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风暴之下,蓝城兄弟遭殃

近日由于郑爽和张恒的代孕风波将代孕话题推入公众视野,而有一家概念极其新锐的上市公司,它号称“粉红经济第一股”并在争议中实现上市、触及LGBTQ和暗地生长的代孕链等敏感问题,它的发展是怎样的呢?它的“粉色故事”还能继续讲下去吗?
2021-01-22 08:00 · 虎嗅网  陈闷雷   
   

2020年7月,一家比新经济还新经济,概念极其新锐的公司上市了。但是迎来的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而是来自资本市场的极度冷遇——公司股价一周不到即跌破发行价,之后继续下挫,迅速成了一支仙股。

这家公司就是号称“粉红经济第一股”,主打“同性交友”的蓝城兄弟(BLCT)。

(数据来源:雪球)

在大家的印象中,华尔街明明是喜欢创业公司的新概念,新故事的,可怎么到了这个“蓝人”这里,却是这么个悲剧呢?

起步就是瓶颈

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是,蓝城兄弟在争议中上市了,却被发现公司直接就进入了平台期。

根据2020年三季报,蓝城兄弟在Q3实现总收入2.98亿元,同比增长47.3%;但净亏损却激增1841%,达到了1.38亿人民币元。

对于亏损问题,耿乐称,蓝城兄弟是最大的LGBTQ平台,有着这个行业最大的流量入口,“有了流量,变现是时间问题。”

然而这个回答无法令人信服,有流量却难以变现的例子比比皆是,用户数据是蓝城兄弟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平台同样有很多受困于此,更何况蓝城兄弟也没什么流量。

因为蓝城兄弟的用户瓶颈更加明显。

目前公司的用户规模不但不大,而且增长还非常迟缓。蓝城兄弟目前的MAUs为630万,同比增长了7%,用户数仅仅增长了41万人,而且这还是在收购了LESDO(一款女性同性恋平台)之后的数据,也就是这个增量完全就是“买来的”。

若环比看则情况就更加糟糕了,月活跃用户数不但没有增长,反而比Q2季度的640万减少了近十万人,也就是其实公司是在流失用户。

而付费用户方面, 2020年Q3的数据为49.4万人,同比增长43.8%,同比增速显著下滑,且环比数据也很糟糕,仅比Q2增加了3.6万人。

至于什么“全球最大同性社区”就更是个荣誉称号了。Blued共有13个语言版本,在全球210个国家和地区有用户,是中国、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最大的在线LGBTQ社区。名声很响亮,然而平台的海外用户数量占比49%,但仅仅贡献了10%的收入,也就是完全无法变现。所以还是那个问题,流量有了,变现呢?

同时,蓝城兄弟的模式也谈不上健康。

在第三季度,Blued的直播业务实现收入2.55亿元,同比增加42.9%,占总营收的86%。这一数据远超快手与陌陌,更加接近斗鱼和虎牙,也就是说从根儿上讲,Blued其实是一个直播平台。公司的直播收入则主要来自于直播打赏,目前平台并没有除了娱乐直播之外的其他直播内容,增长也基本来自于用户增长带来的付费用户群扩大,两者增速基本一致。

但是如今依赖纯粹的娱乐直播做商业化已经被证明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风口早已过去,再加上由于一些内在原因,蓝城兄弟对直播内容审核极其严格,缺乏进一步深挖的可能,而强社交属性也限制了平台转型直播带货的可能。

实际上,用户增长几乎就是蓝城兄弟唯一的增长驱动力,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其用户规模陷入增长瓶颈的迹象,这导致从长期看蓝城兄弟的增长潜力也不是很好。

蓝城兄弟自己确实也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公司试图通过收购其他同样隶属于粉红经济赛道的其他平台破局,目前已经拿下了国内最大的女性同性社交平台lesdo(8月),以及在12月斥资2.4亿收购了男同版本的探探“翻咔(Finka)”。但这种尝试的效果是值得怀疑的,至少在收购了lesdo之后,公司的月活数据不升反降,完全没起到什么作用。翻咔作为知名度比较高的垂类平台有可能在Q4财报中刺激一波用户增长,但至于后续怎么转化这些用户是未知的,以及Blued不可能一直靠这种模式增长下去,还是需要能孵化出属于自己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才是长久之计。

“正确”是社会的进步,但不是资本的故事

随着经济水平的持续提高,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多元化的社会是必然趋势——问题在于,一个更好的社会,一款更契合社会发展潮流的平台,一家“正确”的公司,这些都不意味着这是一家好公司,更不能说这是一支“好股票”。

尽管蓝城兄弟反复强调其LGBT用户群的特殊性,强调其服务性少数群体的定位,但说到底这是只是讲给资本市场的故事,是对自身业务的裱花与修饰,若我们褪去Blued的这层外衣,看到的是什么呢?

是以直播业务为绝对核心业务,以及以社交为目的的用户社区,而这与现有的上市公司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而且也已经早已不是现如今的资本市场热点,华尔街在近年对此种过时概念的兴趣不大,而且对于在LGBT方面更为开放的美国来说,公司服务的人群也很难吸引投资者。

而且Blued的社区用户活跃度十分一般,远远不及市面上现有的同属于亚文化圈的平台,例如哔哩哔哩、虎扑等,而且Blued的产品也并没有比这些平台更强。

用户粘性也是Blued所难以解决的困境:目前几乎所有陌生人社交平台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留下用户,毕竟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是当两个用户成功在一个社交平台上结识后,会转向微信互加好友。Blued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吗?似乎也没有,更不用说来自不同地区、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线级城市的人群不同的需求这样复杂的状况了。

此外,Blued是完全没有护城河的。公司除了眼光比较超前,进入的比较早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竞争优势,也没有能力在巨头瞄准这一赛道后与他们进行较量——无论是从用户规模、触达还是渠道,以及背后经济实力都不能相提并论。公司在培养出足够多的用户之后,存在被巨头入场收割的风险,而Blued似乎不太有可能在未来解决这种问题。

说到底粉红经济确实是个十分新颖的概念,而LGBT也是客观存在的庞大群体,但这些也不构成蓝城兄弟“必然成功”的理由——概念好和能商业化是两件事,Blued只有理念足够超前——还只是在中国很超前,用一个已经不再风口的模式去讲故事怎么看也很难站住脚,投资者万不可被一个新奇的概念偏移了注意力,忽略了背后的风险。

巨大的政策风险

蓝城兄弟有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在于,公司面临着巨大的政策风险,且这种政策风险来自多个方向。

首先,同性恋在中国并不是一种能够被大众所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当然从法律层面讲这种行为在中国是没有风险的,中国虽然尚不支持同性婚姻,但也从未公开反对或禁止。Blued的问题在于,其产品存在“打擦边球”的问题,而且已经因为比较放纵的态度受到过处罚。

实际上与早期的陌陌十分类似,当时的陌陌被戏称为“一夜情”软件,而公司方面为了能获取热度,也有意无意的推动着这样的印象。蓝城兄弟亦是如此,其在网络上也被戏称为同性版“约炮”软件,然而这种定位显然是见不得光的,而且很容易惹上麻烦。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8年,青岛大学的艾滋病防治专家张北川教授对Blued的调研显示,平台有相当多数量的用户是未成年人,且有线索指向相当多数量未成年人和青年使用者感染艾滋病与使用Blued软件结识的性伴有关。

由于类似的敏感问题,蓝城兄弟曾经多次被处罚,也有过数次关闭注册,在2020年末还曾从应用商店下线进行整改,可见作为一个平台,Blued一直漂流在十分危险的灰色地带,其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是巨大的。

而更加致命的,是Blued明码标价的海外代孕业务,而这是在中国明确不合法的。公司旗下Bluedbaby平台专门为中国客户提供“辅助生殖技术”服务——实际上就是为同性恋用户提供代孕, 收入占总收入的1%-2%,这一数据是否真实我们也不得而知,毕竟作为一家立足国内市场的中国公司,公然对外公布非法业务收入无疑是欠考虑的。

近日因郑爽与张恒二人的代孕与遗弃之争导致代孕这一在中国非法的业务被推进公众视野并引起巨大争议,而已经有国家多个中央机关的社交账号公开发声强调这种行为在中国违法且绝不支持的态度。

从目前的风向看这甚至谈不上是一个敏感议题,因为其已经被官方彻底盖棺定论,早就脱离了灰色产业,直接定性为违法黑产。而对于直接公开提供此种服务的Blued将有可能面临极其严厉的监管,若不尽快做出切割,再次被关停下架进行整改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个“蓝人”的粉色故事,只能是越来越难讲。

【本文作者陈闷雷,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虎嗅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