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IBM 拆分:店越来越小,路越走越难

如果 IBM 一拆为二可行,那么将成为 IBM 重生的转折点,类似于微软。如果不起作用,将是 IBM 衰落的转折点。
2020-10-13 07:55 · 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茜茜   
   

有的企业拆分就像「细胞分裂」,基因复刻、繁殖后利益、利润、协同效应最大化,护城河越积越深;而有的企业拆分更像断臂求生存,形势逼迫下身不由己,IBM 显然更像后者。

十一长假之后,「百年老店」、「蓝色巨人」IBM 又双叒叕宣布将进行业务拆分。美国时间 10 月 8 日,据多家外媒报道,IBM 将分拆出传统技术服务业务,加速向云计算领域转型,未来聚焦于云与 AI 的主航道上。

据了解,IBM 业务包括云及认知软件业务、全球企业咨询服务业务、全球信息科技服务业务、系统业务、融资业务。即将拆分的传统技术服务业务,属于 IBM 的 IT 基础架构服务业务,帮助企业级用户维护、升级计算业务,年营收约 190 亿美元。拆分后将单独上市,暂时命名为 NewCo。

其余业务,云业务、硬件、软件和咨询服务部门占据 IBM 总营收 75%,将继续保留在 IBM 之下。IBM 之所以再次拆分主要是考虑到传统的旧业务持续萎缩,掩盖了包括云在内新业务的强劲增长,长期拖累 IBM 整体业务营收表现,令资本市场感到失望。

IBM 新任印度裔 CEO 阿文德·克里希纳(Arvind Krishna)也很直白地表示,IBM 再「分裂」主要是为了让 IBM 释放出增长潜力,将云与 AI 作为增长引擎。而这一「里程碑」、「重新定义自己」的拆分举动,在克里希纳看来,「一切都是红帽(Red Hat)给予 IBM 的勇气与信心。」

云中「瑞士」不好当

2018 年,IBM 耗资 340 亿美元收购红帽,成为继微软宣布收购 GitHub 后,开源乃至云计算界又一爆炸性新闻。IBM 收购红帽之所以具有「轰动」效应,可以一分为二看待。从交易金额上来看,340 亿美金创造了全球科技收购史之最,成为 Dell 购 EMC,Avago 购博通后,第三大收购案例。

从红帽的价值来看,红帽作为开源解决方案提供商,借助于 Linux 和 Kubernetes(用于管理云平台中多个主机上的容器化的应用)等开源技术,以推动企业 IT 发展。

「红帽 Linux 是红帽设计的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被广泛的应用于云服务器。红帽主张以开源技术来释放混合云及多云的潜力,即用户可以随时在不同公有云品牌间进行切换。」深度科技研究院张孝荣告诉极客公园(ID:geekpark)。

进一步来说,在传统 IT 向云迁移的今天,红帽拥有混合云、多云的关键技术,是连接公有云与私有云的桥梁。比如,容器、Kubernetes 技术是混合云、多云市场的「宠儿」,红帽基于 Kubernetes 开发的容器协调平台 OpenShift,整合了一系列管理工具与安全功能,是影响企业生产力的关键平台。

而这一切都是 IBM CEO 克里希纳主导下完成,收购红帽成为 IBM 发展史上的关键事件。

今年年初,克里希纳接替罗睿兰(Ginni Rometty)成为 IBM 新任 CEO,上任后,克里希纳明确了未来 IBM 的两大战略,混合云和 AI 人工智能。「让红帽 OpenShift 成为混合云的默认选择。」

同时,克里希纳认为,云和 AI 增长空间很大,「IBM 入云的旅程只有 20%-25%,距离 AI 的路途仅有 4%。」

通过混合云路径,IBM 想做云市场中的「瑞士」的目的昭然若揭,但真如克里希纳描述的那么轻而易举吗?

IBM 已经彻底失去了公有云市场的入场券。来自多个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全球公有云市场格局稳固,呈现 3A 态势,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阿里云三家占据全球过半份额。当前公有云红利衰退,混合云、多云将成为云市场下一波浪潮。

但混合云、多云市场同样竞争激烈。在操作系统产品、中间件、虚拟化、云技术等方面,红帽将与微软、甲骨文、VMware、Pivotal 等企业展开竞争。「在虚拟化工具、操作系统、中间件、服务程序与管理组合产品中,用微软产品的企业也不少。」张孝荣说。

而在混合云、多云发展图谱上来看,美国、欧洲市场规模最大,IBM 主要战场将聚焦于此。不少海外分析师认为,即便 IBM 拥有红帽,也无法与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 在内的主流云计算厂商产生正面竞争。

IBM 错过的那些年

回顾 IBM 长达 109 年的发展历程,拆分不是第一次。

如克里希纳在电话会议上所言,「IBM 在上个世纪 90 年代剥离了网络业务,在 2000 年代剥离了 PC 业务,大约五年前剥离了半导体业务,因为这些业务不符合 IBM 业务整合的价值理念。」

IBM 不断顺应时代节奏「甩包袱」,同时也不断被时代淹没、碾压,成为创新市场上的「弃儿」。

2002 年,亚马逊启动 AWS 平台,为开发人员提供工具与服务。2006 年,通过三款简单的服务产品,亚马逊正式上线 AWS。微软 Azure、谷歌云也在 2010 年左右,推出公开的云服务产品。

尽管 IBM 进入云计算市场不晚,2007 年与谷歌合作开设云计算课程,推出「蓝云」云计算商业解决方案。2013 年,开始讨论混合云、私有云战略。但实际上,从 2000 到 2010 年代,IBM 一直忙于「瘦身」、「卖卖卖」,先后将利润微薄的 PC 业务、x86 服务器业务剥离,打包出售给联想。并没有将大量资源、资金投入在云计算业务中。

「IBM 没有认真投入去做公有云,大部分资源还是在技术、商业服务部门,围绕着云做一些 IT 服务。」IDC 分析师周振刚说。

2015 年具有先发优势的亚马逊 AWS 实现盈利,增长超过市场预期。IBM 猛然意识到云战略的重要意义,这一年,IBM 发起十余次云相关的收购,以催熟云业务。一年后,IBM 正式宣布云转型。

不过,转型收效甚微。除 IBM 的硬件厂商属性、客户资源有限外,IBM 押注云方向出现失误。比如,没有在数据中心上投资,大肆宣传区块链、AI 人工智能,路线走偏。IBM 在云市场中的份额不升反降,成为其他类别。

IBM 错失了云计算时代。

2011 年,IBM 沃森 AI(Watson)在《危险边缘》节目中击败两名人类选手,并宣布医疗将成为沃森的主要应用领域。IBM 入场 AI 较早,但高估了 AI 医疗的潜力,引起很大争议。医疗保健系统极为复杂,沃森机器学习方式与医生工作方式完全不匹配。

沃森系统极为封闭,没有第三方系统集成商,没有软件开发工具包。如同一个「黑匣子」,一端输入一端输出结果。在商业化回报上对 IBM 也无裨益。Jefferies 分析师基斯纳(James Kisner)曾经称,「沃森永远不可能为 IBM 贡献可观收入,IBM 也无法从 AI 投资中收回成本。IBM 在 AI 编程人才竞争中,全部输给了亚马逊、微软、谷歌甚至数百个初创企业。」

IBM 又错失了 AI 的第三次浪潮。

同样身处转型的软件巨头微软,一直拿来与 IBM 进行比较。微软也错失了移动互联网在内的关键节点,微软规模从最初仅为 IBM 百分之一大小,到超越 IBM,市值超万亿美元,源于萨提亚·纳德拉时代的微软,全力拥抱云计算与开源。

今天 IBM 同样走向了云与开源之路,效果如何依然是未知数。如同 Gartner 云计算研究主管 Daryl Plummer 所言,「如果 IBM 一拆为二可行,那么将成为 IBM 重生的转折点,类似于微软。如果不起作用,将是 IBM 衰落的转折点。」

【本文作者茜茜,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