时,也在相互垂涎对方的领域。“资金、技术是限制电池供应商完善产业链的门槛。电动车大家起步都差不了多少,不像传统车企。”曹鹤表示。

但宁德时代们最终能不能走通“造车”这条路,还得看今后的战略和实力。

【本文作者苏鹏,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未来汽车Daily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