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陷倒闭窘境:这三大问题或是致命原因

对于一个稍“老”些的公司,在相对时段内“不进”则意味着正在退行。
2020-12-28 12:43 ·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赵家云   
   

近日,K12在线辅导平台学霸君被传停运,正在申请破产,上百人失业,或将有数万家长进行维权,目前学霸君公司和张凯磊本人均未做出回应。

自2020年12月25日社交圈陆续流出学霸君内部员工爆料消息,称学霸君解散了部门,并上缴与学生家长联系的手机,通知部分员工将被其他在线教育企业接收,希望其他员工也自行去面试。学霸君代言人海清微博评论区也涌现出了许多维权员工和家长的留言。

而且部分家长反映,倒闭前夕学霸君还在大力促销宣传,可能笼络资金上亿元。在其官网和官微,至今仍可见双十一和双十二的促销宣传或页面。

据最新公开数据,学霸君学生用户超500万,截至2019年初,学霸君拥有技术人员近500人,教研人员300余人,教师注册数近4万名,付费用户超5万。

至今尤记2018年3月,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在年会上,意气风发的表示,2018年学霸君有望完成全年保底10亿营收目标,C端业务也将迎来爆发增长。为何短短两年时间,学霸君竟面临如此窘境?

“骗贷”“退费困难”等问题不断

其实,学霸君经营困难的消息早有传出。自2014年创立,学霸君共获5轮融资,虽然后续总有获融资消息传出,但得到官方承认的最新一轮融资,在天眼查APP上一直停留在2017年1月份,业内人士透露张凯磊其实一直在对外跑融资,但十分困难。

2018年7月,有媒体曝出“学霸君To B端业务被今日头条低调收购,负责这一业务的员工也将与今日头条签订劳动合同”,这一消息得到了接近双方的业内人士的证明,但并未得到当事双方的确认。

然而,此后的学霸君依旧是问题不断。2019年就陆续有家长曝出其违规诱导家长超长屯课、办理贷款,有些家长甚至对贷款一事毫不知情,一两千元课程甚至被贷款一两万元。发现后,往往都被课程顾问告知随时可退。

然而,事实是退费难上加难,到账遥遥无期。家长普遍反映,一开始业务员各种推脱,一两个月后终于收到退款进入处理流程短信,告知将在30个工作日内退回,但是数月都未能到账,其间联系人不断更换,而且贷款也一直不曾关闭,家长仍需还款付息。

由于该问题维权人数暴增,自4月就有媒体进行了曝光,直到8月,学霸君平台公关人员才给出回应,表示“骗贷”是业务员个人行为,按规定是需要告知家长贷款事宜,讲清流程的,将会追究相关业务员责任。

同时承诺,给报道涉及家长完成退费,近期也会将为其他问题贷款、需要退费的用户清退到位。

然而,至今仍有大量数月前即开始申请退费的家长未得到退费。仅黑猫投诉平台对学霸君的投诉消息量就有超2700条之多,在被曝停运前的投诉有近2600余条,被解决的仅有1293条。可见,这一年学霸君的现金流都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

而张凯磊本人对于疫情的影响说法不一。在今年3月10日接受外部采访时表示学霸君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冲击,"作为在线教育企业,专注K12赛道多年,在疫情期间及时的做出了应对措施,自身的业务拓展也受到一定推动。"当时学霸君也顺势推出过一系列免费课。

不过在今年4月被传融资之时,有媒体透露张凯磊曾在公司内部群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对学霸君的业务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了优先保障小伙伴的工资和奖金不延期不降低。同时管理层已经从疫情开始期间全部半薪,一直到疫情对我们的影响结束。”

学霸君是真的未享受到在线教育新一轮流量红利,还是借故降薪减轻财务压力?

“产品质量”“依赖输血”“跟风转型”或是关键

对于一个公司的发展运营,“骗贷”“退费困难”等问题不过表面现象,深究根源终逃不过产品质量、运营模式以及战略布局。

张凯磊是出生于上海的80后创业者。在南开大学数学系就读期间靠做家教挣得第一桶金,在积攒了100万后,他干脆休学来到了北京创业,问吧教育由此诞生。然而竞争激烈的一对一教培市场,常常让他感到力不从心,因此在1年后他将公司卖给安博教育集团,回校完成学业。

毕业后的张凯磊进入了投资领域,先后在中金公司瑞业投资、平安集团任职,职位也一路从高级投资经理升至执行董事。

2012年张凯磊创办了问吧科技,即学霸君的母公司。初以K12在线搜题、答题工具APP切入市场,赶上了一波流量红利,注册用户规模不断扩大。

从同类的猿辅导、作业帮等,以在线工具类APP切入的公司发展来看,仅仅凭借这一业务变现是非常难的,因此需要以此为流量入口,发展投入较重的在线培训业务。

显然学霸君的摸索时间有些长。在2015年,同期的猿辅导、作业帮就通过在线直播辅导产品实现了商业变现。而学霸君直到2016年底,才由在线答疑转向在线直播培训,而且是已竞争激烈且难获盈利的在线1对1赛道。

2018年初,张凯磊曾对外表示,经过一年的探索,学霸君1对1的模式已经跑通,接下来的重点是规模化扩张,签下海清作为其代言人进行了一系列的营销推广也表明了其态度。

当时据其透露,公司在线1对1辅导业务半年流水过1.2亿元,单月流水超过3千万元。付费学生数量过万名,签约续费率87%。其客单均价在1.8万元左右,包含110到120个课时不过显然,学霸君并没有实现盈利,甚至没有达到正向现金流。

此前,学霸君一直保持着每年一轮融资的频次,然而2018年却再未有确认的融资动向。

学霸君一方面顶着营销压力,另一方面陷入产品质量问题。2019年8月,海清因《小欢喜》再次爆火时,曾到访学霸君北京公司总部与张凯磊对话教育,可见签约期还未结束。

而2019年底,众多退费出现,家长反应的也是教学问题,“孩子说听不懂,说什么也不上课了”。而知乎上,也有兼职老师表示,之前学霸君对他是不予考虑的态度,仅过了一个月看到其扩招的消息,再次询问就被录取了。

为了输血,学霸君甚至选择了开放加盟,这对于一个课程产品出现问题的在线教育显然是“铤而走险”的路径,毕竟这时只能放大问题。

2020年,学霸君还开始探索在线小班、大班课程。同时还涉足了少儿课程包括国学文体&古诗文鉴赏、数理思维逻辑、英语语体赏析三类,也是1对4小班直播的授课模式。然而显然也为时较晚,各赛道都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压力。

对于一个稍“老”些的公司,在相对时段内“不进”则意味着正在退行。

【本文作者赵家云,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