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向(HK03818):“纸上富贵”终觉浅 投资收益请谨慎

2020-12-02 11:33 · 网络     

估值2.1万亿的蚂蚁集团猝然中止内地香港同步上市,令这家中期派息大幅拉高却始终次重主轻的阿里系影子公司的前景,再次变得不确定。

“OMG买哎哎哎哎它”,“答应我,买它”。这是22岁的长沙女孩刘柏辛,拉着她的堂兄李佳琦在10月19日推出单曲中的歌词。尽管有着中国“直播电商一哥”应景式加持,但市场反应却相当平淡乃至刻薄。

对于一个以“新生代独立唱作人”为标签的新人,无疑是一次挫折,不过更尴尬的,恐怕还是中国动向(03818.HK)。这家主打Kappa品牌的运动时尚服装类上市公司,刚刚聘请刘出任自己的风格大使,理由——拒绝平庸。

“买它事件”仅仅是一个小插曲,但持有中国动向股票的普通投资者讲真倒真希望口水歌词变成现实。自7月22日公司股价创出1.366港元的52周新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0.95港元至1.05港元区间似乎成了天地线,配合着尘埃中的换手率,利益相关者昏昏欲睡。

就以10月19日为例,1.01港元的开盘价,全日最高最低表现分别为1.03港元、0.99港元,与上个交易日持平的1港元收盘价以及1008.82万港元的成交额,只能算作“聊胜于无”。

问题是为何一家总市值长久低于60亿港元的香港上市公司,仍能吸引部分内地投资者的目光,哪怕其已被剔除出深港通的名单?

原因很简单。首先,中国动向归属于权益人持有的净资产截至2020年3月31日合计106.12亿元,资本市场给出的对价明显“货不对板”;其二,自10年前公司董事局主席陈义红参与云锋基金募资进而晋身LP后,陈氏家族无论以上市公司名义还是个人身份,一直安居阿里系朋友圈中。而阿里巴巴2014年与2019年在美股和港股的两次IPO行动,也均为其带来殊为可观的投资收益。一旦蚂蚁集团果能凭借2.1万亿元估值成功在11月5日于上海科创板和香港主板同步上市,那么中国动向账目上的金融资产一项,肯定将变得更加“汁多味美”。

过去只能回忆,未来可以想象。该家上市公司似乎正处于曝发前的缄默期。然而,10月24日,上海中山东二路538号的万达瑞华酒店,马云长达21分钟照稿演讲石破天惊。七天之后,国务院金融稳定工作会议意有所指表示:“要督促上市公司规范使用募集资金,依法披露资金用途,要健全公平竞争审查机制,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云云。

急急如律令。不过两天,先是四家国家权威主管和监管部门联合约谈马云、井贤栋、胡晓明——此三人分别是蚂蚁集团的实控人、董事长和CEO;同一日,中国银保监会和央行出炉《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11月3日,上交所决定暂缓蚂蚁集团赴科创板上市,后者随后即表示暂缓在港交所上市。

一首气魄宏大的交响乐在临近快板高潮前戛然而止。同时,也请注意中国证监会此刻的措辞:对投资者和市场负责。

港股反应可想而知。阿里巴巴(09988.HK)11月4日全天跌7.54%至277.2港元/股。要知道,10月28日其还刚刚创下309.4港元/股的上市后新高。基于时差原因,阿里巴巴美股则在3日当天就下挫8.13%至285.57美元/ADS。

有趣的是影子般存在的中国动向。11月4日,以0.9港元开盘价一度插水至0.82港元,而0.87港元的收盘价仍意味着下挫了9.37%。换手率?难得的1.21%。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即便是中国动向的铁杆拥趸,也难免开始动摇。按照相关法规,蚂蚁集团一年内重新启动科创板上市事宜的概率几乎为零——虽然其一度以58天完成境内IPO审批全流程以及跳过200多个代码号直接拿下“688688”,而被市场视作不可复制的特例。同时,考虑到对蚂蚁集团金融与科技属性的广泛争议,再度闯关科创板的可能亦存在重大变数。如果未来分拆上市,那么之前超越四大国有银行上市公司的估值水平,也将烟消云散。

值得注意的是,全市场中一众对标蚂蚁集团的拟上市数科公司现在同样沦为牺牲品,其中,中国动向有份参与前期投资的京东数科,未能幸免。

还有两个动向不妨咂摸:先是京东集团迅速祭出京东健康赴港上市,270亿港元的拟募资额固然可观,但较之京东数科自不在一个等量级;其二,此前马云“放炮”后连带受到关注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日前讲话中特别强调——美国的互联网大型平台公司无一染指过金融。

好吧,从持股2.94%的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到持股4.27%新加坡政府背景的GIC,从虞锋(3.01%)到沈国军(0.55%),除了看看蚂蚁集团战略投资者那张显赫名单中的诸位权当自慰,据资料统计或只持有0.06658%股权的中国动向并不能算作最委屈者。

悬崖勒“马”,“动向”不明——有评论直指连串“黑天鹅”事件引发的后果。事实上,中国动向在港股的走势证明了这一切,二十天内其股价始终萎靡不振,甚至于11月17日短期触底至0.78港元/股,而较此次重逢的上一个时点已是124天前。那时,中国动向的投资者却因一连串利好消息在擦掌磨拳。

11月25日,0.82港元的开盘价预示着惺忪迟滞的命运仍在继续,不过至午盘时3.7%的涨幅又透露不寻常的气息。果然,午后的中国动向一改旧貌,至收盘高见0.91港元,全天大涨12.35%,成交量与成交额则分别来到6509.7万股和5602.3万港元。

戏剧性收复失地,当然缘自午间那份截至9月30日的公司中报。瞧瞧几个令人振奋的数据吧,公司期内经营盈利12.4亿元,同比上升402%;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净利润11.16亿元,同比上升493.6%;每股基本/摊薄盈利19.04分,同比上升493.1%;每股中期股息5.69分,同比上升253.4%。

四个倍数级成长指标,仿佛顶肥腴的火鸡,成就了感恩节最好的礼物。

且慢高兴!先不说期内8.99亿元的收入不过是同比持平,更何况剔除投资分部后的经营溢利可是从去年中报的8900万元直降为500万元,同比大幅蒸发94.4%。

所以必须话分两头,从中国动向的主营业务——虽然搏一记的散户投资者例来视其为鸡肋,以及那个长期支撑投资信心的金融投资副业两大板块各自分析。

中报显示,截至9月30日,中国动向主打Kappa品牌的中国分部营收表现差强人意,服装、鞋类、配件三个品类合计销售7.48亿元,同比上升13.2%,虽说童装和国际业务一如既往扯了后腿——分别下降11.5%与41.7%,好在原本占比不高,使得大本营依旧能在过往半年交出上升8.8%至8.15亿元的成绩单。

至于2008年从日本最大非银行综合金融机构欧力士手中以约3642.7亿港元仅溢价5.7%收购而来的Phenix公司,还是“牙白”(日语,意为糟糕)。这本该在意料之中——截至今年3月31日的前一个完整财年,由前者分化而来的Kappa日本业务和Phenix业务录得的9900万元与2.02亿元收入,已系历史最差。半年过后,下滑线愈发凶猛,Kappa业务期内倒退44.2%至2900万元,Phenix业务再砍43.9%至5500万元。

唯一对冲的好消息,是陈义红在7月31日断然止损,以1300万美元价格将Kappa日本商标及知识产权杂项资产售于Kappa品牌的意大利祖家BasicNet S.p.A.旗下公司。尽管若计算时间成本,那么1093万美元的出售收益着实微末,但保留了Phenix较为擅长的滑雪服业务,也勉强当得“后翼弃兵”的余味空间。

再来细观投资者主要关切的那个“副业”吧。

中报中的《主席报告书》章节中有一段话值得品味:“截至2020年9月30日,集团投资净资产为人民币100亿元。报告期内,集团实现净投资收益人民币1261百万元。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投资收益的大幅提高大部分是来自于主要市场投资产品估值上升带来的账面收益增加,集团投资部门将持续关注主要市场波动会带来的对收益的影响”。

账面好看?不假。悉数落袋?未必!

一位长期跟踪该公司动态的业内资深人士在点评中国动向此份中报时反倒更言简意赅:“日本业务调整缩减,亏损巨大;中国区业务有改善,但相比同期费用大增,利润缩水;投资业务盈利暴增,但主要是这一波外国刺激政策流动性注水带来的行情上涨,绝大部分都是账面利润,未来有下跌风险。”

该人士特别强调:“中国动向扭转次重主轻局面可能尚需漫长过程。”

纠结点就在这里。若从上市公司财务安全角度而言,中国动向的流动资产较流动负债还高出59.63亿元,截至9月30日账面上更趴着29.93亿元现金。相比境内那些资产负债率或净资产负债率动辄七八成的企业,堪称“安全模范生”。

阴公(粤语:悲惨),买股票从来就是买未来。主业不振早成该公司的顽疾,投资收益乃至由此引发的特别派息,方是相当部分投资者对中国动向情有独钟的主因。

现在,派息事已了,而原先寄予厚望的蚂蚁集团持股变现——有分析称仅此项收益即可占到公司当前总资产的22%——又变得如此缥缈。未来,还能“银鞍白马,飒沓流星”吗?

别忘了那位刘柏辛。刚出道时她曾在一首歌中唱到“没人可以除了我我我我,刀枪在我手中握握握握”。对了,中国动向选择其的另一个理由恰是:不被定义。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