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海涛:中国创投20年浮沉

靳海涛回顾了中国创投20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作为一名创投老兵,他也罕见袒露心迹,分享了第一代投资人在中国创投行业的感受。
2020-10-25 15:02 · 投资界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华发集团在珠海举办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这是一场持续20年的行业之约,现场集结了1000名投资行业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20年之际,可谓星光熠熠,群英云集。

会上,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回顾了中国创投20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作为一名创投老兵,他也罕见袒露心迹,分享了第一代投资人在中国创投行业的感受。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精编如下:

非常感谢清科给我提供这个机会和各位分享。创业投资20年了,清科成立也是20年。

作为一个创业投资的老兵,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见证了许许多多的彩虹,看到了创投对中国崛起的贡献,也看到这个行业2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我想讲六点感受,第一代投资人在中国创投行业的感受。

一、 坚定起步,从黑暗中摸索,到万马奔

中国创投20年从黑暗中摸索,到现在的万马奔腾,从1999年至2020年这20年来VC和PE机构的数量增长了150倍,从业人员增长了110倍,管理资金规模增长了453倍。在投资额上,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2001年VC和PE的投资案例是216起,规模为36亿人民币;2019年VC和PE的投资案例是8234例,规模为7631亿。年度投资数量增长了38倍,年度投资额增长了212倍。不管从机构的数量还是规模来看,我们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另外一个角度,成长阶段来看,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创业投资应该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99年开始到2005年,这个阶段是创业投资兴起和黑暗中摸索的阶段,因为这个时期人民币基金没有退出机制,美元基金则在中国探索“新浪模式”为代表的一系列创新商业模式的中国企业——如何投资、如何在海外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

这里我要感谢深圳,深圳实际上是中国本土创投的策源地,当时深圳要发展高科技产业,必须要发展创投,借着国家要开设创业板的东风(当然这个创业板筹备了十年才落地)。深圳政府支持建立创投机构,深创投诞生了,同时又带动了企业的创投、机构的创投、民营资本的创投的兴起。他们在没有退出机制的情况下,踏实、认真、艰苦地做投资,而且在那个时期做了很多早期投资项目。

我们也看到外资对中国的贡献,中国外资创投是从IDG开始的,是从熊晓鸽开始的,所以创投20年我们要感谢熊晓鸽先生,对中国创业投资的巨大贡献。我们还要感谢创造“新浪模式”的人,感谢他们把一些国外新的模式推演到中国、寻找投资机会、支持企业成长,然后再推到海外资本市场上市。

第二个阶段,我认为是从2005年一直到2019年,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2006年的全流通新股的发行,以及2007年的合伙企业法的诞生,合伙制创投的出现,乃至2009年创业板的开板,使创业投资像一批脱缰的野马,迅速的奔跑,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这个时期本土创投显示了它旺盛的生命力,也有很多骄傲的时刻。

我清楚地记得,那么多年辛苦奋斗,喜结硕果。在2010年这一年里深创投投资企业诞生了26个IPO,我们当时都非常振奋。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大好形势下,我们看到了美元基金的管理人也开始管理人民币基金了。在这个时间诞生了一批创投的巨头,如红杉、高瓴、经纬等一批非常有特色的创投机构。他们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创新,企业的创新,做出了重大贡献。

第三个阶段,我认为是从去年科创板诞生,再推演到今年创业板注册制开始。这个阶段创投将面临着洗牌后质量提高的一个大幅度进步的过程。我个人的观点是创投行业将步入一个更健康发展的轨道。将来创业投资的机构格局是少量的有核心能力的、大型的进行综合性投资的大牌机构,将在这个市场上继续存在,持续发展;而更大量的是擅长在某一个领域进行投资的小而美的创投机构蓬勃发展这两种类型的投资机构交相辉映,互相补充,使我们这个行业更健康,投资的成果更好。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变化。

二、 业务模式从综合性投资,到专业化、功能化投资的过渡

我们看到这20年的投资历程,业务的模式从过往的综合性投资到现在的专业化、功能化投资的转变。20年来,投资的阶段不断的前移,清科统计2010年初创期项目占投资的比重只有12%,到2019年初创期投资的项目的比例已经增长到43%,如果加上成长期的投资,这个比例更大。以我们前海母基金的投资实践来看,我们投的80%的基金都是投初创期和成长期为主的基金。

第二,我们看到以前的投资机构往往是综合性的投资机构,从天使投资到Pre-IPO,投资领域上五花八门,只要有创新的色彩就投,有上市的期望就做。而现在看来,大部分的机构都是专业性的投资机构。

从前海母基金投资的50多个子基金来看,绝大部分机构都只在一两个专业领域进行投资,在一两个领域深耕运作。我给我们选择子基金制定了一个标准,总结来说是要有“三性”:专业性、功能性和互动性。从综合性投资到专业性、功能性投资,是我们这个行业进步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也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可能这类小而美的基金会细分到更细的领域去投资,他们的投资成功率会更高,对社会的贡献更大,也会最大程度的去规避“情况不明决心大”的错误。

三、 资金来源上,从管理自有资金到管理私募基金

我认为20年的变化,是从管理自有资金发展到管理私募基金。今年是第20年,前10年美元基金除外,人民币基金基本上都是管理自有资金为主,后10年是管理私募资金为主。因为过去缺少可检验的成果,投资人的教育也不充分,投资人很难相信投资机构,把钱交给专业机构管理。经过十年的实践后,投资人相信了投资机构,把钱交给我们管,我认为这个变化是我们创业投资开始走向成熟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

我看到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保险资本出资已经超过了400亿。中基协成立了以后,对我们行业的监管加强,使投资人更有理由相信基金管理人,他们会科学、有效、公开、透明、安全的管理他们的钱。所以从管理自有资金到管理私募基金这个重大的变化,是我们这个行业走向成熟、持续发展的标志。

四、 LP从企业资本、民间资本为主,到以政府引导基金和国家大基金为主

大家都知道2009年以后的一段时间,从人民币的角度来看,我们管理资本的主要来源是企业资本和民间资本,不管是美元管理人出身还是人民币管理人出身的都是这样。现在基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以政府引导基金和国家大基金为主,根据今年上半年清科的统计,国资的渗透率已经达到了四分之三,引导基金在我们创业投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本人是1997年中国派到美国研习创业投资,那个时候我看到美国风险投资最早的策动点是政府引导基金,我也看到了以色列风投成功的原因,看到了中国台湾创业投资的成功,都是政府引导基金领的路。所以2005年我就在中国、具体说是在武汉开始探索政府引导性创投基金发展之路。我认为我做了一个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使政府引导性的创投基金现在如火如荼。

我专门查了最新的数据,截止到2019年底,中国政府引导基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1700支,目标的规模已达到了10万亿,已到位的资金规模4.69万亿。上到国家级,下到省市区,都相继设立了创投引导基金,而且这些引导基金多数都具备母基金的性质,这对我们这个行业的支持是巨大的。

另外,国家大基金的贡献也是非常大的,大家知道国家大基金是中央政府主导,主要组织中央财政和各大央企的钱,包括银行的资本组建起来的,当然也有部分的民营资本来参与。这些基金规模非常大,他们在直投的过程中,在弥补我们国家产业短板的过程当中,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例如,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大基金的功劳功不可没。这里我也统计了一下目前大基金的规模。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二期达到了2000亿,国家制造业转型基金1472亿,互联网的基金目标规模是1000亿,国家军民融合基金是560亿,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是350亿等等。

国家队的加入,使整个VC和PE行业的资金量更大,资源整合的能力更强,为企业服务的能力也更强,我认为这是中国特色。但是,长期靠这些资金去支持VC和PE也是不正常的。我个人认为,从中国特色的角度来考虑,中国VC、PE的资金力量三分之二应该是养老金,保险资金和家族财富(欧美如此),三分之一应该是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钱。如果形成这样一个比例,我相信我们创业投资可能更健康,更顺畅,更少被各种不利于市场发展的因素干扰。

五、 从直投盲池基金,到项目基金、再到母基金、S基金

从基金的种类上来看,我们从直投的盲池基金,发展到有项目基金,有母基金,有S基金,种类多了,就适应了投资人各种偏好,满足了行业经营的需求。我在这里还是要呼吁从根本上解决募资难的问题,必须呼吁国家重视母基金的设立

母基金从欧美的实践来看,也从中国时间不长的实践来看,它的风险更低(欧美到现在没有出现过母基金亏损的案例),它的收益会跑赢大多数的基金,所以它的安全度和收益性是有保障的,应该作为各类资本的基本配置。如果国家支持市场化或者政府引导母基金的大量涌现,我想VC和PE这些GP队伍,就能有效解决募资难问题,行业洗牌更充分,产生问题基金的概率就更低。所以我特别呼吁母基金的充分发展,我也希望中国的S基金能够快速起步,中国的项目基金能够支持大项目的建设与发展。

六、从不太充分的退出市场,到比较充分的退出市场

卖比买更重要。20年来资本市场不断的发展,2005年之前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没有退出机制的,不能全流通的。2005年以后,资本市场全流通了,但是我们IPO往往作为股市遏制下行的一个措施(当然我认为这是一个悖论)。所以我们看到2007年以来,IPO还暂停了三次,这个加起来的时间大概在两年零五个月左右。

近年来,IPO比较健康,我也做了一个比较的数字。最近的这四年,2017年到2020年,IPO的数量是2001年到2004年的3.3倍,是2005年到2008年的3.7倍,是2013年到2016年的1.8倍,数量大幅度增加,质量也提升了。此外,科创板和今年创业板的注册制的推出,意义重大。资本市场从服务传统制造业为特色,转变到服务创新类、科技类的企业为特色。

一个月前我跟中国证监会的领导报告说,我看到一个可喜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资本市场喜欢什么,我们创投投什么,创新创业者就干什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良性循环。如果我们坚持把这个循环走下去,实现中国梦指日可待,中国富强指日可待。所以,我们做创业投资的人,都期盼有一个良好的、健康的二级市场,来为我们保驾护航。

最后我要说几句清科20年的贡献。一个行业既需要战斗的机构、指挥的机构,也需要提供方方面面服务的机构。清科20年来为我们在一线打仗的人,做了认真、全面、深入、细致的服务,受到了业界的好评。比如说清科的排名很公正,大家都很认可;比如说清科研究的数据库,很真实可靠,但其实获取起来并不容易;我们接触的外国人较多,很多外国人喜欢清科的数据、相信清科的数据,以清科的数据作为他们重要的参考,这是不容易的。

我们也看到清科的论坛,一年举办若干次论坛,呐喊、助威、扫盲,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也看到清科的研究,我想相当部分机构和投资人都委托清科做GP尽调,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机构,会使他们更相信、更理解我们。我们有很多光彩的地方,也还有很多问题,但是客观的评价我们GP,清科做了最重要的贡献。

还有清科的培训,武装了一批干活的人、一些服务于干活的人、一起给干活的人摇旗呐喊的人、敲锣打鼓的人,培训的数量相当大。我觉得一个新生事物得到迅速的成长,离不开清科这样的服务机构。当然清科也做了投资,也做了投行,也做了资产管理,取得了不错的业绩。所以在清科20年的时候,我要感谢清科的付出,感谢倪正东董事长为我们行业所做的贡献。

最后感谢大家听我的分享,谢谢各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