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两位工科生IPO敲钟:开盘后涨超100%,市值270亿

从8人团队创业在北京一百平米地下室苦熬两年搞研发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九号公司仅用了8年时间,这般速度实属罕见。
2020-10-29 10:30 · 投资界  任倩 张继文   
   

今天,科创板迎来一家特别的公司。

投资界(ID:pedaily2012)10月29日消息,智慧移动能力公司九号有限公司(简称“九号公司”)在上交所科创板正式敲钟上市。证券代码689009,发行价18.94元/股,开盘后涨超100%,市值冲击250亿元,截止发稿前,市值超270亿。

值得注意的是,九号公司并没有采用一般由企业创始人、合伙人、高管或员工等相关人员鸣锣的形式,而是将仪式交给机器人上台完成,首开A股机器人鸣锣上市之先河。

从8人团队创业在北京一百平米地下室苦熬两年搞研发,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九号公司仅用了8年时间。上市前一天,九号公司董事长兼CEO高禄峰,联合创始人、总裁王野携全体管理层向全体员工发布了一封主题为《没有庆祝,马上战斗》的内部信,信中称,上市绝不是九号公司的目标和结果,只是一个阶段、一个再出发的新起点。

回顾九号公司的崛起,背后与VC/PE的鼎力相助密不可分,其一路先后获得海泉基金中路资本、小米、顺为资本、红杉中国、华山资本、英特尔、GIC、国投创新、中移创新产业基金等一众投资机构及产业投资者的助力,上演了一场接力赛。

两位北航工科生的机器人梦想:

创业8年,做到市值250亿

出于对机械的热爱,高禄峰与王野走到了一起。

高禄峰与王野均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两人第一次结缘是因为“机械”。2003年,高禄峰刚刚毕业,而王野正在读大四。两人合伙做了一个智能玩具的项目。当时的产品卖了2000多台,后来因品控、制造和资金链都出现了问题,这个项目最终失败。

在这之后,两个人开始了各自的人生:王野被保送到北航机器人研究所读硕士;高禄峰继续在互联网领域寻找创业机会。

读研期间,王野仍对机械,尤其是机器人保持着高度热情。研三的时候,王野的成果被一家警用设备经销商看中,并直接下了订单。跟导师商量之后,王野注册成立了博创兴盛机器人公司,主要做教育机器人和排爆机器人两个业务。

在公司刚成立的半年里,王野每天工作12—15小时,在一年内完成了两个大的订单。在2006年,公司销售额达到400万元。不过,排爆机器人市场终究有限,每年10%、20%的业绩增长远远低于北京房价。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迫使王野寻找新的项目,并将目光投向了国内鲜有人知的平衡车市场。

2009年的一天,王野拨通了师兄高禄峰的电话,“好久没联系了,见个面吧。”没想到这次见面成功促成了两人再度合体。其实,高禄峰当时也已注意到了平衡车市场的机遇。当王野提出想法后,两人一拍即合。

2012年,九号公司创始团队开始创业,进入平衡车品类。2013年,九号公司发布智能电动双轮平衡车Ninebot E,正式以智能、轻量、大众消费的定位开始向全民自由出行的方向发力。

在刚开始做平衡车的时候,王野便和高禄峰聊过:“什么时候把Segway收购就好了。”作为美国平衡车鼻祖,Segway自1999年创立以来,便受到了乔布斯、贝佐斯等科技巨头的追捧。王野想要收购Segway仅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成为了现实。

2014年,Segway早已是全球平衡车市场绝对的霸主,而九号公司刚刚成立两年。为打破Segway的专利墙,进入海外欧美市场,九号公司开始尝试与Segway进行合作洽谈。不过,九号公司的收购之路并不顺利,Segway管理层非常擅长谈判,不断提出条件。那段时间,高禄峰和王野平均每周都要与Segway电话沟通,持续了半年时间之久。

最后,在投资机构助推下,2015年4月,成立不到三年的九号公司100%全资收购了已经拥有15年历史的Segway,创下了首例智能短途交通领域的跨国收购案,这也是一起“蛇吞象”式的并购案例,在当时的科技圈引起很大轰动。

在完成对Segway的收购后,九号公司实现了对平衡车全产品线的覆盖,业务开始腾飞。在平衡车这一品类上,九号公司只用了18个月时间就确立了全球领先的优势。

创业8年,这两位年龄相差仅一岁的师兄弟,带着九号公司走向了敲钟舞台。IPO首日,九号公司开盘后涨超100%,市值冲击250亿元,截止发稿前,市值超270亿。

招股书解码:

成中国首家“VIE+CDR”上市公司

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

其实,除了为人熟知的平衡车之外,九号公司还开辟了诸多细分赛道,比如增长最漂亮的第二曲线是电动滑板车。

招股书显示,九号公司已成为电动滑板车品类全球第一品牌,每年交付的电动滑板车超过150万台,已经超过了平衡车的交付量,电动滑板车整个品类在九号公司里的营收占比已经达到70%,成为了第一号主营业务。有公开报道称,九号公司在2018年供应了全球超70%的共享滑板车运力。

平衡车、滑板车两大主营业务的连续增长,为企业带来了稳定营收。根据招股书,2017-2019年,九号公司实现营收分别约13.81亿元、42.48亿元、45.8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82.21%。

2019年,九号公司销售了约58万台电动平衡车,销售收入10亿元;销售了175万台电动滑板车,销售收入32亿元。这两类产品合计贡献了2019年总收入的92%。

另外,作为一家小米生态链企业,自2017-2019年,小米集团都是九号公司的第一大客户。仅在2019年小米便为九号公司贡献了24亿元收入,占后者总收入的52%。

除平衡车、滑板车之外,在短交通领域,九号公司接连打出智能电动车和全地形车两张牌。2019年九号公司智能短交通出行版图拓展到支线交通领域,推出了电动踏板摩托车九号电动E系列、电动自行车九号电动C系列,目前已实现量产,开始对外销售,预计其自2020年将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4月17日申报获得受理以来,九号公司就一直是科创板排队企业中颇为特殊的一员,创造了科创板申报企业中的多个“第一”:第一家存在协议控制架构(VIE)的企业,第一家申请公开发行CDR存托凭证的企业,同时,九号公司也是第一家具有AB股和员工期权的红筹上市公司。

由于公司的特殊性,九号公司用了524天才走完审查手续,创下了迄今为止科创板最长上市周期记录,可谓一波三折。

此次IPO敲钟,意义非凡。受益于资本市场深化改革及A股市场逐渐回暖的影响,科创板再次为红筹企业发行CDR敞开了大门。而九号公司作为首家发行CDR类型股票的科创板上市企业,将会为同样具有VIE构架、发行CDR股票的红筹企业回归A股提供实践经验。

杉为最大外部股东

近10家VC/PE上演接力赛

事实上,九号公司一路走来离不开背后众多VC/PE机构的默默支持,他们远不止提供资金那么简单。

根据招股书,其上市前完成过三轮融资,先后获得海泉基金、中路资本、小米、顺为资本、红杉中国、华山资本、英特尔、GIC、国投创新、中移创新产业基金等一众VC/PE及产业投资者的助力。

2014年,九号公司首次引入天使轮投资,海泉基金成为第一个天使投资人,另外还有中路资本。

海泉基金与九号公司结缘于2013年,当时,海泉基金联合创始人汪文忠还在国家发改委担任产业促进会投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也是中国新成立的平衡车产业联盟第一任常务秘书长。“他们来我这里申报国家级专项项目,我有机会与团队进行深入访谈,发现他们虽然不是行业头部,但有一支非常狼性的团队。”汪文忠回忆,在那之前,他已经走访了30多个同类项目。

投资后,海泉基金助其早期Ninebot品牌的建立,以及在整个精准娱乐营销上给他们无偿的帮助。例如羽泉在多个场合公开使用平衡车,后续启动“羽泉的礼物”计划,2013年羽泉骑着产品上了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为其节省一大笔广告费。“我们投资就是看好了中国和全球智能出行领域的未来,以及这个团队在陀螺仪平衡车技术上的应用。”汪文忠表示。

2014 年10月,九号公司获得红杉中国、小米、顺为资本、华山资本共同投资的80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帮助九号公司驶入发展快车道。这其中,就包括对世界平衡车鼻祖Segway的收购。

红杉中国一直是机器人领域产业生态的建设者与推动者。2014年,九号公司成立刚两年时,红杉中国便在企业A轮融资中完成对该公司的投资。红杉作为企业最大外部机构投资人,陪伴并见证了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几乎所有关键节点。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九号公司是智能机器人领域的长期主义者,自创立至今,始终坚守‘智慧移动能力公司’这一核心定位,从‘移动人’和‘移动物’两个维度出发,发展出丰富的智能短交通生态。创始团队自一开始就为公司注入了机器人研发基因,支持公司在发展中沉淀出了过硬的技术研发能力和市场开拓能力,相信在创始人的带领下,九号公司会在领域内拓展出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许达来表示:“自2014年投资九号公司以来,亲眼见证了由高禄峰、王野带领的九号团队始终保持初心、持续成长,并在技术研发、商务合作、供应链、产品等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2014年刚与禄峰团队接触合作时,我们定下来的公司战略方向是:争取成为短途交通领域中最强的科技自主创新型创业公司。”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回忆,在过去六年多的合作过程中,这一条主线也始终贯穿了九号公司的主战场以及主要的业务方向。

在程天看来,短途交通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巨大市场。在过去几年中,国内、海外短途交通行业中亦涌现出了非常多的创新;而作为九号公司第二增长曲线的载物机器人行业,也同样具有万亿级别甚至更大规模的市场机会。

华山资本也是在A轮投资,后来持续加持。华山资本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杨镭说道:“这5年来,我们和九号一起成长,从收购全球最知名的平衡车企业Segway,到全球最大的消费展CES上发布智能服务移动机器人产品,再到不断突破销售规模、成为全球智能短交通领导型企业,最终成功登陆科创板,华山资本有幸见证了九号的跨越式发展。九号有一支非常有远见、有魄力、有创新力的团队,这是成功的核心。”

参与主导九号项目投资的华山资本合伙人刘明豫回忆:“和九号创始团队相识多年,2014年九号创始团队和我们聊到准备收购赛格威时,我们非常兴奋,这是全球平衡车市场的决胜战。我们有幸参与其中,也积极参与到并购后的整合工作,以及借力我们在硅谷和欧洲的团队为九号在海外市场的扩张及国际合作等方面提供持续的支持。”

收购Segway和与小米合作,打通了国际和国内的双向市场,这一年,九号公司的业务开始多点爆发,迅速打开了国际影响力。

就在A轮融资短短一年后,九号公司就拿到来自英特尔和新加坡主权基金GIC的B轮融资。随后,在2017年10月,又获得来自国投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管理的基金及中国移动创新产业基金的1亿美金C轮融资。

两位创始人累计身家72亿元

“没有庆祝,马上战斗”

九号公司IPO,财富自由的大门再次叩响。

根据招股书,IPO前,九号公司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高禄峰和王野,分别通过旗下公司持有13.25%、15.4%的股份,均为B类普通股,二人合计控制公司66.7%的投票权,牢牢掌握着实际控制权。按照开盘250亿市值计算,两位联创累计身家72亿元。

此外,红杉中国持有16.8%股份,由雷军掌舵的小米旗下公司 People Better和顺为资本分别持股10.91%,合计持有21.82%的股份,华山资本持股5.57%,位列前四大股东。

从8人团队创业在北京一百平米地下室苦熬两年搞研发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九号公司仅用了8年时间,这般速度实属罕见。高禄峰将“选择赛道”视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圈内人都有一个共识,选择一个赛道或者一个风口是非常关键的,如果风口不在这,即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很难去做一个十亿美金的生意”。

王野也曾谈到,“衣食住行中的‘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赛道,如果能找到一个小小的切口,切进去扎深,就能站住脚跟,不会被呼啸而过的巨头给碾死。”

创业维艰,在这趟未知之旅中,小米创始人雷军或许是最特别的那位。王野曾在2016年一篇自述中回忆,“2000年我就跟雷军见过面,那时候我还在北航读大二,他来做一个金山的宣讲,我当时坐在第一排,还让他给我签了名。印象很深刻,因为我当时非常崇拜求伯君。”

“小米投了我们之后,我和老高一起去雷军办公室见他。当时我说,雷总我之前见过您,他犹豫了一会,肯定觉得有点尴尬,把这个人给忘了,说了一句客气话,抱歉,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好像见过。” 王野说,他发自内心的那种谦虚和客气,让人折服。

上市,对于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一个里程碑。昨天,高禄峰和王野携全体管理层向全体员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没有庆祝,马上战斗》,提醒大家不要因为上市而沾沾自喜失去了长期持续奋斗的勇气和定力。

内部信说,“D-Day登陆之日,代表我们将面临更加残酷的竞争和战斗,新战场在前,大家一起拼尽全力去取得胜利。”对于九号公司而言,一场全新战役又开始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