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不只是短视频

这些用户让宿华意识到,快手对他们而言是生活的一部分。快手是一个用来展示自我的地方。于是,「专注普通人的生活,给普通人展示自己的舞台」,成为了快手的定位。
2021-02-06 08:09 · 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  ​拉风的极客   
   

万亿市值背后,快手是什么?

2 月 5 日上午 9 点 30 分,快手科技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作为港股首家以短视频和直播为主要载体的内容社区与社交平台,快手的股票代码为 1024.HK,开盘报价 338 港元,较发行价上涨 193%,对应市值 1.39 万亿港元。

从成立到上市,快手用了十年时间。如今,它是一个日活超过 3 亿的短视频平台,累计了近 9.6 万亿分钟的消费时长,这相当于 1800 万年的人类历史光影。

外界将快手看作是中国短视频第一股。然而,短视频却并不是快手的全部。

快手是视频化时代的连接器

快手上市仪式是在快手总部的一间会议室里从简举办的。站在主讲台上,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提及,在快手很早期时候,他就想象过快手上市的情形。

在宿华的设想中,敲锣的应该是快手的忠实用户,而他和快手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程一笑会留在工位上写代码。于是,真的有六名用户代表来到现场,为快手敲响了开市锣。

迷藏卓玛正是六位受邀用户之一。这个 23 岁的藏族姑娘,在快手上拥有 206 万粉丝。卓玛的家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赤土乡贡色村,因为地处偏远高原,18 岁之前,她都没去过县城。

农忙时节,卓玛要去收青稞、挖虫草、采松茸,农闲时去当地景区工作。她最早用快手是在 2017 年,看到身边朋友都在玩,也下载体验了一番,而走红纯属是一次偶然。

那次,父亲用手机拍摄她采挖虫草的视频。当时山里没信号,卓玛走了一小时山路到山顶,把视频发了出去。出乎意料地,视频火了,几十万的播放量,上千条评论和私信。

后来,除了挖虫草和松茸,卓玛也在视频里展示藏人的生活风貌,放牦牛、打酥油茶、跳民族舞蹈。再后来,她和丈夫在老家成立合作社,通过快手,帮助其他村民销售山货。

2019 年,这个合作社在 5 个月的采摘季里赚了 300 多万元,几百位村民从中受益,卓玛成为快手「幸福乡村计划带头人」之一,美国《时代》周刊也刊登了她的故事。

然而,卓玛的故事并非孤例。据统计,从 2019 年 6 月 22 日到 2020 年 6 月 22 日,在快手获得收入的用户数为 2570 万,其中 664 万来自贫困地区。

上市仪式现场,在宿华和程一笑两位联合创始人简短的致辞中,「用户」一词一共被提及了 15 次。对用户而言,快手是什么?只是能装下每个人生活小片段的短视频工具?还是说,意味着更多?

对此,程一笑的答案是,「快手是一个连接器,连接每一个人,尤其是容易被忽略的大多数。」宿华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他说:「我们非常在乎所有人的感受,包括那些被忽视的大多数人。」

宿华曾在快手持续关注过一位婚礼主持人。他每次主持完婚礼都已经是半夜了,下班后,他会都在快手上开直播或拍段视频。

因为每天半夜 12 点下班去吃饭,所以他的视频系列叫做「到饭点了」。宿华平时也晚睡,每天上快手看看这位主持人吃了什么夜宵成了习惯,持续了好几年。

这些用户让宿华意识到,快手对他们而言是生活的一部分。快手是一个用来展示自我的地方。于是,「专注普通人的生活,给普通人展示自己的舞台」,成为了快手的定位。

相较于图文,短视频是创作门槛更低穿透力更强的互联网媒介,这种介质承载得下大部门普通人生活日常的内容。这些日常的「真实」,则成为了快手短视频的主基调。

并且,降低记录和创作的门槛后,快手又通过算法推荐等技术降低了分享和传播的门槛,每个人的日常都有可能被他人看见,更多的「看见」和「连接」才成为了快手社区。

快手是生产信任的生态社区

芈姐也是受邀到快手上市仪式现场的六位用户之一。同时,她也是一位主打女装带货的快手主播。

每晚七点,芈姐会准时出现在快手直播间里,一晚上播 5 个小时,换三四十套衣服,卖五十多款货品,不论是介绍衣服材质,还是展示上身效果,芈姐都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

身在广州,芈姐拥有自主服装品牌芈蕊,还开办了自己的服装厂,通过快手,她将衣物源源不断地销往全国。芈姐直播不是单纯地卖货,她还会仔细审版、比对产品,好让直播时有干货输出,这使她圈粉近千万。

芈姐算是快手直播带货里黑马型的选手。仅在 2020 年 6 月广州首届直播节上,芈姐开播 40 分钟成交额破 1000 万元,全天成交额达 8100 万元。2020 年,芈姐全年销售的订单总量超过 3000 万。

芈姐认为,她和粉丝就像是「家人一般的关系」。这种亲密度使得芈姐与粉丝的黏性很高,这进而提升了芈姐带货时的复购率,并且降低了退货率。

在快手上,通过长期关注一个主播,你会看到他的日常,看到他今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久而久之,他似乎变成了你的一个邻居。即便你们并在一个地方,也能有天涯若比邻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背后是信任。

信任是工业化时代之前,人们发生交易的基石之一。在信任的人那里买东西,甚至可以以物换物。而在视频化表达的时代,信任经济正以直播带货等形式在快手上出现。

一位业内人士评价,快手不仅仅是一个短视频平台,更是一个立体的网络,以及一部生产信任的机器。快手「邻里」般的社区氛围,使得主播卖假货的成本和代价极高,一旦有人在直播间当众指出来,主播辛苦构建的信任会顷刻崩塌。

2019 年 6 月,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在《2019 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将快手直播购物和快手小店作为线上零售创新的代表。快手正在变成一个复杂的生态社区,除了短视频和商业,快手还有很多面。

对此,五源资本的合伙人,也是快手首轮投资人的张斐评价:「我没想到快手能长到如今的体量,更没想到短视频到一定体量后,涌现出了非常不一样的生态。很多人将快手作为服务通道,直播、电商、教育、游戏等业态在快手上开花结果。」

张斐进一步解释:「这些业态都是自下而上长出来的,就连电商也不是由快手设计的,而是当快手连接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人后发生的。」

作为一家成立十年的公司,快手从一个工具产品逐步演进成为一个平台,一个生态。在变化之中,很多东西变了,但在程一笑看来,有些东西却没有变,那就是「一切为用户的初心,一直没变过。快手尊重用户,也尊重他们的每一份劳动和创造。」

上市对快手而言,意味着一段新旅程的开始。正如宿华所说,「今天的公开上市,对我们来说,是接受公众考验的新起点,更是我们迎接更多更大机遇和挑战的新起点。」

【本文作者​拉风的极客,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